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49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四十九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四十九卷目錄

 麻姑山部彙考

  圖

  考

 麻姑山部藝文一

  麻姑山仙壇記      唐顏真卿

  麻姑山賦         宋李覯

  麻姑山仙都觀御書閣後記   前人

  麻姑山賦有序    明曾應祥

  麻姑山禱雨記       許孚遠

  遊麻姑記         鄭之文

  遊麻姑諸山記       黃汝亨

  遊麻姑山記        熊人霖

  遊從姑山記         前人

  從姑山圖序記       羅汝芳

  麻姑山觀瀑記       謝兆中

 麻姑山部藝文二

  入華子岡麻源第三谷   宋謝靈運

  經麻姑山         唐劉滄

  題麻姑山         劉禹錫

  麻姑行          宋曾鞏

  遊麻姑山用蔣師文韻   元黃鎮成

  登麻姑山        明謝士元

  前題            朱彥

  麻姑山          熊人霖

  豫章王孫幼晉來旴見麻姑泉釀不敢嘗馳獻

  尊人孔陽先生為壽余美其事系之以詩

                鄧渼

  登從姑山         羅汝芳

  從姑山雜詠五首       前人

 麻姑山部紀事

 麻姑山部雜錄

 麻姑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一百四十九卷

麻姑山部彙考编辑

《道書》第二十八洞天之麻姑山。

麻姑山在今江西建昌府城西南十里,上有瀑布泉、 龍巖、丹霞洞、碧蓮池,皆奇勝也。高九里五十步,週迴 四百一十四里,中多平田可耕,《道書》稱為「丹霞洞天」, 即此。

麻姑山圖

麻姑山圖

编辑

按《洞天福地記》:第二十八洞:「麻姑山,週迴一百五十 里,名丹霞之天,在撫州南城縣,麻姑上昇處。」

按《方輿勝覽》:江西路建昌軍麻姑山,在城西南十五 里,高九里五十步,週迴四百一十四里,至山麓有尋 真亭。東隅石磴盤旋,山腰而上,乍平乍峻。至山之半, 有界青軒,對第二谷水飛流而下,又攀援二里間,有 瀑布淙下三十餘丈,立雙練、枕流二亭。又登萬巘,旁 有石池,百餘步入山門,榜曰「丹霞,小有洞天。」至忘歸亭,亭跨泉流,其下有水簾巖,舊有龍居之,夾兩山間, 東望遠峰,煙雨杳靄,秀出如畫。自是而入,地勢寬平, 膏腴數百畝。路之東南隅則碧蓮池,《山壇記》所謂「紅 蓮變白,今又碧」之處也。玳瑁石介其左。由池畔坦途 一望間有會仙亭。入觀門,澗水冬夏長流,乃蔡經宅、 麻姑、王方平所會之處。

丹霞洞,在觀西七里,係小有洞天,彌望皆黃茅白葦。 紹興甲寅,郡人避寇登其上,忽見一庵,有道人觀書。 雲門院在麻姑第三谷,乃唐德琳禪師卓庵之地。 仙都觀在麻姑山,今為祠官典領之職。王方平、陰長 生學道得仙之山。

麻姑壇在山上。

按《三才圖會》《麻姑山圖考》:「麻姑山在建昌府城西南 一十里,週迴四百里,即《道書》三十六洞天之一。」 按《圖書編麻姑山攷》,「旴江山水最勝而名天下,惟麻 姑。直城西十里,緣山麓而上百餘步有尋真亭,又數 百步有雲關嶺,極峻,山皆纍然,箘貯益上,斗折數百 步,至山半,勢益高。俯視諸山,如龍首峰,如赤面石,如 從姑」石,皆帖然出履下。山下有澗,囓石南奔十餘里, 其流如平布,石者如織組,其擁而下者如驅潮捲海。 前者未至,後者湧至,暴悍奇怪,莫可名狀。其聲細者 如響環珮如鳴球。其大者震撼林谷如轟雷,直上數 十仞,俄有水垂峽,如懸河。蓋所謂瀑布者,其雄壯瓌 異尢!為麻姑奇觀。

按《江西通志山川攷》:「麻姑山在建昌府城西南一十 里,有五老、萬壽等峰。山麓有桃花洞、尋真亭。山半有 半山亭,其前第二谷水飛流而下,稍上二里許,有瀑 布飛下二百餘尺,旁有雙練、枕流、湧雪、雲關、垂玉諸 亭。山門榜曰丹霞,小有洞天,門內有忘歸亭,亭旁有 水簾巖、碧蓮池、會仙亭。又有仙都觀,觀內有澗長流」, 世傳麻姑於此山得道,故名。

按《建昌府志山川攷》:「麻姑山在南城縣西南十里,其 勝概名天下,郡之鎮也。」

從姑山在縣東五里。魁然圓頂,若人踞而坐。登者緣 石磴而上數百級,有雙石峙如山,名「鐵關。」又上數十 級,為靈峰寺,殿閣皆倚巖瞰空為棧道。左有小巖,名 觀音山,石泉聲淙然,懸巖下為井,清寒襲人,名「玉井。」 又左有石洞,深杳而黑,名「玉洞」,一名伏虎洞。洞中有 竇,名「玉竇」,橫貫石中,石壁立而中裂,一裂痕若齒,名 「天梯」;一山巋然當空,名「天柱。」據天梯仰窺,天小僅如 一線,名「一線天。」岐出稍上數十級,可至絕頂。頂有石 如枰,世傳仙人對弈於上。二江如雙虹,自天蜿蜒而 下,勝概萬狀,真足為麻姑之從也。

按《南城縣志山川攷》:「麻姑山在縣城西南十里, 紀霞山在縣南十里麻姑山丹霞洞後,一名出雲山。 萬壽峰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側,上有元和院, 逍遙峰在麻姑山。」

《五老峰》,在麻姑山,昔葛仙翁煉丹於上。

「秦人峰」,在麻姑山,去仙都觀之二里間。秦皇虐政,人 逃難此山。後有樵者入山遇之,面色黧黑,追之,則疾 如飛鳥,不可及。

仙王峰在縣西十五里,麻姑山丹霞洞祥符觀之右。 三峰高聳,其絕頂曰「仙王峰。」王、郭二仙尋浮丘公至 此,其上有三真君洞,即王、郭二仙與浮丘也。

「石羊峰」,在丹霞洞,祥符觀之後三里,有兩洞,穴時出 雲氣,人莫敢入。

華子岡在縣西十五里麻源之西。謝靈運《山居圖》云: 「華子岡在麻源第三谷。」故老相傳,華子期者,九江人, 甪里弟子,隱於潛山,後乃仙去,翔集此頂,故名。 駝鞍嶺,在縣西十里。俗呼麻嶺。麻源三谷,由此而入。 秋澤巖在從姑山。紹聖中,有僧暴身祈雨得應,故名。 下有靈峰寺。

觀音巖在縣西十里,近麻源。臨溪有石,上合下開,其 狀如門,俯身而入,緣石磴數十級,曲折而上。中有祠 宇,嵌石為之,四望群山如黛。溪水遶門,清可鑒髮,亦 奇勝也。

水簾巖在麻姑山金龍潭之側。

三谷俱在縣西十里。第一谷在麻姑南澗深邃,周回 數里。第二谷在麻姑山北,澗,多奇花異卉。第三谷在 麻源極北。

伏虎洞在縣東南五里從姑山上,一名「玉洞。」

桃源洞,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神功泉之崖上。洞口 圓小,僅容一人入。

丹霞洞,在縣西南二十里,去仙都觀七里。

「風洞」,在丹霞觀後,風所從出處,草木不生,人跡罕到, 雖盛暑登其上,亦為之寒慄。

「雲門石壁」在縣西十里麻源三谷間。

錦溪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上,舊名筠錦溪,「筠」字從 「竹」從「均」,犯宋御諱,故去之。

金龍潭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上。唐元宗投金龍於

石池中,感黃龍見
考證.svg
丹霞洞。龍潭在縣西南十五里祥符觀之南。禱雨輒

應。

麻源,在縣西十五里過。嶺循溪而入,茂林修竹, 橋跨溪上。北有靈豐祠,祠側有雲門寺,後有太霄觀。 西入數百步,四望虛豁,平田衍沃。舊傳「危全諷屯兵 於此。」

桃花源,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

紅泉在縣西十五里。麻源第三谷。

瀑布泉、「神功泉」、虎跑泉,俱在麻姑山。

「瀑布石池」、「碧蓮池」、流杯池,俱在麻姑山。

「葛仙翁丹井」在縣西南十里麻姑山上。

洪崖丹井在縣西南十五里萬壽峰下延禧觀中。

麻姑山部藝文一编辑

《麻姑山仙壇記      》唐·顏真卿

麻姑者,葛稚川《神仙傳》云:「王遠,字方平,欲東之括蒼 山,過吳蔡經家,教其尸解如蛻蟬也。經去十餘年,忽 還,語家言:『七月七日,王君當來過』。到期日,方平乘羽 車,駕五龍,各異色,旌旗導從,威儀赫奕,如大將也。既 至,坐,須臾,引見經父兄,因遣人與麻姑相聞,亦莫知 麻姑是何神也。言王方平敬報,久不行民間,今來在 此,想麻姑能暫來否?」有頃信還,但聞其語,不見所使 人。曰:「麻姑再拜,不見忽已五百餘年,尊卑有序,修敬 無階,思念久煩,信承在彼,登山巔而先被記,當按行 蓬萊,今欲暫往,如是便還,還即親覲,願不即去。」如此 兩時間,麻姑來,來時亦先聞人馬聲,既至,從官當半 於方平也。麻姑至,蔡經亦舉家見之,是好女子,年十 八九許,頂中作髻,餘髮垂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錦 繡,光彩耀目,不可名字,皆世間所無有也。得見方平, 方平為起立,坐定,各進行廚,金盤玉杯,無限美膳,多 是諸華,而香氣達於內外。擘麟脯行之。麻姑自言:「接 待以來,已見東海三為桑田,向到蓬萊水又淺於往 昔,會時略半也,豈將復為陵陸乎?」方平笑曰:「聖人皆 言海中行復揚塵也。」麻姑欲見蔡經母及婦等,時經 弟婦新產數十日,麻姑望見之,已知,曰:「噫!且止勿前。」 即求少許米來,得米便以擲之,墜地即成丹砂。方平 笑曰:姑故年少,吾老矣,不喜復作此狡獪變化也。麻 姑手似鳥爪,蔡經心中念言:背癢時,得此爪以爬背, 乃佳也。方平已知經,心中念言,即使人牽經鞭之,曰: 「麻姑者神人,汝何忽謂其爪可以爬背耶?」見鞭著經 背,亦不見有人持鞭者。方平告經曰:「吾鞭不可妄得 也。」大曆三年,真卿刺撫州。按《圖經》,南城縣有麻姑山, 頂有壇,相傳云麻姑於此得道。壇東南有池,中有紅 蓮,近忽變碧,今又白矣。池北下壇旁有杉松,松皆偃 蓋,時聞步虛鐘磬之音。東南有瀑布,淙下三百餘尺。 東北有石崇觀,高石中猶有螺蚌殼,或以為桑田所 變。西北有麻源,謝靈運詩題入華子岡,是麻源第三 谷,恐其處也。源口有神,禱雨輒應。開元中,道士鄧紫 陽於此習道,蒙召入大同殿修功德。二十七年,忽見 虎駕龍車,二人執節於庭中,顧謂其友竹務猷曰:「此 迎我也,可為吾奏,願欲歸葬本山,仍請立廟於壇側。」 元宗從之。天寶五載,投金龍於瀑布石池中,有黃龍 見,元宗感焉,乃命增修仙宇真儀,侍從雲鶴之類。於 戲!自麻姑發跡於茲嶺,南真遺壇於龜源,花姑表異 於井山。今女道士黎瓊仙,年八十而容色益少,曾妙 行夢瓊仙「而餐花絕粒;紫陽姪男曰德成,繼修香火。 弟子譚仙巖,法籙尊嚴。而史伭洞、左通元、鄒鬱華,皆 清虛服道。」非夫地氣殊異,江山炳靈,則曷能纂懿流 光,若斯之盛者矣。真卿幸承餘烈,敢刻金石而志之, 時則六年夏四月也。

麻姑山賦         宋李覯编辑

「巍乎高哉!茲山之為異也。」吾不知夫幾百千里之廣, 但見土老而石頑,頂天以直上,驗地勢之所極,固亦 東南之藩障者乎?路溪蟠鬱,前後相失;岡巒崒律,左 右馳突。鳴泉百雷,躍下雲窟;喬杉萬矛,舞破煙骨。靈 奇恍惚,變見出沒。匱耳目之觀聽,曾不究夫萬一。其 間則有名天之洞,禮神之堂。高臺層瑤,吸日月之光; 「繚垣築粉,孕芝蘭之香。偏門曲廊,入迷其方。斜軒亂 窗,或明而涼。況乎御龍膏之酒,倚雲和之瑟。一飲一 石,一醉千日。安知夫億萬人塵,衣飛蚤蝨。其或黯然 而霧,飄然而雨。跬步之內,則矇無所睹。」夜長漫漫,山 空月寒。鶴群戲風,舞羽珊珊。老猿抱子,吟聲欲乾。怪 物參差,松阿水湄。或步或馳,或嘯而「悲。仙乎鬼乎,千 態萬狀,而使人心疑。別有澗石之迤邐,圜潭之無底, 是曰蛟龍之所止。瀨而為旱,怒而為水,嗟我力耕之 民,輟衣食之資,而為禱祠之費。」巖岫冥冥,古無人行百獸飢死,虎狼夜鳴。是何假上真之名,而神姦之所 憑也?悲夫!以地之奇,以物之靈,而逋客之經營。全形 養氣,采朮茹菁,未嘗有笳簫之聲,鸞鳳之迎。謝人品 而凌太清者,徒見山寒兮青青,水秋兮泠泠,雲路咫 尺,而不能以升。豈非仙可得而不可求,道可悟而不 可學?彼其叛稼穡之功,遺室家之樂,越天常而慕冥 漠,宜乎白首於丹竈之下,幽死而無所託也。

麻姑山仙都觀御書閣後記   前人编辑

皇祐三年,以御書明堂及明堂之門篆飛白二體,藏 諸名山,麻姑仙都與焉。夏六月,道士黃太和為覯言: 「今者聖人肆筆,而山藪得之,其奚翅金簡玉字?蓋猶 嵎夷昧谷,天象所出入,撮土勺水,罔不光華,非復與 塵俗等。幸哉。願有志焉,以示後,何如?覯復思念王者 制作,書史樂歌,幽則物鬽,遠則夷貃,耳者必聞,口者」 必誦,安在愚儒識之?況禮不斥尊,其何以犯巳?而又 念江南卑薄,與上國人不日接,異時故老既沒,傳聞 將失實,史官記注,祕莫得見。則吾君之行禮,彼山之 受賜,曷從而知之?先正盛公亦嘗為《御書閣記》,所以 述太宗之事,殆可繼也。矧茲嚴父配天,古之大事。漢 收秦燼,失其根萌。冉冉至唐,名在實去。五代魚肉,誠 所不暇,祖武宗文,志亦未集。佑啟我王,及此希闊,如 廢斯起,如斷斯續,合符天鬼,匪自群議。禮明樂備,又 申之以翰墨,《河圖》大訓,永以華國。周公宗祀,而文字 無傳,宣王蒐岐陽,而石鼓非手書,未有華實相副,若 是之彬彬者也。昔漢武帝封泰山,太史公留滯周南, 不得與從事,曰:「命也夫!迺者季秋大饗,而知其說者 有不在焉,則謂之何?尚從仙宇,見是寶書,抑天幸也。」 故敘其語俾刻之。

麻姑山賦有序    明曾應祥编辑

是歲,元默攝提格終寎之月望後三日,瞶叟與客畢事於郡城。返舟南十里,抵從姑山下,西望麻姑,喟然謂曰:「麻姑山勝概,僕未能一至,吾叟盍」 相與舍舟遵陸,一登覽焉。時值廣漠風恬,舟師弗之許,不果行,客乃怏怏。余謂客曰:「余曩與容齋湯子遠、市劉子蓋嘗遊矣。山之佳致,粗記一二,試為子略陳之。」 賦曰:

「繄麻姑之為山兮,鎮南服之要衝。壯旴郡之形勝兮, 俯江漢之朝宗。聳層巒之崷崒兮,盻疊障之穹窿。勢 岌嶪而若馳兮,羌偃蹇而橫空。途有險易,丘別卑崇。 石顏頑而將駮,土花老而欲封。煙骨轇轕,雲根蔥蘢。 古藤疑鳥雀,怪木走蛇龍。陰陽迭其代序,烏兔環以 西東。風飄蕭兮斷續,霧滃灪兮溟濛。嵌崖半墮,絕壑 猶潨,領地靈之欻翕,削天巧之崆峒;倒飛瀑之千尺, 灑流沫於長谼。擬白虹素練之縈帶,方百雷萬古之 舂容。上而軍山恣其老嬾,下而女冠遜其纖穠,掩四 顧其蟠蟠,屹數仞之顒顒。宜其從姑為之近侍,葛仙 之所依從。」爾乃旁觀列岫,則有鳳岡獅石,駝嶺龜峰, 赤面玳瑁,華表芙蓉,雖名稱之匪一,亦培塿之難同, 此則山之大觀也。若夫凌犖确,陟巑岏,跂霧閣,叩雲 關,行行且止,是曰「半山。」從者脅息,徙倚盤桓,迴梯斗 絕。疊磴星聯,枕流淨漱,垂玉遙連,齊雲直上,仰高孤 騫。其亭斯翼,其扁斯懸。語長生則有萬壽之宮,事幽 隱則有桃花之源,禱甘澍則有金龍之潭,醞嘉釀則 有神功之泉。七星列杉,獨松開軒。丹砂擲米,碧池化 蓮。訪詩僧之高墓,參仙著於棋盤。望三清於廣漠,揖 五老於岑巔。信乎匱耳目之所聞見,曾不究其萬一 者焉。峰回徑轉,路乃平平。即蔡經之故宅,建仙都之 瑤壇。《道書》所謂「三十六洞之一榜,為丹霞小有之天」, 是為會王方平之地。金杯玉琖,擘麟脯而侑瓊筵。余 想夫「吐芳辭兮襲人,講仙術兮元元。閱世歲兮不知 其幾變,惟海水兮三見為桑田。」偉清談之近道,曾不 樂此狡獪之言。《見顏魯公之碑記》,忠肝義膽,照耀石 鐫。鐵畫銀鉤,歷唐代而爭妍。李說書之有賦,風情逸 興,亦抑異端。嫉虛破幻,乃一洗於神仙。「是皆名邦之 所獨擅,中古之所流傳。即更僕而未盡,豈」傾蓋之能 宣。請憑再訂,尚俟博觀,或廣幾其周旋。客曰:「以子之 言兮亦詳贍,然提之於耳,孰若紀之於編。」於是命毛 穎拉陳元會、陶泓染雲箋,敘茲山之佳麗,紀登臨之 勝跡。聊風雩以詠歸,睨層雲之遠碧。

麻姑山禱雨記       許孚遠编辑

萬曆十一年夏五月旴,恆暘。自六月壬子至於癸酉 不雨,民情孔棘。太守許孚遠率屬僚齋戒禱於城隍 者三日,不應,則偕士大夫暨百姓徒步而哀禱焉。越 三日又不應。於是僉議禱麻姑山,遂以甲戌侵晨走 麻姑山,從之者別駕薛子瀚、司理傅子國珍、南城令 王子以通,餘戒勿往。初出南郊,見田間龜坼,禾將焦 枯。蚤禾登矣,弗獲嗣播。農人在旁,蹙額告曰:「及茲而 雨,可藝菽麥,否者絕望。」予心惻惻。迤西行數里,近麻 姑山。田多晚禾,稍得泉灌溉,下潤上槁,如饑渴然。俄 轉入松徑,輓輿而上,憩半山亭。林間涓涓水流不絕。

田有從卑歷高,如塔級相似,當茲炎赫,生意猶存。予
考證.svg
念曰:「山澤通氣,其妙乃爾。」又徐行,陟崇嶺,至觀瀑亭,

見峽中有飛泉兩道,勢若懸河,降危崖而下深澗,其 來無窮,其往無際。吾黨凝睇徘徊者久之。嗟乎!天地 之間,以水為血脈,萬物不得則不生,茲吾民皇皇者 歟。由觀瀑亭可數十武,至三峽橋。逾橋而南,復折而 西,有亭覆碑,曰「神功泉。」泉自石罅側出,不盈斗,而汲 之不可盡,味極甘洌。山中人爭取以釀酒,故酒以麻 姑名。轉盻間,仙都觀忽在目,一望皆平疇寬衍,而四 山環遶,森羅曠然,若別一世界。泉源不知幾千萬丈, 浹於田中,禾黍芃芃,絕無枯槁之色。予不覺喜色,顧 謂諸君曰:「使旴城咸若茲,吾無憂矣。」爰入觀謁麻姑 仙,行禱祀禮。禮畢,讀《顏魯公碑記》,或云:麻姑與王方 平曾會於蔡經家而傳其名。或云:「麻姑於此得道神 仙家蹤跡變幻,吾不能知。」乃指其靈柄於山川,歷數 千載而不可廢滅,必也先得道於此。方平之會,又其 後者也。日當午飯於洞天別室。飯已,復整衣冠,趨廟 右,謁三賢祠。三賢者,一為顏魯公,一為李忠定公,一 為文丞相。再趨廟左,謁胡莊肅公祠。予嘗為莊肅公 屬吏,因與諸君談公生平操行,愴然有感。祠前有一 古松,偃蹇若虯龍形,好事者勒石以唐大夫名之。門 外一山,截如屏障,五峰嶐起,人呼為五老峰,此仙都 觀大概也。將行,辭於麻姑仙。予前祝曰:「神仙有靈,惠 我甘霖,救此一方民命。予能為爾仙鼎新廟宇。」諸君 同聲曰:「諾。」遂出門登車,復過三峽橋,俯瞰旴江縹緲 在煙霞之外,遙指從姑石,特青螺一點耳。行及山麓, 牽輿北向,欲訪所謂「麻源、三谷」者。忽見雲氣飛騰,覆 滿山頂,雷聲隱隱聞霄漢間,雨如驟至。驅役人急趨, 度石岑而下。兩山夾出,中有流泉,湍駛,浩如長渠。詢 之,正麻源也。走數百步,過小橋,將止於雲門寺。鄉先 生張斗暘、王實菴二公者,出竹林相邀。羅生懷智以 乃祖近溪翁之命,亦來候於此。南城令王子于是先 辭去。雲門地最幽勝,然殿宇偪仄,不堪避暑。二公具 酒餚以進,聊數酌乃行。復逾橋散步,觀石壁篆書,且 西探山中來脈處。王實菴曰:「此山來自宜黃,頗深奧, 有佳氣。」指二小阜,似雙魚形,堪輿家以為水口山也。 予曰:「有是哉?」日已西,雨欲作者逾二時而未至,然雲 雷之聲,益以猛矣。倉皇就道,奔華子岡。華子岡者,蓋 謝靈運訪華子期處也。谷口有一石洞,穿洞而入,又 斜轉百餘步,登觀音巖。甫入門,則雨大至。予黨三人 與張、王二公者,不覺鼓掌大喜,因對雨圍棋數局,飲 酒各盡醉始歸。歸途猶有細雨霑冠蓋上。兒童父老, 欣欣相向,無似向者之蹙額而告也。越翌日,乙亥,又 雨。丙子,東北郊雨。丁丑,四郊大雨。或謂麻姑之仙果 有靈應,又或謂吾黨一念之誠,庶幾有格於神明。予 應之曰:「天人之際,良不易言,貪天功以為己力,不可。 且夫禱於城隍者,七日而應;禱於麻姑者,片時而應。 彼神靈豈有遲」速乎哉?予等猶藉神助以紓民憂。姑 紀其始末如此。

遊麻姑記         鄭之文编辑

遊忌套,遊記尤忌套。「日日此山水,日日此登臨,日日 此神情,人各一遊,遊各一記,如爛熟故事。」先是作者 不乏,郝元敬最著。近則陶周望、袁中郎兄弟,及吾師 馮開之先生,與吾友曹能始、王季重、黃貞父、楊文弱、 鍾伯敬諸君,皆能點次摸畫,搜奇剔隱,彷彿《水經注》, 幾令山靈匿笑。大抵石之古,巖之幽,壁之險,洞之詭, 筍之拔,瀑之雄,雲之幻,泉之巧,山水亦不能別創一 格,似乎千篇一律,不特人之遊與記套,而天之生山 水亦套矣。天台雁宕匡廬五泄瀑布之勝,諸君人各 爭評,眼孔多大。麻姑之瀑,度不足當其一盻而能始。 季重貞父固常先後來遊者,亦稱許不容口。至其瀑 之擊齒當胸,沾衣濕履,視他名山之瀑,或遙聽,或遠 眺,或斜睨,亦似覺有微長一勺泉,甘洌不盈不竭,銖 兩特勝,俱嘆得未曾有。至以「三十里懸崖峻嶺,忽平 疇沃壤,方廣千畝,雞犬桑麻數百家別一桃源,其中 異境深入,屢日莫窮,珍禽怪獸,奇花異卉,山民屢代, 白首不識,週迴數百里,踰疆越界,山外有山,飛爐峰 直侵雲表」,此數則遊人尚未拈出耳。所惋恨者,碧蓮 池一旱地,松石太古,五老峰下多屍氣,樵牧徑斷,山 君晝嘯,土人不好事,郡非孔道,不時得名人賞味。使 者例遊松間喝道,道士避去,真神功酒必不可得。山 間無一好亭子無一佳。額聯瀑布,石壁巉巖,為一郡 倅倩無賴子鑿石題四大字,為茲山萬刦障耳。是日 天氣蕭瑟,酒甚劣,妓甚村,肴核甚麄,同遊者甚有官 套,殊為敗興。天啟乙丑仲秋書《藕花深處》

遊麻姑諸山記       黃汝亨编辑

乙巳夏五月,予得釋肩鍾陵以行,從臨汝入建武,辭 直指徐公。予友湯若士在臨汝,嘗恨不得造其門,亦 夙有姑山之興,未償十九朝,迺得抵臨汝,詣同年袁 滄孺,而後造若士。是晚滄孺邀予觴,《擬峴臺》云:唐裴 晉公題。臺甚敞朗,前谿山屏,列群白鸛,上下樹杪,漁 火點點浮遠岸,佳甚。為若士迫而去,觴於玉茗堂,月色如晝,若士、寧馨兒大耆開遠及帥生廷謨平昌、門 人葉幹俱在座。歌者王郎,聲琅琅如笙簧中出,暢飲 幾夜分與若士別去,若士黯結不已。次旦,肩輿追躡 予五十里,及東館,予大喜把臂曰:「靈山又一會也。」是 時予以在鍾陵有未了筆墨債,謝若士。午以前君且 去,日暮即促膝縱談,如是者兩竟夕。南城門人黃元 在公桃、陶西之仁慶,遲予東館已三日,相聚快甚。二 十二日,雞始鳴,別若士。若士見囑曰:「斂精神愛日。」予 不能答,登車去。是晚抵建武。南城令葛君,予同鄉,邀 集東湖。館中黃、陶兩生趨迎曰:「姑山仙人待先生久 矣。」予笑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於是手札謁謝諸 上官余公、方公及御史臺徐公、方余兩公,席間盛稱 仙巖龜峰之勝,心識之,遂辭以行。予同年朱惺復來 守建武,華君別駕吳君司李並相邀遊中洲,以一夕 了之。中洲出東湖三里許,修竹數萬竿,清蔭可三五 畝,因與諸公婆娑其下,自喜曰:「處處參《玉版》」也。孝廉 鄭豹先風流逸群,所撰有《旗亭芍藥記》,並清綽同將 軍張扶輿邀予過飲。益世子仙源及華山王心源並 折節為《梁園》之招,亦以一夕了之。兩生趣遊,曰:「與麻 姑期,何後也?」於是二十五旦,從華公索車輿藤榻,擔 茶鐺,出城南行。黃、陶兩生乘小兜子,從門人王青蓮 嘉弼、王叔彝秉揚俱至,相挽車歷石磴,上十里,有亭 一座,為盤薄其上。又五里為半山亭,見兩玉虯從半 嶺下奔,淙淙可三百餘尺,則瀑布泉也。又半里為三 峽橋,橋可置坐,不見瀑。其下有投龍潭,《記》載天寶五 載投金龍於瀑布石池中,有黃龍見其處也。會日方 午,岑岑不耐暑。竟造麻姑殿,再拜轉道舍,同四生飯。 雨忽如注,氤氳從四面集。飯罷雨止,日向晡,涼飆爽 氣,颯颯似秋。予顧四生而樂之曰:「姑山有靈,為我輩 濟勝。」因相與步出觀門,平眺四際,山岩峰頂,前後平 田可數百畝,此他山所絕少。欲覓所謂碧蓮池,盡阡 陌矣。因憶《記》稱紅蓮變碧,碧化為白,今日且化為青, 禾麻姑向方平自言接待以來,見東海三為桑田,則 青碧紅白,詎可常乎?可發一嘅。復循阡而出,幾半里 許,有岩石下尺許,四生皆言「神功泉在焉。」會雨盈,掩 泉口,不及嘗。乃小坐三峽橋上,下可聽泉,窺潭左右 山峰色俱集。為命酌十餘盃,仍令王郎發清唱,渺渺 出泉響,上各不相奸,令鍾子期在,為絕倒矣。微酣起 下視,則已臨雙瀑上。瀑故崩,奔益以新,雨勢益橫。兩 峰並噴薄,下夜雪秋濤,銀河素練纍纍散為珠,濛濛 拂拂,為霧為煙,泛青碧百餘尺,可望不可即真,令人 應接不暇為呼大觥者,三分高字韻。至薄暮,返觀中 山門左有古松可合圍,唐所封為大夫松者,可班三 竺九里。中有詩僧墓,不載姓名,可惜四生。乃邀於麻 姑殿前。霧坐山靄閒,松風謖謖快人意,索麻姑泉酒 嚼之,不可得佳者,笑謂諸生,「不如竟飲泉。於是退就 枕,早起辭麻姑出西之為言,此殿結構非唐時物,其 小法身經火不壞,亦靈應也。指其山絕頂,有齊雲亭, 已圮,不復登。殿傍有瞻忠祠,為顏魯公、李忠定、文信 國三公壇。側有紫陽墓,開元真人鄧紫陽瘞骨處也。 自是道故徑出,臨神功泉,水稍減,泉口始出。口不盈 一小盂而深,深不竭,味飫而重,即葛稚川丹井也。好 事者取以釀酒,稱『真姑酒』。」四傍即本山泉,與較稱,每 兩即輕減錢餘,真神矣。過此即三峽而雙瀑,瀑比昨 日新雨後勢稍平,而雪光錯落,晶晶與朝日相耀,亦 自奇絕。橋之下為避洞,又昔稱壇,傍杉松曰「七星」,杉 松皆偃蓋,時聞步虛鐘磬之音,不可復接,惟玳瑁石 踞此壑中無恙耳。以下所涉,皆故谿谷也。於是作從 姑之遊。陶生輩為言,從姑山去城僅五里許,此去易 竟耳。從此折而西北,紆迴數里,有雲門寺。再上為華 子岡,即謝靈運詠「麻源第三谷」是也。又轉為靈谷,遊 者往往失之,不可不往。是日天日初朗,愁不耐暑。頃 之,微陰曖曖,似有雨氣,兩肘習習,亦似秋爽時。予欣 顧四生曰:「緣與情會矣,何得不往?」仍命輕車迤西北 行。上下山坂不甚峻,而田阡間之,往往於深巖峭壁 中開平為田,綠野之色與碧山青澗相錯,他山未有 也。行未午而陰愈重,漸近雲門里許,澗水澄瀉而奔 注,巖岫峰壁,為蹲為踞,為立為臥,若列幕懸帷,大半 似盤山。第盤山無草「木為衣,此山時有樹。」盤山一長 石,橫臥如虹亙此山。澗灘凡數折,皆綠漪可挹。石文 舊題識處,皆殘剝模糊苔蘚中不可讀。近時無佳筆, 惟「拳石巖」為曾子固題尚在,書法莊整如其文,乃知 品巖亦自難事。隔澗一林望之,破屋壞垣,殘門荒村, 則雲門寺也。澗水獨湧甚,又無棧,石橋可過。予得五 六輿人,肩而過涉,王生輩四人,皆摳衣解襪,跣而下 數尺以渡,衣帶半墮流水間,相顧而笑。會寺門虛無, 僧僧不耐寂,俱謝去。惟雲封苔鎖、鳥跡鼠蹤,草樹數 株而已,而境絕佳。後來者定興起之,與諸生席地藉 草坐,提小榼,飲山酒十餘杯,甚暢。頃之,片雲黑茫,從 直北起。予曰:「雨至矣。」趨行急越澗,則雨矣。淋淋下著 體,澗前有野店,可就坐,僕夫衣履俱揮雨如汗,苦未得炊。予笑曰:「饑與雨是人苦事,惟遊山時,一一入佳 境。」僕夫聞之,亦為解頤,待炊而食。頃之,微雨不止,即 共衝雨行。問所謂華子岡者,無標識處。寺前人北指 最高頂,近是雨甚,亦無徑,不便登。因誦靈運「銅陵映 碧澗,石磴瀉紅泉。」遂登群「峰首,邈若升雲煙」之句似 之,獨泉稱瀉紅不然耳。解者謂水自丹砂出,非耶?顏 魯公《記》稱西北有麻源,謝詩題入華子岡,恐其處也, 則亦髣髴之辭耳。再後入靈谷徑,其石岫一片,似吾 西湖寶石山,帶以石欄干。又數武,則石巖垂為屋。昔 晞陽范公令此邑,顏其巖,然僅可當飛來峰一竇耳。 又三轉石磴上,道士樓居在焉。四面巉巖,石俱蔽遮, 不令見香火,客座俱窣窣在重圍中,悶甚,有境不可 以無人如此。即驅車出,而黃陶諸生後至。予曰:「可以 已。」止不入。復披寒雨,行十里許,臨河渡從姑山。從從 姑山後上為跏趺石,可坐數百人。落級而左,兩巖隙 深千尺,有天下墮,渺渺飛一道光,名一線天。其上為 天柱峰,為步天橋,遠眺則江城野郭,煙樹萬家,縹緲 在望。從一線而渡,為雙玉樓。黃生云:「近溪先生講道 其間,於此山偶得一記,前身夙有緣,故名雙玉。」迤而 右為飛鰲峰,乃從姑壇場處,緣崖為堂,即羅先生共 四方人揮麈談性之地,亦似吾南山石屋之一。俯檻 則林木掩映,蒼翠在眼,終以石勝。復轉而左,為竹影 菴,為讀書巖,皆先生所品置。諸生曰:風雅之士,謂乏 雅稱。予曰:「道無雅俗,山寧有雅俗?仙則仙,儒則儒,此 姑山惟諸君判案耳。」從讀書巖步下級,日已夕,仍還 飛鰲峰。而別駕華公設精饌名茶,令見待。王生輩復 為具快飲峰前,似非寒酸本色,然亦何必減方平美 膳,擘麟脯也。晚倦歸,即宿此山。次旦,門人吳世卿君 章亦至,諸生各出紙扇索予書,予即揮毫應之,書訖 即行矣。往予未至姑山時,客多稱從姑奇絕,而以麻 姑本山為少致。已而覽之,則從姑見稱有故。一去城 近,縉紳先生與閭巷人過覽,便一峰石磊塊多幻奇, 覽者目易眺。一羅先生標置,聚徒眾為此山檀行。而 麻源入。山深跂高測險,泉石幽曠,無色聲奇艷。閴其 無人,松響雲光,映徹林表。據予所見,金陵棲霞、霅川、 圓證、吾家靈峰寺,並擅幽勝,而三峽雙瀑,神功仙跡, 尤他山所無,此湖東第一山也。萬曆乙巳六月三日 記。

遊麻姑山記        熊人霖编辑

自二月癸巳至己亥連霽,峕丁酉歲清明後五日也。 晨起,從東門旅館覓籃輿,度大德橋而南,徑太平橋, 值延石將竟中橋,卓高亭,方具楹礎,宛若天官水中 柱也。迤南門別平西,經途問津於龍磜,市氛遂遠。涂 在田中皆延石。時久晴微陰,望麻姑山,雲氣冉冉,引 入勝境。左右眾山,層巘疊呈,若將若迓。而左則從姑, 最右則赤門石、觀音巖,最對之令人神情開滌。計違 市五里許,得駱家坪。坪上及左右各有屋三四楹,農 者居之,桐花稻秧與流水映帶,從此涂多,拾級稍前, 乃得魁父之丘。逶迤行白石、岡子連三處,其平廣差 可敵虎丘千人坐也。自此以往,皆拾級登。至山口,有 茶亭,旁一酒家,酒薄,僅可勞舁者。步行至半山亭,有 石鼓四,頗似岐陽獵碣,蓋昔人施遊屐小憩,而後人 更橫二石磴其上,憩彌眾矣。時微陰忽晴,日光如駛, 從亭中迴望下方諸山,煙靄倏忽變遷,疲人應接扶 筇。歷岡巒數匝,抵澗口,則兩山左右壁中噴瀑懸溜 數丈,輒停為潭,潭復懸為瀑,如是者三四,輒有巨石 當之。泉激而怒,復迴薄左右出,大者若建五丈旗,小 者若一匹練,俗謂之「雌雄泉」也。旁一沽酒舍,酒亦薄。 雌雄泉之中環一石,可坐數十人往,好事者亭之,今 飄搖矣,然佳處正不在亭稍右,而上塗左方石斗出。 臨澗拄杖於此,見飛瀑,煙分雨合,蜺飲珠錯,而遠樹 遙嵐,紫綠迸射,從姑拱立於前,明媚閒遠。姑山之觀, 當以此地為勝極耳。更立數十武,有山梁,絕澗跨瀑, 顏曰「龍門。」然山石㟏岈,頗障遠景。惟俯視龍潭,石泉 出石罅,僅勺許,四時不竭,是曰神功之泉,釀者汲於 此,云水重於他水之十三也。余歃之良。然水絕清,微 有澀味,頗似礬澱,梅雨不能如惠泉之甘也。蓋泉行 山中,或經產礬處,故清有餘而醇不足。《齊民要術》酒 欲偷甜,法當宜釀。但山旁之釀者,秣麪取草具,而市 中亦未見有劉白墮其人。甚矣,時之絀也。再上,山漸 開曠,有菴顏曰慈惠門。前故有大夫松,傳為顏魯公 手植。崇禎丙寅秋,仆於風。延陵吳使君更植小松補 之。今榦大一拱有半,而稍前古松二松並峙者,蒼翠 森挺,榦大皆三拱以上,高「可三十尺,殆明初物也。」庵 中僧頗簡朴,具筍菽為飯相隨。前過丹霞觀,僅一古 殿,尚弘敞,中祀麻姑像,雙髻。左王方平像,幅巾紺色; 右蔡經像,巾服乃似世所塑伽藍者,大率皆臆成之。 廟中無羽士,僅一祝史,種蟹螺之田,歲收十鍾,未足 充腹。而廟門偏右向,蓋近年形家者取諸其迎水,而 於審局面勢無當,何若仍舊貫耶?門前山曰「五老」,亦 臆名之,其以廟為當日蔡經宅者,亦臆也。且吾安知列真降蔡經宅者之非臆耶?《吳使君碑》去今纔三十 年,尚云丹楹采椽,亭榭甚盛,今日皆安在哉?蓬瀛清 淺,千古興懷,不朽惟在其人。若魯公之英風正氣,端 不與壇碑共磨耳。

遊從姑山記         前人编辑

「從姑」者,從麻姑也。世人多言從姑勝,則以麻姑。違城 半舍,美人如浮雲,可望不可攀,而從姑郊於旴也。花 影臨溪,有目共賞。余既度徐嶺,徑青綏,則普陀嵐光, 赤璊霞色,間有若遠若近,掩抑遷延,而姍姍其來遲 者,從姑也。駕未及稅,恍如坐芳洲杜若中矣。稅於東 郊,從姑若矯首於石。越二日,天氣晴和,輕衫從之,不 五里而遠,即至山下。山臨東江,旴江間二水浮煙,若 增眉黛,而麓去溪又頗紆折,似設帷幕,而環珮自矜, 不欲靚粧效洛神、凌波,其勝絕正在近遠間。而《世說》 所艷,曰「玉印」,曰「一線天」,曰「天梯」,曰「米洞」,曰「油洞」,曰「弈 枰」者,即之,直如人所應有,亦不必不有耳。蓋山之巔 本圓,而巔上皆巨石削成四方,是世所稱「玉印中罅」 也。其即之若戶,是世所稱「一線天。」捫罅折而入,稍鑿 為級可拾,是曰「天梯。」拾級造上頭,履之坦坦,是曰「弈 枰。」降而左右沿之,得二小洞。其一洞之氣如陳倉之 粟,其一洞之氣如戎菽之膏,是曰米洞、油洞。蓋土本 有稼穡作甘之氣,蒸發於石罅,而陰洞漚蓄,時有風 從外襲,則內氣愈亭。乃世言昔日有米有油,為修真 絕塵之士供夕膳晨餐者。有賤丈夫恣取焉,遂絕不 復供,特《齊諧》之野語哉!然孟嘗不貪,去珠還浦,三星 在罶,不亦可為竭澤戒耶?《志》稱山上有靈峰寺,今特 小庵駕翠微,而庵中一二老衲,椎樸督耕畬田,見客 不輟止。二沙彌導余登陟,且迭為掖之,不憚煩到方 丈,飯客一蔬,侍坐甚恭謹,無他語,凡僧所應有,不必 有殊喜,不累游襟也。庵左為近溪先生讀書處。後一 小洞,其下有泉焉,厥流涓涓,其上若承塵之平,即之, 先生如在焉。而世傳先生初闢洞時,擬議題數字於 石。逾月再剔塵土,則先有字如所擬議者,是又將以 禪那再來相詫乎?世人所說《開山掌故》,與橋亭之點 綴,磨崖之題詠,大抵皆在不必有之例。余來時,岸谷 推移,苔蘚虧蔽,而所逢僧皆有高座上人,意殊快事 也。山前俯一石阜,不甚高,而特起無所屬,石鱗鱗如 縠如波,又如覆蟠桃半核,余名之曰「石浪」,殆奇觀也。 撰杖而出,即南走麻姑道矣。以日暮且歸,而他日偕 賀子、許子重遊之,凡三往。其遊麻姑而過此者再。一 日訪圭峰先生,近溪先生故里,又過此至南園岡而 返。途中多崥崹疏峙,田中人家煙火,時從幽篁古樹 間出。南園桃杏猶盛,蓋東走閩中道也。違城已三十 里,乘興欲尋勝畢姑巖,而僕痡告歸,南望軍峰,崒嵂 倚天,奇為壯觀。友人吳子芳仲、鄧子日生皆有園,違 從姑不遠,余每來觴詠,則暮紫飛落襟袖矣。已,余徙 寓南台山下,山故郡南門左翼也。每旦登山,則從姑 晨妝,如笑在字。詁日始出,曰:「旴!古人于天地自然之 勝,夙有會心乎?」南山、景雲二寺不遠一里,寺後古津 斷橋,小艇飛鶩。對岸小有園墅,是圭峰讀書處。左有 大阜,高秀瞰城。《坰志書》阜為富,當是南音之訛。若閩 中則盡以「阜」為富矣。從寺後負松,括席草坐,具有幽 致,何必勞勞效康樂伐山耶?步而西四里,過黃堂廟。 又西可五里許,即得靈谷。自靈谷轉而南二里,即得 雲門。余凡再遊,別有記。而間從黃堂折而北,遂至鳳 凰岡。岡為郡治之扆,一望則城中畢取諸眼,而故郡 治占勝。蓋地脈從西北來,先分一支,從赤璊迤入城, 為故荊,益宮殿,實郡治之几案。而郡治導鳳凰泉小 溪為帶,從姑為進。案。若故宮虛左,亦僅中洲浮水上, 寧足為蔽耶?芳草凄凄,惆悵何極。酌鳳凰泉,試簫曲 茶,良勝。而李泰伯墓在山麓,泰伯與陳同甫皆儒者 之他山,其集可遂令湮沒耶?一日,北過章山永壽寺, 登閣展藏經,是先朝敕賜璽書護持者。故事,得假鹵 簿中旌仗數隊為璽書護,至今猶與華藏幡蓋齊輝。 荊棘以來,此寺尚稱宏麗,俯仰悵然。寺後茂樹千章, 修竹萬個,足供遊息。又北過萬年橋,長虹臥波,凡三 十餘洞,欄砌白石,齒齒歎息。全盛時物力之饒。度橋 為武岡山,山為郡治,鎖鍵雄高,足稱砥柱。其窣堵之 佹成佹毀,於損益無關,獨志仍俗訛稱為「烏江」,可笑。 山上小庵祠,元武則眾勝畢收。稍進為東,芙蓉山峻 特有飛葩吐萼之勢。至此北望洑牛石,南望麻姑巖, 雖隔一舍外,而山光澹宕,遙集閒又。循北而東而南, 則從姑又若遲余歸也。蓋余在旴無日,而非遊從姑 也。余怪世人所言從姑之勝,似尋香於屧響之廊,而 欲脂粉相贈,幾何不令山靈勒移文乎。輒述此為寫 照

從姑山圖序記       羅汝芳编辑

按《圖記》,茲山以飛鰲為最,中自入山至峰下,長春閣 左右為扁,凡八處,一區也。並鰲峰稍東為沖虛巖、印 空石,其下則為前峰書屋,為扁凡十處,一區也。沖虛

再東則留雲峽,峽口為玉立崖、天柱峰,其下為印雲
考證.svg
樓,扁凡十有四處,一區也。玉立稍北為秋澤洞、靈雨

巖,旋崖北轉,則屏玉洞天在焉,扁凡十有二處,一區 也。從屏玉下瞰,有屋,幽然蒼莽,中石復窿窿疊起,可 小徑穿入者,為「獅子巖」、「浮玉洞。」《天至三洞奇觀》而止, 扁十有一處,一區也。浮玉地極北,而最下復從上西 出一峰,屹然孤高,頂若青蓮菡萏者,「躡雲巖也。」諸景 旁圍,又復為扁九處,一區也。躡雲下趨,行萬松陰中, 回折而南,至步蟾石,復上為觀音巖,扁十有六處,一 區也。是七區者,景背旋飛鰲峰,而開戶牖蹊徑,俱相 聯絡,大約皆山頂也。山腰近路,東通石磴於林麓中, 曰「松筠別徑。」仰而望之,群巖㟏岈,樓閣隱現,延接可 數十步,則予最初讀書處,俗呼「讀書巖」者是也。又別 為一區,扁凡十有三處,從讀書巖往東,走石林,嶮巇 幾不可足。將半里許,乃下至洞天山,蓋道院也。客從 城來,登則首自茲入。取道由此,前至正南,當林塘奧 要間,闢一巨圃亭其中,曰「坐春」,與前洞天山又各為 一區,扁各六處。茲三區者,則去飛鰲峰稍遠,然勢亦 叢接,非百武外也。諸命扁名義,詳具《各圖》下,合之則 為景凡十區云。

麻姑山觀瀑記       謝兆申编辑

「水之激於峽而噴也為飛瀑。」是谿谷之奇波,遊觀之 所炫矚者也。麻姑山之奇特也,以盤亙數百里;其奇 流也,則以雙瀑。觀焉者,或以耳,或以目,或以韻賞,或 以神寓。又或過而不睨,睇而不樂也,而瀑未有改。然 世於是往,川於是閱,人於是觀矣。始余從太守朱公、 司理吳公遊是山也,見兩山夾瀑如闕,瀑口有巨石 「峙焉,而流界為二。其右則緣壁而瀉,其左則衝石而 飛,是曰雌雄之水。」其壁乃如鐵,其皓乃如雪湧,其鳴 乃如《神鉦》之擊。其下則石盤焉,如坳如級,復如灔澦; 其沫灑灑,則下而復上,如霙舞焉,齒齒石間分流而 後合注也。予凝視之,則忽若微雨旋風,忽若驚濤涌 浪,又忽若雙練之曳層霄矣。日暴之,則晃晃其若霰, 縕縕其若霧矣。側而仰視,則其壯也若崩,其疾也若 飆風迅電。予然後歎觀逝之微也,其源也乎哉?溯瀑 而上數坎,為星潭,其石如星;為月潭,其石如月;為碓 潭,其石如臼。其他奇石,或豎或倚,或蹲或臥,或鋸或 齒,或窪或竅,盤折不可勝狀。至水簾巖下,則龍湫在 焉。蓋其水導自南源,北源,合而逕仙壇,至峽口而石 歛焉。其下為壑,是以激為水簾。又鍧鎑十數坎,奇石 間不勝其鬥,是以激為飛瀑。其澗身皆石,其飛白瀉 碧,則皆石為之戰盪,是水經而石緯者也。清如是水, 貞如是石,兩盪而奇鳴焉,吾知所以觀瀑矣。人於世 之盪也,不翅海田互變,其如石如水不奇乎哉?

麻姑山部藝文二编辑

「《入華子岡》,是麻源第三谷  。」 宋謝靈運

南州實炎德,桂樹凌寒山。銅陵映碧澗,石磴瀉紅泉。 既枉隱渝客,亦棲肥遯賢。險徑無測度,天路非術阡。 遂登群峰首,邈若升雲煙。羽人絕彷彿,丹丘徒空筌。 圖牒復磨滅,碑版誰聞傳。莫辨百代後,安知千載前。 且申獨往意,乘月弄潺湲。恆充俄頃用,豈為古今然。

經麻姑山         唐劉滄编辑

麻姑此地煉神丹,寂寞煙霞古竈殘。一自仙娥歸碧 落,幾年春雨洗紅蘭。帆飛震澤秋江遠,雨過陵陽晚 樹寒。山頂白雲千萬片,時聞鸞鶴下仙壇。

題麻姑山         劉禹錫编辑

曾遊仙跡見豐碑,除卻《麻姑》更有誰?雲靜青山龍臥 處,日臨丹洞鶴歸時。

麻姑行          宋曾鞏编辑

《軍南》古原行數里,忽見峻嶺橫千尋。誰開一徑破蒼 翠,對植松柏何森森。危根自迸古崖出,老色不畏莓 苔侵。修竹整整儼朝士,下蔭石齒明如金。遂登半嶺 望城郭,但見積靄縈江潯。岡陵稍轉露樓閣,沙莽忽 盡橫園林。秋光已過花草歇,寒氣況乘巖谷深。我馳 輕輿豈知倦,倏忽遂覺窮嶔崟。龍門誰來此中鑿,玉 簡不記何年沉。泉聲可聽真眾籟,泉意欲寫無瑤琴。 斗回地勢平如削,䆉稏百頃黃差參。洞開三門兩出 路,卻立兩殿當崖陰。深廊千步抵巖腹,桀木萬本摩 天心。碑文磊落氣不俗,筆畫縹緲工非今。世傳仙人 家此地,天氣泠泠吹我襟。今人豈解不老術,可怪綠 髮常盈簪。根源分明我能說,一室傾倒輸琅琳。清高 既不擁耒,方壯又不持戈鐔。我丁轗軻豈睱議,直 喜虛曠開煩襟。清謠出口若先措,白酒到手無停斟。 山人執袂與我語,留我饋我山中禽。玲瓏當窗急雨 灑,窈窕隔溪孤笛吟。未昏已移就明燭,病骨夜宿添 重衾。神醒氣王自無睡,到曉獨愛流泉音。起來身去 接塵事,片心未省忘登臨。

遊麻姑山用蔣師文韻   元黃鎮成编辑

紫霧龍鸞月裏遊,白銀宮殿海中洲。麻姑宴罷壇猶 在,葛令丹成井獨留。滴雨浮嵐空翠晚,飛花散玉瀑簾秋。誰能共食金光草,來往仙家十二樓。

登麻姑山        明謝士元编辑

縱策入煙蘿,縈迴度空谷。更上齊雲亭,憑高騁雙目。 巖泉挂晴虹,恍惚衡廬瀑。仙子多樓居,棟宇雲間矗。 野鶴唳還飛,瑤草冬更綠。山神著靈響,敬畏予所獨。 於焉舉禋祀,祈年介嘉穀。煢煢魯公碑,昏訛猶可讀。 義烈感精神,直欲相追逐。載誦《泰伯詩》,調古誰能續。

《前題》
朱彥
编辑

羽駕龍車舊宅,金爐玉簡幽宮。䨥練亭前秋水,七星 杉下春風。蓮沼何年變白,桃源幾度翻紅。明月清陰 軒上,星冠羽褐髯翁。一弄瑤池新曲,夜寒風入霜松。

麻姑山          熊人霖编辑

瑤池西海外,白雲何英英。王母怡妙顏,憐此塵中人。 東過匡續廬,南顧子騫亭。偶然睠茲地,青鳥下雲岑。 此中鳥爪女,欣然得逢迎。勞勞周穆王,何似王方平。

豫章王孫幼晉來旴見麻姑泉釀馳獻尊人孔编辑

陽先生為壽,余美其事,系之以詩 。鄧渼

麻姑得道日,鍊藥此山中。姑齒昔尚少,狡獪事不窮。 咒山吐飛泉,泓渟瀉太空。蕩邪復難老,清華表神功。 涓涓晝夜流,疑與海眼通。滄桑尚有變,期之天地終。 王孫蘊靈氣,吐論標元風。枕中得祕術,冥感來八公。 「綽約冰雪姿,暮年忽方瞳。有子如更生。不獨詞賦工。 黃金庶可成,揮手出鴻濛。道逢麻姑仙,宴集金銀宮。」 中坐擘麟脯,饜飫饌事豐。芬芳達內外,不與世人同。 天漿出神瀵,瀉作真珠紅。執杓不敢嘗,將以遺阿翁。 油囊載滿斗,千里命飛鴻。開口未及嚥,衰鬢忽還童。 習習毛羽生,渺若鸞鳳翀。顧視世上事,彼哉猶蠛蠓。

登從姑山         羅汝芳编辑

靈峰勝跡幾何年,此日登臨不偶然。石擘巨靈青拔 地,水分旴姥碧涵天。爛柯人散閑棋局,飛錫僧歸裊 篆煙。薄暮鐘聲催攬轡,滿懷詩思浩無邊。

從姑山雜詠         前人编辑

天柱峰頭萬法壇,芙蓉疊翠玉屏看。晚山忽霽瑤空 月,渤海雲涵紫氣漫。

其二

天柱峰頭淨曉霞,分光常照洞仙家。千峰兩岸羅青 玉,洞口煙雲萬樹斜。

其三

天柱峰頭萬疊藏,竹松襟袂照青蒼。倚闌夜宿空明 閣,三際燈隨海月光。

其四

松柯梅榦匝三腰,翠結光寒夜未消。好約仙人王子 晉,月明臺上共吹簫。

其五

步天橋已半雲間,橋外雲窩意更閑。峰影斜懸梯作 徑,峽光低轉洞為關。

麻姑山部紀事编辑

晉張僧鍳《潯陽記》:麻姑山上有物,人形,眼鼻口面,無 臂腳,俗名為「楓子鬼。」

《臨川縣志》:「唐鄧紫陽者,臨川人也,名思瓘,亦名思璞, 隱於麻姑山。唐開元中,詔求方士,郡以思瓘應詔。帝 雅重之,嘗使神卒討西戎之犯境者。元宗賜詩曰:『太 乙三門訣,元君六甲符。世傳金板術,上刻玉清書。有 羙探真士,囊中得祕珠。自茲三醮後,翊我靖皇居』。」至 開元二十九年,召入大同殿,忽見虎駕龍車,二人執 節於庭,瓘謂其友竹務猷曰:「此迎我也,可為吾奏,願 歸本山。」奄然而化。元宗命於壇側立廟,歸殯本山。今 相山所祀四仙,鄧其一也。欒巴嘗為豫章郡,行雨至 此,相傳墓在山下。梅福為南昌尉,以劾王鳳,棄官歸 隱,後亦成仙。葉法善隱松陽卯酉山,皆能行雨,故並 祀之。

《雲溪友議》:「麻姑山山谷之秀,草木多奇。鄧仙客至延 康,四五代為國道師,而錫紫服。洎死,自京輦歸葬是 山,蓋尸解也。後悉為丘壟,松柏相望,詞人經過,必題 詠,已幾千首矣。忽有少年偶題一絕句,不言姓字,但 云天嶠遊人耳。後來觀其所刺,無復為文,且鄧氏之 名,因斯稍減矣。其詩曰:『鶴老芝田雞在籠,上清那與』」 俗塵同。既言白日昇仙去,何事人間有殯宮。

《南城縣志》:窯仙,臨川人,不知其名姓,嘗居窯中。萬曆 己卯,雲遊麻姑三月,草衣木食,人有叩之者,輒大棒 逐之。每云:「我乃無知,乞人何故苦苦纏我人?」施錢布 不受。後有人於廬山見之

麻姑山部雜錄编辑

《廣輿記》:建昌府產麻姑酒,麻姑山取神功泉釀者佳。 麻姑仙壇在麻姑山,即蔡經舊宅,顏真卿記並書稱 「三絕。」

《臨川縣志》。按《旴江志》載宋謝靈運《華子岡麻源第三 谷》詩,乃緣麻源之誤。康樂遊《名山志》云:「華子岡,麻山 第三谷,華子期甪里先生弟子,翔集此嶺。」則以麻源 為麻山矣。荀伯子《臨川記》:麻山即豐材山,山名固多 同者,不特在旴者麻姑也。況銅陵即銅山,石磴碧澗, 靈蹟具在,紅泉即今之溫泉,固無容辨。而黃山谷《白 山茶賦》亦直以「銅山」為「麻源三谷」,更可證也。

麻姑山部外編编辑

梁任昉《述異記》:「濟陽山,麻姑登仙去,俗說山上千年 金,雞鳴,玉犬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