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滓的泛起

《藝術論》譯本序 沈滓的泛起
作者:魯迅
答北斗雜誌社問
本作品收录于《二心集

日本占據了東三省以後的在上海一帶的表示,報章上叫作「國難聲中」。在這「國難聲中」,恰如用棍子攪了一下停滯多年的池塘,各種古的沈滓,新的沈滓,就都翻著筋鬥漂上來,在水面上轉一個身,來趁勢顯示自己的存在了。

自信現在可以說能打仗的,是要操練久不想起的洋槍了,但也有現在也不想說去打仗的,那就照歐洲大戰時候的德意誌帝國的例,來「頭腦動員」,以盡「國民一份子」的義務。有的去查《唐書》,說日本古名「倭奴」;有的去翻字典,說倭是矮小之意;有的記得了文天祥,岳飛,林則徐,——但自然,更積極的是新的文藝界。

先說一點另外的事罷,這叫作「和平聲中」。在這樣的聲中,是「胡展堂先生」到了上海,據說還告誡青年,教他們要養「力」勿使「氣」。靈藥就有了。第二天在報上便見廣告道:「胡漢民先生說,對日外交,應確定一堅強之原則,並勸勉青年須養力,毋泄氣,養力就是強身,泄氣就是悲觀,要強身、袪悲觀,須先心花怒放,大笑一次。」但這樣的寶貝是什麽呢?是美國的一張舊影片,將探險滑稽化以博小市民一笑的《兩親家遊非洲》。

至於真的「國難聲中的興奮劑」呢,那是「愛國歌舞表演」,自己說,「是民族性的活躍,是歌舞界的精髓,促進同胞的努力,達到最後的勝利」的。倘有知道這立奏奇功的大明星是誰麽?曰:王人美,薛玲仙,黎莉莉。

然而終於「上海文藝界大團結」了。《草野》(六卷七號)上記著盛況道:「上海文藝界同人,平時很少聯絡,在嚴重時期,除各個參加其他團體的工作外,復由謝六逸,朱應鵬,徐蔚南三人發起,……集會討論。在十月六日下午三點鐘,已陸續到了東亞食堂,……略進茶點,即開始討論,頗多發揮,……最後定名為上海文藝界救國會」云。

「發揮」我們還無從知道,僅據眼前的方法看起來,是先看《兩親家遊非洲》以養力,又看「愛國的歌舞表演」以興奮,更看《日本小品文選》和《藝術三家言》並且略進茶點而發揮。那麽,中國就得救了。

不成。這恐怕不必文學青年,就是文學小囡囡,也未必會相信。沒有法子,只得再加上兩個另外的好消息,就是目前的愛國文藝家所主宰的《申報》所發表出來的——十月五日的《自由談》裏葉華女士云:「無辦法之國民,如何有有辦法之政府。國聯絕望矣。……際茲一發千鈞,全國國民宜各立所誌,各盡所能,各抒所見,余也不才,謹以戰犬問題商諸國人。……各犬中,要以德國警犬最稱職,余極主張吾國可選擇是犬作戰……」

同月二十五日也是《自由談》裏「蘇民自漢口寄」云:「日者寓書滬友王子仲良,間及余之病狀,而以不能投身義勇軍為憾。王子……竟以靈藥一裹見寄,雲為培生制藥公司所出益金草,功能治肺癆咳血,可一試之。……余立行試服,則咳果止,兼旬而後,體氣漸復,因念……一旦國家有事,吾必身列戎行,一展平生之壯誌,滅此朝食,行有日矣。……」

那是連病夫也立刻可以當兵,警犬也將幫同愛國,在愛國文藝家的指導之下,真是大可樂觀,要「滅此朝食」了。只可惜不必是文學青年,就是文學小囡囡,也會覺得逐段看去,即使不稱為「廣告」的,也都不過是出賣舊貨的新廣告,要趁「國難聲中」或「和平聲中」將利益更多的榨到自己的手裏的。

因為要這樣,所以都得在這個時候,趁勢在表面來泛一下,明星也有,文藝家也有,警犬也有,藥也有……也因為趁勢,泛起來就格外省力。但因為泛起來的是沈滓,沈滓又究竟不過是沈滓,所以因此一泛,他們的本相倒越加分明,而最後的運命,也還是仍舊沈下去。

十月二十九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