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13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十三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十三卷目錄

 天部紀事

 天部雜錄

乾象典第十三卷

天部紀事编辑

《通鑑前編》:黃帝有熊氏,命容成作蓋天,以象周天之 形。

《尚書·堯典》:帝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 授人時。

《虞書·大禹謨》: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 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 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 允若,至諴感神,矧茲有苖。

《史記·殷本紀》: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 令人為行,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仰而射 之,命曰射天。

西伯伐飢國,滅之。紂之臣祖伊聞之而咎周,恐,奔告 紂曰:天既訖我殷命,假人元龜,無敢知吉,非先王不 相我後人,維王淫虐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安食,不 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喪,曰天曷不降 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 乎。祖伊反,曰:紂不可諫矣。

《晉世家》: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與叔 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與之 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武王崩, 成王立,唐有亂,周公誅滅唐。成王與叔虞戲,削桐葉 為珪以與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請擇日立叔虞。 成王曰:吾與之戲爾。史佚曰:天子無戲言。言則史書 之,禮成之,樂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唐。

《列子》:周穆王築臺,號曰中天之臺,其高千仞。

《國語》:虢公夢在廟有神,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於西。 阿公懼而走,神曰:無走。帝命曰:使晉襲於爾門。公拜 稽首。覺,召史嚚占之。對曰:如君之言,則蓐收也,天之 刑,神也。天事官成。官成禍福各以官象成也

《左傳》:楚武王侵隨,使薳章求成焉。隨人使少師董成, 王毀軍而納少師。少師歸,請追楚師,隨侯將許之,季 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誘我也。君何急焉。 楚武王荊尸,授師孑焉,以伐隨,將齋,入告夫人鄧曼 曰:余心蕩。鄧曼嘆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先 君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 徒無虧,王薨於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 《說苑》:齊桓公問管仲曰:王者,何所貴。對曰:貴天。桓公 仰視天。管仲曰:所謂天者,非謂蒼蒼莽莽之天也。君 人者,以百姓為天。

《左傳》:公子重耳過衛,衛文公不禮焉。出於五鹿,乞食 於野人,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賜也。 稽首受而載之。及鄭,鄭文公亦不禮焉,叔詹諫曰:臣 聞天之所啟,人弗及也。晉公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將 建諸,君其禮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晉公子,姬出也。 而至於今,一也;離外之患,而天不靖,晉國殆將啟之, 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三也。晉鄭同儕,其過子弟,固 將禮焉。況天之所啟乎。弗聽,及楚,楚子饗之。子玉請 殺之,楚子曰:天將興之,誰能廢之。違天必有大咎。乃 送諸秦。

《國語》:晉文公過五鹿,乞食於野人。野人舉塊以與之, 公子怒,將鞭之。子犯曰:天賜也。民以土服,又何求焉。 天事必象,十有二年,必獲此土。二三子志之。歲在壽 星及鶉尾,其有此土乎。天以命矣,復於壽星,必獲諸 侯,天之道也。由是始之有此,其以戊申乎。所以申土 也。

《左傳》:晉侯賞從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曰:竊 人之財,猶謂之盜,況食天之功以為己力乎。

僖二十有八年,晉侯與楚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晉 侯夢與楚子搏,楚子伏己而盬其腦,是以懼。子犯曰: 吉。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矣。晉侯上向故得 天,楚子下向地故伏其罪。腦所以柔物。子犯審見事 宜,故權言以答夢。

公孫歸父會楚子于宋,宋人使樂嬰齊,告急於晉,晉 侯欲救之。伯宗曰:不可,古人有言曰:雖鞭之長,不及 馬腹。天方授楚,未可與爭。雖晉之彊,能違天乎。諺曰: 高下在心,川澤納汙,山藪藏疾,瑾瑜匿瑕。國君含垢, 天之道也。君其待之。

晉侯使趙同,獻狄俘于周,不敬,劉康公曰:不及十年, 原叔必有大咎,天奪之魄矣。

齊侯侵我西鄙,謂諸侯,不能也。遂伐曹,入其郛,討其來朝也。季文子曰:齊侯其不免乎己,則無禮而討于 有禮者。曰:女何故行禮。禮以順天,天之道也。己則反 天,而又以討人,難以免矣。詩曰: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君子之不虐幼賤,畏于天也。周頌曰:畏天之威,于時 保之;不畏于天,將何能保。

《國語》:宋人殺昭公,趙宣子請師于靈公,以伐宋。公曰: 非晉國之急也。對曰: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所以為明 訓也。今宋人殺其君,是反天地而逆民則也。天必誅 焉。晉為盟主,而不修。天罰,將懼及焉。公許之。

《左傳》:楚子伐陸渾之戎,觀兵于周疆。定王使王孫滿 勞楚子。楚子問鼎之大小輕重焉。對曰:在德不在鼎。 德之休明,雖小,重也;其姦回昏亂,雖大,輕也。天祚明 德,有所底止。成王定鼎于郟鄏,卜世三十,卜年八百, 天所命也。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 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己蘭,曰:余為伯鯈, 余而祖也,以是為而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 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御之,生穆公,名之曰蘭。 《國語》:定王使單襄公聘于宋,遂假道于陳,以聘于楚。 歸,告王曰:陳侯不有大咎,國必亡。王曰:何故。對曰:先 王之令有之曰:天道賞善,而罰淫。故凡我造國,無從 非彝,無即慆淫,各守爾典,以承天休。今陳侯不念陰 續之常,棄其伉儷妃嬪,而帥其卿佐以淫於夏氏,不 亦瀆姓矣乎。

晉既克楚於鄢,使郤至告慶於周。郤至見召桓公,與 之語,召公以告單襄公,單襄公曰:天有惡于楚也。故 儆之以晉,而郤至佻天以為己力。不亦難乎。佻天不 祥,乘人不義,不祥,則天棄之;不義,則民畔之。

靈王城陳蔡,不羹,使僕夫子GJfont問于范無宇。子GJfont復 命,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則是言誕也。右尹子革曰: 民,天之生也。知天必知民矣。是其言可以懼哉。咫少也言 少知天道也

《左傳》:襄九年,宋災。晉侯問于士弱,曰:吾聞之宋災,于 是乎知有天道,何故。對曰:古之火正,或食于心,或食 于咮,以出內火,是故咮為鶉火,心為大火。陶唐氏之 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相土因之,故 商主大火。商人閱其禍敗之釁,必始于火,是以日知 其有天道也。

晉侯如廁,陷而卒。小臣有晨夢負公到登天,及日中 負晉侯出諸廁,遂以為殉。

晉陽處父聘於衛,反,過甯,甯嬴從之,及溫而還。其妻 問之,嬴曰:以剛夫子壹之,其不沒乎。天為剛,德猶不 干時,況在人乎。余懼不獲其利,而離其難。是以去之。 晉將嫁女于吳。齊侯使析歸父媵之。以藩載欒盈及 其士,納諸曲沃。欒盈夜見胥午而告之。對曰:不可。天 之所廢,誰能興之。子必不免。吾非愛死也,知不集也。 盈曰:雖然,因子而死,吾無悔矣。我實不天,子無咎焉。 吳子使屈孤庸聘于晉。趙文子問焉,曰:延州來季子, 其果立乎。巢隕諸樊,閽戕戴吳,天似啟之,何如。對曰: 不立,是二君之命也。非啟季子也。若天所啟,其在今 嗣君乎。甚德而度,德不失民,度不失事,民親而事有 序,天所啟也。有吳國者,必此君之子孫,實終之。季子, 守節者也,雖有國不立。

《淮南子·覽冥訓》:庶女叫天,雷電下擊,景公臺隕,支體 傷折,海水大出。齊寡婦無子,養姑,姑有女,利母財 而殺母,以誣婦,婦不能自解,故冤,告天。

《左傳》:穆子去叔孫氏,及庚宗,遇婦人,使私為食而宿 焉。問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穆子夢天壓己,弗勝,顧 而見人,黑而上僂,深目而豭喙,號之曰:牛助余。乃勝 之,歸,既立。所宿庚宗之婦人,獻以雉,曰:余子長矣。召 而見之,則所夢也。未問其名,號之曰牛。曰唯,遂使為 豎。

楚公子棄疾帥師圍蔡。韓宣子問于向叔曰:楚其克 乎。對曰:克哉。蔡侯獲罪于其君,而不能其民。天將假 手于楚以斃之。何故不克。然肸聞之,不信以幸,不可 討也。楚王奉孫吳以討于陳曰:將定而國,陳人聽命, 而遂縣之,今又誘蔡而殺其君,以圍其國,雖幸而克, 必受其咎。天之假助不善,非祚之也。厚其凶惡,而降 之罰也。且譬之如天,其有五材,而將用之,力盡而敝 之,是以無拯,不可復振。

鄭裨GJfont言于子產曰:宋衛陳鄭,將同日火,若我用瓘 斝玉瓚,鄭必不火。子產弗與。宋、衛、陳、鄭,數日皆來告 火,裨GJfont曰:不用吾言,鄭又將火。鄭人請用之,子產不 可,子大叔曰:煮以保民也。若有火,國幾亡。可以救亡, 子何愛焉。子產曰:天道遠,人道邇,非所及也。GJfont焉知 天道。是亦多言矣。豈不或信。遂不與,亦不復火。 衛侯使鄢武子告于周,曰蒯聵得罪於君父君母,逋 竄于晉,晉以王室之故,不棄兄弟,寘諸河上。天誘其 衷,獲嗣守封焉。使下臣肸,敢告執事。王使單平公對 曰:肸以嘉命,來告余一人,往謂叔父,余嘉乃成世,復 爾祿次敬之哉。方天之休,弗敬弗休,悔其可追。 《國語》:吳王夫差起師伐越,越王勾踐起師逆之江。大夫種乃獻謀曰:王不如設戎約,辭行成,以喜其民,以 廣侈吳王之心,吾以卜之于天,天若棄吳,必許吾成 而不吾足也。將必寬然,有伯諸侯之心焉。既罷弊其 民,而天奪之食。安受其燼,乃無有命矣。

越王謂范蠡曰:不穀之國家,蠡之國家也。蠡其圖之。 范蠡對曰:四封之內,敵國之制,立斷之事,因陰陽之 GJfont,順天地之常。陰陽謂剛柔晦明三光嬴縮用兵利鈍之常數柔而不屈,強 而不剛,德虐之行因以為常。德慶賞虐刑罰皆常法也死生因天 地之刑。推亡固存之類天因人,因人而福禍聖人因天,天垂象聖人則人 自生之,天地形之,見其吉凶之象聖人因而成之。因吉凶以為誅賞 越王興師伐吳,吳人聞之,出,挑戰,一日五反,王欲許 之。范蠡進諫曰:臣聞之,得時無怠,時不再來,天予,不 取,反為之災。嬴縮轉化,後將悔之。天節固然,唯謀不 遷。王曰:諾。弗許。范蠡曰:古之善用兵者,嬴縮以為常, 四時以為紀,無過天極,究數而止。天道皇皇,日月以 為常。明者,以為法。微者,則是行明日月盛滿時微薄蝕時也法其明以進 取行其微以隱遁陽至而陰,陰至而陽,日困而還,月盈而匡。 古之善用兵者,因天地之常,與之俱行,後則用陰,先 則用陽,近則用柔,遠則用剛,後無陰蔽,先無陽察,用 人無藝,往從其所,剛彊以禦,陽節不盡,不死其野,彼 來從我,固守勿與,若將與之,必因天地之災。又觀其 民之餞飽勞逸,以參之盈,吾陰節而奪之,宜為人客。 剛彊而力疾,陽節不盡,輕而不可取,宜為人主。安徐 而重固,陰節不盡,柔而不可迫,蚤暮無失,必順天道。 今其來剛彊而力疾,王姑待之。王曰:諾。弗與戰,居軍 三年,吳師自潰。吳王使王孫雄行成于,越王欲許之, 范蠡諫曰:聖人之功,時為之。庸得時,弗成。天有還形, 天節不遠,五年復反,小凶則近,大凶則遠,君王不斷 其忘會稽之事乎。王曰:諾。弗許。使者往而復來,辭愈 卑,禮愈尊。王曰:吾欲弗許,而難對其使者,子其對之。 范蠡乃左提鼓,右援枹以應使者,曰:昔者,上天降禍 于越,委制于吳,而吳不受。今將反此義,以報此禍。吾 王敢無聽天之命,而聽君王之命乎。王孫雄曰:先人 有言曰:無助天為虐。助天為虐,不祥。今吾稻蟹不遺 種,子將助天為虐,不忌其不祥乎。范蠡曰:君王已委 制于執事之人矣。無使執事之人得罪于子。擊鼓興 師以隨使者,遂滅吳。

《會稽典錄》:曾子扣舷易水,魚聞入淵,鳥驚參天。 《史記·孟子荀卿傳》:騶衍之術迂大而閎辨;奭也文具 難施;淳于髡久與處,時有得善言。故齊人頌曰:談天 衍,雕龍奭,炙轂過髡。

《滑稽傳》:齊威王好為長夜之飲,淳于髡說之以隱,曰: 國中有大鳥,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鳴。王知此鳥 何也。王曰:此鳥不蜚則已,一蜚沖天,不鳴則已,一鳴 驚人。

齊威王八年,楚大發兵加齊。齊王使淳于髡之趙,請 救兵,齎金百斤,車馬十駟。淳于髡仰天大笑,冠纓索 絕。

《史記·扁鵲傳》:趙子疾,五日不知人,居二日半,寤。語 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于鈞天,廣樂九 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人心。扁鵲告董安于 曰:昔秦穆公常如此,七日而寤。告公孫枝與子輿曰: 我之帝所甚樂。所以久者,適有所學也。

《宋微子世家》:君偃盛血,以韋囊縣而射之,命曰射天。 《趙世家》:孝成王四年,王夢衣偏裻之衣,乘飛龍上天, 不至而墜。見金玉之積如山。明日,王召筮史敢占之。 曰:夢衣偏裻之衣者,殘也。乘飛龍上天不至而墜者, 有氣而無實也。見金玉之積如山者,憂也。

《列子》:杞國有人憂天崩墜,身無所寄。又有憂彼之憂 者,曉之曰:天,積氣耳。無處無氣,奈何憂崩墜乎。其人 曰:天果積氣,日月星宿不當墜邪。曉之者曰:日月星 宿,亦積氣。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墜,亦不能有所中傷。 《戰國策》:秦敗魏于華,走芒卯,而圍大梁。須賈為魏謂 穰侯曰:夫戰勝睪子而割八縣,此非兵力之精,非計 之功也。天幸為多矣。今又走芒卯,入北地,以攻大梁, 是以天幸自為常也,智者不然。

秦王謂范睢曰:秦國僻遠,寡人愚不肖,先生乃幸至 此。此天以寡人先生,而存先王之廟也。寡人得受 命于先生,此天所以幸先生,而不棄其孤也。

《史記·呂不韋傳》:安國君為太子中男,名子楚,為秦質 子于趙。呂不韋往見子楚,曰:不韋雖貧,請以千金為 子西游,事安國君及華陽夫人,立子為適嗣。乃以五 百金買奇物玩好,求見華陽夫人姊,而皆以其物獻 華陽夫人。因言子楚,常曰楚也以夫人為天,日夜泣 思太子及夫人。夫人大喜。

《秦本紀》:始皇作前殿阿房,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 五丈旗。表南山之巔以為闕,自阿房渡渭,屬之咸陽, 以象天極。閣道絕漢,抵營室也。

二世行誅大臣及諸公子使,使令將閭曰:公子不臣, 罪當死。吏致法焉。將閭曰:闕廷之禮,吾未嘗敢不從, 賓贊也。廊廟之位,吾未嘗敢失節也。受命應對,吾未嘗敢失辭也。何謂不臣。願聞罪而死。使者曰:臣不得 與謀,奉書從事。將閭乃仰天大呼天者三,曰:天乎。吾 無罪。昆弟三人皆流涕,拔劍自殺。

《項羽本紀》:項王至東城,謂其騎曰:吾七十餘戰,霸有 天下。今卒困于此,乃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漢書·張良傳》:良數以太公兵法說沛公,沛公喜,常用 其策。良為他人言,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

《酈食其傳》:漢王屯鞏、雒以距楚。食其因曰:臣聞之,知 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 者以民為天,而民以食為天。夫敖倉,天下轉輪久矣, 臣聞其下乃有臧粟甚多。楚人拔滎陽,不堅守敖倉, 乃引而東,令適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資漢。 《韓信傳》:上嘗從容與信言,諸將能各有差。上問曰:如 我,能將幾何。信曰:陛下不過能將十萬。上曰:如公何 如。曰:臣,多多益辦耳。上笑曰:多多益辦,何為為我禽。 信曰: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信之為陛下禽 也。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

《鄧通傳》: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上天, 顧見其衣尻帶後穿。覺而之漸臺,以夢中陰目求推 者郎,見鄧通,其衣後穿,夢中所見也。召問其名,姓鄧, 名通。鄧猶登也。文帝甚說,尊幸之。

《史記·歷書》:今上即位,招致方士,唐都分其天部,分 部二十八宿為距度也。

《大宛傳》:天子得鳥孫馬好,名曰天馬。及得大宛汗血 馬,更名鳥孫馬曰西極,名大宛馬曰天馬云。

《封禪書》:天子以二千戶封五利將軍欒大樂通侯,以 衛長公主妻之,又刻玉印曰天道將軍,使使衣羽衣, 夜立白茅上,五利將軍亦立白茅上受印,以示不臣 也。佩天道者,且為天子道天神也。

武帝乃作通天臺,置祠其下,招來神仙之屬。

《漢武故事》:通天臺,黃帝以來祭天圜丘處。武帝祭太 一。上通天臺舞,八歲童女三百人,令人升通天臺以 候天神,天神既下祭所,若大流星。

《漢書·嚴延年傳》:延年為河南太守,河南號曰屠伯。其 母從東海來,欲從延年臘,適見報囚,大驚,便止都亭。 延年頓首閣下,自為母御歸府,舍畢,正臘。謂延年曰: 天道神明,人不可獨殺我。不意當老,見壯子被刑戮 也。遂去。歸,歲餘,果敗東海,莫不賢知其母。

《匈奴列傳》: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單 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 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霍去病將萬騎出隴西,得首虜八千餘級,得休屠王 祭天金人。

《王莽傳》:莽居攝宗室,廣饒侯劉京上書言:齊郡臨淄 縣昌興亭長辛當,一暮數夢,曰:吾,天公使也。天公使 我告亭長曰:攝皇帝當為真。即不信我,此亭中當有 新井。亭長晨起視亭中,誠有新井,入地且百尺。 《揚雄傳》:雄潭思渾天,參摹而四分之。

《後漢書·許楊傳》:汝南舊有鴻郤陂,成帝時,丞相翟方 進奏毀敗之。建武中,太守鄧晨欲修復其功,聞楊曉 水脈,召與議之。楊曰:昔成帝用方進之言,尋而自夢 上天,天帝怒曰:何故敗我濯龍淵。是後民失其利,多 致饑困。

《光武本紀》:始起兵,還春陵,遠望舍南火光,赫然屬天, 有頃不見。

《馮異傳》:光武曰:我昨夜夢乘赤龍上天。覺寤,心中動 悸。異因下席再拜,賀曰:此天命。發于精神,心中動悸, 大王重慎之,性也。

《齊武王傳》:伯升自發,舂陵子弟部署賓客,自稱柱天 都部。

《鄧皇后紀》:后嘗夢捫天蕩,蕩正青,若有鍾乳狀,乃仰 嗽飲之,以訊諸占夢言:堯夢攀天而上,湯夢及天而 咶之,斯皆聖王之前占,吉不可言。

《輿服志》:通天冠,高九寸,正豎頂少邪,卻乃直下為鐵 卷,梁前有山,展筩為述,乘輿所常服。

《班超傳》:超上疏曰:自孤守疏勒,于今五載,胡夷情數, 臣頗識之,問其城郭小大,皆言倚漢與依天等。 濊北十月祭天,晝夜飲酒歌舞,謂之舞天。

《虞延傳》:延初生時,其上有物,若一疋練,遂上昇天。 《蘇章傳》:章遷冀州刺史。故人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 其姦贓。乃請太守為設酒肴,陳平生之好,甚歡。太守 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夕蘇孺文與 故人飲者,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遂 舉正其罪。州境知章無私,望風畏肅。

《三國志·秦宓傳》:宓拜左中郎將,長水校尉吳遣使張 溫來聘。眾人皆集而宓未往。亮累遣使促之,溫曰:彼 何人也。亮曰:益州學士也。及至,溫問曰:君學乎。宓曰: 五尺童子皆學,何必小人。溫復問曰:天有頭乎。宓曰: 有之。溫曰:在何方也。宓曰:在西方,詩曰:乃眷西顧。以 此推之,頭在西方。溫曰:天有耳乎。宓曰:天處高,而聽 卑。詩曰:鶴鳴九皋,聲聞于天,若其無耳,何以聽之。溫曰:天有足乎。宓曰:有,詩云:天步艱難,之子不猶,若其 無足,何以步之。溫曰:天有姓乎。宓曰:有。溫曰:何姓。宓 曰:姓劉。溫曰:何以知之。答曰:天子姓劉,故以此知之。 答問如響,應聲而出。

《先主傳》:或傳聞漢帝見害,先主乃發喪制服,故議郎 湯泉侯劉豹等上言,二十一年中,數有氣如旗,從西 竟東,中天而行。

《辛毗傳》:文帝踐阼,毗遷侍中,時議改正朔,毗以魏氏 遵舜禹之統,應天順民,湯武以戰,伐定天下,乃改正 朔。孔子曰:行夏之時。左氏傳曰:夏數為得天正,何必 期于相反。帝善而從之。

《世說新語》:司馬太傅齋中夜坐,于時,天月明淨,都無 纖翳,太傅歎以為佳。謝景重在坐,答曰:意謂乃不如 微雲點綴。太傅因戲謝曰:卿居心不淨,乃復彊欲滓 穢太清耶。

《晉書·習鑿齒傳》:齒與釋道安相見,齒曰:四海習鑿齒。 道安曰:彌天釋道安。人以為名對。

《石勒載記》:勒見劉曜,無守軍,大悅,舉手指天,又自指 額曰:天也。乃卷甲銜枚,詭道兼進。

《陶侃傳》:侃以母憂,去職,嘗有二客來弔,不哭而退,化 為雙鶴,沖天而去,時人異之。

《馮跋載紀》:跋夜見天門開,神光赫然,燭于庭內。 《樂廣傳》:衛瓘每見廣曰:此人之水鏡,見之若開雲霧 而睹清天。

《異苑》:陶侃夢生八翼,飛翔沖天,見天門九重,已入其 八,惟一門不得進。以翼搏天,閽者以杖擊之,因墮地, 折其左翼。驚寤,左腋猶痛。其後都督八州,威果振主。 潛有闚擬之志,每憶折翼之祥,抑心而止。

《宋書·武帝本紀》:偽燕主鮮卑慕容超,屢為邊患,公抗 表北討,既入峴,舉手指天曰:吾事濟矣。

《五行志》:元嘉十八年秋七月,天有黃光,洞照于地。太 子率更令何承天謂之榮光,太平之祥,上表稱慶。 《薛安都傳》:世祖踐祚,除右軍將軍。安都前征關、陝,至 臼口,夢仰頭視天,正見天門開,謂左右曰:汝見天門 開不。至是嘆曰:夢天開,乃中興之象耶。

《魏書序》:紀初,聖武帝嘗率數萬騎田于山澤,欻見輜 GJfont自天而下。既至,見美婦人,侍衛甚盛。曰:我天女也, 受命相偶。遂同寢宿。旦,請還,曰:明年周時,復會此處。 言終而別,及期,帝至先所田處,見。天女以所生男授 帝曰:此君之子也,當世為帝王。語訖而去。子即始祖 也。

《南史·張融傳》:高帝出太極殿西室,融入問訊,彌時方 登階,及就席上,曰:何乃遲為。對曰:自地升天,理不得 速。

《陶弘景傳》:弘景母郝氏,夢兩天人手執香爐,來至其 所,已而有娠。以宋孝建三年景申歲夏至日生。 《王摛傳》:永明八年,天忽黃色照地,眾莫能解。王融上 金大頌,摛曰:是非金天,所謂榮光。

《南齊書·魏國傳》:上遣司徒參軍蕭琛、范雲北使宏西 郊,與偽公鄉戎服繞壇宏一周,公卿七匝,謂之蹋壇。 明日,復戎服登壇祠天宏,又繞三匝,公卿七匝,謂之 繞天。

《梁書·崔靈恩傳》:儒者論天,互執渾GJfont二義。論蓋不合 于渾,論渾不合于蓋。靈恩立義,以渾蓋為一焉。 《酉陽雜俎》:梁主坐帷,為綠油大。

《北齊書·文宣本紀》:帝,諱洋。深沈有大度。晉陽有沙門, 乍愚乍智,時人不測,呼為阿禿師。歷問祿位,至帝,舉 手再三指天而已,口無所言。見者異之。後從世宗行 過遼陽山,獨見天門開,餘人無見者。

《陳書·高祖本紀》:高祖嘗遊義興館于許氏,夜夢天開 數丈,有四人朱衣捧日而至,令高祖開口納焉。及覺, 腹中猶熱,高祖心獨負之。

《迷樓記》:帝將再幸江都,有迷樓宮人抗聲夜歌云:河 南楊柳謝,河北李花榮,楊花飛去落何處。李花結子 自然成。帝召宮女,問:汝自為之耶。曰:道途兒童都唱 此歌。帝默然,曰:天啟之也。

《唐書·張元素傳》:貞觀四年,詔發卒治洛陽宮,且東幸。 元素上書曰:天下不可以力勝,唯當務儉約,薄賦斂, 以身先之,乃能大安。帝即詔罷役。魏徵曰:張公論事, 有回天之力。

《柳氏舊聞》:天寶中,上于內道場為兆庶祈福,親制黃 素文,及登壇之際,其文乃自然凌空,上騰于天,空中 有言,聖壽延長。

《雲仙雜記》:李白登華山落鴈峰,曰:此山最高,呼吸之 氣,想通帝座矣。恨不攜謝脁驚人詩來,搔首問青天 爾。

《清異錄》:懷素居零陵菴東郊,植芭蕉、亙帶,幾數萬,取 葉代紙,號其所曰:綠天。道州剌史追作綠天銘。 《海棠譜》:南人謂帳額為帳天。

《唐書·陸扆傳》:扆舉進士時,方遷幸,而六月榜出,至是 每甚暑,他學士輒戲曰:造榜天也。《李長吉小傳》:長吉將死時,忽晝見一緋衣人,駕赤虯, 持一版書,若太古篆,或霹靂石。文者云:當召長吉。長 吉了不能讀,欻下榻叩頭言:阿長吉學語時呼太夫人云老且 病,賀不願去。緋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 天上差樂不苦也。長吉獨泣,旁人盡見之,長吉氣絕。 常所居窗中,勃勃有煙氣,聞行車嘒管之聲,太夫人 急止人哭,待之,如炊五斗黍許時,長吉竟死。

《舊唐書·天竺國傳》:其人皆學悉曇章,云是梵天法書, 書于貝,多樹葉以紀事。

《唐書·西域傳》:大食國使者來曰:國人止拜天,見王無 拜也。有司切責,乃拜。

《聞奇錄》:羊襲吉,狀元之子,少時,庭中乘涼,忽見天開, 其內雲霞澒洞,臺閣參差,光明下照山岳。襲吉驚懼, 逡巡乃閉。

留贊為將,臨敵,必先被髮叫天,因抗音而歌,左右應 之,歌畢,乃進戰。

《清異錄》:李後主每春盛時,梁棟、窗壁、柱栱、階砌,並作 隔筒,密插雜花牓。曰:錦洞天。

王衍伶官家樂侍燕,小池水澄天見。家樂應制云:一 段聖琉璃。

偽閩中書吏韋添天字謎云:露頭更一日,真是艷陽 根。

晉出帝,不善詩,時為俳諧語。詠天詩曰:高平上監碧 翁翁。

世宗時,水部郎韓彥鄉使高麗。卿有一書,曰博學記。 偷抄之,得三百餘事。今抄天部七事,迷空步障,霧也; 威屑,霜也;教水,露也;冰子,雹也;氣母,虹也;屑,金星也; 秋明大老,天河也。

《遼史·耶律曷魯傳》:遙輦痕德菫可汗歿,群臣奉遺命 請立太祖。太祖辭曰:昔吾祖夷离菫雅里嘗以不當 立而辭,今若等復為是言,何歟。曷魯進曰:曩吾祖之 辭,遺命弗及,符瑞未見,第為國人所推戴耳。今先君 言猶在耳,天人所與,若合符契,天不可逆,人不可拂, 而君命不可違也。太祖曰:遺命固然,汝焉知天道。曷 魯曰:聞于越之生也,神光屬天,異香盈幄,夢受神誨, 龍錫金佩。天道無私,必應有德。我國削弱,齮齕於鄰 部日久,以故生聖人。以興起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 命,且遙輦九營棋布,非無可立者,小大臣民屬心于 越,天也。昔者于越伯父釋魯嘗曰:吾猶蛇,兒猶龍也。 天時人事,幾不可失。

《穆宗本紀》:應曆十八年三月乙酉,造大酒器,刻為鹿 文,名曰:鹿甒。貯酒以祭天。

《聖宗本紀》:統和十年十二月庚辰,獵儒州東川,拜天。 《后妃傳》:聖宗皇后蕭氏母,嘗夢金柱擎天,諸子欲上, 不能。后後至,與僕從皆陞。

《宋史·五行志》:蜀孟昶末年,婦女競治髮為高髻,號:朝 天髻。未幾,昶入朝京師。

《劉末年傳》:末年生四歲,仁宗使賦小山詩,有一柱擎 天之語。

《神宗本紀》:嘉祐八年,侍英宗入居慶寧宮,嘗夢神人 捧之登天。

《趙抃傳》:抃以太子少保致仕,卒,諡清獻。抃長厚清修, 人不見其喜慍,平生不治貲業,不畜聲伎,嫁兄弟之 女十數,他孤女二十餘人,施德惸貧,蓋不可勝數。日 所為事,入夜,必衣冠露香以告于天,不可告則不敢 為也。

《倦游錄》:韓琦知秦州,臥疾數日,夢以手捧天者再。其 後,援英宗于藩邸,翼神宗于東宮。

《南窗記·談王文正公遺事》:公幼時,見天門開,中有公 姓名。弟旭乘間問之,公曰:要待死後,墓誌寫上此言。 雖不足據,亦可見其實有是事矣。龐莊敏公帥延安, 日冬至,奉祠家廟,齋居中夜,恍惚間,見天象成文云: 龐某後十年作相,當以仁佐天下。凡十三字,駐視久 之方滅。公因作詩記之云:冬至子時,陽已生,道隨陽 長,物將萌,星辰賜告,銘心骨,願以寬章輔太平。手椷 之,題曰:齋誠家紀之詩藏,其曾孫益如處用小粉牋 字札,極草,草按實錄,自慶曆元年初,分陝西四路公, 與韓忠獻、范文正、王聖源三公俱為帥。至皇祐三年 登庸,適十年,夫天道遠矣,而告人諄諄如此,理固有 之,不可盡詰。

《聞見前錄》:康節先公嘗言李復圭龍圖,臨事有斷,年 二十八,知滑州與郡官,夜,會有衛兵奪銀匠鐵鎚殺 人者,一府皆驚擾。公捕至,立斬之。上章待罪,諸司亦 按公擅殺。仁宗曰:李復圭,帥才也。除知慶州,謫光化。 軍有放停卒,自陳乞添租划佃某人官田者。公曰:汝 揀停之兵,如何能佃。官田卒曰:筋力未衰也。公曰:汝 以衰故揀停,既未衰,卻合充軍。呼刺字人,刺元,軍分。 人皆稱之公才高,為眾所忌,故仕宦數不進。公居多 不平。康節因和其詩作天吟一篇曰:一般顏色正蒼 蒼,今古人曾叫斷腸。日往月來無少異,陽舒陰慘不 相妨。迅雷震後山川裂,甘露零時草木香。幽暗巖崖生鬼魅,清平郊野見驚凰。千花爛為三春雨,萬木凋 因一夜霜。此意分明難理會,直須賢者入消詳。蓋其 意使有所感悟也。

《冷齋夜話》:景德初,西土有異僧到都下,閱永嘉證道 歌,即作禮頂戴久之。譯者問其故,僧曰:此書流播五 天,稱真丹聖者。所說發明心要,甚多。

《宋史·朱熹傳》:熹幼穎悟甫能言,父指天示之曰:天也。 熹問曰:天上何物。松異之。

《理宗本紀》:開禧元年正月癸亥,生于邑中虹橋里第, 室中五采爛然,赤光屬天,如日正中。

《玉海》:教授鄭鈞所進欽天要略,編次有倫,評議切理, 詔遷秩。

《竹坡詩話》:夔峽道中,昔有杜少陵題詩一首,以天字 為韻,榜之梁間,自唐至今,無敢作詩者。有一監司過 而見之,和韻大書其側,後有人嘲之曰:想君吟詠揮 毫日,四顧無人膽似天。過者無不笑之。

《文獻通考》:占城國每歲十二月十五日,城外縛木為 塔,王及人民各以衣物香藥置于塔上,焚之以祭天。 《金史·太祖本紀》:收國元年九月九日,拜天射柳,歲以 為常。

《禮志》:金因遼俗,以重五中元九日行拜天禮,重五于 鞠場,中元于內殿,重九于都城外,其制刳木為盤,如 舟狀,赤為質,畫雲鶴。文為架,高五六尺,置盤其上薦, 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則于常武殿築臺為 拜天所。

《元史·郭寶玉傳》:歲庚午,童謠曰:搖搖罟罟,至河南,拜 閼氏。既而太白經天,寶玉歎曰:北軍南,汴梁即降,天 改姓矣。帝將伐西蕃,患其城多依山險,問寶玉攻取 之策。對曰:使其城在天上,則不可取;如不在天上,至 則取矣。帝壯之。

《憲宗本紀》:四年,會諸王于顆顆腦兒之西,乃祭天于 日月山。七年秋,駐蹕于軍腦兒,釃馬乳祭天。

《世祖本紀》:至元十八年,命天師張宗演等即壽寧宮, 奏赤章于天,凡五晝夜。

《董文炳傳》:己未秋,世祖伐宋師次陽羅堡。宋兵築堡 于岸,陳船江中,軍容甚盛。文炳與敢死士數十百人 當其前,率弟文用、文忠,載艨艟鼓櫂疾趨,叫呼畢奮。 鋒既交,文炳麾眾趨鋒搏之,宋師大敗。命文用輕舟 報捷,世祖方駐香爐峰,因策馬下山問戰勝狀,則扶 鞍起立,豎鞭仰指曰:天也。

《抱璞簡記》:正德初,劉瑾用事詔禁官民:名字有天字 者悉令更之。予見宋政和中八年閏九月,給事中趙 野奏陛下恢崇妙道寅奉高真,凡世俗以君王聖之 字為名字,悉令革而正之,尚有以天字為稱者。竊慮 亦當禁約,依奏。

《雲南通志》:正德中,楚雄王某者,居山谷中。初秋夜起, 星月朗徹,忽見西南方天開,旌旂前導,中為元武,向 北而去,移時方合。

《山西通志》:嘉靖二十七年,猗氏百俊里王鑑村楊錦 妻范氏,半夜發付次子聯芳考試,天開西北,見玉帝, 二神將後,聯芳登第。

天部雜錄编辑

《易經·訟象傳》象曰: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 本義天上水下,其行相違,作事謀始,訟端絕矣。大全楊氏 曰:天左旋,而水東注,違行也。

大有上九:自天祐之,吉,無不利。象曰:大有上吉,自天 祐也。程傳行順乎天,而獲天祐,故所往皆吉。

大畜上九:何天之衢,亨。程傳天衢:天路也,謂虛空之中 雲氣飛鳥往來,故謂之天衢。謂其亨通,曠闊無有蔽 阻也。本義何天之衢,言何其通達之甚也。

姤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程傳猶云自天而降, 言必得之也。

豐上六:象傳:豐其屋,天際翔也。程傳在上而自高若飛 翔于天際。

中孚彖傳: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本義信而正,則應 乎天矣。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本義雞非登天之物,而欲登天; 信非所信,而不知變。亦猶是也。

《書經》:君奭天壽,平格保,乂有殷。蔡註呂氏曰:天無私壽, 惟至平通格于天者,則壽之。伊尹而下,六臣能盡平 格之實,故能保。乂有殷,多歷年所。

《詩經·鄘風·柏舟篇》:母也,天只,不諒人只。朱註只,助語辭。 衛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共姜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 故共姜作此以自誓。言母之于我,覆育之恩,如天罔 極,何其不諒我之心乎。

《君子·偕老篇》: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朱註言宣姜服 師容貌之美,見者驚猶鬼神也。

《王風·黍離篇》:悠悠蒼天,此何人哉。朱註周既東遷,大夫行役,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傷其所以致此果,何 人哉。追怨之深也。

《唐風·綢繆篇》:綢繆束薪,三星在天。朱註國亂民貧,男女 有失其時,而後得遂其婚姻之禮者,詩人敘其婦語 夫之辭。

《鴇羽篇》:悠悠蒼天,曷其有所。朱註民從征役,而不得養 其父母,故作此詩也。

悠悠蒼天,曷其有極。悠悠蒼天,曷其有常。

《秦風·黃鳥篇》:彼蒼者天,殲我良人。朱註秦穆公卒,以子 車氏之三子為殉,國人哀之,為之賦黃鳥。

《豳風·鴟鴞篇》: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戶。朱註 周公既得管叔、武庚而誅之,作此詩以貽王,託為鳥 之愛巢者,及天未陰雨之時,往取桑根,以纏綿巢之 隙穴,使之堅固,以備陰雨之患也。

《小雅·天保篇》:天保定爾,亦孔之固。朱註人君以鹿鳴以 下五詩燕其臣,臣受賜者,歌此詩,以答其君,言天之 安定,我君而使之獲福。如此也。

天保定爾,俾爾戩穀。天保定爾,以莫不興。

《節南山篇》:天方薦瘥,喪亂弘多。朱註薦,重。瘥,病也。神怒 而重之,以喪亂也。

不弔昊天,不宜空我師。朱註尹氏不平,其心既不見愍, 弔于昊天矣。則不宜久在位,使我眾并及空窮也。 昊天不傭,降此鞠GJfont。昊天不惠,降此大戾。朱註言:昊天 不均,而降此窮極之亂,昊天不順,而降此乖戾之變。 不弔昊天,亂靡有定。朱註蘇氏曰:天不之恤,故亂未有 所止也。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朱註尹氏之不平,若天使之。故曰: 昊天不平。若是,則我王亦不得寧矣。

正月篇:天之扤我,如不我克。朱註無所歸咎之詞也。 民今之無祿,夭夭是椓。朱註夭,禍。椓,害。言民今獨無祿 者,乃天禍椓喪之耳。

《十月之交篇》:天命不徹,我不敢傚,我友自逸。朱註徹,均 也。言眾人皆得逸豫,而我獨勞者,乃天命之不均。我 豈敢不安于所遇,而傚我友之自逸哉。

《雨無正篇》: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饑饉,斬伐四國, 昊天疾威,弗慮弗圖。朱註言昊天不大其惠,降此饑饉, 而殺伐四國之人,如何昊天曾不思慮圖謀,而遽為 此乎。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朱註呼天而訴之也。

《小旻篇》:旻天疾威,敷于下土。朱註言旻天之疾威布于 下土也。

《小弁篇》:何辜于天,我罪伊何。朱註怨而慕也。

天之生我,我辰安在。朱註無所歸咎,則推之于天。曰:豈 我生時之不善哉。何不祥至是也。

《巧言篇》: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憮。朱註 言悠悠昊天為人之父母,胡為使無罪之人遭亂如 此。其大也。

《巷伯篇》: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大全胡氏曰:無 所告,愬而告之于天也。輔氏曰:視彼驕人,庶乎有以 抑遏沮止之也,矜此勞人,庶乎有以扶持安全之也。 《蓼莪篇》: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朱註言父母恩之大,如天 無窮,不知所以為報也。

《有饛篇》:跂彼織女,終日七襄。朱註天有十二次,自卯至 酉,當更七次也。

《小明篇》:明明上天,照臨下土。朱註大夫以二月西征,至 于歲暮,而未得歸,故呼天而訴之也。

《白華篇》:天步艱難,之子不猶。朱註天步,猶言時運也。猶 圖也。

《大雅·文王篇》:文王在上,於昭于天。朱註言文王既沒,而 其神在上,昭明于天也。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朱注言商之孫子而侯服于周,以 天命之不可常。

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載,無聲無臭。朱註度殷 之所以廢興者,而折之于天。然上天之事,無聲無臭, 不可得而度也。惟取法于文王,則萬邦作而信之矣。 《大明篇》: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 位殷適,使不挾四方。朱註言在下者,有明明之德;則在 上者,有赫赫之命,達于上下,去就無常。此天之所以 難忱,而為君之所以不易也。紂居天位為殷嗣乃使 之不得挾四方而有之。蓋以此爾。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載,天作之合。朱註言天之 監照,實在于下,其命既集于周,故于文王之初年而 默定其配也。

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朱註俔,譬也。大全王氏曰:譬天之妹, 言其德可以繼天也。

《棫樸篇》:倬彼雲漢,為章于天。朱註雲漢在箕斗二星之 間,其長竟天。章,文章也。

《旱麓篇》:鳶飛戾天,魚躍于淵。朱註戾,至也。

《皇矣篇》: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朱註 言天之臨下甚明,但求民之安定而已。

《下武篇》:三后在天,王配于京。朱註三后:太王、王季、文王也。在夭既沒,而其精神上與天合也。

于萬斯年,受天之祐。受天之祜,四方來賀。

《既醉篇》:其引維何,天被爾祿。朱註言將使爾有子孫者, 先當使爾被天祿,而為天命之所附屬。

《假樂篇》:宜民宜人,受祿于天。朱註民,庶民。人,在位者也。 《板篇》: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夭之方蹶,無然泄泄。朱註憲 憲,欣欣也。大全朱子曰:天方艱難,則人當憂懼也。今乃 欣欣然自以為適。天方蹶動,則人當斂飭也。今乃弛 緩而不以為事。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朱註謔,戲侮也。

天之方懠,無為夸毗。朱註懠,怒。夸,大。毗,附也。戒小人母 得夸毗也。

天之牖民,如壎如朱註牖,開明也,猶言天啟其心也。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 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朱註言天之聰明,無所 不及,不可以不敬也。

《蕩篇》:蕩蕩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 烝民,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朱註言此蕩蕩之 上帝,乃下民之君也。今此暴虐之上帝,其命乃多。邪 僻者何哉。蓋天生眾民,其命有不可信者,GJfont其降命 之初,鮮有不善,而人少能以善道自終。是以致此大 亂,使天命亦罔克終,如疾威而多辟也。

天降慆德,女興是力。朱註言此暴虐聚斂之臣,乃天降 慆慢之德,而害民。然非其自為之也,乃汝興起此人 而力為之耳。

天不湎爾以酒,不義從式。朱註言天不使爾沈湎于酒, 而惟不義是從而用也。

《抑篇》:肆皇天弗尚,如彼泉流,無淪胥以亡。朱註衛武公 作此詩,使人日誦于其側以自警。言天所不尚,則無 乃淪陷,相與而亡,如泉流之易乎。

昊天孔昭,我生靡樂。

取譬不遠,昊天不忒。朱註言我之取譬,夫豈遠哉。觀天 道禍福之不差忒,則知之矣。

《桑柔篇》:倬彼昊天,寧不我矜。大全劉氏曰:呼天者,亦無 所歸咎之意也。

我生不辰,逢天僤怒。朱註辰,時。僤,厚也。

《雲漢篇》:倬彼雲漢,昭回于天。朱註言其光隨天而轉也。 昊天上帝,則不我遺。朱註言上天降旱災,使我亦不見 遺也。

昊天上帝,寧俾我遯。朱註言天又不肯使我逃遁而去 也。

昊天上帝,則不我虞。朱註言天曾不度我之心也。 瞻卬昊天,云如何里。朱註里,憂也,聊賴之意也。 瞻卬昊天,有嘒其星。朱註久旱而仰天望雨,則有嘒然 之明星,未有雨徵也。

《崧高篇》:崧高維嶽,駿極于天。

《烝民篇》:夭生烝民,有物有則。朱註言天生眾民,有是物, 必有是則也。

《瞻卬篇》:瞻卬昊天,則不我惠。朱註無所歸咎之詞也。 天何以刺,何神不富。朱註剌,責也,言天何用責王。神何 用不富王哉。

天之降罔,維其優矣。人之云亡,心之憂矣。天之降罔, 維其幾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朱註罔,罟。優,多。幾,近也。 重言之,以警王也。

藐藐昊天,無不克鞏。朱註言天高遠,雖若無意于物,然 其功用,神明不測。雖危亂之極,亦無不能鞏固之者。 《召旻篇》:旻天疾威,天篤降喪。朱註篤,厚也。此剌幽王任 用小人,以致饑饉侵削之詩也。

《周頌·清廟篇》:對越在天。朱註對越,其在天之神。 《維天之命篇》: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朱註天命,即天道也。 不已,言無窮也。

《天作篇》:天作高山,大王荒之。朱註此祭太王之詩,言天 作岐山,而太王始治之也。

《昊天有成命篇》: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朱註言天祚周 以天下,既有定命,而文武受之也。

《我將篇》: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朱註言奉其 牛羊以享上帝,而曰:天庶其降而在此牛羊之右乎。 蓋不敢必也。

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時邁篇》: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朱註言我之以時巡行 諸侯也。天其子我乎哉。GJfont不敢必也。 《思文篇》:思文后稷,克配彼天。

《敬之篇》: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 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朱註成王受群臣之戒,而述其 言曰:敬之哉,敬之哉,天道甚明,其命不易保也。無謂 其高而不吾察,當知其聰,明明畏常,若陟降于吾之 所為,而無日不臨監于此者,不可以不敬也。

《桓篇》:於昭于天,皇以間之。朱註此亦頌武王之功。大全輔 氏曰:言其德,上昭于天,而君天下,以代乎商也。 《魯頌·閟宮篇》:天錫公純嘏。

《商頌·烈祖篇》:自天降康,豐年穰穰朱註言天降以豐年,黍稷之多,使得以祭也。

《元鳥篇》:天命元鳥,降而生商。大全朱氏曰:推契之所以 生,固本于天命也。

《殷武篇》:天命多辟設,都于禹之績。朱註言天命諸侯,各 建都邑于禹所治之地。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朱註言天命降監不在乎他,皆在 民之視聽,則下民亦有嚴矣。

《禮記》:郊特牲祭之日,王被袞,以象天戴冕璪,十有二 GJfont,則天數也。旂十有二旒龍章,而設日月以象天 也。天象聖人則之郊,所以明天道也。

《爾雅·釋天》:天,根氐也。角下繫于氐,猶木之有根。 《易乾鑿度》:三,古文天字,今為乾卦重,聖人重三而成, 立位得上下、人倫、王道備矣,亦川字覆萬物。

乾為天門,聖人畫乾為天門,萬靈朝會,眾生成,其勢 高遠,重三,三而九,九為陽德之數,亦為天德,天德兼 坤數之成也。成而後有九萬形。經曰:天門闢,元氣昌, 始于乾也。

《三墳書·形墳》,乾形天。地,天降氣;日,天中道;月,天夜明; 山,天曲上;川,天曲下;雲,天成陰;氣,天習蒙。

天地圓丘,天日昭明,天月淫天,山岳天川,漢天雲祥, 天氣垂氤。

《春秋說辭》:天,群陽之精,合為太乙,分為殊名。

《本草經》:天有九門,中道最長,日月由此行之,名日國 也。

《素問》:天體如車有蓋,日月懸著,何可上哉。

《管子·形勢解》:天之道,滿而不溢,盛而不衰,明主法象 天道,故貴而不驕,富而不奢,行理而不惰,故能長守 富貴,久有天下,而不失也。故曰:持滿者與天。

《版法解》:凡將立事,正彼天植,天植者,心也。天植正,則 不私近親,不孽疏遠。不私近親,不孽疏遠,則無遺利, 無隱治。無遺利,無隱治,則物無不舉,物無遺者。欲見 天心,明以風雨。故曰:風雨無違,遠近高下各得其嗣。 萬物尊天而貴風雨,所以尊天者,為其莫不受命焉 也。所以貴風雨者,為其莫不待風而動,待雨而濡也。 若使萬物釋天而更有所受命,釋風而更有所仰動, 釋雨而更有所仰濡,則無為尊天而貴風雨矣。 《左傳》:芊尹無宇曰:天有十日,人有十等。十日,甲至 癸;十等,王公、大夫、士皁、輿隸僚、僕臺也。

《國語·楚語》:子GJfont復命,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則。咫, 少也。言少知天道耳,安知治民之法。

《亢倉子·政道篇》:人無法以知天,以四時寒暑、日月星 辰之所行知天。若四時寒暑、日月星辰之所行,當則 諸生血氣之類,皆得其處而安其產矣。

《關尹子·三極篇》:天無不覆,有生有殺,而天無愛惡。 《莊子·逍遙遊》: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 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齊物論》:聖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均。故知止其 所,不知至矣。孰知不言之辯,不道之道。若有能知,此 之謂天府。何謂和之以天。倪曰:是不是,然不然,是 若果是也,則是之異乎不是也,亦無辯。然若果然也, 則然之異乎不然也,亦無辯。化聲之相待,若其不相 待,和之以天。倪因之以曼衍,所以窮年也。

《養生主》:公文軒見右師而驚曰:是何人也。惡乎介也。 天與其人。與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獨也。人之 貌有與也。以是知其天也。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 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耶。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 乎。曰:然。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 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 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 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逅天之刑。

人間世:顏淵曰:內直者,與天為徒。顏闔將傳衛靈 公太子而問於蘧伯玉曰:有人於此,其德天殺,與之 為無方,則危吾國;與之為有方,則危吾身。其知適足 以知人之過,而不知其所以過,若然者,吾奈之何。 《德充符》:聖人不謀,惡用知。不斲,惡用膠。無喪,惡用德。 不貨,惡用商。四者,天鬻也。天鬻也者,天食也。既受食 于天,又惡用人,有人之形,無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 于人,無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眇乎。小哉,所以屬 于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莊子曰:謂惠施道與之 貌,天與之形,無以好惡,內傷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 勞乎子之精,倚樹而吟,據槁梧而瞑,天選子之形,子 以堅自鳴。

《大宗師》: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為者,至矣。知天之所 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養 其知之所不知,終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 也。雖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後當其所待者,特未定 也。庸詎知吾所謂天之非人乎。所謂人之非天乎。且 有真人而後有真知。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 也。人之有所不得與,皆物之情也。彼特以天為父而 身猶愛之,而況其卓乎。子桑戶、孟子、反于琴張。三 人相與友曰:孰能相與于無相,與相為于無相為。孰能登天遊霧,撓挑無極,相忘以生,無所終窮。三人相 視而笑,莫逆于心,遂相與友。莫然有間,而子桑戶死, 未葬。孔子聞之,使子貢往待事焉。或編曲,或鼓琴,相 和而歌,子貢反以告孔子。孔子曰:彼遊方之外者也, 而丘遊方之內者也。子貢曰:然則夫子何方之依。曰: 丘,天之戮民也,雖然,吾與汝共之。子貢曰:敢問,畸 人曰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 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安排而去,化乃入于 寥天一。

《馬蹄》:民有常性,織而衣,耕而食,是謂同德,一而不黨, 命曰天放。

天地有治,在人忘乎物,忘乎天,其名為忘己。忘己之 人,是之謂入于天。

《天道》:天道運而無所積,故萬物成。與天和者謂之 《天樂》:GJfont萬物而不為戾;澤及萬世而不為仁;長于上 古而不為壽;覆載天地,刻雕眾形而不為巧。此之謂 天樂。

《天運》:天機不張而五官皆備,此之謂天樂。

刻意聖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

《秋水》:河伯曰:何謂天。何謂人。北海若曰:牛馬四足,是 謂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故曰:無以人滅天。 《達生》: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骨節與人同,而犯害與 人異,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死生驚懼, 不入乎其胸中。是故忤物而不慴。彼得全于酒而猶 若是,而況得全于天乎。聖人藏于天,故莫之能傷也。 復讎者不折鏌干,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是以天下 平均,故無攻戰之亂,無殺戮之刑者。由此道也,不開 人之天,而開天之天。開天者,德生。開人者,賊生。不厭 其天,不忽于人,民幾乎以其真。

庚桑楚有乎出,有乎入,入出而無見其形,是謂天門。 天門者,無有也。

天下聖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不離于宗。謂之 天人不離于精,謂之神,人不離于真,謂之至人。以天 為宗,以德為本,以道為門,兆于變化,謂之聖人。 《呂子·大樂篇》:始生人者,天也。人無事焉,天使人有欲。 人弗得不求;天使人有惡,人弗得不避。欲與惡所受 于天也,人不得與焉。

《君守篇》:天無形,而萬物以成至精;無象,而萬物以化。 《申子》:天道無私,是以恆正,天道恆正,是以清明。 《宋玉·大言賦》:長GJfont耿介,倚天之外。 《史記·匈奴傳》: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 單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 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屈原傳》: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窮則 反本,故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未嘗不 呼父母也。

《封禪書》:秦穆公臥五日寤,乃言夢見上帝,史書藏之, 後世皆曰:秦穆公上天。

《漢書·郊祀志》:王者,父事天。故爵稱天子。

《禮樂志》:郊祀歌,天門開,詄蕩蕩如淳曰:詄,讀如迭。 詄蕩蕩,天體堅清之狀也。

《淮南子》:排閶闔,錀天門閶闔,始生天之門也。天門, 上帝所居紫微宮門也。

《董膠西集·賢良策三》:臣聞天者,群物之祖也。故遍覆 包函而無所殊。建日月風雨以和之,經陰陽寒暑以 成之。

《揚子·法言·問道篇》:或問天曰:吾於天歟見無為之為 矣。或曰:雕刻眾形者,匪天。歟曰:以其不雕刻也,如物 刻而雕之,焉得力而給諸。

《太元經》:天蒼蒼然,東南西北仰而無不在焉。及其俛 則不見也。

《論衡·說日篇》:天平正,與地無異。天行三百六十五 度,積凡七十三萬里也。其行甚疾,無以為驗,當與陶 鈞之運、弩矢之流相類似乎。

《王叔師集·離騷經章句序》:屈原作九章,援天引聖以 自證明。

《辛氏三秦記》:城南韋杜,去天尺五。

《太平寰宇記》:邛都縣漏天,秋夏常雨,僰道有大漏天, 小漏天。

《述征記》:人日作煎餅于中庭,謂之薰天。

《水經注》:鄴東城上石氏立東明觀,上加金博山,謂之 鏘天。

《荊楚歲時記》:八月一日以朱墨點小兒額,為天炙以 厭疫。

《唐孔穎達·禮記·郊特牲疏》:鄭氏謂天有六天,丘郊各 異,太微宮有五帝座,青帝曰靈威仰;赤帝曰赤熛怒; 白帝曰白招矩;黑帝曰葉光紀;黃帝曰含樞紐。是五 帝與天帝六也。

《六典》:內閣司舍,惟祕閣最宏壯穹窿高敞,謂之木天。 《韓昌黎集》:原道坐井而觀天,而曰天小者,非天小也, 其所見者小也。《柳河東集·郭橐駝傳》:橐駝非能使木壽且孳也,能順 木之天以致其性爾。

《非國語》:聖人之道不窮,異以為神,不引天以為高。 《嬾真子》:僕讀史記,因嘆曰:天道遠矣,吁可畏也。秦昭 王四十八年,始皇生于邯鄲,年十三即位,是歲甲寅。 然是年,豐沛已生漢高皇帝矣。後十五年己巳,項羽 生。二十七年,始皇南巡會稽,時年已二十三矣,其年 七月,始皇崩。二世元年九月,沛公起。沛時年三十九, 項羽起會稽,時年二十四。漢元年,高帝至灞上,時年 四十二。十二月,羽繼至遂殺子嬰而滅秦。高帝在位 十二年,五十三而崩,時歲在丙午。噫,消長倚伏其運 密矣。

《蠡海集》:天之色,蒼蒼然也。而前輩曰丹霄,曰絳霄,河 漢曰銀河。可也。而曰絳河,蓋觀天者,以北極為標準, 所仰視而見者,皆于北極之南,故稱之曰丹、曰絳,借 南之色以為喻也。

天之于人也,賦與常豐。故能自用而兼能用物。天之 於物也,賦與常嗇,故但能自用而不用物也。

《老學庵筆記》:蔚藍乃隱語,天名,非可以義理解也。杜 子美梓州金華山詩云:上有蔚藍天垂光,抱瓊臺猶 未有害。韓子蒼乃云:水色天光共蔚藍,乃直謂天與 水之色俱如藍耳,恐又因杜詩而失之。

《緗素雜記》:《後漢·南匈奴傳》云:單于姓虛連。題註云:前 書匈奴傳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黎孤塗單 于。匈奴謂天為撐黎,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 言其象天單于然也。一云撐黎天子也。匈奴號撐黎, 猶漢人稱天子也。與此小異,永叔代王狀元謝及第 啟云:陸機閱史尚靡識于撐黎,枚皋屬文徒率成于 骫骳。又沈元用謝啟云:讀撐黎而靡識,敢謂知書問 祈招而不知,尚慚博學。然陸機不識撐黎事,竟不知 在何書。一云不識撐黎謂皇甫謐非陸機。

《雞林類事》:方言天曰漢GJfont。 《金華遊錄》:有天池深廣,四畔峻壁不可下,池之裏有 崖如兩扉,而啟其一極,黑暗中遠望石扉啟處,天光 下燭,蓋洞天漏明而人莫知。其處名:一線天。

《元姚燧·襄陽廟學碑》:聖人之道,天也,善言者,繪工也, 山水烏獸草木之為物,或可圖而肖之,以語繪天設 色,而得其髣GJfont萬一者,古今人無能為者也。 《郁離子》:微盜子問於郁離子曰:天道好善而惡惡,然 乎。曰:然。曰:然則天下之生善者宜多,而惡者宜小矣。 今天下之飛者,烏鳶多,而鳳凰少,豈鳳凰惡,而烏鳶 善乎。天下之走者,豺狼多,而麒麟少,豈麒麟惡,而豺 狼善乎。天下之植者,荊棘多,而稻粱少,豈稻粱惡,而 荊棘善乎。天下之火食而豎立者,姦宄多,而仁義小, 豈仁義惡,而姦宄善乎。將人之所謂惡者,天以為善 乎。人之所謂善者,天以為惡乎。抑天不能制物之命, 而聽從其自善惡乎。將善者可欺,惡者可畏,而天亦 有所吐茹乎。自古至今,亂日常多,而治日常少,君子 與小人爭,則小人之勝常多,而君子之勝常少,何天 道之好善惡惡,而若是戾乎。郁離子不對,盜子退謂 其徒曰:甚矣。君子之私於天也,而今也辭窮于予矣。 《薛瑄道論天》:不以隆冬,而息其生物之機緘。上下、 遠近、大小、內外,渾是天,天外無物,物外無天。天體 無外,心體無外,道體無外,其實一也。天既無言,恐 理亦無名。心大,如天之無物不包;心小,如天之無 物不入。

《子元案垢》:天之黃道,可見處暑後秋分前。晴朗日沒 時于高處,向南視之,若虹霓斜界雲氣皆不敢入者, 是也。

《玉堂漫筆》:文曜麗乎,天其動者,有七日月,五星是也。 其不動,二十八宿是也。日為陽精,月為陰精,五行之 精,為五星,布于四方,二十八舍為宿,咸列布于天,運 行躔次用示吉凶焉。

天道左旋,七政右轉,天一晝一夜而一周,又過一度。 日一畫一夜而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 二十八宿之度本因日行所躔而名,本無度也。度之 最多者,莫如東井至有三十四度,其最少者莫如觜 觿纔一度。井斗不與日躔相當,其度不得不闊,觜鬼 與日躔纔相及,其度不得不狹。

《冥影契》:萬象皆太虛,舍萬象欲得太虛,猶之空中覓 天也。無象前之虛,亦無象外之虛,天亦太虛之別名。 萬象,即天也。外天而求象,猶之外水以言冰。

《丹鉛總錄》:唐詩殘霞蹙水魚鱗浪,薄日烘雲卵色天。 東坡詩:笑把鴟夷一樽酒,相逢卵色五湖天。正用其 語,花間詞一方卵色楚南天註以卵為泖,非也。注東 坡詩者亦改卵色為柳色。王龜齡亦不及此耶。 《丹鉛雜錄》:潛夫論,世主欲無功之人而強富之,則是 與天GJfont也。況使無德之人與皇天GJfont而欲久立,自古 以來未之嘗有也。又曰民安樂,則天心總,天心總則 陰陽和,此皆格言也。天GJfont、天總,文字尤奇。 《觀微子》:聖人有常生之天,眾人有不死之天。常生之天全體,不死之天一端。仁義禮智不可勝用,全體之 天也。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一端之天也。

《豢龍子》:商周之生,本于契稷,契稷之生,出于天帝,蓋 非高辛之裔也。

《筆疇》:信步行將去,隨天分付來。此古人之名言也。然 余嘗改之曰:順理行將去,隨天分付來。如此則理直 而辭順,為無病矣。何則謂之。信步則有荒唐不撿之 患,何所為而不為哉。彼蒼蒼者,非天也,天之形氣也。 存乎人心而不去,宰于萬物而不傾,此所謂天也。求 天於蒼蒼者為甚急,忘天於方寸中者為甚緩。如之 何而天應邪。

《帝京景物略》:燕俗,謂陰雨為酒色天。

《名山藏·王享記》:呂宋國其人敬天,稱天曰寥氏。 《春明夢餘錄》:淇武中與侍臣論日月五星,侍臣以蔡 氏左旋之說為對。上曰:天左旋,日月五星右旋,蓋二 十八宿。經也。附天體而不動,日月五星,緯乎。天者也, 朕嘗于天清風爽指一宿以為主,太陰居星宿之西, 相去丈許,盡一夜,則太陰漸過而東矣。由此觀之,則 是右旋。此曆家言之,蔡氏特儒家之說耳。李日華云: 北極五星,鉤陳六星,皆在紫宮中,北極辰也,其紐天 之樞也。天運無窮,三光遞曜而極星不動,故曰居其 所,而眾星其之。賈逵、張衡、蔡邕、土蕃、陸績皆以北極 紐星為不動處也。祖GJfont以儀準候不動處在紐星之 末,猶一度有餘。蓋辰天壤也。凡天無星處皆曰辰,惟 北極紐星為眾動之樞,而其末一度有餘。適無別星, 故得驗其不動耳。

《田家雜占》:冬天近晚,忽有鯉魚斑雲起,漸合成濃陰 者,必無雨。名曰:護霜天。魚鱗天,不雨也風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