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68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十八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六十八卷目錄

 華山部藝文一

  請雨華山賦        漢劉向

  掾臣條屬臣準書佐臣謀弘農太守上祠西嶽

  乞差一縣賦發復華下十里以內民租田口算

  狀             樊毅

  修西嶽廟記         闕名

  延熹八年西嶽華山廟碑    闕名

  西嶽華山堂闕碑銘      衛覬

  西嶽華山亭碑        前人

  華嶽銘序         晉傅元

  太華山讚          郭璞

  西嶽太華山碑銘      唐元宗

  上西嶽書          李靖

  少華山佑順侯碑頌      房鄴

  修華嶽廟碑        李商隱

  仙掌銘          獨孤及

  太華山仙掌辯        王涯

山川典第六十八卷

華山部藝文一编辑

《請雨華山賦》
漢·劉向
编辑

《崆巃》巍崝,㟪山清忽。幽昧往曲勃林,岑䒩崔竭。《離安》 連,迎𡸖通谷。《曼服》。登草均阿阪。殷紛聲沸路。遼遠 調修崒。寒服嶼冥冥,蘭蔓散峽崝崝。溱溱路 黍稷雲嵷。忽傳天下為深壑旅請今深渥。水谷密請 宜令所出百鏳鏳。清池涌泉淡州鳴鴦翔。《殊佋》 診賞懸若神,悲哀但往不可語人鹿。他他 野牛勝握觸熊蛬蛬律怒佛特林旅象犀庸遊山陵。 天陰且雨貟日聆,棠柘梓桐樛梢母猴猿木戲手相 持睠陽。棼若風時,憚鴛飄。陽鸞孔翠,文章明蜸。 《苑食游》山旁惃。「狐狢臨水凝」渾兮,不觸果必方。 格可為《惃,陵》鯉難神龜。春夏出游冬自根。聖人親之 誠,虞哉《虢拖》何不可勝,亦《路臨》何為華山。此賦文理難解疑多

闕訛。姑照原本存之,以俟別考。

掾臣條屬臣準書佐臣謀弘農太守上祠西嶽乞差一縣賦發復華下十里以內民租田口算编辑

《狀             》樊毅。

光和二年冬十二月庚午朔十三日壬午,弘農太守 臣毅頓首死罪。狀書「臣毅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謹按 文書,臣以去元年十一月到官,其十二月奉祠西嶽 華山,省視廟舍,及齋衣祭器,率皆久遠,有垢敝魯,不 修太室,《春秋》示譏。臣以神嶽至尊,宜加恭肅,輒遣行 事荀班與華陽令先讜,以漸繕治。成就之後,仍雨甘 雪,瀸潤宿麥,惠滋黎庶。臣即日以詔書齋祀,雪未消 釋,時日清和,神親民喜,誠聖朝勞神日昃,廣被四表, 覆育之德,神人被施,遐邇大小,莫不幸甚。臣毅頓首 頓首死罪死罪。《讜書》言:縣當孔道,加奉尊嶽,一歲四 祠,養牲百日,常常充肥,用穀槁三十餘斛。或有請雨 齋禱,役費兼倍。每被詔書,調發無差,「山高聽下。恐近 廟小民,不堪役賦,有饑寒之窘,違宗神之敬。乞差諸 賦役,復華下十里以內民租田口業,以寵神靈,廣祈 多福,降中興之祚。」臣輒聽行,盡力奉宣詔書,思惟惠 利,增異復上。臣毅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 《尚書》。

修西嶽廟記         闕名编辑

《山海經》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廣十 里。《周禮·職方氏》,「華謂之西嶽。」祭視三公者,以其能興 雲雨,產萬物,通精氣,有益於人,則祀之。故帝舜受堯 曆數,親自巡省,設五鼎之典,燔柴燎煙,致敬神祇,乂 用昭明,百穀繁殖,黎民時雍,鳥獸率舞,鳳凰來儀。暨 夏殷周,未之有改也。其德休明,則有禎祥,荒淫臊穢, 「篤災必降,秦違其典。」璧遺鄗池,二世以亡。高祖應運, 禮遵陶唐。祭則獲福,奕世克昌。亡新滔逆,鬼神不享。 建武之初,彗掃頑凶,更率舊章,敢用元牡,牲牷必充。 天惟醇祐,萬國以康。光和二年,有漢元舅,五侯之胄。 謝陽之孫,曰樊府君,諱毅,字仲德。承考讓國,家於河 南。究職州郡,辟公府,除防東長、中都令,誅強虣,撫瘠 民,二鄙以清,命守斯邦。威隆秋霜,恩踰冬日。景化既 宣,由復夕惕。惟窺祿之報,順民之則。孟冬十月,齋祀 西嶽,以傳窄狹,不足處尊卑。廟舍舊久,牆屋傾壞,世 室不修,《春秋》作譏。特部行事荀班,與縣令先讜,以漸

補治。設中外館,圖珍奇,畫怪獸。嶽瀆之精,所出禎秀
考證.svg
役不干時,而功已著。「暫勞久逸,神永有憑。自古太山

邸邑猶存,五嶽尊同,哀此勤民,獨不賴福,乃上復十 里內工商農賦,克厭帝心,嘉瑞仍答,風雨應起,瀸潤 品物,君舉必書,況乃盛德,惠及神人,可無述焉。」於是 功曹郭敏、主簿魏襲、戶曹史許禮等,遂刊元石,銘勒 鴻勛,垂曜靈軫,存有昭識。其辭曰:「二儀剖判,清濁始 分,陽凝為山,陰積為川。泰氣推否,洪波況臻。堯命伯 禹,決江開汶。川靈既定,恩覆兆民。乃刊祀典,遍於群 神。因瀆祭地,嶽以配天。世主遵循,永享歷年。赤銳煌 煌,受茲介福。京夏密清,殊俗賓服。令問不違,可謂至 德。德音孔昭,實惟我后。出自中興,大漢之舅。本枝惟 百,延慶長久。俾守西嶽,達奉神祠。改傳飾」廟。「靈有攸 齊,降瑞答祚。景風凱悌,惟風及雨,成我稷黍。穡民用 章,建乂室宇。刊銘記誦」,克配《梁甫》。

《延熹八年西嶽華山廟碑》
闕名
编辑

《周禮職方氏》:「河南山鎮曰華,謂之西嶽。」《春秋傳》曰:「山 嶽則配天,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雲行雨施,既成萬物, 易之義也。」《祀典》曰:「日月星辰,所昭仰也;地理山川,所 生殖也。功加於民,祀以報之。」《禮記》曰:「天子祭天地及 山川,歲遍焉。」自三五迭興,其奉山川,或在天子,或在 諸侯。是以唐虞疇咨四嶽,五歲一巡狩,皆以四時之 「中,月各省其方,親至其山,柴祭燔燎。夏商則未聞所 損益。」周鍳於二代,十有二歲王巡狩,殷國亦有事於 方嶽,祀以圭璧,樂奏《六歌》。高祖初興,改秦淫祀。太宗 承循,各詔有司,其山川在諸侯者,以時祀之。孝武皇 帝修封禪之禮,思登假之道,巡省五嶽,禋祀豐備,故 立宮其下,宮曰「集靈宮,殿曰存僊殿」,門曰「望僊門。」中 宗之世,重使使者持節祀焉,歲一禱而二祠。後不承 前,至於亡新,寖用丘墟。訖今垣趾,營兆猶存。建武之 元,事舉其中,禮從其省,但使二千石以歲時往祠。其 有風旱,禱請祈求,靡不報應。自是以來,百有餘年,有 事西巡,輒過享祭。然其所立碑石,刻紀時事,文字靡 滅,莫能存識。延熹四年七月甲子,弘農太守安國亭 侯汝南袁逢,掌華嶽之王,位應古制,修廢起頓,閔其 若茲,深達和民事神之義,精通誠至,礿祭之福,乃案 經傳所載,原本所由,銘勒斯石,垂之於後,其辭曰:「巖 巖西嶽,峻極穹蒼,奄有河朔,遂荒華陽,觸石興雲,雨 我農桑,資糧品物,亦相瑤光,崇冠二州,古曰雍梁,馮 於豳」岐,文武克昌。天子展義,巡狩省方。玉帛之贄,禮 與岱亢。六樂之變,舞以致康。在漢中葉,建設宇堂。山 嶽之守,是秩是望。俟惟安國,兼命斯章。尊修靈基,肅 共壇場。明德惟馨,神歆其芳。遏攘凶札,揫斂吉祥。歲 其有年,民說無疆。

《西嶽華山堂闕碑銘》
衛覬
编辑

《易》曰:「天地定位,山澤通氣。」然山莫尊於嶽,澤莫盛於 瀆。山嶽有五而華處其一,瀆有四而河在其數,其靈 也至矣。聖人廢興,必有其應。故泰山石立,中宗繼統, 太華授璧,秦胡絕緒,白魚入舟;姬武建業,寶珪出水。 子朝喪位,布五方則處其西,列三條則居其中。若廣 袤奇蟲,山經有紀矣。是以帝王巡狩,親五嶽而告至, 覲方后而考禮。故經有望秩之禋,典有生殖之祀,蓋 所以崇山川而報功也。四海一統,天子秉其禮;諸侯 力政,彊國攝其祭,奉其邑,曰華陰也久矣。乃紀於《禹 貢》,而分秦晉之境界。鄙晉之西,則曰陰晉;邊秦之東, 則曰寧秦。邑既遷徙,禮亦如之。二國力爭,以奉以祭, 其城險固,基趾猶存,故老之言,未殞於民也。逮至大 漢受命,克亂不愆,不忘舊名,是復率禮不越,故禮是 尊。歷葉增修,虔恭乂備,一禱三祀,終歲而四,以迄于 今。而世宗又經集靈之宮於其下,想喬松之疇,是遊 是憩。郡國方士,自遠而至者,充巖塞崖,鄉邑巫覡,宗 祀乎其中者,盈谷溢谿。咸有浮飄之志,愉悅之色。必 雲霄之路,可升而越,「果;繁昌之福,可降而致也。故殖 財之寶,黃玉自出;令德之珍,卿相是毓。」匪惟嵩高,降 生申甫,此亦有焉。天有所興,必先廢之。故殷宗、周宣, 以衰致盛。是時也,王業中缺,大化陵遲,郡縣既毀,財 匱禮乏,庭廟傾壞,壇場蕪穢,祭祀之禮有缺焉。於是 鎮遠將軍領北地太守閺鄉亭侯段君,諱煨,字忠明, 自武「威占此土,憑託河華,二靈是與。故能以昭烈之 德,享上將之尊,御命持重,屯斯寄國,討叛柔服,威懷 是示。群兇既除,郡縣輯寧,家給人足,戶有樂生之歡, 朝釋西顧之慮,而懷關中之恃。雖昔蕭相輔佐之功, 功冠群后,弗以加也。」遂解甲休士,陣而不戰,以逸其 力。修飾享廟壇場之位,荒而復辟,禮廢而復興。又造 祠堂,表以參闕,建神路之端首,觀壯麗乎孔徹。然後 旅祀祈請,既有常處,雖雨霑衣,而禮不廢。於是邑之 士女,咸曰宜之。乃建碑刻石,垂示後裔。其辭曰:「於穆 堂闕,堂闕昭明。經之營之,不日而成。匪奢匪儉,惟德 是程。匪豐匪約,惟禮是榮。虔恭禋祀,黍稷芬馨。神具 醉止,降福穰穰。」

《西嶽華山亭碑》
前人
编辑

惟光和元年,歲在戊子,名曰《咸池》,季冬己巳,弘農太守河南樊府君諱毅,字仲德。下車之初,恭肅神祀,西 嶽至尊。詔書奉詞,躬親自往,省從勞謙,即事有漸,散 齊華亭,齊堂逼窄,郡縣官屬,清齊無處,尊卑錯綜,精 誠不固。畏天之威,逢斯癉怒,時雨不興,甘澍不布,念 存黔首,懼。曠素,於是與令巴郡胊䏰先讜公謀圖 議,繕故斷度樳廊,立室異處,左右趣之,莫不競慕。二 年正月己卯,興就既成,有元休嘉,啟寤,各得竭情,福 祿是顧,刻茲碑號,吏卒俠路。其辭曰:「巖巖西嶽,五鎮 次宗,緒德之尊,太華優隆。皇帝永思,祀典孔明,高神 肯宴,圭璧贄通,赫赫在上,以畜萬邦,惟嶽降神,實生 群公,卿士百」辟纘業。攸蒙帝命,不違,歲事報功。群后 命卿,散齋外亭。敬恭明祀,以奉皇靈。處所逼窄,屑窣 有聲。神樂其靜,翛翬無形。尊卑有序,潔心致誠,因繕 舊室,整頓端平。在其板屋,孰不嘉精。天人同道,萬祚 來迎。既受帝祉,延於後生。為龍為光,顯入王庭。為公 為侯,福祿來成。刻石記號,「永亨利貞。」

《華嶽銘序》
晉·傅元
编辑

《易》稱「法象,莫大乎天地。」天以高明崇顯,而嶽配焉。地 以廣厚為基,而嶽體焉。若夫太華之為鎮也,五嶽列 位,而存其首,三條分方,而處其中。故能參兩儀以比 德,協和氣之絪縕。故雲行與雨施,興雷風以動物。是 以古先歷代聖帝明王,莫不燔柴加牲,尊而祀焉。於 《虞書》則西巡狩至于西嶽,而親祭焉。於《禮》則大司馬 掌其分域,而大宗伯典其禮祀也。

《太華山讚》
郭璞
编辑

「華嶽靈峻,削成四方。爰有神女,是挹玉漿。」其誰遊之? 龍駕雲裳。

《西嶽太華山碑銘》
元·宗
编辑

天有四序,星辰辨其分;地有五方,山嶽鎮其域。陰陽 交暢,則品物形矣;精氣相射,則神明著矣。西嶽太華 山者,當少陰用事,萬物生華,故曰「華山。」踞中土西偏, 當七宮正位,是稱「西嶽。」披圖以察削成,而四方信焉; 立表以算其高,五千仞明焉。石壁磔豎而雄竦,眾山 奔走而傾附,其氣肅,其勢威,其行配金,其辰直酉。前 對華陽之國,後壓華陰之郡,左抱桃林之塞,右產藍 田之玉,諒少昊之下都,即蓐收之別館也。軒帝遊焉, 以會眾神;虞舜柴焉,以覲群后。爰自夏氏,迄於隋室, 朝更五姓,載歷三千,祀典相因,舊章未改。壇場廟宇, 何代不修?一禱三祠,無歲而缺。所以報生殖,事靈神, 不有怠也。故亦祚休明,災淫慝,未嘗爽也。皇天眷祐, 馨我烈祖,奄有萬方。逮乎六葉,郊天地,望山川,精意 必達,墜典咸甄。亦命州將,四時告虔,加視王秩,進號 「金天。」若是何者?抑有由焉。予小子之生也,歲景戌,月 仲秋,膺少昊之盛德,協太華之本命。故常寤寐靈嶽, 肸蠁神交。玉帛未陳,幽贊必先意而啟;椒醑雖薄,景 福果應期而集。元感昭賽,可一二而道邪?《記》云:「下有 方士真人,金鼎石室,上有明星玉女,仙草瑤池,茅龍 一去,毛女千祀」,前代帝王,多所僥覬,朕學羲文之道, 故非斯人之徒,憂在至道之不弘,不憂富貴之不永, 患在蒼生之不治,不患年壽之若流,以功施四海為 長生,以業傳百代為不死。焉羨置集靈之宮,虛望非 福,立學仙之殿,妄思輕舉者哉?於戲!惟嶽配天,尚弼 予志,予欲布大政,康兆人,嶽翼;予欲定禮樂,諧神人, 嶽聽。予思其惟嶽降神,生此多士,無俾申甫,專美於 嵩。語酌古訓,心通神境,善而不答,誠而不應,未之有 也,嶽其念哉!十有二載孟冬之月,步自京邑,幸於洛 師,停鑾廟下,清眺仙掌,雲拂石床,電裳可「接;風過松 嶺,仙駕如聞。久勤報德之願,未暇封崇之禮,遲迴刻 石,梗概銘山,萬姓瞻予,言可復也。」銘曰:「巉巉太華,柱 天直上,青崖白谷,仰見靈掌。雄峰峻削,菡萏森爽。是 曰靈嶽,眾山之長。白帝西下,黃河北來,陰陽孕育,精 氣徘徊。偶聖生瑞,逢昏降災,玉池神挹,石室仙開。海 絕瀛州,天遙元圃。偉哉此鎮,崢嶸中土。鬼神乍遊,風 雲忽聚。高標赤日,半壁飛雨。自古王者,巡方,必至龍 駕帝服,封天禪地。南面會神,西后在位。待予治國安 人,然後徐思其事。」

《上西嶽書》
李靖
编辑

布衣李靖,不揆狂簡,獻書西嶽大王閣下:「靖聞上清 下濁,爰分天地之儀;晝明夜昏,乃著神人之道。又聞 聰明正直,依人而行。至誠感神,信不虛矣。伏惟大王, 嵯峨擅德,肅爽凝威,為靈術制百神,配名位,雄四嶽。 是以歷像清廟,作鎮金方。遐觀歷代哲王,莫不順時 禋祀。興雲致雨,天實肯從,轉孽為祥,何有不賴。嗚呼」 靖者一丈夫爾,何得進不偶用,退不獲安,呼吸若窮 池之魚,進退似失林之鳥,憂傷之心,不能已已。社稷 陵遲,宇宙傾覆,奸雄競逐,郡縣土崩,遂欲建義橫行, 雲飛電掃,斬鯨鯢而清海嶽,卷氛祲以闢山河,使萬 姓昭蘇,庶物昌運,即應天順時之作也。又大寶不可 妄據,欲仗劍竭節,未有飛龍在天,捧「忠義之心,身傾 濟世志,吐肝膽於階下,惟神鑒之,願告進退之機,得 遂平生之志。有賽德之時,終陳擊鼓,若三問不對,亦何神之有靈?然後靖即斬大王頭,焚其廟建,縱橫之 略,亦未晚也,惟神裁之。」

《少華山佑順侯碑頌》
房鄴
编辑

上嗣位九年,以宗室弄兵,皇居失守,大駕東狩,至于 華嶽。明年,同華連帥太博許公罷藩邸兵,復諸子位, 正皇儲,立母后,朝廷乂安,中外咸若。又明年,宮闕復 就,乘輿反正,封「少華佑順侯」,崇祀也。始者內兵橫起, 右輔騷然,警蹕難追,宗社不復,扶持關輔,徒為扃鐍, 抗表奉迎,莫迴天睠。公即馳單騎詣行在所,肉袒徒 跣,雪泣上言曰:「廟主不行,陵寢不告,蒼黃順動,莫知 攸往。況西無正名之伐,東異省方之行,南征無復國 之期,北濟乏召君之慮。華當關右,不遠王畿,未虧巡 狩之名,免負出君之恥。可以為百辟會朝之地,諸侯 輸貢之府。地雖不廣,足以助供億;兵則非眾,足以備 扞禦。時也。」讜論確然,宸心不返。宣問往復,至于再三。 嘉謨不聽,忠言不納。大事將去,群心洶然。關內諸侯, 惟公獨任。非神啟聖,不能釋明主之疑;非神祐忠,不 能壯純臣之節。既而上察公之志不可奪也,諒公之 言不可復也。由是天迴日轉,龍起雲從。乃睠是邦,因 駐清蹕。上復交泰之道,下無疑間之憂。內難既夷,外 兵以息。皇嗣之不正「者,濱于五紀,今則因公以正之; 《坤儀》之不定者,殆乎百稔,今則因公以定之。君臣以 協,父子以親,夫婦以倫,有國之大本也。公一舉而得 之,豈筆舌所能論哉?咸以公仗順討逆,神實佑之。佑 順之封,非神莫尸。璽書爰來,牲幣以告」,是命下客,書 石誌之鄴。耳目奇功,縑緗具美,授簡執筆,略無愧辭。 姑錄許公貞順之誠,少華保佑之實,以明報神,以勸 事君。至於極天鎮地之崇,固國經邦之力,降神生賢 之運,僊峰靈掌之奇,嶽有舊封,國有常祀,今茲既述, 故不復云。頌曰:「惟華之始,因山以紀。蓮峰東秀,終南 西峙。少華居中,不封不紀。歲在景辰,暴兵中起。天子 震驚,蒙塵旅次。豈無近藩,諸侯莫至。惟我」許公,聞風 奮臂。一騎迎鑾,六龍迴轡。行朝有亭,行廟有位。宗戚 以歸,兵戎以弭。爰立母后,始正皇嗣。乃君乃臣,乃父 乃子。家國大倫,禮無違事。祉既啟侯,封亦明祀。金天 之毗,佑順之美。乃刻貞珉,永證惇史。

《修華嶽廟碑》
李商隱
编辑

夫「華嶽者,在西之宗鎮,正基周秦之墟,仰蔭星井之 曜,協金德以主生,含素靈而養物。其狀也,則削成萬 仞,秀出雲漢,芝草植於其庭,醴泉流於其下,連帶岡 阜,跨抱原野,谷谿所潤,則土為神區;膏雨所降,則澤 沾萬里。斯乃風雲之所官府,物類之所歸藏,盡精靈 之至極,窮山嶽之壯麗。是以神明居其宅,遊仙萃其」 宇,往世以來,莫不崇之。故配天之美,載在《虞書》;宗秩 之禮,列於《祭典》。大唐應期,承天受命,紹重基於萬世, 闡皇風於五葉。敬神炳靈,祈之以信,而神降之福,眾 祥並應,致治太平,災害不作,自非誠之所感,孰能臻 此。開成元年九月戊戌,遣元舅侍中、大宰、征東大將 軍、遼西王遼西常英,冠軍將軍、禮曹尚書河內公河 內荀尚,立節將軍安定侯直勤侯尼須,薦以三特,建 立殿廟,造作碑闕,庶使明神,永安其居。夫有一善之 行,尚稱之於時,立一惠於物,猶詠之於世,況至公配 之於兩儀,仁澤濟之於生民,稽之於義,容可已乎。遂 命史臣為之《頌》曰:奕奕西嶽,實曰華山,基洞水府,峻 極於天,跨原抱阜,包「谷懷川。幽壑澄潤,虛岫揚煙。峭 崿空籠,茂林重邃。吐納風雲,殖生萬類。體靜兼仁,惠 有攸利。神明是居,遊仙是庇。巖以崇宗,谷以虛受。則 天之高,擬地之厚。澤潤無窮,體實長久。功配兩儀,德 均徽猷。朝咨上宰,建茲靈宇。正以準繩,參以規矩。材 用不愆,顯章有厚。遮幾神居,永寧其所。」

《仙掌銘》
獨孤及
编辑

「陰陽開闢,元氣變化,洩為百川,凝為崇山。山川之作, 與天地並,疑有真宰而未知尸其功者。有若巨靈贔 屓,攘臂其間,左排首陽,右拓太華,絕地軸使中裂,折 山脊為兩道,然後導河而東,俾無有害,留此巨跡于 峰之巔。」後代揭厲于元蹤者,聆其風而駭之,或謂詼 詭不經,存而不議。及以為學者拘其一域,則惑于餘 方。曾不知創宇宙,作萬象,月而日之,星而辰之,使輪 轉環繞,箭馳風疾,可駭於俗。有甚於此者。徒觀其陰 騭無朕,未嘗駭焉。而巨靈特以有跡駭世,世果惑矣。 「天地有官,陰陽有藏,鍛鍊六氣,作為萬形。形有不遂 其性,氣有不達於物,則造物者取元精之和,合而散 之,財而成之,如埏埴鑪錘之為瓶為缶,為鉤為棘,規 者矩者,大者細者。然則黃河華嶽之在六合,猶陶冶 之有瓶缶鉤棘也,巨靈之居也自然,蓋萬化之一工 也。」天機冥動而聖工啟,元精密感而外物應,故有無 跡之跡,介於石焉。可以見神行無方,妙用不測。彼管 窺者,方循跡而求之,揣其所至於巨細之境,則道斯 遠矣。夫以手執大象,力持化權,指揮太極,蹴踏顥氣, 立乎無間,行乎無窮,則捩長河如措杯,擘太華若破 塊,不足駭也。世人方以禹鑿龍門而導西河為神奇可不為大哀乎?峨靈掌纖指如畫,隱憐磅礡,上揮太 清。遠而視之,如欲捫青天以掬皓露,攀扶桑而捧白 日,不去不來,若飛若動,非至神曷以生茲?唐興三十 有八載,余尉于華陰,華人以為紀崦?嵫勒之罘頌,《嶧 山銘》,燕然舊典也。元聖舊跡,豈帝者巡省代國之不 若歟?其古之闕文,以俟知言歟?仰之嘆之,琢玉為志, 其詞曰:「天作高山,設險西方,至精未分,川壅而傷。帝 命巨靈,經啟地脈。乃眷斯顧,高掌遠跖,砉如剖竹,騞 若裂帛,川開山破,天動地拆。黃河太華,自此而闢。神 返虛極,跡掛石壁。跡豈我名,神非我靈。變化翕忽,希 夷杳冥。道本不生,化亦無形。天何言哉,山川以寧。斷 鼇補天,世未睹焉。夸父愚公,莫如其蹤。」屹彼靈掌,懸 諸巍嵷。介二大都,亭亭高聳。霞赩煙噴,雲抱花捧。百 神依憑,萬峰朝拱。長于上古,以閱群動。下視眾山,蜉 蝣蠛蠓。彼邦人士,永揖遺「烈。瞻之在前,如揭日月。三 川有竭,此掌不滅。」

《太華山僊掌辯》
王涯
编辑

西嶽太華,華之首峰有五崖,比壑破巖而列,自下遠 望,偶為掌形。舊俗土記之傳者皆曰:「昔河自積石出 而東流,既越龍門,遂南馳者千數百里。折波左旋,將 走東溟,連山塞之,壅不得去。有巨靈於此,力擘而剖 其中跖而北者為首陽,絕而南者為太華。河自此洩, 茫洋下馳,故其掌跡猶存巨靈之跡也。」予聞惑之,乃 往觀曰:「誕哉此說乎!夫所謂神者,非人也。其動無聲, 其行無跡,若形而無象,若氣而無色,拔山剖澤而不 見其作,鼓風奔水而不見其力。視不可察,名不能及, 故推而謂之神。苟有聲可聞,有形可見,非神之所為, 則皆人力之能及也。焉有神之作力,而有人跡乎?且 夫高天厚地,聳山流川者,神之所為」也。所言「開山導 河」,亦神也。神之所以神者,有作而無悖,一成而不易, 烏有始塞而復達之,始連而復絕之?始不知終,是不 為神矣。且此靈之運,為何古乎?在《太初》開闢之始乎? 為陶唐洪水懷山襄陵之際乎?以為開闢之始也,宜 當胚渾之先,天地未位,萬象茫昧,尚無定歸,當止一 河之壅抑,而一靈與其道,借有其事,自微而著,悠悠 乎年代之眇沒,其誰也?《克傳》以為陶唐洪水之際乎? 則禹奠百川,宜在《禹貢》。乃曰:「導河積石,至于龍門,南 至于華陰,東至于底柱」,皆禹功之所致,以達于海。豈 天地大異之若此,而典記不以為文哉?天設四瀆,宜 有以通,不當始遏其流,滯撓和氣,及其汨亂而後理 也。且山谷之作此形,何則?不有嵲屼相薄,高深相敵, 乃有銳而出者為虎牙,偶而背者為熊耳,角而巘者 為牛首,冠而峭者為雞頭。必以形之類形,而必加說, 則雞牛熊虎之象,其亦有作乎?予嘗覽張平子賦《西 京》,至「巨靈高掌,厥跡猶存」之辭,以為該聞精達,常以 是惑。子不語怪神之旨,何所述明?暨睹其形而咨之, 果謬悠而無據也。將假文神事以飾其詞,歟為思而 有闕歟?因辯其由而述之,以告山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