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24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四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二十四卷目錄

 七政部彙考一

  書經虞書舜典

  詩經鄭風女曰雞鳴篇 陳風東門之池篇 小雅大東篇

  爾雅釋天

  史記天官書

  漢書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張河間集靈憲

  魏張揖廣雅七曜行道 星

  晉書天文志

  隋書天文志

  唐書天文志

  宋史天文志

  鄭樵通志七曜

乾象典第二十四卷

=七政部彙考一{{{1}}}

《書經》
编辑

《虞書·舜典》
编辑

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

七政,謂日月五星各異政。舜察天文,齊七政,以審己當天心與否。七政,其政有七,於璣衡察之必在天者知七政,謂日月與五星也。木曰歲星,火曰熒惑星,土曰鎮星,金曰太白星,水曰辰星。《易繫辭》云: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此日月五星有吉凶之象,因其變動為占,得失由政,故稱政也。全解堯之曆象日月星辰,命羲和之四子方,且考四方之中星而已。至舜考察日月之行,加之以五緯之躔,度,然後其法加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歲星日行千七百二十八分度之百四十五,熒惑星日行一萬三千八百二十四分度之七千二百五十五;太白、辰星日各行一度,鎮星日行四千三百二十分度之百四十五,惟其七政之躔度,其多寡長短之不同。如此故必以璿璣玉衡,然後立法無差忒矣。而王氏云:堯典言曆象,舜典言璣衡者,器也。堯典言日月星辰,此言七政。七政者,事也。堯典所言皆道也。於此所言皆器也、事也,此說殊不然。夫堯典所謂曆象,即舜典所謂璣衡也。舜典所謂七政,即堯典所謂日月星辰皆在其中矣。豈有道與器與事之異哉。集傳或問:七政諸說如何。三山陳氏曰:日月五星,在天之政也。唐孔氏曰:言吉凶各有異政,得失由於君之政也。王氏曰:以人之所取正也。葉氏曰:七者,所以正四時、作萬事也。曰:陳說葉說主天而言,但葉謂正四時作萬事,則不然。日月五星所以成歲,功豈止正四時而已。不若陳說為當。然猶未明。故推其意而足之曰:人有政耳。天豈有政乎。曰:此但譬喻之辭,猶曰五星謂之五緯,星豈有緯乎。以其變動異於經星,故謂之緯。北斗謂之天樞,天豈有樞乎。以其持造化之綱,故謂之樞。日月五星司天之政,亦猶人之有政也。故以政言之耳。唐孔氏說亦有微意,故附見之。蔡傳在察也,美珠謂之璿璣機也。以璿飾璣所以象天體之轉運也。衡,橫也;謂衡簫也。以玉為管,橫而設之,所以窺璣而齊七政之運行。猶今之渾天儀也。七政,日月五星也,七者,運行於天有遲、有速、有順、有逆、猶人君之有政事也。大全林氏曰:璣衡以步七政之軌,度時數,兩不差焉。故曰:以齊日月五星在天有常,度其災祥與政事,相應故曰七政。陳氏經曰:七者,在天之政也。君為天與日月星辰之主,君有缺政則日月薄食、星辰變動,安得而齊。

《詩經》
编辑

《鄭風·女曰雞鳴篇》
编辑

子興視夜,明星有爛。

朱註明星,啟明之星,先日而出者也。

《陳風·東門之池篇》
编辑

昏以為期,明星煌煌。

昏以為期,明星晢晢。

朱註明星,啟明也;煌煌,大明貌;晢晢,猶煌煌也。

《小雅·大東篇》
编辑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朱註啟明、長庚,皆金星也。以其先日而出,故謂之啟明;以其後日而入,故謂之長庚。GJfont金水二星常附日行而或先或後,但金大水小,故獨以金星為言也。行,行列也,言啟明、長庚亦無實用,但施之行列而已。

《爾雅》
编辑

《釋天》
编辑

明星謂之啟明。

太白星也。晨見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太白。孫炎曰:明星,太白也。出東方,高三舍,今曰明星;昏出西方,高三舍,今曰太白。郭云:太白星也,晨見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太白。然則啟明是太白矣。《詩小雅》云:東有啟明,西有長庚,不知是何星也。或以在東西而異名,或二者別星,未能審也。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北斗七星,所謂璇璣、玉衡以齊七政。

索隱曰:馬融注《尚書》云:七政者,北斗七星,各有所主:第一曰主日,法天;第二曰主月,法地;第三曰命火,謂熒惑也;第四曰煞土,謂填星也;第五曰伐水,謂辰星也;第六曰危木,謂歲星也;第七曰罰金,謂太白也。日、月、五星各異,故名曰七政也。

察日月之行,以揆歲星順逆。

正義曰:晉灼云:太歲在四仲,則歲行三宿;太歲在四孟四季,則歲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而行二十八宿,十二歲而周天。索隱曰:姚氏案:天官古云歲星,一曰應星,一曰經星,一曰紀星。《物理論》云歲行一次,謂之歲星,則十二歲而星一周天也。

曰東方木,主春,日甲乙。

正義曰:天官云:歲星者,東方木之精,蒼帝之象也。歲星農官,主五穀。《天文志》云:春日,甲乙;四時,春也。五常,仁;五事,貌也。

其趨舍而前曰贏,退舍曰縮。

索隱曰:趨音聚,謂促也。

以攝提格歲:歲陰左行在寅,歲星右轉居丑。正月,與 斗、牽牛晨出東方,名曰監德。色蒼蒼有光。

索隱曰:太歲在寅,歲星正月晨出東方。按:《爾雅》歲在寅,為攝提格。李巡云言萬物承陽起,故曰攝提格。格,起也。監德:歲星在寅,正月晨見東方之名。

歲星出,東行十二度,百日而止,反逆行;逆行八度,百 日,復東行。歲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率日行十二 分度之一,十二歲而周天。出,常東方,以晨;入於西方, 用昏。單閼歲。

索隱曰:在卯也。歲星二月晨出東方。《爾雅》云卯為單閼。李巡云:陽氣推萬物而起,故曰單閼。單,盡也。閼,止也。

歲陰在卯,星居子。以二月與婺女、虛、危晨出,曰降入。 大有光。

索隱曰:降入,歲星三月,晨見東方之名,其餘准此。

執徐歲:歲陰在晨,星居亥。以三月居與營室、東壁晨 出,曰青章。青章甚章。

索隱曰:《爾雅》辰為執徐。李巡云:伏蟄之物皆振舒而出,故曰執徐。執,蟄也;徐,舒也。

大荒駱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巳為大荒駱。姚氏云:言萬物皆熾盛而大出,霍然落落,故曰荒駱也。

歲陰在巳,星居戌。以四月與奎、婁胃昴晨出,曰跰踵。 熊熊赤色,有光。

徐廣曰:跰踵,一曰路嶂。索隱曰:《天文志》作路。字詁云,今作踵也。正義曰跰,白邊反。踵,之勇反。

敦牂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干為敦牂。孫炎云敦,盛也;牂,壯也。言萬物盛壯。韋昭云敦,音頓。

歲陰在午,星居酉。以五月與胃、昴、畢晨出,曰開明。炎 炎有光。

徐廣曰:開明,一曰天津。索隱曰:《天文志》作啟明。正義曰:炎,鹽驗反。

葉洽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未為葉洽。李巡云:陽氣欲化萬物,故曰協洽。協,和也;洽,合也。

歲陰在未,星居申。以六月與觜觿、參晨出,曰長列。昭 昭有光。

正義曰:觜,子斯反。觿,胡規反。

涒灘歲:歲陰在申,星居未。以七月與東井、與鬼晨出, 曰大音。昭昭白。

素隱曰:《爾雅》云:在申為涒灘。李巡云:涒灘,物吐秀傾垂之貌。涒,他昆反;灘,他丹反。

作鄂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酉為作鄂。李巡云作鄂,皆物芒枝起之貌。鄂音愕。案:下文云作作有芒,則李巡解亦近。天文志作詻,音五恪反,與史記及爾雅並異。

歲陰在酉,星居午。以八月與柳、七星、張晨出,曰為長 王。作作有芒。

閹茂歲:歲陰在戌,星居巳。以九月與翼、軫晨出,曰天 睢。白色大明。

索隱曰:《爾雅》云在戌曰閹茂。孫炎云萬物皆蔽冒,故曰閹茂。閹,蔽也;茂,冒也。天文志作掩茂。睢音吁唯反。

大淵獻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亥為大淵獻。孫炎云:淵,深也。大獻萬物於深,謂GJfont藏之於外也。

歲陰在亥,星居辰。以十月與角、亢晨出,曰大章。

徐廣曰:一曰大星。索隱曰:《天文志》亦作大星。

蒼蒼然,星若躍而陰出旦,是謂正平。

困敦歲:歲陰在子,星居卯。以十一月與氐、房、心晨出, 曰天泉。元色甚明。

索隱曰:《爾雅》云在子為困敦。孫炎云:困敦,混沌也。言萬物初萌,混沌於黃泉之下。

赤奮若歲。

索隱曰:《爾雅》云在丑為赤奮若。李巡云:言陽氣奮迅。若,順也。

歲陰在丑,星居寅。以十二月與尾、箕晨出,曰天皓。黫 然黑色甚明。

索隱曰:皓音昊,漢志亦作昊,黫音烏閑反。

歲星一曰攝提,曰重華,曰應星,曰紀星。營室為清廟, 歲星廟也。

察剛氣以處熒惑。

徐廣曰:剛,一作罰。索隱曰:姚氏引廣雅熒惑謂之執法。天官占云熒惑方伯象,司察妖孽。則徐云:察罰氣為是。《春秋緯文耀鉤》云:赤帝,赤熛怒之神,為熒惑,位南方。晉灼云: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出入無常也。

曰南方火,主夏,日丙、丁。

徐廣曰:熒惑為理,外則理兵,內則理政。正義曰:《天官志》云:熒惑為執法之星,其行無常,主死喪,大鴻臚之象;主甲兵,大司馬之義;司驕奢亂孽,執法官也。其精為風伯,或童兒歌謠嬉戲也。

法,出東行十六舍而止;逆行二舍;六旬,復東行,自所 止數十舍,十月而入西方;伏行五月,出東方。

晉灼曰:伏不見。

心為明堂,熒惑廟也。

曆斗之會,以定填星之位。

索隱曰:晉灼曰:常以甲辰之元始建斗,歲鎮一宿,二十八歲而周天。《廣雅》曰:填星,一名地侯。《文耀鉤》曰:鎮,黃帝含樞紐之精,其體旋璣,中宿之分也。

曰中央土,主季夏,日戊己,黃帝,主德,女主象也。其一 名曰地侯,主歲。歲行十二度百十二分度之五,日行 二十八分度之一,二十八歲周天。其色黃,光芒,音曰 黃鍾宮。斗為文太室,填星廟,天子之星也。填星出百 二十日而逆西行,西行百二十日反東行。見三百三 十日而入,入三十日復出東方。太歲在甲寅,鎮星在 東壁,故在營室。

察日行,以處位太白。

索隱曰:太白辰出東方,曰啟明,故察日行以處太白之位。韓詩云:太白,晨出東方為啟明,昏見西方為長庚。又孫炎註《爾雅》,亦以為晨出東方高三丈,命曰啟明;昏見西方高三舍,命曰太白。正義曰:晉灼云:常以正月甲寅與熒惑晨出東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復出東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天官占》云: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將軍之象也。一名殷星,一名大正,一名熒星,一名官星,一名梁星,一名滅星,一名大囂,一名大衰,一名大爽。徑一百里。《天文志》云:其日庚辛;四時,秋也;五常,義也;五事,言也。春見東方,以晨;秋見西方,以夕也。

曰西方,秋,司兵,月行及天矢日庚辛,主殺。其出行十 八舍二百四十日而入。入東方,伏行十一舍百三十 日;其入西方,伏行三舍十六日而出。其紀上元。

正義曰:其紀上元,是星古曆初起上元之法也。

以攝提格之歲,與營室晨出東方,至角而入;與營室 夕出西方,至角而入;與角晨出,入畢;與角夕出,入畢; 與畢辰出,入箕;與畢夕出,入箕;與箕晨出,入柳;與箕 夕出,入柳;與柳晨出,入營室;與柳夕出,入營室。凡出 入東西各五,為八歲,二百二十日。

徐廣曰:一云三十二日。

復與營室晨出東方。其大率,歲一周天。

索隱曰:案:上元是古曆之名,言用上元紀曆法,則攝提歲而太白與營室晨出東方,至角而入;與營室夕出西方,至角而入。凡出入東西各五,為八歲二百二十日,復與營室晨出東方。大率歲一周天也。

其始出東方,行GJfont,率日半度,一百二十日,必逆行一 二舍;上極而反東行,行日一度半,一百二十日入。其 庳,近日,曰明星,柔;高,遠日,曰大囂,剛。

徐廣曰:囂,一作變。

其始出西,行疾,率日一度半,百二十日;上極而行遲, 日半度,百二十日,旦入,必逆行一二舍而入。其庳近 日,曰太白,柔;高,遠日,曰大相,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 其出東為東,入東為北方;出西為西,入西為南方。其 出不經天;太白白,比狼;赤,比心;黃,比參左肩;蒼,比參右肩;黑,比奎大星。

正義曰:比,類也。

亢為疏廟,太白廟也。太白,大臣也,其號上公。其他名 殷星、大正、營星、觀星、宮星、明星、大衰、大澤、終星、大相、 天浩、序星、月緯。大司馬位。

察日辰之會,以治辰星之位。

正義曰:晉灼云:常以二月春分見奎、婁,五月夏至見東井,八月秋分見角、亢,十一月冬至見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也。索隱曰:即正四時以治辰星之位是也。皇甫謐:辰星,一名毚星,或曰鉤星。元命苞曰北方辰星,水生,物布其紀,故辰星理四時。宋均曰:辰星正四時之法,得與北辰同名也。

曰北方水,太陰之精,主冬,日壬、癸。

正義曰:《天官占》云:辰星,北水之精,黑帝之子,宰相之祥也。一名細極,一名鉤星,一名星,一名伺祠。徑一百里。亦偏將、廷尉象也。《天文志》云:其日壬、癸。四時,冬也;五常,智也;五事,聽也。

是正四時:仲春春分,夕出郊奎、婁、胃東五舍,為齊;仲 夏夏至,夕出郊東井、輿鬼、柳東七舍,為楚;仲秋秋分, 夕出郊角、亢、氐、房東四舍,為漢;仲冬冬至,晨出郊東 方,與尾、箕、斗、牽牛俱西,為中國。其出入常以辰、戌、丑、 未。免七命,曰小正、辰星、天攙、安周星、細爽、能星、鉤星。

索隱曰:案:《廣雅》云辰星謂之免星,則辰星之別名免,或作毚也。謂免星凡有七名。命者,名也;小正,一也;辰星,二也;天攙,三也;安周星,四也;細爽,五也;能星,六也;鉤星,七也。

其出東方,行四舍四十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入於 東方;其出西方,行四舍四十八日,其數二十日,而反 入於西方。其一候之營室、角、畢、箕、柳。辰星之色;春,青 黃;夏,赤白;秋,青白;冬,黃而不明。七星為員官,辰星廟 蠻夷星也。

《漢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歲星曰東方春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

熒惑曰南方夏火,禮也,視也。

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

辰星曰北方冬水,知也,聽也。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心也。

太歲在寅曰攝提格。歲星正月晨出東方,石氏曰名 監德,在斗、牽牛。甘氏在建星、婺女。太初歷在營室、東 壁。

在卯曰單閼。二月出,石氏曰名降入,在婺女、虛、危。甘 氏在虛、危。太初在奎、婁。

在辰曰執徐。三月出,石氏曰名青章,在營室、東壁。甘 氏同。太初在胃、昴。

在巳曰大荒落。四月出,石氏曰名路踵,在奎、婁。甘氏 同。太初在參、罰。

在午曰敦牂。五月出,石氏曰名啟明,在胃、昴、畢。甘氏 同。太初在東井、輿鬼。

在未曰協洽。六月出,石氏曰名長烈,在觜觿、參。甘氏 在參、罰。太初在注、張、七星。

在申曰涒灘。七月出。石氏曰名天晉,在東井、輿鬼。甘 氏在弧。太初在翼、軫。

在酉曰作詻。爾雅作作噩。八月出,石氏曰名長壬,在柳、七 星、張。甘氏在注、張。太初在角、亢。

在戌曰掩茂。九月出,石氏曰名天睢,在翼、軫。甘氏在 七星、翼。太初在氐、房、心。

在亥曰大淵獻。十月出,石氏曰名天皇,在角、亢始。甘 氏在軫、角、亢。太初在尾、箕。

在子曰困敦。十一月出,石氏曰名天宗,在氐、房始。甘 氏同。太初在建星、牽牛。

在丑曰赤奮若。十二月出,石氏曰名天昊,在尾、箕。甘 氏在心、尾。太初在婺女、虛、危。甘氏、太初歷所以不同 者,以星贏縮在前,各錄後所見也。其四星亦略如此。 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中道者,黃道,一曰光道。光道北 至東井,去北極近;南至牽牛,去北極遠;東至角,西至 婁,去極中。夏至至於東井,北近極,故晷短;立八尺之 表,而晷景長尺五寸八分。冬至至於牽牛,遠極,故晷 長;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長丈三尺一寸四分。春秋分 日至婁、角,去極中,而晷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長七 尺三寸六分。此日去極遠近之差,晷景長短之制也。 去極遠近難知,要以晷景。晷景者,所以知日之南北 也。日,陽也。陽用事則日進而北,晝進而長,陽勝,故為 溫暑;陰用事則日退而南,晝退而短,陰勝,故為涼寒 也。故日進為暑,退為寒。月有九行者:黑道二,出黃道 北;赤道二,出黃道南;白道二,出黃道西;青道二,出黃 道東。立春、春分,月東從青道;立秋、秋分,西從白道;立 冬、冬至,北從黑道;立夏、夏至,南從赤道。然用之一,決 房中道。

宋祁曰:朱子文云:房字當作於字。蓋言月之行

其道雖多,然皆決於日之中道也。故其後云至月行則以晦朔決之,又曰日之所行為中道,月、五星皆隨之也。如此則一決於中道為允。

青赤出陽道,白黑出陰道。日行不可指而知也,故以 二至二分之星為候。日東行,星西轉。冬至昏,奎八度 中;夏至,氐十三度中;春分,柳一度中;秋分,牽牛三度 七分中;此其正行也。至月行,則以晦朔決之。日冬則 南,夏則北;冬至於牽牛,夏至於東井。日之所行為中 道,月、五星皆隨之也。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積陽之熱氣生火,火氣之精者,為日。積陰之寒氣為 水,水氣之精者為月。

日者,陽之主也;是故春夏則群獸除,日至而麋鹿解; 月者陰之宗也,是以月虛而魚腦減,月死而蠃蛖膲。 何謂五星。東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句芒,執規而治 春,其神為歲星,其獸蒼龍,其音角,其日甲乙。南方火 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執衡而治夏,其神為熒惑,其 獸朱鳥,其音徵,其日丙丁。中央土也,其帝黃帝,其佐 后土,執繩而制四方,其神為鎮星,其獸黃龍,其音宮, 其日戊己。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執矩而治 秋,其神為太白,其獸白虎,其音商,其日庚辛。北方水 也,其帝顓頊,其佐元冥,執權而治冬,其神為辰星,其 獸元武,其音羽,其日壬癸。太陰在四仲,則歲星行三 宿。

仲,中也。四中,謂太陰在卯、酉、子、午,四面之中。

太陰在四鉤,則歲星行二宿。

丑鉤辰,申鉤已寅,鉤亥,未鉤戌,謂太陰在四角。

二八十六,三四十二,故十二歲而行二十八宿。日行 十二分度之一,歲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十二歲 而周。熒惑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 道之國,出入無常。鎮星以甲寅元始建斗,歲鎮行一 宿,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歲行十三度百一十二分 度之五,一十八歲而周。太白元始以正月甲寅,與熒 惑晨出東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百二十日而夕出 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復出東方,出 以辰戌,入以丑未。辰星正四時,常以二月春分效奎 婁,以五月夏至效東井,輿鬼以八月秋分效角亢,以 十一月冬至效斗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末,出二旬 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

《張河間集》
编辑

《靈憲》
编辑

文曜麗乎天,其動者七,日月五星是也。周旋右回天 道者,貴順也。近天則遲,遠天則速。行則屈,屈則留回, 留回則逆,逆則遲,迫於天也。行遲者,覿於東。覿於東, 屬陽。行速者,覿於西。覿於西,屬陰。日與月此配合也。 攝提、熒惑、地侯,見晨附於日也。太白、辰星,見昏附於 月也。二陰三陽,參天兩地,故男女取焉。

《魏·張揖·廣雅》
编辑

《七曜行道》
编辑

日月五星行黃道,始營室、東壁、奎、婁、胃之陽,入昴、畢 間,行觜、觿、參之陰,度東井、輿鬼,行柳、七星、張、翼、軫之 陰,入角間,貫氏、房,出心、尾、箕之陰,入斗、牽牛間,行須 女、虛、危之陽,復至營室。

《星》
编辑

歲星謂之重星,或謂之應星;熒惑謂之罰星,或謂之 執法;鎮星謂之地侯,太白謂之長庚,或謂之太囂;辰 星謂之鉤星,免星或謂之鉤星。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日為太陽之精,主生養恩德,人君之象也。

月為太陰之精,以之配日,女主之象;以之比德,刑罰 之義;列之朝廷,諸侯大臣之類。

歲星曰東方春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又曰,人 主之象也。又主福,主大司農,主齊吳,主司天下諸侯 人君之過,主歲五穀。

熒惑曰南方夏火,禮也,視也。又曰,熒惑主大鴻臚,主 死喪,主司空。又為司馬,主楚吳越以南;又司天下群 臣之過,司驕奢亡亂妖孽,主歲成敗。又為理,外則理 兵,內則理政,為天子之理也。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心也。一曰,填為黃帝之 德,女主之象,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機,司天下女主之 過。又曰,天子之星也。

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又曰,太白主大臣,其號 上公也,大司馬位謹候此。

辰星曰北方冬水,智也,聽也。主刑,主廷尉,主燕趙,又 為燕、趙、代以北;宰相之象。亦為殺伐之氣,戰GJfont之象。 亦曰辰星出入躁疾,常主夷狄。又曰,蠻夷之星也,亦 主刑法之得失。

凡五星有色,大小不同,各依其行而順時應節。色變 有類,凡青皆比參左肩,赤比心大星,黃比參右肩,白比狼星,黑比奎大星。

營室為清廟,歲星廟也。心為明堂,熒惑廟也。南斗為 文太室,填星廟也。亢為疏廟,太白廟也。七星為員官, 辰星廟也。五星行至其廟,謹候其命。

《隋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日循黃道東行,一日一夜行一度,三百六十五日有 奇而周天。行東陸謂之春,行南陸謂之夏,行西陸謂 之秋,行北陸謂之冬。行以成陰陽寒暑之節。

月者,陰之精也。其形圓,其質清,日光照之,則見其明。 日光所不照,則謂之魄。故月朢之日,日月相朢,人居 其間,盡睹其明,故形圓也。二弦之日,日照其側,人觀 其傍,故半明半魄也。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其裏, 故不見也。其行有遲疾。其極遲則日行十二度強,極 疾則日行十四度半強。遲則漸疾,疾極漸遲,二十七 日半強而遲疾一終矣。又月行之道,斜帶黃道。十三 日有奇在黃道表,又十三日有奇在黃道裏。表裏極 遠者,去黃道六度。二十七日有奇,陰陽一終。張衡云: 對日之衝,其大如日,日光不照,謂之闇虛。闇虛逢月 則月食,值星則星亡。今曆家月朢行黃道,則值闇虛 矣。值闇虛有表裏深淺,故食有南北多少。

五星為五德之主,其行,或入黃道裏,或出黃道表,猶 月行之有陰陽也。然出入無常,不可以算數求也。其 東行曰順,西行曰逆,順則疾,逆則遲,通而率之,終為 東行矣。不東不西曰留。與日相近而不見,曰伏。伏與 日同度曰合。木、火、土三星行遲,夜半經天。其初皆與 日合度,而後順行漸遲,追日不及。晨見東方,行去日 稍遠,朝時近中則留。留經旦過中則逆行。逆行至夕 時近中則又留。留而又順,先遲漸速,以至於夕伏西 方,乃更與日合。金、水二星,行速而不經天。自始與日 合之後,行速而先日,夕見西方。去日前稍遠,夕時欲 近南方則漸遲,遲極則留。留而近日,則逆行而合日, 在於日後。晨見東方。逆極則留,留而後遲。遲極去日 稍遠,旦時欲近南方,則速行以追日,晨伏於東方,復 與日合。此五星合見、遲速、逆順、留行之大經也。昏旦 者,陰陽之大分也。南方者,太陽之位,而天地之經也。 七曜行至陽位,當天之經,則虧昃留逆而不居焉。此 天之常道也。三星經天,二星不經天,參天兩地之道 也。

古曆五星並順行,秦曆始有金火之逆。又甘、石並時, 自有差異。漢初測候,乃知五星皆有逆行,其後相承 罕能察。至後魏末,清河張子信,學藝博通,尤精曆數。 因避葛榮亂,隱於海島中,積三十許年,專以渾儀測 候日月五星差變之數,以算步之,始悟日月交道,有 表裏遲速,五星見伏,有感召向背。言日行在春分後 則遲,秋分後則速。合朔月在日道裏則日食,若在日 道外,雖交不虧。月朢值交則虧,不問表裏。又月行遇 木、火、土、金四星,向之則速,背之則遲。五星行四方列 宿,各有所好惡。所居遇其好者,則留多行遲,見早。遇 其惡者,則留少行速,見遲。與常數並差,少者差至五 度,多者差至三十許度。其辰星之行,見伏尤異。晨應 見在雨水後立夏前,夕應見在處暑後霜降前者,並 不見。啟蟄、立夏、立秋、霜降四氣之內,晨夕去日前後 三十六度內,十八度外,有木、火、土、金一星者見,無者 不見。後張冑元、劉孝孫、劉焯等,依此差度,為定入交 食分及五星定見定行,與天密會,皆古人所未得也。

《唐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降婁、元枵以負東海,其神主於岱宗,歲星位焉;星紀、 鶉尾以負南海,其神主於衡山,熒惑位焉;鶉首、實沈 以負西海,其神主於華山,太白位焉;大梁、析木以負 北海,其神主於恆山,辰星位焉;鶉火、大火、壽星、豕韋 為中州,其神主於嵩丘,鎮星位焉。

《宋史》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日為太陽之精,君之象,日行一度,一年一周天。 月為太陰之精,女主之象,一月一周天。

凡月之行,歷二十有九日五十三分而與日相會,是謂合朔。當朔日之交,月行黃道而日為月所揜,則日食。若日月同度于朔,月行不入黃道,則雖會而不食。月之行在朢,與日對衝,月入於闇虛之內,則月為之食。所謂闇虛,GJfont日火外明,其對必有闇氣,大小與日體同。此日月交會薄食之大略也。

歲星為東方,為春,為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主 福,主大司農,主五穀。主泰山、徐、青、兗及角、亢、氐、房、心 尾、箕。

熒惑為南方,為夏,為火。於人五常,禮也;五事,貌也。晉 灼曰: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出 入無常。二歲一周天。《星經》曰:主霍山、揚、荊、交州,又輿 鬼、柳、七星。又主大鴻臚,又曰主司空,為司馬,主楚、吳、 越以南,司天下群臣之過失。填星為中央,為季夏,為土。於人五常,信也;五事,思也。 常以甲辰元始之歲填行一宿,二十八歲而一周天。 《星經》曰:主嵩山、豫州,又主東井。

太白為西方,為秋,為金。於人五常,義也;五事,言也。常 以正月甲寅與火晨出東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四 十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後 出東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也。一年一周天。《星經》曰: 主華陰山、梁、雍、益州,又主奎、婁、胃、昴、畢、觜、參。又曰主 大臣。

辰星為北方,為冬,為水。於人五常,智也;五事,聽也。常 以二月春分見奎、婁,五月夏至見東井,八月秋分見 角、亢,十一月冬至見牽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 而入。晨候之東方,夕候之西方也。一年一周天。《星經》 曰:主常山,冀、并、幽州,又主斗、牛、女、虛、危、室、壁。又曰主 燕、趙、代,主廷尉,以比宰相之象。

凡五星:歲星色青,比參左肩;熒惑色赤,比心大星;鎮 星色黃,比參右肩;太白色白,比狼星;辰星色黑,比奎 大星。

凡五星與列宿相去方寸為犯,居之不去為守,兩體 俱動而直曰觸,離復合、合復離曰GJfont,當東反西曰退, 芒角相及同舍曰合。

凡五星之行,古法周天之數,如歲星謂十二年一周 天,乃約數耳。晉灼謂太歲在四仲,則行三宿。在四孟、 四季,則行二宿。故十二年而行周二十八宿。其說亦 非。夫二十八宿,度有廣狹,而歲星之行自有盈縮,豈 得以十二年一周無差忒乎。唐一行始言歲星自商、 周迄春秋季年,率百二十餘年而超一次,因以為常。 以春秋亂世,則其行速,時平則其行遲,其說尤迂。既 乃為後率前率之術以求之,則其說自悖矣。今紹興 曆法,歲星五年行一百四十五分,是每年行一次之 外有餘一分,積一百四十四年剩一次矣。然則先儒 之說,安可信乎。餘四星之行,固無逆順,中間亦豈無 差忒。一行不復詳言,蓋亦知之矣。

《鄭樵通志》
编辑

《七曜》
编辑

太白者,白帝之子。一名火政,一名官星,一名明堂,一 名太皞,一名終星,一名天相,一名天浩,一名序星,一 名梁星,一名威星,一名大囂,一名大爽。餘俱與晉隋志同,不復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