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92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九十二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錄

 白鶴峰部彙考

  圖

  考

 白鶴峰部藝文

  鶴峰返照         宋蘇軾

  白鶴峰感懷         唐庚

  鶴峰故居         劉克莊

  白鶴峰謁蘇文忠      明余本

  鶴峰謁文忠         王爌

 白鶴峰部紀事

 七星巖部彙考

  圖

  考

 七星巖部藝文一

  七星巖記        明吳桂芳

  星巖書屋記         梁敏

 七星巖部藝文二

  遊七星巖         宋康海

  七星巖二首        明韓雍

  前題            雷賀

  前題           楊載鳴

  前題            徐鷁

  前題            陸杰

  星巖十二詠        袁時選

  七星巖           梁敏

  前題           鄭東白

  賦得七星巖酬黃使君    王士性

  星巖夜月         姚紹弼

  七星巖           黎近

 三海巖部彙考

  圖

  考

 三海巖部藝文

  三海巖記         明章潢

 瓊山部彙考

  圖

  考

 瓊山部藝文

  瓊山           明丘濬

  瓊臺春曉          前人

  寓瓊臺           鍾芳

 瓊山部紀事

 瓊山部雜錄

 瓊山部外編

 陶公山部彙考

  圖

  考

 陶公山部藝文

  陶公福地        明鄭廷鵠

山川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白鶴峰部彙考编辑

宋蘇東坡所遊之白鶴峰

白鶴峰,在今廣東惠州府歸善縣舊治之後。其高五 丈,週迴一里。宋蘇軾謫惠州時居此。

白鶴峰圖

白鶴峰圖

编辑

按《方輿勝覽》:廣東路惠州白鶴峰,在江之東,舊稱惠 陽。為鶴嶺者,以此山下有合江樓,蘇子瞻所居。 白鶴觀,廢。蘇子瞻請其地,築室以居,堂曰德有鄰,齋 曰思無邪。

按《三才圖會·白鶴峰圖考》:白鶴峰,在惠州府之東,連 山盤錯,江水旋遶。蘇東坡謫惠州時,所居宅也。有思 無邪齋,德有鄰堂。左右有朱墨二池。中祠公父子兄 弟之像,外古榕數株,積翠如雲,蔭覆隆密可愛。 按《廣輿記》:廣東惠州府白鶴峰,在府城東。昔有白鶴 觀,蘇軾嘗寓此。

按《廣東通志·山川攷》:白鶴峰在惠州府,舊歸善縣治。 後高五丈,週迴一里。古有白鶴觀,宋蘇子瞻謫惠州 時居此。

按《歸善縣志·山川攷》:九龍岡之山,又西,曰白鶴峰之 山。上為東坡故居,其下為歸善縣治。

白鶴峰部藝文编辑

鶴峰返照         宋蘇軾

絕巘蒼茫已夕曛,尚餘倒影入層雲。丹梯歷歷無塵 鞅,惟有樵歌送客聞。

白鶴峰感懷         唐庚编辑

往事孤峰在,流年細草頻。但知其室邇,誰識所存神。 碑壞詩無敵,堂空德有鄰。吾今稍奸黠,終日酒邊身。

鶴峰故居         劉克莊编辑

嘉祐寺荒誰與葺,合江樓是復疑非。已為韓子騎鱗 去,不見蘇公化鶴歸。

白鶴峰謁蘇文忠      明余本编辑

宋玉招魂傷暮春,何人猶自說埋輪。湖中矮塔碑成 蘚,雲外高齋句尚新。病倚鶴峰悲楚客,年占雞骨賽 江神。嗅花豈謂瀟湘遠,漫採江蘺寄GJfont人。

鶴峰謁文忠         王爌编辑

視草曾分玉陛春,老來隨地寄征輪。空山古剎餘三 適,野渡長橋見二新。絕代文章傳石室,千秋香火護 江神。臨湘敢作招魂賦,同是飄零萬里人。

白鶴峰部紀事编辑

《歸善縣志》:宋蘇軾,字子瞻,眉山人也。累官禮部尚書, 兼端明殿翰林、侍讀兩學士,出知定州。紹聖初,御史 論軾前掌制命,語涉譏訕,落職,知英州。未至,貶寧遠 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初至寓合江樓,繼遷嘉祐寺, 後乃卜築於白鶴峰。居惠幾四年,淡然無所芥蔕,人 無論賢愚,皆得其歡心。

陳知柔,字體仁,永春人也。紹興十二年進士,授台州 判官,歷知賀州。初,與秦檜子熹同榜者,多攀援致通 顯。知柔獨不附。雅好山水。方從事,即有歸志,罷賀州 歸。留惠二年暇日,泛豐湖,登白鶴峰,追和東坡詩,陶 寫羅浮,風物殆盡。

明孫蕡,字仲衍,南海人。性豪邁,資表秀偉。於書無所 不讀,為詩文多不屬。稿開卷伸紙立就,而氣象渾雄, 皆有深致,駸駸乎,漢魏之風。自少負節,概不妄交遊。 耕夫販婦,望而目之曰:孫先生云。元季避亂山澤間, 洪武庚戌,詔天下,設科取士,蕡中高選。其年,遂自五 羊汎舟羅浮,道出合江,訪東坡白鶴峰遺址,還艤舟 於蘇堤下,登棲禪寺,留宿精舍,《夜夢朝雲賦》,《題壁集》, 《古詩》十首,《隔竹歌聲》十二首,《續拗體》三首。久之,北上 筮仕冬官屬曹。尋選為翰林典籍學士。宋濂樂韶鳳 輩,同稱許之。

七星巖部彙考编辑

肇慶府之七星巖

七星巖,在今高要縣北六里。其山七區,連屬曲折,列 峙如北斗狀。中為一石室,又名石室山,一名定山,一 名圖屋山,一名高星山。

七星巖圖

七星巖圖

编辑

按《方輿勝覽》:廣東路肇慶府石室山,在城北六里,南 北有聳石,如二門,土人謂之嵩臺。《繆瑜竹記》:又有七 星巖。

按《三才圖會·七星巖圖考》:七星巖,在肇慶府城北,其 峰嶙峋蔥鬱,森列碁布,如隕星麗地,錯落凡七。其中 一峰,宏開巖壑,虛明昭曠,可容數百人。嘉石穹窿,清 泉映帶,誠一方之奇觀也。巖外構亭數楹,匾曰臨壑。 引石為梯,直抵巖所。巖內築臺,高三丈,方廣若干丈。 又有石室詭怪萬狀,崖斷穴露呀,然而闢斲嵌崆刳 巀GJfont,掀層巔劃,巨石頑青老碧將墮,復屹交撐互搘, 如GJfont如立,龍蛇蟠蟄,煙雲出沒。中敞平地,廣畝,側環 翠壁,踰仞滴乳,成桂凝嵐作。蓋《圖經》謂帝觴百神之 所,亦九九小洞天之一也。谿泉清冷,林鳥嘲哳,猿跳 獸擾,藤刺薜纏,春葩、夏飆、秋菊、冬桂,皆常景物,何足 詫尚。

按《廣東通志·山川攷》:七星巖,在肇慶府城北六里。七 區連屬,曲折列峙如北斗狀。中為一石室,巖東逾瀝 湖半里,為屏風巖,又一里為閬風巖。石室西半里為 天柱巖,一里為蟾蜍巖,又一里為仙掌巖,西北二里 為阿坡巖。周幾十里,瀝水環流其下,可通舟楫。明嘉 靖間,參政吳桂芳,始除道,築臺石室之內,又因斗魁 臺,而增葺之亭於巖前,名曰臨壑。太守鄒光祚北出 巖後,建星聚亭,亭西有紫竹洞。隆慶間,太守熊俸則 於巖左建水月庵,而堤其前為沼。於是郡人乃於山 椒建玉虛宮,自水月庵後鑿石磴盤曲,七百餘步乃 能躋焉。又橋瀝湖,其名星渚。副使李材建鄰天閣於 屏風巖,又闢閬風巖,建棲雲亭於其麓。由棲雲度蓬 壺,逕至流霞島。島前臨瀝水,後倚閬風。又為樹德亭 於瀝湖北岸萬松岡中。萬曆間,太守鄭一麟建斗杓 堂於水月宮南。副使王泮作亭於沼中,名曰景星。 按《肇慶府志·輿地志》:高要縣北六里,為定山。下有石 室,其上曰崧臺。《隋志》名定山,《一統志》名石室山,一名 圖屋山,一名高星山。《南越志》云:聳石廣六十餘丈,高 二百餘仞,謂之崧臺。其下有石室南北二門,狀若人 工自生,風煙其中。室櫳約高五丈餘,寬廣可坐百餘 人。深入北嚮高處,通明可資遊宴。其左一穴,持燭入 數十丈,內有龍井、龍床、龍磨角石。歲旱禱雨,輒應其 右一穴,亦用燭入十數步,北轉石隙漏光,可容出入。 其前有浦,名高星,相傳為神仙下都。《星巖志》:西壁有 石如懸鐘,擊之鏗然。以石擊地,作鼓聲,謂之石鐘。地 鼓東壁有景福二大字,唐李邕書也。直北梯石而上, 有斗魁臺。《石室志》:石室大巖當崧臺,臺之中南洞門 迤東,有唐李北《海邕石室記》。入洞門,歷階而上,則穹 窿鑿空,高廣二十餘丈。石乳滴瀝白如玉,又膩如脂, 嚼之淅淅有聲。旁多唐宋名人刻。然剝蝕過半,獨東 壁鐫景福二字,其光可鑑。相傳,北海筆西壁有石,撞 之鏗然,如鐘擊地,鼓聲逢逢。折而上,則出督府吳公 桂芳所甃道。有臺址平如砥,可坐數百人,是為璇璣 臺,高丈許。西倚石壁,懸石旗墜雲崩。最高處,翩然翥 者,名雙鳳石,已為斲去。其一下奉大士像,臺北為白 象巖,左瞰積水為水洞,有大小龍井三四處,深不可 測,相傳與潮汐。上下又左有副墨巖,盡處瀦水,名抱 珠井,有宋祖無擇石刻。黑洞在石室,西壁有數徑,一 達反照亭北,一徑里許出碧霞洞。又北數徑,皆出諸。 佛樓東內有玉乳盤,有龍井深不可底。四面削壁其 旁,僅能容足。大巖稍東有寶陀巖,高十餘丈,今為水 月宮。又上,歷磴五百級,為玉虛宮。上有通真巖、朝旭 巖,險不可躋。北對萬松岡,有寶積巖,亦曰寶光洞。從 大巖出後洞門,稍西有紫竹洞,其最高為崧臺,是為 上帝觴百神之所。《嘉靖志》:城北七里,古名岡臺山,唐 天寶中,改曰崧臺。自遠望之石峰,森立蒼鬱,磊砢時 興雲霧,攀摩青霄。絕頂有佳處,險不可登,採樵者或引蔓而上,有風藥生石隙中,葉圓而厚,和酒嚼下,能 已風病。

連屬有七星巖,七區連屬,曲折列峙,如北斗狀。中一 為石室巖,所謂大巖也。連逾瀝湖半里,為屏風巖。又 一里,為閬風巖。石室西半里,為天柱巖。一里,為蟾蜍 巖。又一里,為仙掌巖。西北二里,為阿坡巖。延袤幾十 里,瀝湖環其下,可通舟楫。嘉靖間,參政吳桂芳始除 道築臺石室之內,又因斗魁臺而增葺之亭干巖前, 曰臨壑。郡守鄒光祚於巖後建星聚亭,亭西有紫竹 洞。隆慶間,郡守熊俸於巖左建水月庵,而堤其前為 沼繇。是郡人乃于山半建玉虛宮,自水月庵後鑿石 盤磴五百步,乃躋焉。又架橋瀝湖,名曰星渚。副使李 材建鄰天閣於屏風巖,又闢閬風巖,建棲雲亭於麓。 繇棲雲度蓬壺,逕至流霞島,島前臨瀝水,後倚閬風。 東為蛟龍窟,亦名潛曜洞。又為樹德亭于瀝湖北岸, 萬松岡中。萬曆間,郡守鄭一麟建斗杓堂于水月宮。 南副使王泮亭沼中,曰景星。自是山水獻奇,亭臺交 映,四方來者,未嘗不停驂登眺焉。《石室志》:天柱峰在 石室西,與石室相接。巖去地百餘丈,石劍削壁立險, 不可上。萬曆間,郡守王泮始穴石百步,掐指而登,所 為缶甓,不知何代物,相傳為群仙搗藥處。金液巖在 天柱峰稍西,將及峰頂,險踰天柱。元虛洞在天柱峰 之陽,由六祖堂紆左,歷百餘磴,始至洞口。蟾蜍峰在 崧臺西里許。峰半有巖,前為龍媼穴,相傳怪物蟄此, 非蛟非螭,風雨晦暝,人有見之者。仙掌峰距蟾蜍峰 半里許,峰頂有石,如欐指,然未有巖峒。屏風巖在崧 臺東,隔瀝湖一水,矗石GJfont岏,無所謂巖也。山麓有碧 霞元君祠。上數百磴,曰三仙閣,督府劉繼文建。又數 百磴至頂,曰玉皇殿,近代邑人潘居士建。下山,由蓬 壺逕出流霞島。未至島,有亭曰棲雲。稍上,曰太極洞, 又上曰閬風巖,舊名石角。參政吳桂芳易今名,更上 積石如戟。流霞島之東,有洞高僅數尺,臨瀦潭,編小 筏而後入,有石床為龍臥處,窈冥深黑。郡人太史區 大相名潛曜洞。郡守王泮題臥龍。窩兵憲李開芳題 曰龍門。後人名含珠洞。天啟間,高要令汪漸磐填潭, 築天籟閣。其上人工壓塞,非復仙靈之舊矣。

七星巖部藝文一编辑

七星巖記        明吳桂芳

肇慶郡城北有峰,嶙峋蔥GJfont,森列棋布,如隕星麗地, 錯落凡七。其中一峰,宏開巖壑,虛明昭曠,可容數百 人。嘉石穹窿,清泉映帶,誠一方之奇觀也。余參政東 粵,之明年五月既望,高肇參將鯉山鍾君始邀余來 遊。顧瞻四塞,懸崖乘碧,金蓮玉桂。時方盛夏,煩暑頓 除。絲竹壺觴,情興交暢。因念此巖僻,在嶺海之間,軒 蓋罕臨,聲稱未著,若俾產於通都上國,舟車會馳,冠 裳萃止,則春風之前,秋月之夕,鴻生鉅儒之詠賞,吳 姬越女之嬉遊,當與蘭亭、西湖、鳳臺、燕磯,比雄于中 原矣。既共為茲巖,太惜已。而締觀巖下,苔蘚滿目,荒 穢成丘,頗蹈詩人,樹檀維蘀之。誚計一巖之飾,所費 幾何。曾莫有為之先者,何世好事者之不多見也。蓋 又共為茲巖慷焉。以慨者久之,讌既罷爰。進郡知事, 丘民惠于庭,授以規畫。伐石于山,鳩工于肆,拓材于 沒入之羨巖之外,構亭數楹,扁曰臨壑。引石為梯,直 抵巖所。巖內築臺,高三丈,方廣若干丈,以待獻酬。其 高為小臺,稍加增葺以待游衍,凡舊所未備者益之, 污漫不飾者除之,工甫告成。余同年克齋殷君,適蒞 是郡,孟秋之朔,迺偕鯉山君具觴落之舍,止有亭酬 酢,有臺瞻依,且嚴高深可象。蓋旬月之間,川原已改 色矣。余觀自古名山奧區,多因地而勝,抑或以人而 傳,余非能重茲巖者,顧浸淫蕪莽,不知其幾千百年 而繕治緣飾,以成巨觀,則自余今日始。豈山川之汙 隆顯晦,亦有時歟。

星巖書屋記         梁敏编辑

吾邑王德安氏,性敏好學,以家居城西,厭市塵之擾, 乃卜築星巖,徙居之。冀以養其心,成其學也。巖去城 數里,屹然北峙,巉巖GJfont岈,嵂屼磅礡,若奔若立,若起 若伏,布列如七星狀,故名焉。中有洞穴,廓然縱廣可 數十步。敞達若堂室,宦遊旅寓孰不往觀,誠天造地 設,為一郡之名勝也。觀夫晴暉翠崖,丹霞赤壁,列竇 通泉,洞門長闢,巖桂發而秋香,瑤草生而春碧,對此 則心懌神怡,澹然而忘欲也。至若村屯散居,映帶左 右群山疊見,聯絡前後。溪澄清,而魚肥,土沃潤,而苗 秀,睹茲風物可覽,則駕言出遊也。環區嘉木競秀,廬 舍整頓,過其門,苔跡甚稀,綠陰滿地,童子守扃,庸夫 俗子莫造其庭矣。入其室,圖書列座,卷帙盈案,聞清 談歌詠之聲,則縉紳之徒舉列於席矣。德安以靜專 為學,學成而德業信於人,聲譽聞於有司。遂膺茂才, 舉洪武癸酉鄉試,歷任臨桂會稽司訓。予時,亦負乘 繁昌,後調宛平,邈如參商之隔。永樂戊子冬,予入侍 東宮,又二年,德安繇秩滿,來會于京,執手歔欷,不覺 流涕語。竟乃出圖示予,求為記。顧予宦遊一紀,見圖若見鄉國,風景如昨,惡得無言。然斯巖人咸悅,而觀 之未聞,擇而居之者,其有待於德安之幽頤也。豈偶 然耶。雖然達不忘窮,出不遺處,宜嘗展圖熟玩,睹崖 之高則思立吾志,而不雜於物庶幾。吾儒德業之助, 實吾端山水之光也。蓋地有因人而勝者,如莘野之 耕傅。巖之築渭川之釣,列聖出處之大,而地之名勝 遂與霄壤俱傳。德安誦法古人,必興思齊之念,勉期 策勳立名,垂裕於後,則星巖雖硜,然之石亦賴之增 輝矣。是用記之,以俟後云。

七星巖部藝文二编辑

遊七星巖         宋康海编辑

天墜北斗精,人間書景福。巖石駢七峰,漠漠太古色。 磅礡壓洪濛,崒嵂磨蒼碧。中涵大穴峒,外與風雲隔。 千夫廓有容,萬狀成叵測。GJfont砑露肝膽,槎牙列矛戟。 伏如龍虎臥,起若將士立。西竅通天關,虛明數千尺。 豁然一罅入,寂GJfont燃燈。幽祕若為藏,闇閼不可極。 龍床一鳥GJfont,宛若蛇蜒跡。龍井下太陰,彷彿被元幄。 豈伊鬼神祕,乃是造化力。江寒烈水涯,春盎回陽律。 炎光流大地,凄涼入人骨。四時斡元氣,可燕復可息。 平生謝康樂,不廢登山屐。蓬萊在人世,昧者恆弗識。 達人昔來遊,題詩滿青壁。駸駸歲月深,慘慘煙霞積。 絕唱者何人。清新壓元白。鐫石苟無分,靈怪亦我惜。 緬思融結初,六丁萬斧劈。

七星巖          明韓雍编辑

二氣初盪摩,精華巧融結。清濁既分判,崆峒見巖穴。 初登覺幽深,旁轉更高潔。嶙峋起玉柱,繚繞垂彩纈。 寒溜浮空明,巨石羅曲折。逢逢擊地鼓,洪響不外泄。 乃知化工神,難與俗儒說。丹青筆雖巧,誰能寫奇絕。 良辰羽書稀,聊此一怡悅。辱我同心友,款留出佳設。 坐久毛骨寒,恍如在冰雪。舉觴初引滿,浩歌激壯烈。 丈夫感知遇,圖報心孔切。所媿才德劣,弗能紹前哲。 正誼不謀利,臨事秉大節。仰視蒼蒼天,此心誓如鐵。

星巖古書院,誰向巖前結。隙地久荒蕪,青山仍布列。 洞口坐莓苔,愛此空中潔。四顧寂無聲,寒泉響嗚咽。 提筆紀勝遊,適值中秋節。天風吹玉泉,散作晴空雪。 上有丹鳳巢,下有神龍穴。我欲舞長劍,恐驚山石裂。 我欲調素琴,嘆嗟絃久絕。洗爵倒金尊,漫教馳駟鐵。 時有共遊人,喧呼恣歡悅。酒酣踏月歸,馬上看圓缺。

七星巖           雷賀编辑

熒熒銀漢星,下照崧臺陌。何年七星墜,化作郊坰石。 中開斗魁巖,高虛幾百尺。曠哉石室奇,天敞神仙宅。 紫雲結丹蓋,清泉漱玉液。琪樹何蔥青,瑤草正翕籍。 絳氣時榮薄,靈鶴騫高翮。仰窺瞰虯虹,靜息環奎璧。 地軸興靈雷,天樞懸琥珀。炎方不冬零,荑英長茂碩。 偶來偕朋儔,夷猶縱芳適。幽捫煙蘿青,雅坐瓊宮白。 盈盈酌金罍,洞房羅綺席。天風淨溟濤,遠臣半閒客。 百年逢笑日,萬事睨一擲。歸來揚東帆,醉後江天夕。

《前題》
楊載鳴
编辑

平生丘壑心,所歷窮地紀。茲巖GJfont靈秀,混沌窺無始。 玲瓏劃崩豁,懸綴出GJfont詭。隱映日月華,合沓雲煙靡。 通天信有門,隕星差可儗。撐拄疑神功,空閡悟名理。 歲晏瘴氛銷,山川氣清美。既協賞心緣,復遘良朋喜。 危坐俯虛無,劇談淹景晷。流霞滿尊罍,元氣隨杖履。 頹然成夢遊,邂逅洪崖子。恍惚持洞章,殷勤遺石髓。 期我閬風岑,長笑謝紛滓。覺來牽簪裾,徘徊暮山紫。

《前題》
徐鷁
编辑

端溪有靈石,應宿通天紀。突兀摩蒼穹,坱軋窺元始。 絕壁自天成,勝蹟真奇詭。漠漠晝常陰,青青草不靡。 丹崖邈難嗣,少室今可擬。閑留太古情,靜悟先天理。 樽浮壑氣清,鳥遞歌聲美。故園勞遠思,客路饒新喜。 輕風披素襟,流暉移夕晷。片石洞中碁,雙鳥雲外履。 陟彼青蓮峰,緬懷赤松子。嵐氣襲羅衣,清滋含石髓。 溪迴如有情,月白渾無滓。安得如閑雲,常伴山花紫。

《前題》
陸杰
编辑

天地始開闢,劫灰散餘零。大者為海岳,小者垂日星。 女媧補其罅,隕石分山靈。列峙排北斗,屼嵲羅雲屏。 披尋路紆折,位置參池亭。洞壑露微隙,宛轉藏僊扃。 問誰更操鑿,神奇并五丁。歲月不可考,石室留碑銘。 適從肩輿遊,初亦疑圖經。歷覽殊不爽,雙眼仍復青。 振衣陟其巔,天風驅塵腥。徘徊遽難去,白鶴歸蒼冥。

星巖十二詠        袁時選编辑

石室龍床

蘿洞極陰深,石床詭雲幔。龍藉以馮陵,氣蒸而紛爛。 托身雖在小,揚志必騰漢。寄言賞心者,潛蟠安可翫。

瀝湖漁棹

輕橈泝沿洄,斷續歌聲起。朝窮桂水源,夜宿星巖底。 志若不在魚,釣亦不設餌。曰子何為哉,所樂在山水。

金闕朝暘

霄嶺失其峻,靈仙乃有托。曰余事攀躋,謁帝升虛閣。 雞鳴起下視,朱光徹大壑。一拂扶桑梢,天窗對如灼。

寶陀夜月

雲房肅夜陰,山月吐秋艷。入林珠樹亂,布地金華閃。 眾星且不明,啼狖寧久覘。曠望颯生寒,塵襟薄當斂。

星亭擁翠

遠寄託閒楹,雲山周紫邏。神秀望已同,華星忽如墮。 蕩胸際湖廣,高情飛鳥過。當檐峭壁蘚,何人更題破。

霞島飛瓊

崢嶸洞虛啟,下屬修篁淨。淙淙石溜淺,峰際霞孤GJfont。 跡邇心則遠,情至觴堪命。日暮聽歸樵,妨余踐苔興。

臨壑荷香

風亭出前浦,浦暗花如氣。聽歌采采應,望水田田蔽。 安知坦腹暖,不覺尊為匱。既驩當重陳,無容促歸騎。

芳塘魚躍

有美臨清漪,觀魚何當快。稍依綠藻根,復戲青萍外。 任公釣豈無,蒙吏樂乃大。但恨羽翼遲,扶搖尚相待。

泛斗僊查

結多山水緣,復茲休沐暇。行行出郭來,中流楫尚假。 寧希上漢查,牛渚吾方且。情用良何如,於焉遂瀟灑。

閬巖夕照

周覽肆嶇嶔,既晨且復暮。GJfont霞灼丹荑,反照窮幽處。 林茂多紛喧,竹影遞交互。眷然發餘情,重以閒余步。

杯峰浮玉

舍筏浮丘步,屧跡苔上少。中坐瞰崇邃,雲霞出未了。 安知巨鼇戴,且曰君山小。願言復相尋,樂故親魚鳥。

天柱流虹

窮險不知疲,放神復凌峻。唯茲天柱標,去天極相近。 搔首詠宣城,吹笙招子晉。容與以徘徊,虹蜿而氣奮。

七星巖           梁敏编辑

七星何年隕為石,壯觀南溟鎮坤極。平原散作青蓮 花,元氣淪渾護蒼碧。巖巒聳峙爭嵯峨,杓衡直上聯 奎璧。洞然一室張虛明,高越匡廬幾千尺。騰龍躍虎 分形勝,擁翠浮嵐轉盺夕。峰稜側立磨劍刀,上割煙 霞斷鵬翼。雄觀偉視足奇橫,擎天眾柱排雲直。蓬萊 之山在何許。此境尤為人愛惜。苔花疊錦燦石文,鐘 乳垂珠徹膏液。涼蟾清吹颯秋意,異草名葩自春色。 憶從天地開闢初,滄海桑田幾更易。巖中神仙何渺 茫,巖前版築留遺跡。古人遊覽為盛事,地靈人傑今 猶昔。皇華使者乘驄遊,澗谷林巒總光飾。臨花傍柳 開綺筵,拂苔灑墨詩無敵。巖居老人深感激,再拜向 前訴衷臆。乃言巖龍長晏眠,一春霖雨無消息。使者 奏奉上帝敕,呼之起布陽春澤。生民早得服田畝,溫 衣飽食咸帝錫。我生世世居巖前,歌頌太平昭聖德。

《前題》
鄭東白
编辑

平生四方志,頗有五岳期。笑彼世間人,局促隨文犧。 仗劍遨遊來東粵,傾蓋之子同解頤。攜尊覽勝星巖 下,曲曲虹橋橫綠漪。崇岫敞開水月殿,高峰特峙鎮 郊甸。宴坐灑然祗樹陰,臨軒恍若蓮花片。尋蹊拂策 二天門,躡蹬摳衣北極尊。空洞煙霄迥日月,神區玉 室猶崑崙。巖前一望控遙壑,十里湖光GJfont華薄。青雀 結艦漾平湖,錦茵騰蓋成虛幕。湖波浩蕩轉蒹葭,嶽 麓崔嵬飛彩霞。突兀僊臺懸石乳,玲瓏石室垂丹砂。 星辰散亂遙相射,朱碧輝煌真不夜。倚劍已驚白日 寒,振衣自覺青雲瀉。舉頭寥廓見金光,紫氣騰蕩紛 蒼茫。摘蒲似餌胡麻飯,吸水如漱沆瀣漿。洞外有亭 挹巖秀,俯瞰晴波環列岫。凌風橫渡棲雲臺,扳蘿更 入閬風竇。東行小逕名蓬壺,屈曲宛轉開畫圖。流霞 島中深窈窕,秋水清泠皆荻蘆。湖中芙蓉遍夭麗,鄰 天飛閣起雲際。舉手長揖天上仙,藏真且避人間世。 煙霞萬古堪逍遙,山靈何時重見招。與君攜手息塵 想,夢魂隱隱猶叢霄。

賦得七星巖酬黃使君    王士性编辑

天罡隨地化為石,招搖夜浸寒潭碧。蛟龍抱珠窟底 眠,驚起風雷撼廣澤。劃然鬼斧下天門,划碎群峰向 空擲。岑嶔巧幻天琢成,洞中剩有神仙跡。石鐘聲度 嶺頭雲,玉壺冰結水中紋。鵁鶄屬玉飛不下,款乃漁 舟隔岸聞。夕陽返照暝煙上,天籟霄沉淨紫氛。連山 四垂波影倒,羽觴飛GJfont晴川抱。舟行天上人鏡中,依 稀欲走山陰道。黃君豈是列星精,我欲與君,挹取斗 柄吞長鯨。醉踏岡巒作平地,手掬星光還太清。

星巖夜月         姚紹弼编辑

白狐照月吸山風,玉馬驅雲走碧空。銀河瀉影天如 墜,橋邊驚醒鴛鴦睡。藕花十丈練金環,峰頭玉井水 為山。蛟龍氣起疊層樓,鴉啼聲細深深柳。石壁光分 凝翠花,仙人掌上弄明霞。谷螢低飛苔徑斜,巖隙流 泉月滴沙。冷紅濕露醉羅衣,古桂婆娑香透幃。洞簫 徹水咽漣漪,荒城烏鵲又南飛。

七星巖           黎近编辑

曲折捫星斗,GJfont砑訝洞房。露涼珠樹濕,煙暖玉苗香。 五色雲成蓋,千尋石作梁。欲招雙白鶴,月映海天長。

三海巖部彙考编辑

宋陶弼所闢之三海巖

三海巖,在今廣東廉州府靈山縣城西二里。其巖純 石而內虛,高廣如堂。相傳宋陶弼闢此。

按《明一統志》:廣東廉州府三海巖,在靈山縣西二里, 有三巖曰:錢巖、月巖、龜巖。宋郡守陶弼改今名。 按《廣東通志·山川攷》:三海巖,在廉州府靈山縣城西 二里,即石六峰巖也。純石而內虛,高廣如堂室。石乳 下垂如滴,有龜巖、月巖、錢巖。宋州守陶弼始闢,其自 記曰:治平二年春,詔徙欽州靈山治于石六峰下,以 便民也。夏五月,予得朝告還湖湘,道由茲山,愛其林 交水迴、嵐嫩石瘦,謂其下必有勝處。乃命邑官,除道 刊木,GJfont進,果得三巖于蓁莽間。其一呀然雲際,天光 內通,如月半破;一若巨龜,殼側倚巖下;又一,中隆 前卑後昂,狀如覆鼎,蓋于曲突GJfont。上端有陰壑刀布 藏焉,樵人百方力不能到。下有磐石螺蚌負之,疑古 之時海漸於此。詩云:高岸為谷,深谷為陵。豈空言哉。 乃因名之曰:三海巖。而復為詩章,以附于新邑圖經 云。

穿鏡巖,在靈山縣城西二里,與三海巖相連。翠屏聳 立峰半。一鏡相通,望若郭門之狀。其中天日恍然,有 如穿鏡。

三海巖部藝文编辑

三海巖記         明章潢

山有聳奇秀麗者,莫如池之九華、歙之黃山、括之仙 都、桂之千峰、魯之泰、衡之衡、華之華、洛之嵩、定之恆, 是皆天下所同珍者。而廉郡靈山諸巖,峭壁懸巖、洞 天神符悉備,亦可以追羅浮遐軌,顧獨棄而不錄。唐 宋李邕、余靖、陶弼、岳霖諸賢,嘗履其地,僅得三海巖 于蓁莽間。而他弗之及者,蓋以廉為廣之,僻郡而靈, 尤其最僻邑也。人物希疏寂寥,遐搜窮討者,無幾。且 以南北倥傯,弦歌未習,斯民奉頭鼠竄,不暇遑恤。其 他茲者,兵備李公瑾,高枕而居,狼煙焰熄,點出靈山 仙境,攝蹬追攀,亹亹忘倦,勝入蓬萊之島,列會群仙 者矣。城之西,疊障層巒,謂之:石六峰,頂有塘,塘有錦 鯉旋繞周環;有石蓮子、何首烏出焉。峻絕虛通,崆峒 響應,昔人欲立壇場,以為佛寺,未就而罷。石六峰西, 有曰因勝巖者,邑侯龔彝號也。乃人跡不到,而驟然 見巖,故名。上有龍女獻珠、觀音現世、彩鳳朝陽、蒼龍 吐沫、壽星騎鹿之象,宛然如見,自因勝。而下又有三 海巖者。陶商翁諸賢遺刻存焉,刀布懸巖非人力,螺 帶、石磯、蚌凝、陡壁天柱、撐空流源、匝地石乳鍾、松花 老金獅、玉象連綿地、鼓石鐘、相應觀音,變化之象巍 然在湧壁間。平地突起尖峰,深崖直通海島,此又格 物窮理之功,所不可曉者。李公題其巖曰:下洞通地, 中洞通人,上洞通天。其名義已悉,不載三巖洞誌中 矣。但是巖之西有所謂呂君洞者,以高計丈十有青 闊半焉。深倍之巖,有高閣聳立雲端,含蓮垂蓋,化其 東瑞草、靈芝;凝其西,而瓔珞之形千態,難以言狀。洞 之右又有獨虎穴者,外視僅一窩耳。造其中則雙蓮 覆地,獨樹插天,上垂珠簾,橫鋪玉座。有白、有紅、有紫、 有綠,錯綜間簉。雖九仙樓閣不過是也。昔時有一虎 藏焉,故以為名。鄰有高山屹立,深洞三丈,有餘內隱 蛟龍,不俟雲雨之興,而泉源混混,瑩徹無瑕,窮晝夜 而不息日。煖風和,魚躍鳶飛,照應上下三龍滾洞之 名,良以此耳。過此去城有七里許,高與諸巖並峙,俗 所謂山夾洞者。今改為天堂巖。未入其疆自以三海 為至及。臨之,則巖巖壁立,百仞岡巒。緣天梯而上,可 以玩心悅目者。有不待言而著仙人,擁膝而吟彌勒, 涅槃而坐石虎。膺其門金獅,粘其壁飛龍,昇雲仙鶴 舞空,神龜出水,玉象朝天,石耳風調,珠簾日射之妙, 難以枚舉。巖有南向者,則四野樵歌,孤村煙火有北 向者,則日星燦爛,禽鳥喧鳴;有西向者,則石柱接空, 仙壇照壁;有東向者,則莓侵地鼓,泉鑄石鐘,名以天 堂,良為不虛;再越五里,又有下石龍者,山勢險而奇, 林木修而茂,洞中高而嵌者,謂之龍母宮、深而迥者 謂之龍王潭、坦而方者謂之龍眠床、湧而圓者謂之 龍蟠臺、路深九曲謂之從龍路、門高數級謂之登龍 門,人欲玩之者皆攀木緣崖而登,懸藤挽手而下,有 地府焉,有地獄焉,有刀山戟架焉。閻王秦鏡清明臨 者,自然膽喪神馳,心寒而股栗,亦可畏哉。

瓊山部彙考编辑

南海中之瓊山

瓊山,在今廣東瓊州府城南六十里。其山石似玉而 潤,故山名瓊,而郡縣亦以此名焉。

按《方輿勝覽》:海外瓊州瓊山,在本縣,有瓊山、白玉二 村。其石皆白似玉而潤,種藷菜特美,所產檳榔,其味 尤佳。州以此而得名。

按《明一統志》:廣東瓊州府瓊山,在府城南六十里,其 石似瓊瑤,故名。

按《瓊郡志·山川攷》:瓊山,在瓊山縣南六十里白石都, 山下有瓊山、白石二村。

瓊崖神嶺,在縣東南二十里東潭都,平地起峰,即古 珠崖。地中有神廟。

瓊山部藝文编辑

瓊山           明丘濬

環海三千里,珠崖第一山。名馳四海內,秀出萬峰間。 月下森瑤簡,風前振佩環。孤高猶潤澤,蠟屐未容攀。

瓊臺春曉          前人编辑

縹緲波濤四望中,春光曉色迥相同。雲開若木天頭 白,水擊扶桑日腳紅。海島三千餘里地,花朝二十四 番風。陽春有腳行初到,和氣融融滿太空。

寓瓊臺           鍾芳编辑

寒燠深冬始覺均,海天風候異常倫。客緣幽暇頻留 醉,天為遐荒倍借春。潮落魚龍歸舊窟,雨餘花柳試 新痕。長安北望爭何許,紅日光芒麗五雲。

瓊山部紀事编辑

《瓊郡志》:唐貞觀五年,始於崖州瓊山之地,置瓊州,附 郭置瓊山縣。

明萬曆二十三年,瓊山有石,忽自剖開,中有一小石, 方形如拇如指者,數十顆,流出不絕,久之乃已。

瓊山部雜錄编辑

《方輿勝覽》:瓊人以檳榔為命,其產於瓊山者,最良。歲 過閩廣者,不知其幾。非檳榔之利,不能為此一州也。

瓊山部外編编辑

宋·錢易《洞微志》:李員為承旨,太平興國中,奉使過海, 至瓊山。逢一翁,自稱楊避,舉年八十,邀員見其父叔, 皆年一百二十。祖宋卿,年一百九十五。梁上雞窠中, 有小兒,出頭下視。宋卿曰:此吾九代祖也。不語不食, 不知其年,朔望,子孫列拜而已。

陶公山部彙考编辑

《道書》
第二十四福地之陶公山
编辑

陶公山,在今廣東瓊州府瓊山縣東南五十里,以陶 貞白修藥於此,故名。或曰其人多姓陶,故名陶云。

按《洞天福地記》:陶公山,在安國縣,陶貞白修藥處。 按《明一統志》:廣東瓊州府陶公山,在府城東南五十 里,山下有巨潭,水流三十六曲,以達於江。

按《瓊州府志·山川攷》:陶公山,在瓊山縣東南五十里 麻長都。陶村人多姓陶。下有巨潭,合外三十六曲水, 以達於江。《道書》謂:七十二福地,此居二十四。舊有陶 公墓。

按《瓊山縣志·山川攷》:陶公山,在縣東南五十里。舊有 陶公墓。至今瓊人慕其風水,爭卜葬於此。

陶公山部藝文编辑

陶公福地        明鄭廷鵠

五嶺迢迢擁福山,陶公盤鬱海雲間。寒潭夜雨蒼龍 吼,曲水春風彩鳳還。竹逕石邊看獨塔,草亭峰外送 雙鬟。仙靈不祕長生藥,蒲節松花可駐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