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69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十九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六十九卷目錄

 華山部藝文二

  拜嶽言          唐陳黯

  封西嶽賦并序      杜甫

  襄華貫洪河賦       樊陽源

  華山為城賦         闕名

  西嶽望幸賦        閻隨侯

  謁華山嶽廟賦        姚幹

  華山賦并序      楊敬之

  華山賦并序      達奚珣

  掌上蓮峰賦        呂令問

  巨靈擘太華賦        關圖

  晨光麗仙掌賦       潘存實

  華山仙掌賦         尹樞

  仙掌賦           喻餗

  仙掌賦          房元洛

  登華旨           沈顏

山川典第六十九卷

華山部藝文二编辑

拜嶽言          唐陳黯编辑

黯,自關東隨計來闕下,經華嶽祠,有巫導以祈謁,乃 徹蓋整衣,馨爐瀝觴,頫拜而前,緘默而退。巫曰:「客是 行也,務名邪?官邪?胡為乎有祈禮而無祈詞?」神之肸 蠁而答,盍舒乃誠曰:「余其來拜,以嶽長群山,猶人之 有聖賢,草木之有松蘭,百川之有河海,鱗羽之有虯 鸞,屹屹崇崇,干霄柱空,載國祀典,宜人攸宗,拜之思」 盡乎余之敬;詞之黯,懼乎神之聰。且神視果高而聽 果深,必福其善而禍其淫。余行合乎神也必照而臨 如欺乎神也祈之乎何心?巫兮余言無妄兮為妄言 者之箴。

封西嶽賦并序       杜甫编辑

「上既封泰山之後,三十三年間,車轍馬跡,至於太原, 還於長安,時或謁太廟,祭南郊,每歲孟冬,巡幸溫泉 而已。聖主以為王者之禮,告厥成功,止於岱宗可矣, 故不肯到崆峒,訪《具茨》,驅八駿於崑崙,親射蛟於江 水,始為天子之能事壯觀焉爾。況行在供給,蕭然煩 費,或至作歌有慚於從官,誅求坐殺於長吏,甚非主」 上執元祖醇醲之道,端拱御蒼生之意。大哉聖哲,垂 萬代則,蓋上古之君,皆用此也。然臣甫愚,竊以古者 疆埸有常處,贊見有常儀,則備乎玉帛而財不匱乏 矣,動乎車輿而人不愁痛矣。雖東岱五嶽之長,足以 勒崇垂鴻,與山石無極,伊《太華》最為難上,至于封禪 之事,獨軒轅氏得之,夫七十二君,罕能兼之矣。其餘 或蹶踣風雲,碑版祠廟,終幺麼不足追數。今聖主功 格軒轅氏,業纂七十君,風雨所及,日月所照,莫不砥 礪,華近甸也,其可恧乎?比歲鴻生巨儒之徒,誦古史, 引時義,云「國家土德,與黃帝合,主上本命,與金天合。」 而守闕者亦百數。天子寢不報,蓋謙如也。頃或詔厥 郡國,掃除層巔,雖翠蓋可薄乎蒼穹,而銀字未藏於 金氣。臣甫誠薄劣,不勝區區吟詠之極,故作《封西嶽 賦》以勸賦之義,預述上將展禮焚柴者,實覬聖意,因 有感動焉。其詞曰:

「維時孟冬,百工乃休,上將陟西嶽,覽八荒,御白帝之 都,見金天之王,既刊石乎岱宗,又合符乎軒皇,茲事 體大越,不可載已。」先是禮官草具其儀,各有典司,俯 葉吉日,欽若神祇,而千乘萬騎,已蠖略佁儗,屈矯陸 離,唯君所之。然後拭翠鳳之駕,開日月之旗,撞鴻鐘, 發雷輜,辯格澤之修竿,決河漢之淋漓,彉天狼之威 弧,墜魍魎之霏霏。赤松前驅,彭祖後馳。方明夾轂,昌 㝢侍衣。山靈秉鉞而踉蹡,海若護蹕而參差。風馭冉 以縱雲螭,縒而遲蚭,地軸軋軋,殷以下折,原隰草 木,儼而東飛。岐梁閃倏,涇渭反覆,而天府載萬侯之 玉。尚方具左纛黃屋已焜煌於山足矣。乘輿尚鳴,鸞 輿儲精。澹慮華蓋之大角低回,北斗之七星皆去。屆 蒼山而信宿,屯絕壁之清曙既臻。夫陰宮,犀象硉兀, 戈鋌悉窣,飄飄蕭蕭,洶洶如也。於是太一抱式,元冥 司直。天子迺宿祓齋,就登陟。駢素虯,超崱屴。天語祕 而不可知,代欲聞而不可得。柴燎上達,神光充塞。泥 金乎菡萏之南,刻石乎清冥之北。上意由是,茫然延 降。天老與之相識。問太微之所居,稽上帝之遺則。颯 弭節以徘徊,撫八紘而黑,忽風翻而景倒,澹殊狀 而異色,冏若《褰袪》,開帷下,辯宸極者久之,雲氣蓊以 迴複,山呼嶪而未息。祀事孔明,有嚴有翼,神保是格, 時萬時億。爾乃駐飛龍之秋秋,詔王屬以中休,覲群 后於高掌之下,張大樂於洪河之洲,芬樹羽林,莽不 可收,千人舞,萬人謳,麒麟踆踆而在郊,鳳凰蔚跋而 來遊,雷公伐鼓而渾汗,地「祇被震而悲愁,樂師拊石 而具發。激越乎遐陬,群山為之相。」萬穴為之倒流, 又不可得載已久,而景移樂闋,上悠然垂思曰:「嗟乎! 余昔歲封泰山,禪梁父,以為王者成功,已纂終古,嘗 鍳前史,至於周穆、漢武,豫遊寥闊,亦所不取。惟此西 嶽,作鎮三輔,非無意乎?頃者猶恐百姓不足,人所疾 苦,未暇瘞斯玉帛,考乃鐘鼓,是以視嶽於諸侯,錫神 以茅土,豈惟壯設險於甸服,報西成」之農扈,亦所以 感一念之精靈,答應時之風雨者矣。今茲冢宰庶尹, 醇儒碩生,僉曰「黃帝、顓頊,乘龍遊乎四海,發軔匝乎 六合,竹帛有云,得非古之聖君?」而泰華最為難上,故 封禪之事,鬱沒罕聞。以余在位,發祥隤祉者,焉可勝 紀。而不得已,遂建翠華之旗,用塞雲臺之議。矧乎殊 方奔走,萬國皆至。元元從助清廟歔欷也。臣甫舞手 蹈足曰:「大哉爍乎,真天子之表,奉天為子者已。不然, 何數千萬載,獨繼軒轅氏之美?彼七十二君,又疇能 臻此?」蓋知明主聖罔不克正,功罔不克成,放百靈,歸 華清。

襄華貫洪河賦以崇嶺橫斷靈瀆長注為韻樊陽源编辑

太極,經始,純坤傾東。勢以嶽鎮,氣以川融。於是靈闢 襄華,象開鴻濛。橫大野以中豁,夾洪河而北崇。而其 沓嶂無際,連波方永,噴激萬里,迴合千嶺。總崤函之 氣象,壓秦晉之封境。山以河潤,上騰雲雨之祥;水與 時清,下倒巖巒之影。若乃騁遠望,馮層城。秋爽元氣, 朝昇大明。偉連天之浩汗,壯發地之崢嶸。翠岫屏擁, 澄瀾砥平。疑白虹飲壑而半隱,似寒雲抱塞而初橫。 及夫俯臨迫察,詭麗雄悍。峻勢危而不騫,靈源注而 常滿。積陰騰氣,與嵐色而相鮮;爍日生霞,連榮光而 不斷。觀其畜含精秀,孕育風霆;應會昌運,發揚炳靈。 茂賢傑于間出,翊邦家而永寧。況乎山積鴻休,川流 景福;明徵祥瑞,幽贊化育:此其所以「配乾坤,此其所 以稱嶽瀆。」豈徒翫夫縈帶委注,蓮開翼張,巍巍峨峨, 滔滔湯湯,于天之峻極,赴海之靈長而已。士有圭竇 強學,金門獻賦,困陶侃之無津,恥孫弘之不遇,覽襟 帶而增氣,追聖賢而遐慕,想劉公之嘆,微禹其魚,感 吳子之言,在德為固。義由景行,仰高山而自慚,志切 朝宗,與大海而同注。儻餘潤之波及,期變化於雲路。

華山為城賦以因形設險坤德所為為韻闕名编辑

「地控強秦,路惟分陜。有太華之作固,若崇墉之生險。 絕壑中抱,重巒外掩。倚雲漢而匝野屏開,跨金方而 當空黛染。千尋壁立,萬雉雲屯。龍盤日月,虎視乾坤。 大河自北而東,呀為濬洫。窮谷從中而斷,豁若重門。 誠百二之光宅,見九五之大尊。」偉夫襟帶皇都,咽喉 上國。磅礡乎崤函之外,隱軫乎豐鎬之側。所以羅群 象,吞八極。展萬祀而成在眾心,冠三秦而位居一德。 況乎天地初霽,雲霞四披。紅塵滅影,碧落標奇。宿霧 市之氣,尚疑煙闕;聳蓮峰之色,不讓文陴。顧萬夫之 莫向,信六國而奚為?岌岌神才,言言天設。連岸抱九 州之路,壯氣折諸侯之節。蕭蕭歸馬,想飲窟之初還; 隱隱輕雷,訝鳴鼓之不歇。天包地束,「鳥過雲輕。萬仞 垂峭,千峰入冥。髣髴虹蜺,盡識旌旗之色;依稀星月, 皆分弧矢之形。疑其發跡混茫,孕茲重阻。假巨靈挾 山之力,衛王者登龍之所。不然,安得不費一錢,不勤 一旅,削成而千里共峻,作鎮而一人可禦。」是宜堯為 君而舜為臣,道為主而德為鄰。與天下之人共守,使 海內之士咸賓。夫如是,則即有敵國之與外患,雖欲 窺而何因。

西嶽望幸賦        閻隨侯编辑

壯哉太華兮為金方之鎮,削成四面,壁立千仞,勢阨 河關兮橫地以傑出,氣雄宇宙兮極天而增峻。疏鑿 則禹,封崇則舜,歷選列辟,咸五載而一巡,於昭有唐, 曷不登以肆覲?我聖君之開元一十八載,威靈限乎 無外,至德與日月齊明,寶位與乾坤比大。鴻澤洋溢, 湛思滂沛,萬國同於文軌,百蠻襲於冠帶,河海清夷, 風雲昭泰。鬼神奔走而奉職,玉帛梯航而入會。蕩蕩 乎,巍巍乎,誠聖人之神用也,美不可得而稱載。至若 祖武宗文之業,觀風問俗之勤,舉由禮兮動為仁,禔 百福兮延群神,無文之典咸秩,中和之政惟醇,邦國 之鴻徽克播,帝王之盛事畢陳。若乃《詩》《書》禮義之府, 禮樂道德之則,設金馬石渠之署,修成均、崇文之職, 坐公卿以論道,養更老而崇德,詢善而當宁委裘,禮 賢而日旰忘食,振木鐸而施令,正銅儀而御極,歌舞 盡盛德之容,聲名彰具物之飾,此聖人之文教也。先 王剡木為矢,弦木為弧,所以修戎器,戒不虞。於是簡 車徒,誓將帥,百官象物而動,軍政不戒而備。重之以 三令五申,示之以戎昭果毅,正卒伍,駢部位。鵝鸛魚 麗兮鴈行鱗次,鳴笳疊鼓兮隱天動地。自朝及野兮 千乘萬騎,谷轉山移兮天旋雲被。赫赫震震,耀武中 原兮。將除害以興利,因農隙而講武事。羌夷睹之以 奪魄,蠻狄聞之以挫氣。雖商湯有景亳之命,方此以 知慚;周成有岐陽之蒐,比茲而多愧。然後班師旅,行 慶賜,穆穆皇皇焉,舍爵策勳而飲至,此聖人之武功 也。太原啟聖,誕受駿命,傳萬代兮本枝盛,上黨興,王 休有烈,光應大橫兮天業昌,漢高不忘于豐沛,光武

本起于南陽,故踰孟門,越太行,鏟危磴,夷高岡,馬無
考證.svg
泛駕兮鑾珮鏘鏘,車靡摧輪兮和鈴央央,紛曶霍以

電邁,震隱轔以軍裝,坌入乎舊宮之煌煌,思宗祖之 艱難,詠潛龍於沂康。出德教兮修國章,問老病兮勸 農桑。豈徒率子弟以佐酒,歌大風而還鄉?此聖人之 巡狩也。古者為高必因丘陵,為下必因川澤。去舂陵 之天邸,望臺駘之星陌。黃軒訪道,乃逍遙於廣成;丹 陵出遊,還悵望於姑射。踐唐人之舊壤,遵漢家之餘 跡。祠后土於汾陰,盛禮容于瑤席。既而泰圻啟,方壇 闢,有潔在盛,有牲在滌。奏《咸池》兮羅金石,欽瘞繒兮 埋玉璧。幽髣髴兮地祇格,電輝煌兮神光赫。時展豫 兮群瑞臻,紛景福兮隨吾君。黃龍降兮應景運,寶鼎 見兮寫龍文,整樓船兮濟橫汾,縱歡樂兮歌《白雲》。此 聖人之報地也。禮行於郊,百神受職焉;禮行於社,白 貨可極焉。既即陰以報地,遂就陽以禮天。因吉土,歷 廣廛,跨周服,掩秦田。萬乘星陳,出直城之郊外;八方 雲會,就京兆之天邊。騎雜沓,車駢闐,赫赫奕奕而燭 川,以屆乎圓丘之前。于是牲用特酒尚元,樂以雲門 是重,禮以蒼玉為先。推高祖以作配,五精率而來旋。 達上下,合腥膻。設柴燎,致高煙。上帝降監兮享「明德, 子子孫孫兮萬億年。」此聖人之禮天也。王者受命,必 升中以因名山,告成功而紀厥美。四時以方春首事, 五嶽以岱宗為始。無懷以降,七十有餘;管仲所詳,十 二而已。我皇承先王正統,繼列聖遐軌,幽明協同,靈 物蕃祉。故天不愛其寶,地不愛其珍,卿雲爛熳而動 色,醴泉湧溢而流津。莫赤匪狐,九尾而自擾;莫黑匪 烏,三趾而來馴。況復西鶼比翼,東鰈呈鱗。秬黍生干 鄗沚,苞茅出於江濱。一莖九穗之禾,備粢盛而競發; 雙骼共觝之獸,供犧牲而自臻。可不謂然乎?我皇雖 以地平天清,時和歲貞,欲行封禪之事,猶執謙撝之 情。則有冠冕列辟,搢紳諸生,互陳嘉頌,爭獻懇誠。候 屬車之塵者,率土皆是;請闕庭之下者,靡日不盈。於 是備法駕,順卜征,襲時服,肅天行。河洛之人,尚觀於 後乘;鄒魯之地,已識其前旌。水湛千年之色,山呼萬 歲之聲。常龍之峰,帝鄉之白雲,遙接金雞之岫。長安 之曉日再明。所以登封降禪,所以騰鴻飛英。既刻石 以頌美,亦泥金而告成。信四三皇而六五帝,曾何周 漢之足名。然後審度量,正權衡,咨嶽牧,問黎甿,人荷 復除之惠,家索牛酒之榮。此聖人之東封也,宗廟所 以本仁,祭祀所以尊祖,馨香寧止於黍稷,備物必該 於水土。故醴醆在堂,粢醍在戶,歌《采齊》肆夏之節,奏 《文始》五行之舞。有來斯雍,助我明主。祝嘏詞說,豈云 虛取?宜其時和人豐,而神降之祐也。故所以靈芝秀, 祥飆興;月毳下,膏露凝。奉先帝而追孝,遂加敬於園 陵。此聖人之致孝也。倬彼靈嶽,傑出秦畿;豁為巨防, 壯我皇威。雖國家盛德之無垠,固先王設險而可依。 雄天府以岌岌,符聖壽而巍巍。萬物生華,稟少陰之 精粹;五星分緯,融太白之光輝。俯壓黃壤,上干翠微。 矧靈異之所蓄,乃神「仙之所歸。實五鎮之為首,諒群 山之所稀。」且夫西嶽之為鎮也大焉,西方之為義也 多矣。其色也白,白為五色之質;「其音也商,商為五音 之紀;其味也辛,辛為五味之和;其行也金,金為五行 之始。」帝則少皞,居神位則蓐收在祀。歲時有揫斂之 功,瑰寶多金石之美。所以能協我大君之明命,永作 固而配天高峙也,徒觀其交錯糾紛之勢,盤礡峻秀 之形,巖崿巘嶬,停停熒熒,紛刻峭其若削,洞㟏岈以 杳冥。樹色凝黛,天光結青,暗谷《嵺而藏》胚渾之氣。 《幽巖》,「暘,而化神仙之靈。中融寒暑,下聞雷霆。南澗 載陽,而北澗停雪,西峰見日,而東峰見星。偉哉靈造, 上峨穹昊,憑之者永安,陟之者難老。疊嶂重巒互稠 沓,千巖萬壑相縈抱。其虛谷也,數行發地緣茂松;其 峻壁也,百仞懸崖不生草。夫崑閬峙於方外,蓬瀛傑 於海島,皆元聖之所遊,非化人之可保。豈若茲嶽,俯 臨京鎬。」上有明星玉女峰,下有長安洛陽道,作鎮并 崇於雍豫,靈祠化傳於洒掃。雖則祀典遠更於百王 都,未若祚我唐之壽考矣。然則神其聰明,正直而一, 既德則斯輔,知信不可失。往歲垂天文,運宸筆,勒琬 琰,崇望秩,云「待予安民治國,然後徐思其事。」懿夫俗 阜時康,今也正惟其日。故可揚鴻徽而騰茂「實,奚不 指河、潼而嚴警蹕也。又欲大康兆人兮嶽翼,化淳四 海兮嶽布沖和,無疵癘兮嶽獎,定,禮樂諧神人兮嶽 聽。今萬邦胥悅,四海肅清,禮交樂舉,人和政平,豈猶 茲嶽之所致,實惟我后之明明。」又曰:「斯嶽降神,生此 多士,則庶績咸若,百工允釐。河東地近,領袖既得乎 裴公;圮上神人,帷幄復歸於」張氏。況業固磐石,城維 宗子,以為肺腑之親,更任股肱之理。惟邦是翰,諒在 乎此;生甫及申,豈惟於彼。況乎聖德幽運,通天至精, 山靈附化而開石,蹊路非人而自成。舊日隘途,將帝 道而俱泰;從來絕險,與太階而共平。非我后至聖之 所感,豈能使造化之力再呈。至乃紫闕東臨,黃河北 注。嘉氣通於郊野,休光被於草木。桃林之野,佇天馬 而來遊;蓮花之峰,翼華蓋而高度。昔禹禪吳會,穆幸崑丘,既江山勞止,徒轍跡空留,豈如是嶽,不遠,皇州, 何云歲時展狩,信亦朝夕可遊。今左馮郡縣,萬方黎 獻,僉曰「吾王不遊,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咸 傾想於班瑞之辰,屬望幸於肆朝之處。國家頻成「大 禮,天下太和,豐穰歲積,符瑞日多。聖人雖欲行謙光 遜讓之禮,其如天意人欲何?其如鬼神符命何?」誠可 備西封之盛儀,採東巡之舊制,順三秋之仲月,升二 華而展祭。巨靈贔屭,願高掌以扶輪;仙廟虛佇,欲睟 容而警衛。尋可封十狀之美,盡遙陟七梯之勢。命茲 毛女,執左纛而先驅;策彼茅龍,隨「六馬而高逝。坐金 機於雲表,題玉冊於巖際。象榻與瑤壇共華,石鼓將 天聲俱厲。如是則鴻猷振於萬古,盛烈光於千帝。然 後臨大河而沉璧,更秩於百靈;睠東洛以迴鑾,永延 於億歲。」已而歸格藝祖,道洽華胥,更崇太室之事,復 率東岱之初。遂就恆山而展禮,望衡嶠而移車。聖主 功成,永穆羲皇之化。小臣多幸,敢獻《登封》之書。

謁華山嶽廟賦        姚幹编辑

「沐蘭湯兮同之子,采白蘋於南澗。羞府君之明祀,祠 肅肅兮山之下,神萃萃兮凜千古。辛夷楣兮葯殿房, 載雲旗兮駕虯虎。澹閟宮之瀏侐,紛進拜於軒宇。靈 連蜷兮既留,予蹁蹮而屢舞。願馨香而嘉薦,豈神祇 之或吐。精享既周,歷勝飛眸,東拓巨靈之掌,北控長 河之流。殷其雷也,寧示口於贔屭;成其物也,配祀典 於清秋。豈徒三峰峻秀,四面若削,扇萬壑以雲騰,飛 長天而雨落。將有開之必先,實明神之攸作。」則神也 無私,正直自持,禍淫福善,幽鑒無遺。余總角之年,每 專精於書圃;洎乎既冠之日,亦切磋於文詞。謂一飛 之摩昊,胡十五之遊悲。聞至誠之必應,何功名之太 遲。豈媚竈而先獲,寧守道之後時。神「乎神乎,莫使心 疑。我后之文思望賢如調饑礪。乃鋒刃以俟鹿鳴之 時。收片玉於宗伯,冀神兮無我欺。」

華山賦并序      楊敬之编辑

「臣有意諷賦,久不得發。偶出東門三百里,抵華嶽,宿 於趾下。明日試望其形容,則縮然懼,紛然樂,蹙然憂, 歊然嬉,快然欲追,雲,將浴乎天河;浩然毀衣裳,晞髮 而悲歌。怯欲深藏,果欲必行。熱若室爐,寒若室冰,薰 然以和,怫然不平。三復晦明,以搖其精;萬態既窮,乃 還其真。形骸以安,百鈞去背,然後知身之治而見其」 難焉。於是既留無成,辭以長嘆,翛然一人下於崖,金 玉其聲,霜雪其顏。傳則有之,代無其鄰。姑射之神,《蒙 莊》云。始不敢視。然得與言,粲然笑曰:「用若之求周大 物,用若之智窮無端,三四日得無顛倒反側於胸中 乎?是非操其心而自別者耶?」雖然,喜若之專,而教若 之聽無多傳。

嶽之初成,二儀氣凝其間,小積焉為丘,大積焉為山。 山之大者曰嶽,嶽其數五,予尸其一焉。嶽之尊,燭日 月,居乾坤,諸山並馳,附麗其根。渾渾河流,從禹以來, 自北而奔,姑射九崚,荊巫梁岷。道之云遠兮,徒遙而 賓。嶽之形,物類無儀。其上無齊,其旁無依。舉之千仞 不為崇,抑之千仞不為卑。天雨初霽,三峰相差,虹霓 出其中,來飲河濱。特立無朋,似乎賢人守位,北面而 為臣。望之如雲,就之如天。仰不見其巔,肅何芊芊。蟠 五百里,當諸侯田。《嶽》之作,鬼神反覆,蛟龍不敢伏。若 歲大旱,鞭之扑之,走之馳之,甘雨瀾漫。百川東逝,千 里而散。噫氣蹶然,怒乎幽巖。漸於人間,其聲瀏瀏。嶽 之殊巧,說不可窮,見於中天。挲挲而掌,峨峨而蓮,起 者似人,伏者似獸,坳者似池,洼者似白,攲者似弁,呀 者似口,突者似距,翼者似抱。文乎文,質乎質,動乎動, 息乎息,鳴乎鳴,默乎默。上上下下,千品萬類,似是而 非,似非而是。其乃繕人事,吾焉得畢議。今作帝耳目, 相其聰明,下矚九州,在宥群生。初《太易》時,其人俞俞。 其主人者,始乎容成,卒乎神農,中間數十君,姓氏可 稱。其徒以飲食為事,未有仁義。時哉時哉!又何足涖! 是後敬乎天,成乎人者,必闢其心,假其神,與之齡,降 其仁。故黃帝有盛德,蚩尤為賊,生物不遂,帝乃用力 大事,不可獨治。降以后牧,三人有心,烈火就撲,其子 之子,其孫之孫,咸明且仁,雖德之衰,物亦所宜。繇夏 以降湯,發仁以王,癸受暴以亡甲戊誦釗,不敢有加, 唯遵其常,享國遂長。天事著矣,莫見乎高,而謂之茫 茫。予受帝命,億有萬歲,而不敢怠遑。臣贊之曰:「若此, 古矣,祖矣,大矣,異矣,富矣,庶矣,駭矣,怖矣。」上古之事, 粗知之矣。而神之言,又聞之矣。然神起居於上,宮室 於下,如此而久矣。其所見何如也?曰:「見若咫尺,田千 畝矣;見若環堵,城千雉矣;見若杯水,池百里矣;見若 蟻垤,臺九層矣;醯雞往來,周東西矣;蠛蠓紛紜,秦速 亡矣;蜂巢聯聯,起阿房矣;俄而復然,立建章矣;小星 奕奕,焚咸陽矣;纍纍繭栗,祖龍藏矣;其下千歲,改更 興壞,悲愁辛苦,循其上矣。」臣又聞云:「『古有封禪,今讀 書者,云得其傳,云失其傳』。語言紛綸,於神何如也?」曰: 「若知之乎?聞聖人撫天下,哀天下,既信於天下,則因

山嶽而質於天,不敢多物。若秦政漢徹,則率海內以
考證.svg
奉祭祀,圖福其身。故廟祠相望,壇墠迤邐,盛氣臭,夸

金玉,聚薪以燔,積灰以封。天下怠矣,然猶歉歉不足。 秦由是替,漢由是弱。明天子得賢者在位,能者在職, 廟堂之上」,垂衣裳而已。其封禪,存可也,亡可也。

華山賦并序      達奚珣编辑

太華之山,削成四面,方直者五千餘仞,蓋嶽之雄也。 往因行邁,望之不及,今來何幸,作尉于茲。因而賦之, 以歌厥美。

「華山惟嶽,群嶽之雄,天開厥狀,神致其功。昔與襄山, 連岡不絕;河水長注,橫流曲折。神元再造,拓崖而兩 分;仙掌常存,倚天而迥列。」其後多歷年所,至于夏王, 窮地絡,正乾綱,綠甲之功既就,元圭之業有光。定我 祀典,因為舊章,同夫三事,偉哉煌煌。徒觀其倚伏而 起,削成而峻,作秦塞之高標,為豫州之巨鎮。其南接 「楚,其北臨晉。」嶔乎數都之間,豈惟直上者五千餘仞? 遠疑將適,近若將騰,氤氳綠潤,霮䨴青凝,發地壁立, 連天,《石稜》披重霄而自致,與元氣而相陵。旁望群山 兮盡為幽側,猶夫南面兮用資峻極。巍巍乎掩夏雲 之奇峰,蒼蒼然合秋天之正色。近壓關輔,載樞京國, 此其所以為嶽者也。若乃人寰不遠,「勝氣常清,石含 古色,泉落秋聲。懸巖蔽虧,謂乾坤之闔闢;洞壑幽邃, 汎雷雨之滿盈。怳怳乎又似龍虎潛伏,鬼神含精。伊 彼崇林,望之盡目。參灝氣而森秀,侔斷山之遙矗。仙 草殊品,靈花異族。不以無人而不芳,香風麗乎函谷, 皆負靈造,是潤是黷。具物靈繁,故難詳鞫。蕭條世俗, 髣髴神仙。玉女明祠」,星壇尚在;羊公舊室,石榻常穿。 霧雨迷處,雲臺巍然。則知大象所存,何有於古;列真 攸萃,寧獨於先。國家南正司天,北正司地,人神不擾, 方嶽定位。森森象設之若生,憺憺威稜而可畏。宗伯 制禮,巫咸視事,殺氣每登,騂剛必備。蓋所謂敬而無 黷,厲夫精意,此則邦之禮物也。受命如響,依人而榮, 攸歆盛德,載答嘉生。不𠎝旬時,作為雲雨。白漿既挹, 黃玉斯睹。隤止如山,永康中土。此《財神之葉贊》也。物 被山嶽,非無壯麗。或隱峰於群嶺,或結根於荒裔。空 聞象外之談,何貴人間之世。而我直兩都之大道,當 三條之正中。偏近日月,高謝紛濛。通天之氣,成天之 功。鑾輅常幸,聲明有融。能事無爽,揚言莫窮。舉天下 而爭長,故難可比而崇。

掌上蓮峰賦以題為韻  呂令問编辑

「眾山迤邐,曾何足仰?未若太華,崒為之長?削成三峰, 壁立千丈。伊昔太虛,結而為山。伊昔巨靈,拓而為掌。」 擘開元象,崛起厚壤。當少陰而德合秋成,據丁酉而 氣涵金爽。深沉其色,菡萏其狀。雲霞不映而其勢彌 雄,塵露將裨,而其高靡讓。掌形仙蹠,石容天壯。雖造 次於自然,若鐫磨於藝匠。晦夕霧而群峰乍隱,煦朝 陽而眾壑相向。繇是考圖籍,高為四嶽之先;盼靈奇, 勢出九天之上。若乃雲搖羽蓋,鶴掛飛泉。危峰並吐, 巨掌高懸。異蓬萊之鼇泛海,若崑崙之柱承天。清露 降零,似為盤而仰漢;陽烏假道,疑覆日之孤蓮。不但 子先之《霓裳》時見,羊公之石榻仍全。況乎運啟皇家, 應河源而降望。豈比詩歌周德,美嵩甫之生,賢者哉, 既而嵐氣霽媚,煙光晚濃,林巒一色,巖崿千重,想清 虛而可睹,嘆攀陟兮無從。歌曰:「苔至滑兮石無蹤,道 不可得,仙不可逢。儻賜一丸生羽翼,願輕舉於三峰。」

巨靈擘太華賦以神力所作開山導河為韻關圖编辑

「太華崔嵬」,伊巨靈兮其壯哉!挺高掌以遐舉,擘孤峰 而洞開。功侔造化,勢越風雷。劃千仞之巖巒,屹從地 裂;決九河之波浪,杳自天來。昔者混茫,是生磅礡。惟 神無朕,配天有作。念彼流之未通,顧茲山之可卻。將 以闢迢遞,正嶄鑿。愜心而再定川原,應手而別開林 壑。靈異將神,雄稜益振。蓄怒贔屭,注情嶙峋。謂釣鼇 「不足以驚人,鞭石不足以騁神。」指揮而疊嶂知改,盼 睞而三峰可新。然後攘臂效能,端身任力,捫蒼靄以 天半,折翠微於月側。「若百神將萃而潛助,二儀欲判 而未息。嵐光兩向,猶連松柏之聲;黛影中開,已斷雲 霞之色。」豈不以閟形幽默,拓跡巍峨,致用而扶持天 地,程功而變化山河。分積翠於空中,「千年軋漢;啟通 津於指下,萬里騰波。豁丹崖於天阻,呀峭壁而相距。 勢且異於兩傷,力自弘於一舉。截仙子幽棲之洞,壯 王者建都之所。蓋以神開壽域,靈固人寰,廓峻極于 倏忽,標削成而險難。超大禹之理水,小愚公之移山。 竹箭波中,路竟深于導達;蓮花峰外,跡終寄於躋攀。」 是知事關杳冥,理歸「元奧。石有時而分裂,水有時而 疏導。」信乎宰物者之使然,非人情之所到。

晨光麗仙掌賦以有如攀青天捧白日為韻潘存實编辑

「晴天既曙,峻嶽凝青。仰熙熙之旭將吐,見高高之掌 呈形。假彼晶光,庶有分於清濁;挺茲秀異,示無雙於 杳冥。燠矣而昇,岧然相射,浮豔華之爛爛,靡太虛之 奕奕。寫乾坤之麗色,先覺曈曨;廓煙霧之餘姿,轉見 明白。疑參若木,似坼芙蕖。杲杲之容漸積,慘慘之狀, 不如下映而千巖共曉,上照而丹霞共舒。影曜人間每當瞻瞻之早;跡居物外,長承煦煦之初。昭昭以臨, 峨峨莫匹。向空凝彩,若月下之對金莖;繞指流輝,異 樓上之呈素質。既炫晃之旁達,亦孤標而獨出。幸當 清淨之晨,免敵沉陰之日。佳氣或爍,朝雲不還。發明 媚於紫霄之際,擎彩翠於碧落之間。自彰和朗,寧俟 躋攀。遙揮六龍,迥臨萬有。初分焜燿」,訝髣髴以成文; 俯掬清光,信爛熳而入手。則知事不自妍,理資相鮮, 因流光德,獲照金天。想清風旁來,宛其穆若,視晴景 中駐,何媿拳然。故得無私功博,潤色道全,當八極洞 開之次,明二儀交泰之先,豈獨擘洪濛而干造化,設 形象以配神仙而已哉。於是靈蹤長聳,日華長捧。不 然,何群山邐迤而相奉。

華山仙掌賦以化作有端遙存麗壯為韻尹樞编辑

覽削成之峰,見靈掌之狀。拓跡崇岫,據奇疊嶂,迢亭 上竦,赫奕東向。高蹤可覿,猶存二華之間;纖指遙臨, 遠蹠重霄之上。爾其依峭壁,據崇巒,排物外,撫雲端, 羽客遐指,都人竦觀,據開闢之殊致,若騰陵而上干。 惟昔巨靈,啟斯太華,拓崇崇而喬嶽西靡,決浩浩而 洪流東下,故能奠九川,安萬化,幹厚土,存中夏,姜嫄 「歆於帝武,跡可相倫;伯禹導於龍門,功亦齊霸。」厥道 可遵,厥狀斯存。仰摧天漢,遙臨國門。蓮萼高生,如將 搴擷;桂枝旁倚,狀欲攀援。試冥搜於元造,諒遺跡於 《坤》元。若乃旁攀冥濛,上指寥落,右倚岑嶺,左臨絕壑。 紛詭狀之無朕,諒神功之有作。星壇未沒,必俟於捧 持;石鼓常鳴,庸非其拊搏。揖之永久,「斯為不朽。」嗟列 嶽之所無,小終南之何有。喻天地唯資於一物,拯沉 溺豈藉於煩手。常抗跡於介石,乃遺芳於崇阜。依乎 泬寥,揭彼嶕嶢。聳昈昈於千仞,擢纖纖於九霄。折若 華於暮景,捧麗日於晴朝。既瞻眺之無斁,望提攜之 匪遙。共仰瑰姿,徒懷壯麗。如排霧雰,似拂昏曀。遐窺 巨跡,猶存體物之辭;《迴瞰崇朝》,暫寫「陵雲」之勢。

仙掌賦以指掌極瞻峨然秋碧為韻喻餗编辑

行盡煙蘿。仙峰隱嶙兮高掌巍峨,無得而踰,扼金方 之險固;不言而信,指秦地之山河。觀其贔屭削成,崟 岑遠蹠,斡開元氣,剖破凝碧。五千餘仞兮似假扶持; 百二之都兮如能指畫。每勞瞻望,徂秦適洛之人,誰 可攀援;駕鶴驂鸞之客,勢比捫天,形標一拳。旁臨而 靄靄無際,直上而巉巉克全。稍謂動搖,帶晨光而耀。 若如同拊擊;聞石鼓以轟然,可以引群生,麾八極。孤 標承露之狀,想蓄拔山之力。霽雨飛盡,見毛女同掌 上之人;嵐岫叢分,封蓮峰為握中之色。勢孤聳於巖 巖,形不類於纖纖,拆煙霧以斯出,控關防而可瞻。夕 清而丹桂輪低,疑將褫佩;晝短而六龍駕逸,似欲攀 髯。拏攫難窮,規模酷似。莓苔剝綠以「盈握,葛藟駢青 而繞指。因罅裂以文成,偶嵌空而脈起。齊大道之悠 久,挈坤維之綱紀。有客西遊,時當凜秋,始憑軾以遐 睇,惟攀雲而寫憂。吾聞太華中立,黃河西流。有巨靈 兮受天之命,擘奇峰兮裂帛斯柔。故得一帶東引,致 洪濤而直注;千尋西峙,標異跡以長留。況乃豫鎮稱 雄,秦城是仰。沉潛之」右臂斯見。示化之前蹤可賞。豈 非大壯皇都制遐荒而示諸掌

仙掌賦以白帝西下黃河北來為韻房元洛编辑

「造化巍巍,表跡西夏。蓄巨靈之贔屭,擇雄峰以照寫。 迥抗群嶽,旁臨九野。誰謂河廣,我則視之於掌中;誰 謂山高,我則數之於指下。」駭乎哉!當其清濁未判,兆 朕未彰,孰謂真宰,廓此殊常。奠峻崿之蔥翠,分靈掌 之元黃。直指無虧,受金莖之勁質;如山不動,合仁義 於聖王。爾其雲散天澄,煙消雨霽,旭日暉映,陰崖虧 蔽。狀若拍紅霞之霏微,捧青霄之搖曳。察其跡也,雖 見於東峰;混其嶽焉,是配於秋帝。及乎蓐收謝,元冥 格日彩寒,霜氣白。上捫星漢,左控虞虢,南聳群嶺,北 臨廣陌。將招泛槎之仙,如指迷途之客。至其嵐翠朝 鬱,輕雲夕過,桂影依稀而流照,松風髣髴而扇和。斯 時也,靄靄溶溶,疑掩冰紈之被;蒼蒼「羃羃,如揮舞袖 之羅。功洽於人,則擘太華,攀長河。俾安流而不極,遹 徂東而自北。千古獲其永賴,兆庶階於壽域。同彼補 天之功,陋其拔山之力。」然而山匪我開,功匪我裁。班 形今古,任質徘徊。人之睹也,因似而生意;靈之契也, 曷究其從來。「風物已凄,我來自西。駭高掌之隱嶙,思 元化之端倪。願稅駕」以攀覽,庶登路而見攜。

登華旨          沈顏编辑

嘗讀李肇《國史譜》云:「韓文公登華嶽之巔,顧視其險 絕,恐跌墜不可下,乃發狂慟哭,而欲縋遺書為訣。且 譏好奇之過也如是。」沈子曰:「吁!是不諭文公之旨耶? 夫仲尼之悲麟,悲不在麟也;墨翟之泣絲,泣不在絲 也。且阮籍縱車,於途窮輒大慟,豈始慮不至耶?蓋假 事諷時,致意於此耳。前賢後賢,道豈相遠?文公憤趨」 榮貪位者之若陟懸崖,險不能止,俾至危踣,蹶然後 嘆不知稅駕之所,焉可及矣。悲夫!文公之旨微沈子 幾晦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