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8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卷目錄

 荊州府部彙考三

  荊州府山川考三水利附

  荊州府城池考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九卷

荊州府部彙考三编辑

荊州府山川考三    府縣《志》合載编辑

興山縣

羅經山 在縣治後,高二十里有奇,週五十里。上有雙峰,直干霄漢。峰迴壑轉,聳青曳翠,遙而望之,如兩戟然。

青龍山 在縣治東首,峰巒雄秀,草木鮮華,蜿蜒聳出,邑之東臂也。

高頭山 在縣治西三十里,一峰侵漢,萬木留雲,對峙青龍,拱揖羅經,雖脈發於萬朝山,而綿亙迴繞屏翰邑治之西。

仙侶山 在縣東三十里,峻峭特表,幽靜曲折。昔有人入山採藥,愛其竹樹蔥蒨、雲暖泉寒,留居數載焉。一日相挈而出摘蘭葉,化木舟泛溪水而去,故名。

老君山 在縣西高三十里,周約百里,產赤色蛇,長五寸,群行如索,見人不驚。有蟠羊,大千餘斤,獨角。明崇禎間人獲之,遂大亂。及癸巳復出,邑絕火煙,上有老君足蹟。

萬朝山 自老君山分派六十六峰,而茲山特出高五十里。群山環拱,萬木蒼森,山後積雪經年不溶,相傳真武曾修道於上。

天柱山 在縣北五十里,孤峰獨立,形宛如柱,因名。

天竹山 在縣北七十里,高聳難量。元至正三年,民奔山採蕨,見其中有一大池,旁出竹二竿,大數圍,詫為天竹,因名。

茅蘆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皇清順治甲申歲,獻賊由楚入蜀。丙戌春,復至,興山

走施州,衛出彝陵,由常澧遁於廣。癸巳年,李來亨等復奔興山往七連坪,盤踞十有一年。康熙壬寅歲,各路官兵四出,進勦賊,踞山固守。至甲辰仲秋,兵破寨,逆賊盡殲。茲山週圍百里高三十里,皆峻壁陡巖,為邑諸山之最險者。

靈霽山 在縣西一百二十里。

卦子山 在縣東一百里,雙峰如卦,民避亂於上。

池山 在縣東四十里,四圍壁立。一線通頂,最為幽邃。上有一池,雖極旱而水不涸。

五指山 在縣東五十里,一山五峰宛如一掌,故以五指名。上有鐵瓦殿,仙人橋萬壽宮玉皇閣夾路石欄人,扳鐵而上。旁有一小石柱,高百餘丈,頂上老松數株,雀巢如壘,可望而不可至。開東山 在縣治東十里。

雨珠山 在縣治北六十里。

北城山 在縣治北七十里。

金子山 在縣治北八十里。

青山 在縣北一百里。

仙侶山 高數千丈,峰巒凌雲,頂上又平,衍如地,相傳有群仙聚其上,故名。

爛柴山 在縣西四十里,四面皆崇山峻嶺。九衝山 練城山 盤龍山 華榮山

清風山

明月巖 在縣治之西,與清風山並立。

富貴巖 在縣治之東,與華榮山並立。

簝葉塢 長亙二百里,怪石橫插,叢林蔥鬱,路通襄鄖,行者必聚眾而入。

響水洞 在縣東五里,洞在懸崖門,僅容人入,內平坦如屋,冷氣襲人。山後復有小穴可入,有石級百步級,盡則平坦,方約里許,緣木而下。有石柱數根,如蓮花蓋托之狀。再進少許似一石橋懸架於兩岩,其下波沸如雷,世傳有龍居焉。屈老洞 在縣東五十里,瀑布懸空,夏涼冬暖,山花野草,四時鮮妍,可容人居。

建陽峽 源出寧都,曲折四十八度,約十餘里,至建陽村流入香溪。

龍口峽 在縣北二百五十里。

東陽河 在縣東五十里。

南陽河 在縣西三十里,紆折於縣治之前,由青龍山下十數里,西至屈家鋪,合建陽河而入大江。

建陽河 源出寧都,曲折建陽峽四十八度,南流香溪入江。

夏陽河 在縣東六十里。

響巖河 在縣東一百里。

三堆河 在縣西七十里。

點軍河 在縣北五十里。

三溪河 在縣北七十里。

公保河 在縣北五十里。

平水河 在縣北七十里。

麻林河 在縣北九十里。

深渡河 在縣西十里,源出龍潭,怒濤驚波,隨山曲折二百餘里達縣。

珍珠潭 在縣治南一里,昔王昭君常於此處滌妝,偶遺珍珠一顆於潭。

白龍潭 在縣北一百里,潭邊有大樹,白龍時掛於上,故名。

龍口潭 在縣北一百里,周圍方四十里,深邃莫測,水從石澗流出,即縣西河之源。

黃龍潭 在縣西七十里。

南陽溪 自鄖陽房縣,來逕縣治下會流入大江。

彈子溪 在縣東關外。

水磨溪 在縣北四十里。

新奔灘 白馬灘

龍池 在縣北六十里。

洗墨池 在縣北三十里,相傳宋狀元洗墨池也。

積魚池 在縣東四十里。

清泉 在學宮之後,引流遶殿後,環入泮池至南關門外,會香溪入大江。

巴東縣

巴山 在縣治南境,又名金字山。一峰分三,岡形如金字縣治依之。

石門山 在縣東北三十五里,山有石徑,深若重門。漢昭烈為陸遜所敗走,此門追者甚急,乃燒山斷道,僅以得免。

桐水山 在縣南五十里。

向王山 山勢高大,上無樹木,常有雲氣,冬則先有雪,古向王耕於此山,因名。

小戒山 勢極高峻,惟一道從巖間過,止容一人,過此則平曠可容百家,昔人多避兵於此。長豐山 懸崖峭壁高千萬仞,上有石蜜。鐵爐山 在縣東三百二十里。

虎頭山 在縣南三百里。

羊乳山 在縣北三十里。

金蓋山 在縣北七十里。

石柱山 在縣南二百五十里。

高大山 在縣南三百里。

苦竹山   梁臺山   石羊山

刀尖山 在縣西三百三十里。

青銅山 去縣一百二十里。

安居山 在縣西南五十里。

馬鞍山 在縣西南三里。

招蜂山 在縣西北十里。

三盆山 在縣西北五十里。

飛鳳山 在縣北五里。

紫陽山 在縣北四十里。

雙城山   天寶山   明月山

野龍山 在縣西二十里。

羅頭山 在縣東七里。

雙磏山 在縣西三百里。

七寶山 在縣東八十里。

畫眉山   蜀口山

覆磬山 在縣西四十里。

金龍山 在縣東三百四十里。

鎮南山 在縣西三百一十里。

紅葵山 在縣東三百二十里。

西嶺 長嶺 俱在縣東南三百一十里。長子嶺 在縣西南三百二十里。

馬嶺 在縣西南四百二十里。

東峰   鐵峰   大峰

白虎洞 相傳有異人至,白虎輒鳴,因名。下馬洞 在縣北十里。

秋石洞 在縣北二十里。

羅頭洞 在縣東五十里。

鎖洞 在縣西北二十里。

三潮水 石間有水,一日三潮,因名。

清江河 江水皆濁,惟此獨清,故名。

三壩河 源出九府坪,一流入房縣,一流入大寧,一流入西瀼溪,會合大江。

東瀼溪 在縣東。

西瀼溪 在縣東,西二水入大江。唐杜甫常居此,今草堂基址尚存。

赤溪 在縣北。

龍窩溪 在縣南。

九安溪 在縣西。

東嬴溪 在縣西南。

白磁潭 在縣南二百一十里。

石門灘 中有巨漩,萬餘丈。舟行不慎,則有覆溺之患。

青水灘 江水泛急,觸而為漩,故舟人戒嚴於此。

八斗灘 有二上八斗,近香爐灘下八斗,近橫梁灘,俱在縣東十五里。

橫梁灘 在縣東二十里。

渦龍沱 在縣東,其水清,深不可測,相傳有靈物宅焉。

大沱石 在縣西北大江旁,歐陽修硯譜云:巴東大沱石,其色青黑斑斑,其文微粗,亦頗發墨。通幽井 相傳飲此可以療疾,其下常有鼓樂聲。

陰晴井 其上有雲,則雨;無雲,則晴。

舊鹽井 在縣北八十里,元時置鹽課司。溫涼井 在縣南三百里。

施州衛

龍回山 在衛城東,昂然奇秀,如龍回顧山下,有圓通寺寺,有龍回井。

象耳山 在衛城內,一名舵樓山,有修篁佳樹。城南一里,有象鼻山,下有流觴曲水。

龜山 在衛城內,本衛城隍廟,在其上。

成山 在衛城內,本衛土主廟,在其上。

連珠山 在衛城東,五峰如貫珠,亦名五峰山。宋政和間,封山神為惠嘉侯。賜廟額曰:永福與。此山相接,控清江之口者,曰龍首山。

文筆山 在衛城南二里,卓立如筆,亦名雙翠山,此山之西,又有丹鳳、玉女二山,在衛境內。客星山 在衛城西五里,複嶺重嶂,蜿蜒盤薄,南連雪嶺,高出雲霄。

飛鳳山 在衛城北,以形似名。

翠濤山 在文筆山西南,山如波濤層湧,故名。山石高起數十尋,有竅南北透明,俗號明山。宜山 在衛城西北,與月臺相對。

猿啼山 在客星山南,丹崖碧嶂,林木叢箐,猿聲最多。宋黃知命詩:大猿叫罷,小猿啼箐。裏行人白晝迷,春夏常積雪,又名雪嶺。

天成山 在衛城南十五里,上有天生橋。藥山 在衛城西二十里,下瞰麒麟溪,山產藥物。

金瓦山 在衛城東四十里,崖石鱗次然類,瓦屋而色黃。

畫屏山 在衛城東六十里,景色如畫。

石盤山 在衛城東四十九里,山頂有大石如盤。

天樓山 在衛城東五十六里,山勢聳拔如危樓倚天。

羅盞山 去衛城五十六里,崒然數峰如覆螺杯。

金柱山 在衛城西南七十二里,有峰峭直其色如金。

香城山 在衛城北七十四里,多麝香。

銅甕山 在衛城西七十六里,以形似名。金樓山 在衛城北八十里,崖石層疊如樓。羊角山 在衛東百餘里,尖峰高峙天半。赭馬山 在衛西北一百一十二里。

金雞山 在衛城南一百四十里。

巾子山 在城東一百六十里,峰頂狀如巾。石乳山 在衛城西一百七十里,週迴百里餘,山石層壘多生石乳。

都亭山 在衛城北二百里,崇岡深麓映帶。左右山之下,多良田,廣囿後周置亭州,因山以名。東門山 在衛城東南一百餘里,舊有關在山之東,名東門關,相傳土蠻以此分界。

秀屏山 在大田所前,青峰高聳,若屏障然。積翠山 在大田所北,峰巒秀麗林,木蒼翠為境奇觀。

朝陽山 在大田所北門外,與所城內山連。小關山 在大田所東百里,古置關其上遺壘尚存。

七藥山 在衛城西四百里,與支羅所相近,施夔可以分望。

瘦驢嶺 在衛城西七里,嶺高路險。宋黃庭堅詩:艱危寧度瘦驢嶺,奔走莫隨肥馬塵。謂此。

朝霞嶺 在大田所東五十餘里,峻嶺巍峨,曙色將分,每有霞彩。

通天岩 在衛城南十五里,岩上有竅,可以通天,因名。

洪岩 在衛城南三十里,上有真武觀,高出群山,俗呼小武當。

碧波峰 東抱衛城,曲折逶迤,如波濤層疊,因名。

旗峰 在衛城北十里,與鼓水俱近演武場。石通洞 在衛西,黃庭堅詩:古木蕭蕭洞口風,昔人曾此出樊籠。岩前況有涓涓水,好滌塵埃去效翁。

影娥洞 在衛城南十餘里,日影水光相盪,照入洞境甚異。

雙城洞 在衛北四十餘里,又衛東十里,有雙城山下,有雙洞。

大龍洞 在衛城東十五里,洞內澄潭歲,旱禱雨多應。

清江 在衛城東,一名彝水源出舊州開蠻界經建。始,縣流入長陽,至宜都入大江,蜀江水皆濁,惟此獨清。唐元和智者廩君浮土舟即此。西北江 在大田所西二十里,有二溪合流,下入洞又有橋高十餘丈,若天生然。

頭渡河 在大田所東十里,源出龍洞口流為河。

鐵溝水 在衛城東,宋蘇軾贈喬太傅云:城東坡隴何所似,風吹海濤低復起。城中病守何所為,走馬來尋鐵溝水。

朝貢水 在衛城東六十里。

盤龍溪 在衛城東北,俗傳云:昔有龍盤於此。因名。

麒麟溪 在衛城南,源自西山由崖洞激奔直下城溪,至夏水極冷,亦名冷水河。俗傳宋雍熙中有麒麟出此。

通潮溪 在連珠山北,源發大龍洞,其水日消長若潮然。

腰帶溪 在衛城西數里,源自西山,由宜山下曲折縈環,故名,溪有流觴之所。

菖蒲溪 在衛城西南一百九十里支羅寨。黔黎溪 在衛城西南三百四十里,源從北荒中出。

萬頃湖 在大田所西南二百里,與酉陽接界,其湖深險,行之週圍動搖。

嘉蓮池 在衛前,一名鼓角池,《符瑞志》宋端拱元年七月,施州鼓角池生嘉蓮。

龍池 在衛城西一百六十里,相傳池中有龍居焉,人不敢採捕。

GJfont池 在衛城南一百二十里,池多蝦GJfont,方春水生輒跳躍出岸間。後距先爪前趾,變羽隨眾禽飛去,土人常得於雀網中。

馬公泉 在衛城北一里。

宜泉 在衛城北,泉味為諸水第一。

清水泉 在衛大田所東泉有二,其水如藍靛。去所東三十里,蒼岩間有飛泉,如迸素練,名曰:瀑布泉。

龍回井 在龍回山下,明景泰中鑿此井清冽甘美。

文明井 在儒學內。

廣利井 在大田所城中,居民日汲焉。

荊州衛

八嶺山 在城西北二十餘里,崇嶺八道蜿蜒,勢若遊龍,或云即龍山也。明諸王陵墓皆在焉。德勝山 在遠安所屯內。

香爐山 在遠安所屯內。

西彌山 在彝陵所屯內。

百里洲 在郡西六十餘里,左右有十數洲盤布江中。而此洲最為平曠,桑田甘泉映江依湄梁陸法和隱此,而衛屯多繡錯於中,特記。浩子口 一作蒿口沔水,逕此入湖,當潛江之界,舊有橋曰通仙,相傳呂希聖故蹟也。

荊州右衛

紀山 去城四十里荊之主山也,西北與當陽之山相接。

百里洲 在郡西六十里。

白龍潭 在紀山寺後,潭右黑暗,泉流齒齒。相傳中有伏龍,皎若素練。歲旱取水,祈雨輒應。梅花港 江水支流逍遙湖分入此港,逕祕師橋石斗門,達於城西之隍。

水利附编辑

府總

《水經》云:江水自關東逕弱關捍關,又東逕信陵

縣南,又東過彝陵縣南歷峽,逕宜昌縣之插GJfont下,又東逕宜昌縣北,又東過彝道縣北彝水,從佷山縣北注之。又東過枝江縣,南沮水從北注之。江水又東逕上明城北,又東逕江陵縣故城南。又東逕郢城南,又逕南北郡孱陵之樂鄉城北,又東逕油河口,又東逕公安縣北大江,又得龍穴水口右逕石首山,又東逕赭要,又左逕白螺山南。

江陵城池東南傾陷,故緣以全隄。自靈溪始桓溫令陳遵監造遵,善於防攻,使人打鼓聽之知,地勢高下,依傍創造,略無差池。

江陵東北七十里,有廢田傍漢古隄壞決,凡二處每夏為浸溢。唐貞元八年,節度使嗣曹王皋始命塞之,得其下良田五千頃,畝收一鍾。人規江南廢洲為廬舍架江為二橋。

宋乾道七年十月湖北漕臣李燾修江陵,潛江里社虎渡二堤。

張孝祥知荊南兼荊湖北路安撫使築寸金堤,以免水患。

宋汪葉倅江陵郡,郡有三海八櫃,恃為險固,豪右據以為田力復之,又築寸金堤以捍江。按《禹貢》: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又東至於澧。過九江,至於東陵。東迤北,會為匯東,為中江入於海。今澧州巴陵正澧,與九江東陵故地也。江水方出三峽口,如建瓴勢。夏秋一漲,頃刻千里然。愬彝陵而上,山阜夾岸,勢不能溢。嘉魚而下,江面浩闊,順流直注,中間郡縣兩岸俱平,衍下濕水易漫流。但江當江陵公安石首監利華容間。自西而北而東而南,勢多迂迴。至岳陽,自西南復轉東北,迸流而下,故決害多在荊州。夾江南北諸縣,縣各沿岸為堤南岸。自松滋至城陵磯隄,凡長亙六百餘里,北岸自當陽至茅埠隄。凡長亙七百餘里,咫尺不堅千里為壑,且決口四通湖泊。盜賊竄伏,其間江陵之龍灣市。監利之分監所公安石首澧州安鄉之四水口。嘉魚之簰洲東江腦俱為盜賊藪蓋以隄防,不修則津渡散漫,盜可四出故也。自元大德間決公安竹林港。又決石首陳瓮港,守土官每議築堤竟無成績。始為開穴口之計,按江陵舊路有九穴十三口。其所可開者惟郝穴,赤剝楊林宋穴。調弦小岳六處,餘皆湮塞。迨明初,六穴復湮。其五故隄防不時泛決,然未甚也。惟嘉靖三十九年,決後殆無虛歲。荊岳之間,幾為巨澤矣。

江水之患,全在荊州一郡,夾岸南北,凡六縣北岸,則江陵監利隄。凡四萬九千餘丈,南岸則枝江松滋公安石首隄,凡五萬四千餘丈。明嘉靖庚申年,洪水決隄,無慮數十處,而極為要害者,枝江百里洲松滋之朝英口江陵之黃潭,虎渡公安之搖頭鋪艾家堰石首藕池。諸隄衝塌深廣,最難為力者也,每歲有司。隨築隨決,訖無成功。至四十五年十月,知府趙賢佑議請築務期堅厚,自丙寅歷戊辰,凡三冬六縣隄稍就緒。始立隄甲法:每千丈隄老一人,五百丈隄長一人,百丈隄甲一人夫十人,江陵北岸總共隄長六十六人。松滋公安石首南岸,總共隄長七十七人。監利東西岸,總共隄長八十人。夏秋守禦,冬春修補,歲以為常然。荊州郡治濱江郡西,上一決直衝郡城西。上六十里有萬城隄,在當陽江陵之界。嘉靖十一年一決直衝郡,西城不沒者,三版十二年。有司挽築更築李家埠,重隄護之。二十九年又決此隄,乃郡治之大要害也。後江陵縣專為修理,始得無虞云。

五代時高季興節度荊南築堤以障漢水,自荊門蘆麻山至潛江,延亙百三十里,因名高氏堤。荊州郡治濱江郡西,上六十里,有萬城堤界,江陵當陽二邑。嘉靖十二年決水入郡西,城不沒者,三版十三年。有司築之,復築李家埠堤,以固其勢,南岸則枝江松滋公安石首堤,五萬四千餘丈,而稱險者虎渡為最。北岸則江陵監利堤,凡四萬九千餘丈,而黃灘李家埠為最。江水東自沙市,有砥突出大江數十丈,捍激江水水為之稍紆抱。而黃灘之水稍殺,至今亦淤塞。正德十一年,知府姚隆增築月隄三處,約千餘丈。而黃灘之水復殺。嘉靖四十五年,大水隄防蕩洗殆盡,民之溺死者,不下數十萬,後復稍葺之。隆慶丁卯大水黃灘將潰,知府趙賢泣曰:黃灘潰災,吾民及他郡邑因出郡帑銀穀以散,諸里胥躬冒風雨十餘日,不櫛沐水漫堤,如漏GJfont將潰。賢於其處止,軍民惴惴謂賢去公曰:堤潰,則無民。無民安用守,天實罪予予,願以身請命。言訖,水稍稍縮去,而堤以無虞,至今父老言者,猶淫

淫淚下也。萬曆辛卯大水黃灘決,民之溺死者,不下數萬,其他房屋畜GJfont無算。公安堤,上接江陵,下接石首。楊林口,凡萬有二千餘丈,其艾家堰沙堤薄城,不過三五十丈。正當水衝邇,因水勢南齧,危若葭莩。每歲築堤而弊蠹盤據,牢不可破。萬曆壬辰冬,郡學楊景淳視掾公安條陳粘連類竊之法,集各里胥鳩工築之。明年癸巳水溢吳家灣,軍堤以軍官未築,潰。後,議遷城,未竟。石首縣治一面濱江,勢復下濕,自元陳瓮港堤決為害特甚。嘉靖元年潰雙GJfont垸,至今亦時有潰決。其接公安堤,經楊林市朱老灣藕池,至接官亭,共四千四百丈。始化門、丁家潭、宋穴鋪、雙GJfont垸南堤,至調弦口,共七千七百丈有奇。而其間楊林藕池等處,尤為要害。監利則西北有堤,以障漢水。東南有堤,以障江水其要害者。若東水火把新興黃師堤等處,皆視他堤為最。而亦時遭潰決,知府陳全之邑令王纘宗增築焉,以龐公渡新增橫堤,江漢不能合流,水迅則他堤盡潰。郡推官萬建崑議開龐公渡堤,以流水道未果。松滋當公安石首之上流縣東五里,有古堤自堤首橋抵江陵之古牆鋪,長亙八十餘里。惟余家潭之七廟、何家洲之朝英口、古牆之漕珊口為最。枝江江水至此,分派若水之分枝也。縣治舊依高阜無隄防,而東南有百里澌洋等洲。延袤廣曠其堤之最要害者,莫過於古城腦、蔣斗灣二處,係通治上流。一決,則汎濫。莫可捍禦,若長陽之清江宜都之漢洋河,皆各流於江而不能為害,故不詳載。夫堤南起松滋至城陵磯,長亙六百餘里。北起逍遙湖至茅埠堤,長亙一百餘里。中多險阨衝突,又歲決而歲增。故水入於松滋則溢。公安石首安鄉華容諸邑而公安、石首、監利倚若輔車。水入,則互相為害以溢他郡邑,而公安為甚。水自李家埠入江陵,則頃灌城下。由江陵監利及潛江荊門,而漢江湫隘水復。上壅,則江陵上六十里亦不免矣。至漢水迅漲,則由夜汊口達三湖,過龍灣市,其害中於江陵監利。夏水溢,則自監利入沔,達於漢屈原。所謂過夏首而西浮者是也,故處草澤之區者,水積而害劇。居上流之地者,水洩而害淺。勢使然也,南北之民,皆恃堤為命,而所謂堤者又皆絫土,寸壤所積,非有溝洫,以殺之。山林以阨之況,水勢突決,倏若風馳,急若奔馬。春夏霪澇,股灌而支注者,不可勝計。一或失守,則浩蕩千里,墊溺漂塌民慮,為魚鱉幸不死者,其何以聊生焉。宋孟珙知江陵修三海八櫃,而荊州稱為天險後,豪右據以為田。汪熚力復之,又築寸金堤,以捍江,元薩德彌賢以忠翊授。石首縣大德七年五月,視掾六月堤決,縣東之陳瓮港本官急築內之閘口,再築黃金白楊。九年陳瓮港再潰,議復築,不果。吏民咸曰:開穴,便。塞,不便。遂委陳瓮港弗築十年。夏潦盛得陳瓮港,以分其勢,乃力陳古穴必合疏導之,利於是郡守趙荊湘。湖北道宣慰使司脫孛孛山南山北肅政廉訪,副司孕兒只僉謀請於上。而開六穴之令下矣,江陵則郝穴,監利則赤剝,石首則楊林,宋穴調弦小岳與焉。其後,所稱凡穴十三口者,亦僅存一二,其他盡墾為田,或不復識故道。自嘉靖來至於清丈,後田日墾,水道漸隘。巡撫都御史趙賢、御史李拭上荊南,道右參政、楊伯各疏陳開荊州府宋穴、新衝二口。承泗港、謝家灣各穴口,以分水勢,皆不果。豈勢重者,難卒反,而江陵有漕河可引水通城壕。又自草市達沙市,為龍門河。或云晉元時,所鑿自羅堰口入於大漕河,以通沔水,近因諸口淤塞,漢水溢,而江陵病。萬曆五年,部使者王豫議,自沙市至草市,約不過數里,而濬其淤塞。觀察使馬文煒止之,亦不果。賈讓曰:大川無防,小水得入陂障。卑下以為,汙澤使秋水多得所休息,左右遊波寬緩不迫,誠治水之上策也。荊州自嘉靖來數十餘年,水患無歲無之,一遭衝決,則湖河淤,淺水道閉塞,垸GJfont倒塌,田畝萊蕪。民內顧則虞賦,外顧則虞力。今日之民害莫此為甚,上則監司暨郡邑專銜而領水利厥職,誠重顧草澤僻遠,多以不獲,跋涉委之一吏任吏。安得不溺其職乎。邇因水患黃灘諸堤益圮。知縣孔貞一置總督圩長築之秋,冬繕治。一遇水發,則遠近之民鱗集而響應。乃明年癸巳五月,江溢六月,漢溢七月,江水加盈焉。知府GJfont嘉會同知徐萬仞繆守之各分治要害,而沙市新堤障部公署部使者盛萬年亦捐緡發粟以救之。知縣孔貞一守黃灘堤十餘里。隨竇隨塞,水不得入,獨逍遙湖,以當陽民竊發。

堤因灌城河、入於漕河居下者稍稍沒。而恃以不盡沒者,則保堤之功多焉。按楊景淳所言,堤防形勢甚詳,百年以來,水道之趨,塞歲易月,遷與景淳所見之時,不侔非大者。江隄小者,垸堤多方捍蔽之,則國賦民生,皆無所賴。如三海八櫃,昔以用武之際,資為設險,田廬在所不恤也。今當昇平之世,尺寸皆屬井稅,若復瀦水,以為澤。開穴以棄地,是無故而自困耳。泥古者戾於今,刻舟求劍賈讓治河之策,非陳遵防江之法也。

新開堤 在縣東一百二十里。明成化間,修後圮。正德間,布政司周李鳳築長四百五十丈。寸金堤 在龍山門外,五代時,蜀孟昶將伐高氏,欲作戰艦。巨筏衝荊南城梁。將軍倪福可築是堤,激水以捍之。宋吳獵嘗分高沙東漿之流。由此,堤外歷南紀楚,望諸門東匯沙市為南海。黃潭堤 在縣東南二十里,上當江流二百餘里之衝。一決,則江陵、監利荊、門潛沔皆受其害,至險至要。明成化初,知府李文儀沿堤甃石。正德十一年,知府姚隆增築月堤三處,約千餘丈,後漸傾頹。

李家堤 在縣西三十里,自萬城至鎮流砥六十里,當水勢之衝。明弘治十三年,堤決,淹溺甚眾。知府吳彥華修築堅厚,至今賴焉。諺云:水來打破李家堤,荊州便是養魚池,關係至重。文村堤 去黃潭堤東三十里,明弘治十四年,水決,知府吳彥華修築四百餘丈。正德十一年,水決,知府姚隆重為修築。

萬城堤 在縣西六十里,堤因城址險扼上流。嘉靖十一年,堤決,郡城不浸者三版。萬曆壬子,水盛江陵,令石應嵩宵晝防造,賴以無虞。鎮流砥 在縣東十五里,突出大江數十丈。捍激江水,聲如迅雷。蓋江勢東下,鎮砥於此,則水勢延緩。而黃潭之衝少殺,沙市之地可保,一名象鼻嘴。

江出岷山漢,自嶓冢櫳。萬川以東注,而荊州正當其衝,稱澤國焉。蓋江水在瞿塘GJfont澦間,為諸山所束。屹崒盤曲雷響而電激,既出峽口,始得展逸。勢以前驅,夏秋一漲,頃刻千里。而經江陵、公安、石首、監利、華容間。自西而北而東而南,勢多迂迴,至岳陽。自西南復轉,東北迸流而下,故決。害多在荊州,夾江南北諸縣,縣各沿岸為堤,以禦水勢,由來久矣。江北之堤,自當陽以下之逍遙,萬城以至監利不下四百餘里。而江陵之黃灘堤,在縣東南二十餘里。一決,則江陵、潛江、監利、沔陽、荊門,皆為魚鱉蓋古所謂衝巫峽以迅激,擠江津而起漲者,以東至沙市,有砥突出大江數十丈。捍蔽江水水為之,稍紆抱黃潭之怒差殺其後。蕩焉無存,而水之向黃灘者,駭崩浪而相矣,稽古大禹灑沉澹災,以奠高山大川。自漢晉以暨有明,南郡大水、荊州大水史,不勝書。而萬曆十九年辛卯,江陵黃灘堤決,民之溺死者,無筭。二十一年癸巳,逍遙堤旋潰,距今九十餘載。

皇清庚寅年,江水大漲,時幸瓦全。嗣後癸巳,夏江水

決。於萬城郡,城東數百里茫然巨浸,戶遍逃亡矣。癸卯秋江決於周尹店,逮丙辰之五月,麥秋方止。而郝穴之江堤潰矣,犬哭鳥散,鳩面鵠形,真繪圖所難盡者。展轉數年,流移略集。而辛酉七月,黃灘倏決,百年難堪之殃,從天而降,驚心駭目,一望直溟渤尾。閭耳集中澤之鴻鴈,填崩穴之螻蟻。人自為築役用不擾功爰告成安瀾共禱詎意,九仞果虧。一簣致使長江復行平地。壬戌六月,江堤復決,比之辛酉為時更早。禾香於畝,蛟舞於廬,繼而風雨頻作。室廬蕩盡,或身飽於波臣,或田歸於沙壓背鄉井者,已不可問。守墳墓者,更復何之爰核糧。夫毫髮無遺以赴補救之急工,人之自為計也。神之將安輸乎。嗟乎。決堤者,民之大害也;築堤者,民之大利也。而利害相反,誠有如闔境,士民痛哭屢控之。所云者今幸當事,上臺目擊顛連,而太守許公實心胞與躬親挽築於堤址,則寬而大以便。後來之加增於堤工,則恤。而察以杜一時之冒,濫蕭憺之擬身塞。趙賢之願請命,不過也按堤老堤甲之法。自太守趙賢始議行之夏秋守禦冬春修補,歲以為常。蓋田廬於斯,聚族而處以長子孫。故重土而習知水性法,至善也。而堤夫之出於糧石者,視其工之難易,以為徵收之多少。今昔之間,未可概論而夫之修築於堤。上者買土并土抬土其法不一買土為最。上但慮散給工資之數難,以悉楚并土,則民之淳者,勞而黠者,逸

抬土則奸人得以高下其手。夫苦憊而堤之罅隙者,復多夫修堤所以拯民,非以苦民也,而立法不善,則夫受修築之苦。而民視築堤為畏途矣,三者綜而論之,惟并土之法可以垂久第。須董其役者,審高下遠近之地勢,以均其勞逸,除其弊端,乃可。而弊端誠未易除,則所謂治人而行治,法者存乎。其人之愛民,以心先民,以身委員,則量其材,遴役則嚴其汙,徵夫則釐其侵蝕,修築則稽其包攬,必以每年所徵之堤。夫用之於每年所修之堤,將捧土可為丘山,豈必求夸娥二子而置之乎。善夫。清軍陳公之言曰:修堤惟是人事,斷不可諉之於天災。仁人之言其利溥哉所列七條,皆實實可見之施行者。夫荊州之地,綿亙延曼緣以大江而漢水復。自夜汊口分派以達於三湖,汲引沮漳會揚水長湖羅堰諸陂澤之水,春夏霪澇,股灌支注,不可勝計。其沿湖渚澤畔而居者,廬舍畎畝,形如盂中之底。蓋自五代時,高季興節度荊南築堤以防漢水,由荊門、蘆麻山至潛江,延亙百三十餘里。於今之互為垸堤者,總恃堤為命。而漢水其奇在曲,又多泥沙,遷徙淤塞,自古不常。明嘉靖二十六年,沙洋堤決後,水之在荊潛沔間者,殆無虛歲。

皇清順治甲午漢水決,沙洋之下。戊戌大水、康熙癸

卯水、丁未秋水、戊申夏水,己酉壬子秋俱水。丙辰,則郝穴堤潰,洚洞滔天,饑溺遍於巢窟。辛酉、壬戌,江堤連潰,漢水並溢。所謂:隄防者,衝決漂流於斯,為盡而室丙室丁潭字,八井等莊。地勢漥下,沉塌之慮,尤有不可言者。今合江漢而籌之,自荊襄而下江以北之地,如江陵、監利、潛江、沔陽、荊門,皆如建瓴之勢。而大江之悍黃潭之險,為尤甚。其所謂:堤者,又皆纍土負壤所積,非有岡陵以扼之。一遇水勢突奔,咫尺不堅,千里為壑。楊景淳《舊志》詳哉,言之其門穴疏流之說已萬不可行。於今日而江陵昏墊,疲苦之民,荷鍤操杵,力殫膏枯,為水歸其壑土,反其宅之計。是蓋以一邑之勞,為監利、潛江、沔陽、荊門禦患於門戶。而處堂奧者,曾不助一臂,而坐享其逸焉。若使江陵非以剝膚之痛,不得不為之築,勢不至於載,胥及溺不止。此協濟江堤之費,四邑雖不待請,亦當各自為計者也。夫防江之工等,於防河今江陵已為其難者鉅者矣。而漢水之隄防,不固其害旋中,於潛沔、荊門、綢繆而圖其全,則江漢朝宗而萬世永賴矣。

漢水瀠洄潛江江陵之境,抵監利入沔陽界,居民各築子垸目為邊江堤窄小不堅定。須九月種麥,以往三月布穀,以前土膏未動,百堵皆興各隨其罅隙。而為之計,且使豪強者,不得楚瓜梁灌奸猾者,不得鯨吸蝦腹。雖人夫不出於官而勸懲,一按以法庶利得而害除矣。

公安縣

趙公堤 在縣東三里。

斗湖堤 在縣南半里。

油河堤 在縣西三里。

倉堤 在縣東北二里。

橫堤 在布政分司後,以上五堤俱宋端平三年孟珙築。

沙堤 在縣東北八十里。

大江禦水堤 在縣東北,上接江陵,下抵石首,長一百里。

孟珙堤 宋都督孟珙開閫荊襄,沿江一帶築堤為營,壘邑稱澤國,當荊江東流之衝,倚珙為長城。

太子廟堤 潰口三百六十六丈,下有龍窩,深莫可測。舊例修築應安鄉、石首、華容三縣助工。順治、己亥邑侯楚煜偕水利衙聶瑛督理修築,不用三縣之協,濟祇詳請九甲十甲兩年之夫數月。堤成,邑永遠賴之。

楊公堤 邑侯楊雲才築,年遠,崩潰於順治甲午年。邑侯、衡戴天、楚煜先後修築,綿亙一十二里。

黃家灣堤 順治十四年,通判趟攀勝築。塘二 一在廖解村,一在平樂村。按縣東西廣一百三十里,南北袤一百一十里,地皆平曠。縣治舊在柴林街,因避三穴橋水患,移至江皋,勢若原隴。宋端平三年,孟珙築堤防,以禦水。有趙公堤,在縣東。斗湖堤,在縣西。油河堤,在縣西。北倉堤,在縣東。北橫堤,在布政分司。後世傳為五堤云。至元大德七年,竹林港堤大潰,自是堤不時決。迨明修築沿江一帶堤GJfont,西北接江陵,上灌洋東;南接石首、新開、堤隄凡萬有二千五百餘丈。其間,雷勝旻灣、窯頭鋪、艾家堰、竹林寺、二

聖寺、江池湖狹堤、淵沙堤、鋪新淵堤、郭家淵、施家淵諸堤,俱為險要。成化五年,決施家淵。弘治年間,決狹堤淵。正德十一年,決郭家淵。嘉靖十一年,決江池湖。三十五年,決新淵。三十九年,決沙堤鋪。四十年,決深淵堤。四十四年,決大湖淵及雷勝旻灣。四十五年,傾洗竹林寺。隆慶元年,傾洗二聖寺。二年,決艾家堰,水患殆無虛歲,縣境內有軍湖、貴湖、紀湖、重湖、大金洋溪諸湖,其大金湖通虎渡支河,河漲湖溢,毛穗諸里軍民苦之。

石首縣

黃金堤 在縣東五里。

萬石堤 在縣西五里,下有萬石灣。

新興堤 在縣西南七十里,防竹林港水患。楊林堤 在楊林,長百丈有奇。

風火堤 在縣南,二十里。

百家堤 在縣北四十里,其地為水所圮,百家合築此堤,因名。

鄭家垸 在縣南三十里。元時,里民鄭淵率眾築此,以防洞庭水患。

黃金堤   橋堰堤   白洋潭 皆在城南以防洞庭水患者。

張堰堤   逍遙堤   高家垸

郝家垸   西垸    里平垸

官莊垸   陳磯礑   丁家塌

黃牛塌   鯽魚口 以上諸堤垸皆築之,以防水患,以衛民間田畝者。

江北毛老垸 計長九百八十丈,去縣七十里,堤界江監堤之間。

梅肇垸 計長三千九百丈,在河北洲田中,距縣二十里,堤高不盈尺,不大水則有年。

按縣東西廣三百八十里,南北袤一百里,俱夾江南北,而縣治一面濱江,勢復下濕。自元大德七年,決陳瓮港堤,薩德彌實挽築,再築黃金、白陽二堤,護之。不一歲,陳瓮再決。趙通議始開楊林、宋穴、調弦、小岳四穴,水勢以殺。迨明初,四穴故道俱湮,隄防漸頹。嘉靖元年,決雙GJfont垸。三十四年,衝洗戴家垸。三十五年,決車公腦。四十五年,決藕池。頃年,始修南岸。自公安沙堤至調弦口堤,凡四千一百餘丈。北岸自江陵洪水淵至監利金果寺堤,凡千餘丈。其間楊林瓦子灣藕池袁家長GJfont尤為險工。監利縣

新沖河 通江陽漕河,民居輻輳賴以溉田。盛洪堰 在縣北八十里。

黃金堰 在縣北。

黃師堤 在縣西四十里濱大江,明正德十一年修築。

新沖堤 在縣西南五十里濱大江,極為險要。朱家埠 在縣東三十里。

龍潭口堤 在縣北五里。

把火堤 在縣北五里。

車水堤 宋末大水決堤,夜大雨。明日,得雷車轂於堤上。邑人循轂跡,為堤至今賴之。

按縣東至沔陽,西至江陵,南至華容,北至潛江,周遭四百五十里。正江湖匯注之,地勢甚汙下,鄉民皆各自築堤,以居。而縣治臨江有一支河流。貫城中,歲苦水患。元大德間,趙通議開赤剝穴江流以殺。迨明初,此穴已湮,乃築大興,赤射新興等二十餘垸。成化間,又修築黃師廟、龍潭夏鼉淵等一帶諸堤。嘉靖十八年,築塞十八灣河,又塞祝家,GJfontGJfont隨決。至四十四年,堤決黃師廟、李家埠、何家GJfont、文家垸、金家湖諸堤。而大興垸亦大潰,嘗一修築。自龍窩嶺至白螺磯,凡二百六十餘里。頃年,江勢南齧,水勢漸消。松滋縣

川江 岷江至此分為三派,復合達江陵入大江。蓋峽水到此,展蕩大,不利於漲溢矣。

大堤 自堤尾橋直扺虎渡延袤八十餘里。七里廟新堤 長十里,起高家套,止江亭寺。瀕河一帶正當澌洋洲馮口兩河交射之衝。老堤年年,崩洗恃加修目堤得以無患。

涴市新堤 起自楊四廟五里,至關帝廟。老堤崩,洗深入堤,裏目堤之修逐歲最急。

支水堤 按大河命堤捍禦荊江所,以防川水之瀑漲也。自是河內皆屬成賦田畝。萬曆間,大堤之裏復作,支堤既足以制山水之橫,更足以疏諸湖之滯也。

宋穴支堤 從靈濟寺,起十里至懶龍堤,又十五里至沙道觀,共二十五里,高一丈廣一丈五尺,北通荊襄,南達常澧,積久間有崩壞。

灘寺險堤 四十二丈,每年用夫二百四十名修築。

范家坑險堤 五十丈,每年用夫二百一十八名修築。

史家灣險堤 一百一十八丈,每年用夫一百五十七名修築。

朱家埠險堤 五十丈每年用夫一百六十八名修築。

江灌子險堤 計四十丈,每年用夫一百三十三名修築。

楊潤口險堤 計四十五丈,每年用夫一百二十名修築。

余頂兒險堤 計二十五丈,每年用夫六十六名修築。

易家灣險堤 計四十五丈,每年用夫四百一十六名修築。

王滿灣險堤 計四十丈,月堤八十五丈,每年用夫三百一十七名修築。

陳遠坑險堤 計四十五丈,每年用夫一百六十七名修築。

鴉雀GJfont   方便GJfont 俱在縣境。杜老GJfont   殷瓦GJfont   李公GJfont 俱可溉田。按縣地勢平衍,三峽之水迸流至此,始得展蕩,勢若櫪馬脫韁,隨性奔逸,最難防禦。而本縣又當公安、石首諸縣之。上流江堤一決,正衝諸縣胸腹。而下其形勢尤為要害。縣東五里有古堤,自堤首橋抵江陵之古牆鋪,長亙八十餘里,且舊有宋穴一口。宋元時,故道湮塞。迨明洪武二十八年決後,時或間決。自嘉靖三十九年以後,決無虛歲。下諸縣甚苦之。較堤要害,惟余家潭之七里廟、何家洲之朝英口、古牆之曹珊口為大,其餘五通廟、胡思堰、清水坑、馬黃岡等堤。凡十九處中多獾窩蟻穴水易浸堤。

枝江縣

沱水 在縣南四里,有堆烏灘,水漲湍急,如雷舟經此最險,濱水者危之。

老鴉湖 在縣西,半屬民田,半屬官民牧地。普安塘 在縣南,三十里,水可灌田。

華洲 在洋洲上。

浰洲 在縣東五里,大江之中,流入店間口。香積寺口  響龍潭   八畝灘

上百里洲堤 南渚洲堤  偏灞洲堤澌洋洲堤  下百里洲堤 徐舊總堤瓦GJfont河   四十八汊,以上諸堤河汊灌溉糧田五千一百石。

一都大溪GJfont  李家GJfont   胡家GJfont甯家GJfont   張家GJfont   朱文GJfont鍾家GJfont   郭家GJfont   蔡家GJfont石龍GJfont   花溪官GJfont  劉家泉頭GJfont張家溪

二都五虫GJfont 張家GJfont   构林灘圩岸金沙灘圩岸 沱泥灣圩岸 蔣斗灣圩岸紅山廟圩岸 磚灘圩岸  毛岸圩岸關洲圩岸

三都鶴巢GJfont 黃土GJfont   李榮GJfont江四GJfont   何家GJfont   映馬GJfont瓦壚GJfont   楊家GJfont   李官GJfont草達GJfont   萬GJfontGJfont   楊五GJfont孫家GJfont   沙洲GJfont四都牛渡GJfont 石獅GJfont   大湖GJfont侯家GJfont   新興GJfont   蕭家GJfont魚羊GJfont五都百里洲石閘 澌洋洲石閘 五里洲圩岸   澌洋洲圩岸

六都黃陂GJfont 李陂GJfont   長沙GJfont王家GJfont   鱔魚GJfont   張家GJfont褚陂GJfont   瓦口GJfont   佛善GJfont何馬GJfont   杜陂GJfont   野貓GJfont白馬GJfont   陳家GJfont七都土臺堤 魏家堤   楊家洑堤破堤口   滑泥口   麻黃堤口丁家坑   母豬湖堤  流店口堤向家口堤

八都陳老GJfont 蕭家GJfont   下盤GJfont長陂GJfont   符箋GJfont   董馬GJfont土陂GJfont   大湖GJfont   上盤GJfont新陂GJfont   于工GJfont   大河GJfont楊五GJfont   牛渡GJfont   白陂GJfont蓮荷GJfont   土官GJfont   唐沙GJfont石堰族GJfont按《志》:江流至此分派,如水之有枝,故以名。縣縣

東至江陵,南至松滋,西北直至宜都,週圍廣三百八里。縣治頗依高阜向無堤防惟縣東南有百里洲,延袤百里。南有蘆洲、澌洲、洋洲、華洲皆夾注大江之內者。故北自百里洲、楊林洲、賽磚灘、蔣斗灣、窯子口至流店驛復轉。北自董灘口、古臺、土城腦而下至罐嘴灘流店湖。又自罐嘴灘而南轉,至澌洋洲觀音寺,直抵松滋、米家埠、對岸皆有堤舉其最要害者,莫過於古城腦、蔣斗灣二處。係通洲上流一決,則勢若建瓴,莫能捍禦。又洲內軍民雜處,互相規避,故堤功視他縣為難。

彝陵州

浣沙河 與赤溪東合,水泛,則濱河者受害。二公堤 在州東門外三里,當荊襄巴蜀之衝,旁有民田。明成化二十二年,知州周肅築行旅,便之。

長陽縣水利無考。

宜都縣

蒼茫溪 在縣東五十里,大江東金子坡,灌田可千餘頃。

王家堰 在縣北三十里,地名十方,闊二十五丈,長二十九丈,堤厚八尺。

苦竹GJfont 今名堰在縣四十里青莊坪,闊一十五丈,長五十丈,堤厚七尺,俱明洪武二十七年督修。

曹家陂 在縣南二十里洋津,闊九丈七尺,長七十五丈,堤厚五尺。

峰山陂 在縣三十五里,地名峰山陂,闊二十一丈,長二十八丈,堤厚七尺。

黃土GJfont 在縣西十五里黃土坡,闊三十丈,長八百七十五丈,堤厚二丈。

遠安縣

洪巖洞 洞泉流出油溪,可溉田千餘畝。筧水湖 源出雞頭山石孔中,土人為筧引出灌田。

靈水溪 在舊城西北十里,源出洞中有深潭,東至談家渡與沮水合。

東莊坪堰  石洋河堰  後砦堰

觀音寺堰  白馬峪堰  塚坪堰

馬家坪堰  鹿苑寺堰  上許家莊堰下茅坪堰  壽隆寺堰  下許家坪堰敻家莊堰  鄧家灣堰  筧口長灘堰霖水洞堰  鹿溪堰   茅坪堰

羅漢峪堰  青谿堰   白土堰

油溪河堰  福河堰   桑平堰

安洋坪塘  上馬家壩塘 上佈園塘下佈園塘  上筧口塘  傅家坪塘土門堊塘  淨音寺塘  桃李溪塘中筧口塘  南襄城塘  佈園紅巖塘以上俱荒圮,邑侯安可願申飭修復。

歸州興山巴東三州縣水利,俱無考。

荊州衛

流火口 坐松滋縣,計分汛二十九丈。

楊潤口 坐松滋縣,計分汛二十三丈。

江罐子 坐松滋縣,計分汛一十五丈。

白廟兒 坐江陵縣,計分汛六十六丈。

黃家灣 坐公安縣,計分汛二十七丈。

田家灣 坐公安縣,計分汛四十八丈。

雷四灣 坐公安縣,計分汛一十二丈。

文章垸 坐潛江縣,計分汛一百九十六丈。皇木嶺 坐松滋縣,計分汛一百三十二丈。軍民界 坐石首縣,新開鋪之南,計分汛一百八十丈,北抵右衛堤。

荊州右衛

皇木嶺 九十六丈。

江灌子 一十五丈。

史家灣 二百三十八丈。

馬家GJfont 七十五丈,以上俱抵松滋界。白家灣 四百四十丈。

崔家套 二百二丈五尺。

民安驛 七十丈,以上俱抵公安界。

白廟兒 六十六丈七尺,抵江陵界。

荊州府城池考        《府志》编辑

本府江陵縣附郭

荊州府城 自楚熊渠長子康國句亶始,按《一統志》:以為漢關羽所築,晉桓溫增修。唐元和中裴宇瘞石室,後人掘得,其狀與江陵城同。宋蘇軾言:江陵城南門外,有石狀床若宇,陷地中。而有其脊繕南城乃得之,故識者謂此城規度,似有所受,更閱時代未敢輒增減。明洪武甲辰,平章楊璟依舊基修築,周一十八里三百八十一步,

計三千三百九十九丈,高二丈六尺有奇。嘉靖九年,重修為門樓,各六新東門:曰鎮流樓;曰賓陽東南;曰公安門,舊名楚望樓;曰四望南則南紀門樓;曰曲江西門,舊名龍山樓;曰九陽小北門;曰古漕,舊名維城樓;曰景龍大北門;曰朝宗舊名柳門樓;曰拱辰城,形若環門,重關四面,皆濬隍以通流。昔孟珙帥荊湖通三海,修十隍池流如帶,後漸淺,渫不治城西,為明湘王城。可五里許,即高季興子城也。天啟七年惠藩建國,因之。崇禎十六年癸未,獻逆驅民男女平其城。

皇清順治三年,巡道李棲鳳總鎮鄭四維,率兵民完

城垣址如之。康熙二十三年奉

旨特設滿洲將軍、都統領、八旗大兵駐防荊州。駐東

城,其西為官署,民居設有間牆。

外州縣

公安縣城 邑自柴林街徙孱陵城,無可考。杜詩:野曠呂蒙城,江深劉備營。或謂:孱陵城為呂蒙所築。明正德間,周鉞築土為城尋圯。嘉靖二年,知縣周臣奉議疊磚石築之,以邑濱江衝決城漸潰。知縣楊雲才議遷椒園至知縣高鳳翔,始改遷,乃以鄒錦衣衛議復徙祝家岡,知縣張大韶修砌。崇禎庚辰知縣趙繼鼎修築有加癸未賊陷,荊州而公安殘燬殆盡。

皇清順治五年,知縣王百男建署於舊邑斗湖堤,八

年,始移祝家岡之新城。

石首縣城 邑舊無城,明弘治間,知縣何洽始築土為垣。嘉靖七年,水漲牆圮。知縣徐汝圭重修後,復易以磚城。至萬曆乙巳,因形家言移縣署於北城,遂以舊北門為譙樓,乃拓東北隅之地,更立北城樓,臨大江城,加廣焉,周一千五十六丈,高一丈一尺,女牆四尺,門樓五池繞城。崇禎末,兵燹傾圮至。

皇清順治中,知縣黃大年重修,歲久傾圮。至康熙七

年,復修壞垣一百八十五丈,缺口十三處,城樓垛堞完固周迴,計一千三百六十丈,高一丈四尺。

監利縣城 明正德中,巡撫秦金檄、縣丞杜漸築土為城。萬曆初,知縣李純樸奉巡撫檄,始建磚城,周一千八十丈,高九尺有奇,厚一丈有奇,為門五:南曰朝宗;北曰望京;東曰朝陽;西曰阜民;東北曰保和。崇禎甲戌,知縣唐復加高三尺浚濠,環遶濠深二丈,一面小河,一通大江。迨明季兵火圮燬殆盡。

皇清順治六年,知縣藺完GJfont,率眾繕修缺毀,重建城

樓:東曰光華復旦;南曰江漢澄清;西曰鴻雁翔集;北曰鎖鑰深嚴;東北曰神聽和平。

松滋縣城 舊無城,明成化間,始築土城,名楊城,周五里高一丈二尺,為門建樓有四池,闊二丈五尺,深八尺,北一面臨大江。崇禎間知縣何志孟因四方寇警具狀上,聞修築磚石。明末獻賊屠城蕩為平地。

皇清康熙六年,始議修復漸次創興。

枝江縣城 明洪武二十二年,設枝江守,禦千戶所防容美洞蠻,創築土城。成化四年,指揮李震、許英築磚城,周千有餘丈,高一丈五尺,為門五,各建有樓池。東臨大江,西臨峻嶺。弘治三年,知縣李智開鑿欲通江水遶城,以便舟楫將成智遷去,議遂寢。

彝陵州城 舊在江左,宋徙江右,元復徙江左。明洪武十二年,千戶許勝因舊基甃砌,周八百六十二丈,高二丈二尺,為門七:曰東門;曰中水;曰大南;曰小南;曰大北;曰小北;曰鎮川。各建有樓,東、南、北三面皆壕,闊四丈五,深二丈,惟西一面臨大江。成化間,知州周正復修高五尺外甃以磚,內築土為臥羊坡。崇禎末,獻賊平城至。

皇清順治十三年,奉委修葺。康熙六年,知州鮑孜繕

修完鞏。

長陽縣城 前後有東峰、鳳凰諸山。壁立環繞,四面阻塞,西則施州,建始諸水,奔流赴壑,會為清江。東出大河,而治中域焉,誠天然城塹也。宋元築土城,明因之。至崇禎十六年,知縣朱方乾請詳修築於臨江,一面甃以石,並建東南西門,城樓後山一面累土,為城覆以瓦。十七年,土官唐鎮邦率蠻兵攻城,陷之。明末,墮於闖賊。

皇清康熙三年,知縣樊維翰修復。

宜都縣城 三國時吳陸遜拒蜀,屯戍宜都,見滄茫溪。產異石,紅如瑪瑙,綠似玻璃,見而喜曰:此地露文章。遂築城於此,號曰:陸城。明成化間,都憲楊璿因舊基築土城,周六百五十餘丈,高一丈一尺,立門五:東曰朝天;南曰迎薰;西曰太平;北曰臨川;東北曰合江。乙未,縣令王濬增建

門樓,戊戌重修之。嘉靖壬午,知縣葉建合江門樓。丙午丁未間,建朝天迎薰舊東門於學宮之左,重建大亨門。萬曆丙子,知縣許夢熊以王城不堪防禦,始易以磚石,周五百餘丈,高二丈有奇,易舊東門,為應雷易迎薰為大觀;易太平為保泰;易合江為佑治;易臨川為明威建樓櫓十八座。宜人碑曰:許公城癸巳,霪雨異常,東北隅傾頹三十餘丈,勢逼於江,難以修復。知縣經世文稍遷於內。崇禎癸未,被賊屠陷,盤踞不一。

皇清順治四年,移寓白羊城,垣盡圮,虎穴其中。康熙

元年壬寅,總督張長庚檄、知縣葉茂生修築,創建城樓。

遠安縣城 古城臨沮,在南漳界,元遷亭子山下。明成化間,築城東莊,砌以磚石,周八百餘丈,高一丈八尺,為東西南北門,四建有樓,千戶朱綱增築護城堤,以防水池,闊二丈餘,深丈餘。崇禎甲戌寇至,城陷。癸未,闖賊復陷。

皇清順治四年,知縣周會隆蒞任露處山麓請修城

堞,因河為池。十一年,水漲城圮。知縣盧連昌營築十五年,復大水城復圮,知縣安可願重修。歸州城 舊城原在江南。明嘉靖四十年,地忽陷裂,城舍傾圯,始遷江左,今丹陽地,周圍六里,一千八十一丈五尺,高一丈九尺,為門四:東曰迎和;南曰興賢;西曰瞻夔;北曰拱極。明季為流寇往來盤踞,城垣頹廢。

皇清康熙三年,知州曹熙,衡始入城,招集捐設城門。

興山縣城 舊無城,明弘治初,知縣劉孜築土城。正德中,知縣譚溥胡安葉槐繼修,高一丈,厚七尺,周圍三百三十四丈,為門三:東曰迎恩;南曰觀瀾;西曰來遠。嘉靖九年,知縣李廷實因北山麓增築土城礱石為基,闢北門,以守禦然山水驟漲,頹修頻仍。自崇禎甲戌變亂後,傾廢殆盡已久。

皇清康熙十年,前知縣胥遇殫力經營。

巴東縣城 舊無城,按巴東前臨川江後,聳崇山自然之城塹也。

施州衛城 宋舊城,即今元妙觀及睡師崖下因山為之元仍舊。明洪武十四年,指揮朱永拓址甃石周九里有奇,高二丈五尺,東北帶清江,南環溪水,皆天然城塹。上設串廊警鋪女牆為門四:東曰清江;西曰西順;南曰南陽;北曰拱北,今傾頹過半。

大田千戶所城 明洪武二十二年,千戶鄭瑜用石甃築,周五百丈有奇,闊一丈高二丈,池深一丈,闊二丈,為東西南北四門。

荊州衛城 荊城樓雉相望,周圍七十餘里。明初甲辰,平章楊璟修,周一十八里三百八十一步,高二丈六尺五寸,為門六。而三衛屬築其二北之朝宗俗,曰小北,西北曰古漕,俗曰大北,餘四門荊三衛不與焉。

荊州右衛城 始自楚王長子句亶王更閱時代,歷有修築。明初甲辰,平章楊璟繕修,有差而拓地更新,則在萬曆十年,周一十八里三百八十一步,高二丈六尺五寸,為門六:東曰鎮流樓,曰賓陽;東南曰公安樓,曰四望;南則南紀樓,曰曲江;西則龍山樓,曰九陽;而北則古漕樓,曰景龍東北朝宗樓,曰拱辰,城形若環,門重關四面,皆濬隍,以通流城中之西,為明湘王城可五里許,即高季興子城也。今大北、小北兩門版築屬之三衛四門,則隸之有司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