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35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五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三十五卷目錄

 日部雜錄

 日部外編

乾象典第三十五卷

日部雜錄编辑

《易經·離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說卦傳》:雨以潤之,日以晅之。大全蔡氏曰:潤則物滋,晅 則物舒。二者言長物之功也。

《詩經·邶風·若葉篇》:雝雝鳴鴈,旭日始旦。朱注旭,日初出 貌。昏禮,納采用鴈,親迎以昏,而納釆請期以旦。 《衛風·定之方中篇》:揆之以日,作於楚室。

《伯兮篇》: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王風·君子于役篇》:日之夕矣,羊牛下來。

《齊風·東方之日篇》:東方之日兮。

《檜風·羔裘篇》:日出有曜。

《豳風·七月篇》:春日載陽。春日遲遲。

《小雅·天保篇》:如日之升。升,出也,日始出而就明。 《四月篇》:秋日凄凄。冬日烈烈。

《大雅·公劉篇》:既景迺岡,相其陰陽。

《禮記·曾子問》:天無二日,土無二王。

《爾雅·釋山》:山西曰夕陽,山東曰朝陽。

《左傳》:仲尼曰:鮑,莊子之知不如葵,葵猶能衛其足。 葵傾葉向日,以蔽其根。

《易乾鑿度》:日離火宮,正中而明,二陽一陰,虛內實外, 明天地之目。《萬形經》曰:太陽順四方之氣。古聖曰,燭 龍行東時,肅清行西時,溫行南時,大行北時。嚴 殺順,太陽實,元煖暵,萬物形。以鳥離燭龍四方,萬物 嚮明承惠,煦德實而遲重。聖人則象,月即輕疾,日即 凝重,天地之理然也。

《稽覽圖》:日者,陽德之母也。

《尚書·考靈耀》:日有九光,光照四極。日出於列宿之 外,萬有餘里。

《春秋內事》:陽燧見日,則然而為火。

《孝經·援神契》:日中則光溢。日神五色,明照四方。 《三墳書·山墳》:象君,日。

《形墳》:日天中道。日地圜宮。陽形日,天日照明,地 日景隨,日月從朔,山日沉西,川日流光,雲日蔽,氣 日昏蔀。日月代明。日山危峰。日川湖。日雲 赤曇。日氣晝圍。

《管子·四時篇》:南方曰日,其時曰夏,其氣曰陽,陽生火, 與氣其德,施舍修樂,其事號令,賞賜賦爵,受祿順鄉, 謹修神祀,量功賞賢,以動陽氣。九暑乃至,時雨乃降, 五穀百果乃登,此謂日德,日掌賞,賞為暑。

《樞言篇》:道之在天者,日也;其在人者,心也。

《家語》:楚王過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 如蜜。

《范子》:計然日者,寸也。寸者,制萬物陰陽之長短也。 日者,火精也;火者,外景主晝,居晝而為明,處照而有 光。日者行天,日一度,終而復始,如環無端。

《尸子》:聖人以日光盈尺,光滿天下。聖人居室而所燭, 彌綸六合。聖人身猶日也。夫日圜尺光,盈天地聖 人之身,小其所燭遠矣。火在井中,不能燭遠。日在 足下,不可以視近。君子於國也,猶天之有日,居不高 則不明視,不尊則不遠。

《韓非子》:龜嚥日氣而壽。故養生者,服日華,所以效之。 《呂子·有始篇》:白民之南,建水之下,日中無影,呼而無 響,GJfont天地之中也。 《漢書·西域傳》:自條支乘水,西行可百餘日,近日所入 云烏弋地,暑熱莽平。

《賈誼·新書·修政語》:湯曰:學聖王之道,譬其如日;靜居 而獨思,譬其若火。夫舍學聖之道而靜居獨思,譬其 若去日之明於庭,而就火之光於室也。然可以小見, 不可以大知。

周文王問於粥子曰:君子將入其職,則其於民何如。 對曰:君子將入其職,則其於民也,旭旭然如日之始 出也。既入其職,則其於民也,暯暯然如日之正中也。 既去其職,則其於民也,暗暗然如日之已入也。故君 子將入而旭旭者,義先聞也。既入而暯暯者,民保其 福也。既去而暗暗者,民失其教也。文王曰:受命矣。 《韓詩外傳》:桀謂伊尹曰:吾有天下,猶天之有日也。 《淮南子·說山訓》:拘囹圄者,以日為修;當死市者,以日 為短。日之修短,有度也。有所在而短,有所在而修也。 則中不平也。

《主術訓》: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歸之而莫使之然。 《說苑》:師曠對晉文公曰:少而學者,如日出之光;壯而學者,如日中之光;老而學者,如炳燭夜行。

《揚子·五百篇》:赫赫乎日出之光,群目用之也。渾渾乎 聖人之道,群心用之也。

《太元經》:日一北而萬物生,日一南而萬物死。

《參同契》:汞日為流珠,青龍與之俱。

《張衡·靈憲》:日者,陽精之宗,積而成鳥,象烏而有三趾, 陽之類,其數奇。

日,宣明于晝,納明于夜。

《說文》:日,實也,太陽之精。不虧從日。一象形曈曨,日欲 明也。,日行暆暆也;昫,日出溫也;昕,日將出也;昭,日 明也;暘,日出也;昌,日光也;昇,日上也;晷,日景也;GJfont,日 無色也;皓,日出也;晛,日見也;,日無光也;晹,日覆雲 暫見也;暗,日無光也;昳,日也;旭,日旦出;兒暱,日近 也;,日西在,西方時側也。 《劉歆·三統歷說》:三五相包,而生天統之正始,施于子 半,日萌色赤。地統受之于丑初,日肇化而黃;至丑半, 日牙化而白。人統受之于寅初,日孽成而黑;至寅半, 日生成而青。

《後漢書·袁紹傳》:公孫瓚曰:曠若開雲見日,何喜如之。 《劉陶傳》:陶上疏曰:臣敢吐不時之義,于諱言之朝,猶 冰霜見日,必至消滅。

《應劭漢官儀》:泰山東南巖,名日觀。日觀者,雞一鳴時, 見日始欲出,長三丈。

《抱朴子·廣譬篇》:日不入,則燭不明。

《博物志》:削木令圓,舉以向日,以艾於後,承其影,則得 火。

《古今注》:鷓鴣嘗向日而飛。

《世說》:扶南蔗一丈三節,見日即消。

《劉子·遇不遇篇》:春日麗天,而隱者不照。

《北史·崔浩傳》:時方士祁纖奏立四王,以日東西南北 為名,欲以致禎吉,除災異。詔浩與學士議之。浩曰:先 王建國以作藩屏,不應假召其福。夫日月運轉,周歷 四方,京師所居,在於其內。四王之稱,實奄邦畿,名之 則逆,不可承用。

《酉陽雜俎》:仙藥炎山夜日。

《續博物志》:日有九道。故考靈曜云:萬世不失九道。鄭 注引河圖帝覽嬉云:黃道一,青道二,出黃道東;赤道 二,出黃道南;白道二,出黃道西;黑道二,出黃道北。日 春,東從青道;夏,南從赤道;秋,西從白道;冬,北從黑道。 《全唐詩話》:黃蘗山僧希運曰:上乘之印,唯是一心,更 無別法。心體一空,萬緣俱寂,如大日輪升于虛空,其 中照耀淨無纖埃。

《元真子·鸑鷟篇》:日之耀昭然,曰煌煌乎,陽陽乎歟。晶 晶乎之,熒熒乎歟。杲杲曈曈,炎炎赫赫,光天照地,流 金鑠石,其孰能大乎。吾之大乎歟。

《遼史·禮志·拜日儀》:皇帝升露臺,設褥向日,再拜上香。 門使通閣使,或副應拜臣僚,殿左右階陪位再拜。皇 帝升坐,奏牓訖,北班起居畢,時相已下,通名再拜。不 出班奏聖躬萬福,又再拜。各祗候宣徽已下,橫班同 諸司閤門北面,先奏事,餘同。教坊與臣僚同。

《方物略記》:素花,碧葉浮秀,波面日中則向,日入還斂。 右朝日蓮花色,或黃,或白,葉浮水上,翠厚而澤,形 如菱花。差大開,則隨日所在,日入輒斂,而自藏於葉 下,若葵藿向太陽之比。

《歸田錄》:寇萊公在中書,與同列戲云:水底日為天上 日。未有對。而會楊大年,適來白事,因請其對,大年應 聲曰:眼中人是面前人。一坐稱為的對。

《易潛虛》:昧二爻:日匿其光,傒于東方,日匿其光,日未 曜也。

《昭六爻》:日麗于天,萬物粲然,日麗于天,無不照也。 《夢溪筆談》:退之城南聯句,首句曰:竹影金鎖碎。所謂 金鎖碎,乃日光耳,非竹影也。

《東坡志林》:菱芡皆水物,菱寒而芡暖者,菱開花背日, 芡開花向日故也。

《物類相感志》:凡日無光,則日烏不見,日烏不見,則飛 烏隱竄。

觀日,玉大如八寸,鏡明徹如琉璃,映日觀,見日中宮 殿,皎然分明。

《西溪叢語》:柳子厚詩云:空齋不語坐高舂。薛能詩云: 隔江遙見夕陽舂。或云:見舂米,大非也。《淮南子》云:日 至于虞淵,是謂高舂。注云:虞淵,地名。高舂,時始成民 碓舂時也。至于連石,是謂下舂。注云:連石,西山名,言 將暝,下民悉舂,故曰下舂。

《漢制攷翣柳注書》曰:分命和仲,度西曰柳,穀疏濟南。 《伏生書傳》文:度亦居也。柳者,諸色所聚,日將沒其色, 赤兼有餘色,故云柳穀。

《野客叢談》:王子年《拾遺記》云:傅說賃為赭衣者,舂於 深巖以自給,夢乘雲繞日而行,筮得利建侯之卦,歲 餘湯以玉帛聘為阿衡。夫湯所聘者,伊尹。而傅說起 于高宗之世,相去二十餘世,而此言湯時。傅說無乃 誤乎。《齊東野語》:日謎云:畫時圓,寫時方,寒時短,熱時長。又 云:東海有一魚,無頭亦無尾,除去脊梁骨,便是這箇 謎。

袁安臥負暄,令兒搔背,曰:甚快人意。趙勝負暄風檐, 候樵牧之歸。故杜詩云:負暄候樵牧。又云:負暄近牆 壁。又《西閣曝日》云:凜冽倦元冬,負暄嗜飛閣。又云:毛 髮且自和,肌膚潛沃若,太陽信深仁,衰氣欻有託。欹 傾煩注眼,容易收病腳。《樂天負日》詩云:杲杲冬日出, 照我屋南隅。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初似飲醇醪, 又如蟄者蘇。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 心與虛空俱。此皆深知負暄之味者也。冬日可愛,真 若可持獻者,晁端仁嘗得冷疾,無藥可治。惟日中炙 背乃愈。周邦彥嘗有詩云:冬曦如村釀,奇溫止須臾。 行行正須此,戀戀忽已無。余嘗於南GJfont作小閣,名之 曰獻日軒。幕以白油絹,通明虛白盎然。終日四體融 暢,不止須臾而已。適有客戲余曰:此所謂天下都綿 襖者。相與一笑。後見何斯舉黃綿襖子歌序曰:正月 大雨雪,十日不已。既晴,鄰舍相呼負日,曰黃綿襖子 出矣。乃知古已有此語。然王立之亦嘗名日窗為大 裘軒。謝無逸為識詩曰:小人拙生事,三冬臥無帳。忍 寒東窗底,坐待朝曦上。徐徐晨光熙,稍稍血氣暢。薰 然四體和,恍若醉春釀。此法祕勿傳,不易車百輛。君 胡得此法,開軒亦東向。蘇公名大裘,意豈在萬丈。但 觀名軒心,人人如挾纊。陶隱居清異錄載,開元時,高 太素隱商山,起六逍遙館,各製一銘。其三曰:冬日初 出,銘曰折膠。墮指夢想,負背金鑼,騰空映檐,白醉樓 攻,媿嘗取白、醉二字以名閣。陳進道為賦詩,攻媿次 之云:處世難獨醒,時作映檐醉。年少足裘馬,安知老 夫味。天梳與日帽,且復供酒事。謫君幸三適,得此更 慚愧。向來六逍遙,特書見清異。君家老希夷,相求諒 同氣。曲身成直身,朝寒俄失記。醉中知其天,不飲乃 同意。書生暫奇溫,難語純綿麗。

《雲麓漫抄》:《史記·龜筴傳》孔子曰:日為德而君天下,辱 於三足之烏;月為刑而相佐,見食於蝦蟆。盧仝月蝕 詩蓋用此事。《淮南子》:堯時十日並出,堯命羿仰射,中 其九日,日中九烏皆死。又《山海經》:墨齒之北曰暘谷, 居水中,有扶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皆戴烏。《春 秋元命苞》云:陽成於三,故日中有三足烏。

《王氏談錄》:公言舊嘗得句云:槐杪青蟲縋夕陽,因思 昔人似未曾。道後閱杜少陵詩,有云:青蟲懸就日。尤 歎其才思無所不周也。

《暇日記》:彭澤縣在江東岸,山崦中必無東日,但有西 照。

《昨夢錄》:猛火油者,聞出於高麗之東數千里,日初出 之時,因盛夏,日力烘石,極熱則出液。他物遇之,即為 火,惟真琉璃器可貯之。

《雞林類事》:方言,日曰姮。

《繼古藂編》:《淮南子》曰:日經于泉隅,是謂高舂;頓于連 石,是謂下舂。故梁元帝《遊後園》詩:斜景落高舂。又《納 涼》詩:高舂斜日下。唐薛能詩:隔溪遙見夕陽舂。皆本 《淮南子》也。已上皆吳氏漫錄云。余按高舂二字,古人 用者多矣。今附益之《南史·陳本紀》云:求衣昧旦,仄食 高舂。柳子厚詩:越絕孤城千萬峰,空齋不語坐高舂。 李義山詩:碧虛隨轉笠,紅燭近高舂。皆以日景為言 也。許之注釋:未暝時,上光蒙舂,曰上舂。欲暝時,下光 蒙舂,曰下舂。豈晚日近昏之候乎。

《譚苑醍醐》:《梁元帝纂要》云:日在午曰亭,在未曰映。王 仲宣詩:山岡有餘映,謂日昃也;謝靈運詩:曉聞夕飆 急,晚見朝日暾。此語殊有變互,凡風起必以夕,此云 曉聞夕飆。即杜子美之喬木易高風也,晚見朝日,倒 景反照也。孟郊詩: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高峰夕 駐景,深谷夜光明。皆自謝詩翻出。

《金史·太祖本紀》:天輔元年十二月,宋使登州防禦使 馬政以國書來。其略曰:日出之分,實生聖人。

《薛瑄道論》:觀日影之漸移,即造化之密移可知矣。 《世說補》:遠公在廬山中,雖老,講論不輟。弟子中或有 惰者,遠公曰:桑榆之光,理無遠照。但願朝陽之輝,與 時並明耳。高足之徒,皆肅然增敬。

《書肆說鈴》:視之無端,察之無涘,日出東沼,入乎西陂。 劉辰翁曰:日之出東入西,蓋極天下東西之地矣。一 上林何遂有是哉。甚矣長卿之誕也。愚謂不然。嘗記 兒時隨王父,夜宿洞庭。見日出東方,從湖面上起;日 落西方,從湖面上沒;夫一洞庭耳,豈遂盡天下東西 之地。而予親見其出沒若在湖中,然則日出東沼入 乎西陂,此正上林陂沼之畫,不當以為誕也。

《來瞿唐集》:或問日之行,一日一周天,如此山河大地, 縱飛亦不能周天。或者以日為驥步,驥不過日行千 里耳,安能周天。縱一時行一萬里,一日十二時,地之 體豈止十二萬里哉。自古聖賢皆不能窮之,不知何 以能周天也。曰:此正論造化者,當默識其大頭腦也。 既理會得大頭腦,則其間左來右去,開竅自然通矣。 GJfont日月皆此地陰陽所發之精英也。既為所發之精 英,則不離乎地矣。安能不周天乎。試將一枝燭置于 竹筒內,放在廳中間棹上,廳之燭照,去瓦上有一圓 光,即譬之日也。將手把竹筒一斜側,少傾斜間瞬息 過了廳,此日周天之義也。何以驗日月為地陰陽之 精英。余遊峨眉山,欲見佛光,連日陰雨,山中將住一 月矣。僧曰:此光亦難遇,如將發光之時,前一夜必有 大風吹撼屋動,則次日有光矣。果一夜風發屋動,次 日天開霽晴。明僧曰:此當以日影驗之,日照屋影到 某處,即有光矣。果至其時,日射GJfont下之光石,即有霧 如線,平鋪二三十里。僧家謂之銀色世界。信乎,銀色 世界也。俄而空中兩道白亳挺出,霧中即有一光如 GJfont蝀,紅綠相間,圓如月,五七丈寬,地之精英于此可 驗。此則一山之精英也。若日月則九州萬國之精英, 苾芻指為佛光,世人安得不惑哉。朱子說:峨眉山看 佛光,以五更看。五更看者,非佛光也。僧家謂之聖燈 滿天飛,蓋腐葉之類。

《簷曝偶談》:佛居大地之陰,西域也。日必後照,地皆西 傾,水皆西流也。故言性以空。孔子居大地之陽,中國 也。日必先照,地皆東傾,水皆東流也。故言性以實。意 者亦地氣有以使之然歟。佛得性之影,儒得性之形, 是以儒以明人,佛以明鬼。

《丹鉛總錄》:《易》曰:日入地中。明夷邵子云:日入地中,構 精之象。後人遂謂日晝行天上,夜入地中。丘長春曰: 輕清者上騰為天,重濁者下凝為地。萬物有形重濁, 皆附於地。三光輕清,悉上於天。既上於天,如何卻沈 於地乎。且星隕於地而化為石,古今有之,星墜於地 猶化為石,GJfont地下乎。夫二十八宿周天均布,太陽逐 日會合,逐月遷移,一歲之終,經歷周遍。且如日在箕 斗,箕斗在天河。日入地時,星河皆入地耶。日獨入地 而星河只在天耶。若道星河皆入地,則七八月間,河 漢尤顯。日正東西出沒,初夜則河漢東北西南,向曉 則東南西北,是知河漢不入地而隨天運行。若日入 地時與箕斗坼破,箕斗行天上而日轉地中,天上空 虛而行疾,地中結實而行遲,天地懸隔,如何向曉。東 方出時卻得,恰好與箕斗相會,而同行天上乎。天上 日月,常無出沒人間,常有出沒此間。東方日出時,西 向千里之外猶未,萬里之外猶昏。北斗直西,半夜北 斗之北,初沒子丑寅卯,周天輪次,迤邐而去,未嘗暫 止,北斗斡運,昭然可見,而強稱入地,有何義旨。明夷 之卦,文王拘於里,失勢之象,何足為據。右丘長春 所論如此。愚按:明夷日入地中,乃是假象,明理如天 在山中之類。邵子構精之說,元儒已譏其褻天。由此 觀之,長春之識卓矣。

《古傳》言:羿射日落九烏。烏最難射,一日落九烏,言射 之捷也。而後世不得其說者,遂以為九日矣。流俗謬 說而傳怪,文士循名而騁奇,異哉。

《寒檠膚見》:蜀之犬吠日,越之犬吠雪。少史子曰:夫犬 一也,而一則吠日,一則吠雪。何也。以其見與不見耳。 《三餘贅筆》:《漢封禪記》云:泰山東山名曰日觀,雞一鳴 時見日始出。近閱《島夷志》云:琉球國有大崎山,極高 峻,夜半登之望,暘谷日出,紅光燭天,山頂為之俱明。 又米學士集云:補怛洛迦山在東大洋海中,雞初號, 遙見東方日出,輪赤如火,流光燭海波,閃爍不定。唐 人詩云:海岸夜深嘗見日。非虛語也。

《脈望》:《經世書》云:天之神棲于日,人之神發干目。 《遵生八牋》:保叔塔頂觀海日。保叔塔,遊人罕登其GJfont, 能窮七級,四望神爽。初秋時,夜宿僧房,至五鼓起登 絕頂,東望海日,將起紫霧氤氳,金霞漂蕩亙天,光彩 狀若長橫疋練,圓走車輪。或肖虎豹超驤,鸞鶴飛舞, 五色鮮豔,過目改觀。瞬息幻化,變遷萬狀。頃焉暘谷 吐火,千山影赤。金輪浴海,閃爍熒煌。火鏡浮空,曈曨 輝映。丹焰炯炯彌天,流光赫赫動地。斯時惟啟明在 東,晶丸燦爛,眾星隱隱,不敢為顏矣。長望移時,令我 目亂神駭,陡然狂呼,聲振天表。忽聽籌報鳴雞,樹喧 宿鳥,大地雲開,露華影白。回顧城市,囂塵萬籟。滾滾 生動空中,新涼逼人,凜乎不可留也。下塔閉息斂神, 迷目尚為雲霞眩彩。

《太平清話》:茶見日而味奪,墨見日而色灰。

楊文驄《畫江行十二幅小記》:江中日落,放舟泊孤洲 灘上,時日銜山矣。明霞射彩,與水光相盪,急走筆圖 之。此畫中夸父也。

王立程《天台山記》:華頂矗萬山間,獨表于諸峰。他山 如蓮花瓣附之。當雲斂空霽,晨起看旭日于溟渤中, 忽湧金丸,大可十餘頃。

《字彙》:早:日在甲上,曰早。音挑,日晦也;旲音臺,日光 也;旴,日始出也;旵插上聲,日光照也;旽音吞,日欲出 也;音訥,日入色也;GJfont音五,日當午而盛明,為GJfont;昀 音云,日出也,又日光;音貝,日不明貌;昐音分,日光 也;音夫,日也;音決,日食色;音擬,日昳也;昡,日 光;昢,日出貌;昤音陵,日光也;昧音末,日中不明也;GJfont音便,日光貌;音殫,旦日也;音低,日下也;音叨, 日色;GJfont,古文是字,日中為正;音沿,日行也;昱,日光 也;昳音絰,日昃;晅音暄,日氣;晃,日光耀也;晇音虛,日 始出貌;音茗,日暗也;音叨,日色;音臿,日照;, 烘上聲,日欲明;晏,日出清濟為晏;音侵,日光也; 音梗,日高也,又日光;還上聲,日出貌;音扶,日光 也;,晚本字,日在西方也;晛,日氣晞將旦時,日之光, 氣始升于上;皓,日出貌;,音非,日色也;音六,日暗 也;音擬,日昳也;晸,日出貌;GJfont音周,日光;晹音釋,日 無光;晻,日無光也;音妾,日欲沒也;暄,日煖也;暉,日 光也;,土平聲,日陰也;暌音奎,日入也;音臺,日出 也;暐音委,日光也;暕音簡,陰旦日明曰暕;音遙,日 光也;GJfont音搔,日色也;音溫,日暖也;,日在癸上,曰 ,萱上聲,日氣曝也;GJfont音盎,日無光也;暡,翁上聲, 日不明貌;GJfont音氣,日氣也;暹音纖,日光升也;音莽, 日無光;音葦,日光也;暾,日始出貌;GJfont音勘,日出貌; 音態,日月無光也;音層,日不明也;曈曨,日出貌, 又日欲明貌;曖,日不明貌;音孕,日暉也;曚,日未明 也;曜,日光也;,日欲入也;曣,音宴,日出無雲;曦,日光 也;GJfont音驢,日色,又日照也;音融,日正也;曭音儻,日 無光也;曮,炎上聲,日躔謂之曮;音零,日光也;音 列,日落也。

日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南山經》:漆吳之山,無草木,多博石,無玉,處于 海東望丘山。其光載出載入,是惟日次。可以為博 碁石,神光之所潛燿,是日景之所次舍。

《西山經》:又西二百里,曰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 之,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 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日沒所入山也。 《海外西經》: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殺之。在丈夫北,以 右手障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海外北經》: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于河渭, 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 林。

《海外東經》:黑齒國為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 傍。一曰在豎亥北,為人黑手,食稻使蛇,其一蛇赤,下 有湯谷,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木中, 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大荒東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搖,頵羝上有扶木, 柱三百里,其葉如芥,有谷曰溫源谷。湯谷上有扶木, 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載於烏。

《大荒南經》:東南海之外甘水之間,有羲和之國,有女 子,名曰羲和,方日浴於甘淵。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 日。羲和蓋天地始生,主日月者也。言生十子,各以 日名名之。

《大荒北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 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 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於禺谷,將飲河,而不足也。將 走大澤,未至死于此。

《淮南子·本經訓》: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 民無所食。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修蛇,皆為民害。 堯乃使羿誅鑿齒於疇華之野,殺九嬰於凶水之上, 繳大風於青丘之澤,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斷修蛇 於洞庭,擒封豨於桑林。萬民皆喜,置堯以為天子。 《博物志》:夏桀之時,費昌之河上見二日,在東者爛爛 將起,在西者沉沉將滅,若疾雷之聲。昌問於馮夷曰: 何者為殷,何者為夏。馮夷曰:西夏東殷。於是費昌徙 疾歸殷。

《列子》:穆王駕八駿之乘,西觀日之所入處。

《拾遺記》:周穆王八龍之駿,四名超影,逐日而行。 《起世經》:日天宮殿,正方如宅。看遙似圓,一面兩分,皆 天金成。一面一分,天頗黎成。有五種風,吹轉而行。一 持、二住、三隨順轉、四波羅阿迦、五將行。

《淮南子·覽冥訓》:魯陽公與韓搆難戰酣,日暮,援戈而 撝之,日為之退三舍。

《拾遺記》:越王句踐,使工人以白馬白牛祠昆吾之神, 採金鑄之以成八GJfont之精,一名揜日,以之指日,則光 晝暗。

《續博物志》:老君其母,曾見日精下落如流星,飛入口 中,有娠。七十二歲而生于陳國渦水李樹下,剖左腋 而生,長一十二尺。

《燕丹子》:燕太子丹質于秦王,遇之無禮,急欲求歸,秦 王謬與誓曰:使日再中天雨粟,乃得歸。太子仰天歎 之,日為再中天雨粟,秦王不得已,遣之。《三齊略記》:秦始皇作石橋于海上,欲過海看日出處, 有神人驅石,去不速,神人鞭之皆流血。今石橋猶赤 色。

《洞冥記》:帝舒闇海元落之席散,明天發日之香。香出 胥池,寒國地,有發日樹,言日從雲出,雲來掩日,風吹 樹枝,拂雲開日光也。亦名開日樹。

又有喜日鵝至,日出時銜趐而舞,又名舞日鵝。 《黃憲外史》:扶桑之野有鳥曰搖光,感日之精,千歲一 孕。其形如龜,是感于日也。

《拾遺記》:宛渠國,夜燃石以繼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 石皆自光澈扣之,則碎狀如粟,一粒輝映一堂。 北極之外有巨魚,吸日而星雨皆墜。

孝養國,魚吸日之光,冥然則暗如薄蝕矣。

《三齊略記》:不夜城在陽廷東南,蓋古有日夜,出此城 以不夜,名異之也。

《法苑珠林》:日宮殿中有閻浮,檀金以為妙輦,轝高十 六由旬,方八由旬,莊嚴殊勝。天子及眷屬在彼輦中, 以天五欲具足受樂,日天子身壽五百歲,子孫相承 皆於彼,治宮殿住持滿足一劫。日天身光出照於輦, 輦有光明復照宮殿,光明相接出己,照曜遍四大洲 及諸世間。日天身輦及宮殿有一千光明、五百光明 傍行而照,五百光明向下而照日天宮殿,常行不息。 六月北行於一日中,漸移北向六拘盧舍,未曾暫時 離於日道;六月南行亦一日中,漸移南向六拘盧舍, 不差日道。日天宮殿六月行時,月天宮殿十五日中 亦行爾許。

《脈望》:乂靖天師與司馬承禎寢,見其額上,有日如錢 大,光耀人席。

《雲南通志》:唐時楊都師創洱河東羅荃寺,寺前有田 四十畝,每栽秧約三日。傭者戲師曰:若能繫日,當為 畢栽。師默念咒,田栽既而日方暝,傭歸始知已歷二 晝矣。

《雲笈七籤》:黃氣陽精三道。順行經曰:日,陽之精,德之 長也。縱廣二千三十里。金物水精暈于內,流光照于 外。其中有城郭、人民、七寶浴池,池生青黃赤白蓮花。 人長二丈四尺,衣朱衣之服。其花同衰、同盛。日行有 五風,故制御日月星宿,遊行皆風。梵其綱金門之上, 日之通門也。金門之內,有金精冶鍊之池,在西關左 之分,故立春之節日,更鍊魄於金門之內,耀其光於 金門之外,四十五日乃止。順行之洞陽宮,洞陽宮,日 之上館也。立夏之日止於洞陽宮,吐金冶之精以灌 於東井之中,沐浴於晨暉,收八素之氣,歸廣寒之宮 也。

日中赤氣,上皇真君,諱將車梁,字高騫爽。此位號尊, 祕經雖無存修之法,而云知者不死,當宜行事之始, 心存以知,不得輒呼。

日中青帝,諱圓常,無字。昭龍韜衣青玉錦,帔蒼華飛 羽GJfont,建翠芙蓉晨冠。 日中赤帝,諱丹虛峙,字綠虹映。衣絳玉錦,帔丹華飛 羽GJfont,建丹符靈明冠。 日中白帝,諱浩鬱將,字迴金霞。衣素玉錦,帔白羽飛 華GJfont,建浩靈芙蓉冠。 日中黑帝,諱澄增停,字元綠炎。衣元玉錦,帔黑羽飛 華GJfont,建元山芙蓉冠。 日中黃帝,諱壽逸阜,字飆暉像。衣黃玉錦,帔黃羽飛 華GJfont,建芙靈紫冠。 日中五帝,魂精內神,名珠景赤童。

皇上四老道中君,曰皇上四老真人。在日中無影,呼 日名為九曜,生常乘明玉之輪,轉宴於日中也。廣霞 者,玉清天中山名,乃九日之所出,日帝之所司也。 皇初紫元君,曰皇初紫元之天。常有暉暉之光,鬱鬱 如薄霞焉。乃九日之所出,有如一日之照耳。

微元者,日中之神,名曰玉賢天中,或呼日為微元也。 九天真人呼日為濯曜。羅三天真人呼日為圓光蔚。 太素天中呼日為眇景。泰清天中仙人呼日為太明。 太極天中呼日為圓明。東華真人呼日為紫曜明,亦 名元珠,亦謂始暉,亦謂太明,亦謂鬱儀。

《聞見後錄》:嘉祐末年,京師麻家巷有聚小學者李道, 太學生湯保衡嘗與之遊。一日保衡至道學舍,有一 道士形貌恢偉,鬚髯怪異,言語如風狂人,與道相接。 保衡見而異之,叩請。道士乃曰:請以某日會於某地。 保衡曰:諾如約。而往,道士見之曰:但舉目視日十日, 必有所見,可復會于某地。保衡歸依所教視日。視既 久,目不復眩。至十日,乃睹日中有人形,細視之,見道 士在日中,形貌宛然。保衡復往會道士,道士曰:何所 見。保衡曰:見天師在日中。道士曰:可復歸,再視日百 日外,復有所見。可再相會于某地。慎勿洩也。保衡如 教視之,家人以為風狂,問之不答。逾百日,乃見己形 亦在日中。與道士立。保衡乃會道士具談之。道士曰: 可教矣。乃為授以符籙,可以攝制鬼神。其道士不復 見。《癸辛雜識》:揚州趙都統舟至東萊,殊不可進,滯留凡 數月。嘗于舟中見日初出海門時,有一人通身皆赤, 眼色純碧。頭頂大日輪而上。日漸大,人漸小。凡數月, 所見皆然。

《寶櫝記》:海濱北有勒題國,人皆衣羽毛,無翼而飛行, 日無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