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萇楚齋隨筆
◀上一卷 卷三 下一卷▶
廬江劉聲木十枝撰

商道親親编辑

有商一朝,大半兄終弟及,前人所謂「商道親親」,誠哉其親親也!中有兄弟二人同登帝位者,更有兄弟三人及四人同登帝位者,更亙古所未有也。兄弟二人有五。外丙、仲壬,皆成湯子也。沃丁、太庚,皆太甲子也。祖辛、沃甲,皆祖乙子也。祖庚、祖甲,皆武丁子也。廩辛、庚丁,皆祖甲子也。兄弟三人有二。仲丁、外壬、河亶甲,皆太戊子也。小甲、雍己、太戊,皆太庚子也。兄弟四人有一,陽甲、盤庚、小辛、小乙,皆南庚子也。厥後宋宣公舍其子與夷,而立其弟穆公,尚能守其家法。

東周帝王享國之久编辑

無逸》一篇,歷敘古帝王享國之久,似帝王享國以愈久而德愈隆矣,其實亦不然。周昭王、平王享國皆五十一年,敬王享國四十四年,顯王享國四十八年,赧王享國五十九年,較之《無逸》所舉之數,不為少矣,然皆無救於顛覆敗亡,何也?昭王更年至百歲,三代以下帝王所稀有,若非祭公謀父作詩以止王心,則周室覆亡之禍,不待幽厲矣。

編輯不如撰述编辑

朱梅崖《答林育萬書》云:「承諭欲作《經史通考》,奇功美誌,令人欽羨,但事體浩大,又虞掛漏。竊謂先生天資高妙,才識絕人,正不必於故紙堆中作生活。何如破去依附,自得聖賢之意?立法立言,無不可者。近世人束書不觀,故豪傑之士,多以博覽相尚,要諸古人,正不尚此。陳彭年、夏竦、高若訥,皆博極群書,於今曾無一字之傳,亦何為哉!」云云。聲木謹案:湘鄉曾文正公國藩復何廉昉太守栻書云:「當以為四部之書,浩如煙海,而其中自為之書,有源之水,不過數十部耳。經則《十三經》是已,史則《廿四史》暨《通鑒》是已,子則《五子》暨《》、《》、《韓非》、《淮南》、《呂覽》等十餘種是已,集則《漢魏六朝百三家》之外,唐宋以來,廿餘家而已。此外入子集部書,皆贗作也,皆剿襲也。」云云。錢塘袁簡齋明府枚,亦以考證家為述,詩文家為作。兩義相較,優劣自見,皆以研究詩文為見傳。詩文又以昌黎所云「惟古於詞必己出」為職,質言之,即周櫟園侍郎亮工所謂詩文莫妙於杜撰。朱梅崖見之,深以為然,自恨其文求為杜撰而不工。亦即曾文正公言為文須自我作古,《六經》皆陳言,不足依傍,況他書哉!李漢序昌黎遺書,亦曰約其旨,則曰教人自為而已。辭必己出,所以自為也。

周振業論詩語编辑

周振業字右序,號意庭,吳江人。其論詩專主法律,嘗手批《高青邱集》,於承接照應處,分晰如牛毛。雖作者之意,未必盡然,一經繩尺,覺無意於法者,其法無不具。深惜所批《青邱集》湮沒不傳,而其論則甚卓。詩文須有法律,如工人之有弓尺規矩,不可一日離開。若緬規錯矩者,自謂可以破除法律,試問法律終能廢乎!

方孝孺遜誌齋集刊本编辑

明之方孝孺,死於燕王棣靖難之役,身遭磔死,夷及十族,其忠魂義魄,堪與日月爭光,龍逢、比幹爭烈,震耀萬世,自不待言矣。惟詩文實非所長,所撰《遜誌齋集》廿四卷、《附錄》一卷,固無人誦而習之者。然後人重其忠烈,幾於無人不知有方孝孺,無家不藏有《遜誌齋集》,忠孝何嘗負於人哉!孝孺詩文,當時雖遭成祖禁錮,至宣德後,即稍傳於世。天順癸未,臨海趙洪初刊本,僅二百六十七首,是為蜀本。成化庚子,黃文毅孔昭、謝文肅鐸蒐輯,厘為三十卷,《拾遺》十卷、《附錄》一卷,是為邑本。正德庚辰,顧璘守台州,並為廿四卷、《附錄》一卷,是為郡本。嘉靖辛酉,王可大守台州,據上三本,復加刪補,是為四刻。萬曆壬子,江南刊本。崇禎辛巳,寧海令張紹謙刊本。康熙戊寅,寧海令俞化鵬刊本。同治癸酉,寧海令孫憙復復據俞本重刊。永樂距近時僅五六百年,以無一人誦習之集而已八易板,其為人所重視如此。集以人重,豈非忠烈之效哉!

王士禎七古平仄論编辑

益都趙秋穀宮讚執信,撰《談龍錄》一卷、《聲調譜》一卷,歷詆新城王文簡公士禎。宮讚謂古詩不拘平仄,拗體律詩亦不拘平仄,而別有一定之平仄,不可更移。嘗求其法於王文簡公,文簡公密不肯語,乃以古詩、唐詩互相鉤稽而得之。因著《聲調譜》,備載其說。自此書出,天下翕然宗之無異詞。自來言詩者,無有見及於此,即知之,亦未必肯傾筐倒篋,盡告於人。宮讚以此法公之天下,洵屬開示塗轍,明指戶牖,為後人作指南車。自此以後,詩之法律始謹嚴,知聲調者,可與言詩,不知聲調者,不可與言詩,有益於詩學甚偉。乾隆戊申六月,王文簡公族孫鏡沚允熙,刊有《王文簡公七古平仄論》一卷,後有鏡沚允熙自跋云:「先堂太高叔祖文簡公以詩名海內,七言古體,尤直接杜、韓、蘇三家之傳。晚歲裏居,常與子侄言:『七古抑揚抗墜之妙如近體,有一定平仄,非但別律句已也。會者不必工,不會者殊不足以為詩。』子侄中間有學此體者,公丹鉛明悉,不煩言而已無餘蘊,非竟作譜,譜亦無庸作也。乃外人得之以成家者,反謂公吝而不傳,抑過矣。熙錄公七古平仄之論,公之於世,又錄公所自為詩以證之,俾知出乎律即入乎古者之說之為甚誤也。允熙謹識。」云云。聲木謹案:鏡沚允熙此跋,頗為王文簡公文過。至謂「外人得之以成家者,反謂公吝而不傳」,竊恐未必然也。《七古平仄論》雖有刊本,流傳頗罕,未見他家著錄,故錄允熙之跋於此。

王韜事跡编辑

光緒年間,上海有號天南遁叟王韜字紫銓者,主持申報館筆政,以報館為護符,倡言無忌,人多震驚其名而不知其底蘊者。諸暨餘鐵山囗囗重耀《鐵山文稿》中,有《記天南遁叟逸事》一篇,頗為詳盡確實,子節錄其語於此:「天南遁叟即長洲諸生王畹,素跅弛,負俗累,益落魄。嘗受洪逆千金,上書洪秀全,言規取中原、摧破燕京之計。又上書李秀成,陳攻取上海之策,隱為洪逆大謀主。同治二年,李文忠公鴻章復蘇州,幕客有與王畹有舊者,得王畹致李秀成書,毀之以滅跡。三年,曾忠襄公國荃復金陵,又得王畹致洪秀全書,檄蘇撫丁雨生中丞日昌擒之。中丞綜之至香洪,復為之緩頰。王畹旋上書曾文正公,先陳為洪逆、李逆畫策之非,繼謝其許以不問之恩。畹遂更名韜,佯狂滬市,出入花叢,好事者居然推為風雅宗主。後於光緒囗囗年,死於上海。」此事陳子莊明府其元《庸閑齋筆記》亦載之,不如此詳。長洲有徐囗囗茂才囗囗當時與王畹相識,凡畹所為,茂才亦深知之,並親見其謝曾文正公一書。予聞之於其族子徐蟄叟廣文師,所言皆確實不誣,故參酌餘氏原本,而彙記之於此。

永樂大典四部编辑

永樂大典》原委,據《四庫提要》所載甚詳,因摘錄於此:「明永樂元年七月奉敕編,二年十一月奏進,賜名《文獻大成》,初編為解縉等一百四十七人。既而以所編未備,復命姚廣孝等二千一百六十九人重編,於五年十一月奏進,改賜名《永樂大典》。並命復寫一部鋟木,以七年十月訖工,卒以工費浩繁而罷。後移貯北京宏義閣,當時名文樓。嘉靖四十一年,選禮部儒士程道南等一百人,重錄正副兩本,高拱、張居正校理,於隆慶初年告成。其正本貯文淵閣,副本貯皇史宬,仍歸永樂原本與寫本於南京、後經張李之亂,南京兩本與皇史宬副本並毀。不知何時。又以文淵閣所藏正本移貯翰林院庫,原編二萬二千八百七十七卷、目錄六十卷,已殘闕二千四百廿二卷。」據繆筱珊太史荃孫《藝風堂文集》所載,太史到翰林院時,已祇存三百餘本,復為同院諸公盜出,陸續售去。其盜書之法:早間入院,帶一包袱,包一綿馬褂,約如《永樂大典》兩本大小。晚間出院,將馬褂穿於身上,偷《永樂大典》兩本,仍包入包袱內,如早間帶來樣式。典守者見其早挾一包入,晚復挾一包出,大小如一,不虞其將馬褂加穿於身,偷去《永樂大典》兩本,包於包袱內而出。久之,《永樂大典》三百餘本,又掃地無餘。太史並謂:每次偷書,以兩本為最合式,恰如綿馬褂一件大小,多則為人所易覺。其偷書之法,真極精巧刻毒,不謂竟於翰林院諸公行之。我朝養士數百年,末流乃竟如此!無怪宣統辛亥,殉國難者,屈指可數,廉恥道喪,禮教渝胥久矣。階之厲者,實夫己氏引用一班鷹犬所致也。

桐城文學叢書目錄编辑

予自幼即好讀桐城文學家文集,當時先文莊公遠碧樓藏書中有數種,予悉為取出,置於几案,復於各家詩文集及筆記、詩話、縣志等書中采掇。其中師友所及,實芸芸總總,百餘年不絕。信乎馮夢華中丞煦所云:姚氏之說,信足以鼓舞天下,洵不誣也。予力為搜求,其中有至難得者,擬編刊《桐城文學叢書》五十八種。其坊間有通行本,及不難購得者,不在此例。已列其書目於《續補彙刻書目》中,茲復鈔附於後,聊以誌畢生心血所聚,且書之以為息壤,意在必為刊行也。

山木居士文集》十二卷、《外集》二卷、附《魯賓之文鈔》一卷、《魯習之文鈔》一卷、《周易讀本》十二卷,魯九皋撰。《抑快軒文集乙編》四十九卷、《丙編》十六卷、《丁編》九卷、《李習之文讀》十卷,高澍然撰。《震川文集補編》八卷、《餘編》八卷,明歸有光撰。《望溪文集續補遺》一卷,孫葆田編。《望溪文集再續補遺》四卷,聲木編。《依歸草》十卷、《二刻》二卷,張符驤撰。《悔生文集》八卷、《詩集》六卷,王灼撰。《厚畬初稿》四卷,魯鴻撰。《怡亭文集》廿卷,張紳撰。《思復堂文存》一卷、《詩存》一卷,姚景衡撰。《損齋文集》二卷,陳善撰。《韓齋文稿》四卷,孔憲彝撰。《適適齋文集》二卷、《別集》一卷,馮誌沂撰。《龍壁山房文集》八卷,王拯撰。《七經紀聞》四卷、《》一卷,管同撰。《文翼》三卷,吳鋌撰。《張廉卿尺牘》一卷,張裕釗撰。《柏梘山房尺牘》一卷,梅曾亮撰。《私艾齋文集》六卷,吳育撰。《休復居文集》六卷、《》一卷,《詩集》六卷,毛嶽生撰。《寄鴻堂文集》四卷,李宗傳撰。《欽齋文》二卷,蘇惇元撰。《可久處齋文集》八卷,馬樹華撰。《甚德堂文集》四卷,吳賢湘撰。《陰靜夫遺文》二卷,陰承方撰。《援鶉堂文集》六卷,姚範撰。《味經山館文鈔》四卷、《文續鈔》三卷、《戴氏先德傳》二卷、《書傳疑纂》八卷,戴鈞衡撰。《綠猗軒文鈔》二卷,舒燾撰。《秋聲館文集》二卷,欽陽勳撰。《丹棱文鈔》四卷,蔣彤撰。《袖海樓文錄》六卷,黃汝成撰。《端虛勉一居遺文》三卷,張成孫撰。《鬆溪文集》一卷,汪汝為撰。《雲在文稿》一卷,楊紹文撰。《問亭文鈔》六卷,張鵠撰。《奉萱草堂文集》二卷、《文續集》一卷,單為鏓撰。《小峴山人文集》六卷、《續文集》一卷、《補編》一卷,秦瀛撰。《詩經集傳拾遺》二卷,吳德旋撰。《隱拙齋文集》六卷、《》一卷,沈廷芳撰。《月滄文集》六卷、《詩集》二卷、《年譜》一卷,呂璜撰。《半岩廬遺集》二卷,邵懿辰撰。《校經草廬文集》一卷,顧曾撰。《惜抱軒歸文評點》一卷,姚鼐撰。《嘉樹山房歸文評點》一卷,張士元撰。《韓文論述》十二卷,沈訚編。《韓子文鈔》十卷,林明倫編。《史記別鈔》二卷,吳敏樹編。《靜遠堂集》三卷,陳壽熊撰。《明文偶鈔》一卷、《國朝文偶鈔》一卷,程編。《史席閑話》一卷,鞠濂撰。《史記七篇讀法》二卷,王又樸編。以上五十八種,專指已購得者記之。若以寬閑之歲月,陸續再購得數十種,增入原編之中,或析出另為後編,是豈特予之大幸,亦天為斯文衍一脈之傳。近世提倡刻金石文書、《說文》書、佛書者頗不乏人,獨無人議及流傳桐城文學書,豈天之將喪斯文也歟,則非予所敢知矣。

宋王應麟通鑒答問编辑

宋王伯厚尚書應麟撰《通鑒答問》五卷,附於《玉海》後,名曰《答問》,實係史論一種。惜所論始於周武烈王,終於漢元帝。計其全書,當有數十卷,堪與胡寅《讀史管見》、王夫之《讀通鑒論》卷數相埒。自宋以來,祇有此數,其遺佚已久矣。大抵是書作於宋亡以後,故持論務為嚴刻,實有激使然。如胡寅作於南宋之初,目擊自命為賢士大夫者仕於金,仕於劉豫,仕於張邦昌,實繁有徒,腆然不以為怪,不知廉恥為何事,名教掃地盡矣。寅目擊心傷,不便明言,托於論史,以抒積懣。應麟與夫之史論,亦皆主於嚴刻,同是此時此事,痛哭而言之。非作於禮樂休明,世際承平,故為此高論,人人責以周孔也。《四庫全書提要》斥之,原為承平之時,而言當務為寬和,不主嚴刻,亦不為無見。若紀文達公昀生當南、北宋及明之末造,胡寅等之史論,當鑄金呼佛事之矣。

論翁方綱詩编辑

國朝諸儒,能言而不能行者,莫如大興翁蘇齋學士方綱。學士侈言理學,研究宋五子書,乃至跪求差使,見於《嘯亭雜錄》,以妾為妻,並已死二妾亦扶正,見於《翁氏家事略記》。平生尤喜言詩,手錄古今評注杜詩者三十餘家,至三十三遍之多,可謂勤矣。又推闡趙秋穀宮讚執信《聲調譜》之說,撰《小石帆亭著錄》六卷,以暢厥旨,其法益密。易王文簡公論詩主神韻之說,為肌理二字,亦可備一說,皆於詩學有裨。獨至其所自作之詩,極與所言相反。其詩實陰以國朝漢學家考證之文為法,尤與俞正燮《癸巳類稿》、《癸巳存稿》相似,每詩無不入以考證。雖一事一物,亦必窮源溯流,旁搜曲證,以多為貴,渺不知其命意所在。而爬羅梳剔,詰曲聱牙,似詩非詩,似文非文,似注疏非注疏,似類典非類典。袁簡齋明府論詩,有「錯把鈔書當說詩」之語,論者謂其為學士而發,確為不謬。百餘年來,翁氏之集,名雖行世,試問何人取而誦讀則效?聊供插架之用。《復初齋詩集》流傳益罕,欲供插架而未能,豈非不行於世之明驗乎。文章乃千古之公物,公是公非,自有定評,決非一二人以私意所能擾亂也。

徐雲路事跡编辑

徐雲路字企萬,號懶雲,昆山人,明太僕卿應聘八世孫。性至孝,母吳氏有肝厥病,疾作危甚,雲路默禱於天,刲臂肉和藥以進,疾遂愈,延壽十餘年而歿。雲路以明經需次廣文,道光甲申卒,年六十八歲。咸豐初旌孝子,事跡入昆新兩縣志《孝友傳》。雲路少為諸生,有文譽,詩宗晚唐,填詞出入兩宋,為古文疏落簡峭。嘗賣田作秋闈旅費,舟夜泊燕子磯,朗誦所作賣田詩。鄰舟聞之,問何人,雲路亦出詢,乃知錢塘袁枚也。亟具衣冠,執弟子禮,請受業,論詩良久而別。吳中盛詩社,雲路館吳門久,時與唱和。手輯邑人詩成集,題曰《玉輝篇》。道光末,張潛之、潘道根所刊《昆山詩存》多本之。青浦王昶致政歸,撰《湖海詩傳》,引雲路相參證。善畫梅,蒼勁秀逸,人爭寶之。撰有《雲海樓文集》□卷、《瀹雪山房詩鈔》□卷、《延秋館詞》□卷、《集腋草》□卷、《玉輝編》□卷、《昆山詩選》□卷。雲路詩宗晚唐,於溫李為尤近。永福黃莘田明府任時與唱和,盛稱其詩。《秋江詩集》六卷,雖有王元麟、陳應魁兩注本,於雲路事跡多未詳,蓋由未見昆新兩縣志書,無由考證。聲木因取縣志中所載,錄之於此,亦補注及讀明府詩集者所不廢也。

董皇后行狀编辑

世祖章皇帝御製《董皇后行狀》,龍陽易實甫觀察順鼎刊入《琴誌樓叢書》中,有云:「因歎朕伉儷之緣,殊為不偶。前廢後容止足稱佳麗,亦極巧慧,乃處心弗端,且嫉刻太甚。今後秉心淳樸,顧又乏長才。洎得後才德兼備,足毗內政,諧朕志,順治拾有柒年捌月壬寅崩。」云云。聲木謹案:董皇后即草野相傳以為董小宛者,實則為滿洲內大臣鄂剛毅侯節碩之女,見於御製行狀甚明。夫以帝王之尊,開國之初,而伉儷之間,自歎不偶如此,人生伉儷之樂,真不易得。世祇知得科第及高官厚祿,以為須祖功宗德,前世修來。不知得嬌妻美妾,比之高官厚祿,更屬不易。設非前世修來,三生有幸,天地鬼神,恐未必能使之消受此福也。

論崔華詩编辑

崔華字不雕,太倉人,順治庚子舉人,工詩畫,撰有《櫻桃軒集》□卷。王文簡公稱其詩清異出塵,吳梅村祭酒目為古塘一鶴,傾倒可謂至矣。其詩集無傳,名氏亦不見他人撰述,何耶?王豫編輯《江蘇詩徵》,錄其詩九首,入卷廿二。獨於王文簡公《漁洋詩話》所舉之「一寺千鬆內,飛泉屋上行。欹檣坐清晝,薄冷出蘋間」,「溪水碧於前渡日,桃花紅似去年時」等詩,一字不錄,僅錄《居易錄》所舉之「丹楓江冷人初去,黃葉聲多酒不辭」一詩,何耶?豈以王文簡公評隲未公,伊之選詩另具手眼,能判別涇渭,直駕乎新城而上之,是真不可解矣。

十餘世秀才四家编辑

粵西蔣霞舫京兆達,為先文莊公咸豐庚申恩科會試房師,師生誼篤,常為先文莊公書扇,下鈐一印,文曰「蔣氏第十八世秀才」。後其子以明經候選教諭,先文莊公任川督時,仍歲寄羔幣,以奉師母,時通函訊,是又一世秀才矣。長樂梁茝鄰中丞章钜《歸田瑣記》,自述自明迄國朝十五世秀才,紀文達公昀任閩省學政時,特贈一扁,文曰「書香世業」。常熟馮己蒼□□□家亦九世秀才,至馮修字念修號東村,矢誌讀書,願青其衿,以足十世之數。顧困於童子試,四十年不克竟其志,齎恨以終,士林悲之。香山黃香石中翰培芳門聯云:「三百年裏第,十八世書香。」其屋仍為明黃文裕公故居,亦十八世秀才。夫士食舊德,至十餘世之久,真我朝之盛事,而海內復寥寥數家,何其難也!

曾國藩預屬墓誌銘於吳敏樹编辑

湘鄉曾文正公國藩,功在社稷,名垂國史,本無待於立神道碑,當時其家人請劉霞軒中丞蓉撰文。未及作,中丞又卒,檢其遺篋,僅有銘詞,乃請郭筠仙侍郎嵩燾補作序文,復請李文忠公鴻章撰墓誌銘。李文忠公久不親文事,實為□□□□□代撰,見於□□□□□中。而不知當日曾文正公因吳南屏廣文敏樹客於兩江節署,曾從容為言「吾一旦不幸,誌銘當以屬子。」云云。是其生時,曾以是屬望吳南屏廣文。此乃一時言論,恐其家人亦未必知之,故改屬他人,果知之,不必故違是命也。巴陵杜仲丹孝廉貴墀撰《巴陵人物志》十五卷,備載其語於吳廣文傳中,想此語聞之於廣文,信不虛也。

明竟陵公安撰述编辑

明末詩文派別,至公安、竟陵,可謂妖妄變幻極矣。亡國之音,固宜如此,時當末造,非人力所能挽回。世多不知其名氏、撰述,爰記之於下,以昭後世之炯戒。公安三袁,一庶子宗道,即士瑜,撰《海蠡編》二卷。一吏部郎中中道,撰述無傳。一吏部郎中宏道。獨宏道撰述甚富,撰有《觸政》一卷、《瓶花齋雜錄》一卷、《袁中郎集》四十卷、《明文雋》八卷。竟陵為鍾惺、譚友夏,俱天門人。鍾惺撰《詩經圖史合考》廿卷、《毛詩解》□卷、《五經纂注》五卷、《史懷》十七卷、《合刊五家言》□卷。譚元春撰《岳歸堂集》十卷、《譚友夏合集》廿三卷、《譚子詩歸》十卷。復興鍾惺合編《詩歸》五十一卷、《明詩歸》十卷、《補遺》一卷。鍾惺復編《名媛詩歸》三十六卷、《周文歸》廿卷、《宋文歸》廿卷、《評點左傳》廿卷。雖皆收入《四庫存目》,《提要》極為詆斥,不遺餘力,論者謂其言非過也。

神農陵詩句编辑

神農陵寢相傳其土可以治病,故袁簡齋明府詩云:「一抔能治膏肓病,九死難醫嫉妒心。」下句可謂慨乎其言之矣。

陸耀遹畫墁賸稿编辑

陸邵文徵君耀遹撰《畫墁賸稿》八卷,本屬居幕府時,代府主之作,徵君在日,戒後人勿刊。光緒四年三月,其第五孫彥頎刺史祐勤任興國州知州時,懼其久而散佚,又以徵君有遺言,弗能決。杜仲丹孝廉貴墀適居州幕,力勸之刊行,非徵君意也。徵君代人之作,不欲以己屍其名,尚存古人讓善之遺意。

余誠格等調缺原委编辑

宣統三年,鄂藩余壽平中丞誠格升任陝西巡撫,鄂督瑞莘儒制府澂為之奏請,言「誠格有父。路遠不能迎養。請就近量移,庶可忠孝兼。」奉旨與湘撫楊俊卿中丞文鼎對調。先是鄂督陳筱石制府夔龍調任川督,制府妻許夫人禧身字□□,乃已故軍機大臣□□尚書許恭慎公庚身之從堂妹,憚於路遠,不願隨往,亦有人為之上開,奉旨調任直督。王道不外乎人情,此等舉措無關宏旨,猶有康乾年間君臣如家人遺意。許夫人禧身,以一婦人而改恩命,尤我朝所未有也。

何紹基識人编辑

道州何子貞太史紹基書名滿海內,而其知人之明,尤敻絕千古。嘗謂桐城方柏堂明府宗誠曰:「餘自楚至皖,行數千里,所見好官三人:黃州府知府徐太守豐玉、鄱陽縣知縣沈明府衍慶、祁門縣知縣唐明府治。」其後粵匪之亂,徐、沈陣亡,唐亦殉難。其語見《柏堂集次編》。

孫家振小說编辑

孫家振字玉聲,□□人,號漱石生,化名警夢癡仙,近代之小說家,撰《海上繁華夢初集》六卷、《續集》六卷、《後集》八卷,笑林報館附刊本,又有翻刊小字本。宣統辛亥以後,復撰《續繁華夢初集》六卷、《二集》六卷、《三卷》八卷。此書難係章回小說,而用意深遠,中寓勸懲之旨,且報應昭彰,尤至為痛切,予嘗戲目之為戒嫖戒賭,戒結交匪友教科書。人家子弟於十五六歲之時,文義粗通,正喜看各種小說,可以此書命之細閱。苟得中材,熟閱此書,未有不憬然自悟者,決不至故入迷塗矣。尚有陽湖李國嘉,字伯元,化名南亭亭長,撰有《官場現形記》五編,每編六卷,筆意淺顯,並無汙穢之語,亦可供茶餘酒後之一助。予素不喜閱小說,故知之者甚少,細閱此二書,決無他虞也。

吳敬梓事跡编辑

吳敬梓字敏軒,一字文木,全椒人,諸生。襲祖父業,有二萬餘金。與文士往還,飲酒歌呼,窮日夜不輟,不數年,貲產蕩盡。冬夜苦寒,邀同好五六人,繞城堞行數十里,謂之暖足。撰《文木山房集》□卷、《詩說》□卷、《儒林外史》五十卷。他集不傳,此書獨風行一時,世人多見之好之。其中描摹文士情熊,嬉笑怒罵,如鑄鼎象物,頗為小說界開一新面目。惟其書本五十回,為五十卷,不知何人割裂藏才《文木山房集》中語,襞積增為五回。後有藏才從兄青然先生檠女孫之女夫上元金和一跋,稱五十五回,為五十五卷,是每回可為一卷矣。程魚門太史晉芳《勉行堂文集》中有《文木先生傳》,謂生平交友,莫貧於敏軒,其橐中筆硯都無云云。負才如是,家產如是,而一寒至此,毫不以為意,真世間所罕有者。

春秋等書目编辑

「晉之《》,楚之《檮杌》,魯之《春秋》,其意一也」,孟子已言之矣。然後世以「春秋」名書者甚多,如《虞氏春秋》、《呂氏春秋》,漢趙煜《吳越春秋》十卷,晉習鑿齒《魏晉春秋》□卷,魏崔鴻《十六國春秋》一百卷,宋尹洙《五代春秋》□卷,明荀延詔《蜀國春秋》,我朝列為禁書,明崔銑《文苑春秋》四卷,姚士粦《後梁春秋》二卷,查繼佐《魯春秋》一卷,《適園叢書》本。以「檮杌」名書者,祇有宋張唐英《蜀檮杌》二卷。以「乘」名書者,明有周嘉胄《香乘》廿八卷,許奉恩《裏乘》十卷。豈以《春秋》為聖人筆削,因以名書,猶得希聖之意也歟。

夾壩等訛稱编辑

西域人以劫盜為夾壩,見紀文達公《姑妄聽之》自注。聲木謹案:夾壩即劫盜之訛,非以劫盜為夾壩也。四川人以強盜為帽殼,實即暴客之訛,亦非以強盜為帽殼也。張文襄公之洞督學四川,撰《軒語》一卷,中有屬武生不可與帽頂來往之語。川人本雲帽殼,張文襄公以其名不雅馴,易為帽頂,失之遠矣。

胡林翼批牘中語编辑

益陽胡文忠公林翼遺集中,批牘之語,有「儒雅雍容,逢人便問魏三兄之概」云云。光緒丁未,予在山東,王古愚孝廉振壯告予云:「人言胡文忠公此批,乃戲用《閱微草堂筆記》中故事,從無有知其出處者。」予為之檢查原書,見《姑妄聽之》卷四奴子傅顯事。「魏三兄」亦即奴子魏藻,見本條自注。持以示之,孝廉大喜。

桐城陽湖兩派编辑

長樂謝枚如□□章鋌《賭棋山莊文集》中《抑快軒遺文稿跋》中有云:「近日古文有桐城派,有常州派,李申耆蓋常州派中之錚錚者。」聲木謹案:張文襄公之洞督學四川時,編《書目答問》四卷,中有桐城派、陽湖派等名目。王益吾祭酒先謙、孫佩南京卿葆田、馬通伯主政其昶皆不謂然,後儒亦多謂桐城、陽湖同源異流,並無自立一派之意。說詳予撰《桐城文學淵源考》卷五張皋文太史惠言條下。當時司編輯者,實為江陰繆筱珊太史荃孫,力主是說。據謝氏所言,當時確有桐城、常州兩派之說,不盡鑿空。太史為常州人,更推波助瀾,以張其軍爾。

楊峴論文語编辑

歸安楊見山太守峴《遲鴻軒詩續棄》自序云:「詩文者,讀書之末技也,然非千氣萬力,深入閫奧,不可以鳴作家。同輩中,詩如鄭子尹之宏肆,莫子偲之蒼老,高陶堂之研煉,文如徐懿甫之峻潔,方存之之整暇,施均甫之爽健,餘皆畏避之不遑,無他,專壹與不專壹之判也。」云云。聲木謹案:太守所撰《遲鴻軒文棄》□卷,《文續棄》□卷、《詩棄》□卷、《詩續棄》□卷,古文篇幅甚狹,有意烹煉,蹊徑未化,尚未成家,不能與作者爭衡,自評之言良允。至於評品諸家詩文,甚為的當,知非無意於詩文者。惟其知之深,所以知其為之之難如此,非真讀書人,不能道其隻字也。

阮大铖詠懷堂集编辑

阮大铖誤國庸臣,人不足道,然卒殉南都之難,較之背主求榮者,猶為有別。撰有《燕子箋》□種曲,風行宇內,幾於家置一編。其詩尤才華富麗,風骨高騫,洵能傾倒一時,實足與錢牧齋、吳梅村、龔芝麓江左三家相頡頏。徒以摧折太早,又列名閹籍,以致撰述湮沒不彰。所撰《詠懷堂詩集》四卷、《外集甲部》一卷、《乙部》一卷,為崇禎乙亥冬月自刊本。詩前有眷弟葉燦序十九頁,推崇備至,又有門人鄺露序三頁,目錄廿七頁,後有大铖自序五頁。卷端題「石巢阮大铖集之著,南海鄺露公露校。」《外集》前有自序五頁,目錄十九頁。《》、《》部卷端題云「衲子德浩、宗白校」。刊本亦甚工,確為明末刊本。孔雀有毒,不掩文章,就詩論詩,亦明季一大家也。其刊本極為罕見,故詳記之於此。

論施閏章编辑

宣城施愚山侍讀閏章學問文章,海內尊為山鬥久矣,核以曾孫念曾所編年譜,遺議頗多,茲略舉之。崇禎九年,已補博士弟子,名隸縣庠。順治二年,我朝定鼎後,復補博士弟子員。順治七年,寄沈耕岩先生劄云:「章自忝鄉薦,即違素心。」順治三年冬,李宜人來歸。順治十一年九月,梅宜人卒於家,有悼亡詩四首。順治十四年,以覃恩贈父刑部公奉政大夫、山東提學道按察司僉事,母馬安人、胡安人並贈宜人,妻梅安人贈宜人,繼妻李安人贈宜人。梅宜人未卒,李宜人來侍,不能曰「來歸」,與梅宜人來歸同文。此猶可曰出於曾孫念曾之意,非侍讀本意。覃恩封繼妻為宜人,是分明以妾為妻,豈君子所為乎!已入明學籍,復入國朝學籍,自以「違素心」為言,不知果何違乎素心。果忠於明乎?抑忠於國朝乎?可謂進退失據矣。

論紀昀撰述编辑

紀文達公昀學問浩博,奉敕編纂《四庫全書提要》及《簡明目錄》,允宜家置一編,奉為大經大法,自不待言矣。惟所撰《紀文達公遺集》□□卷,究為榮世之書,非傳世之作,插架者不能不備,究無人誦而習之也。其《鏡煙堂十種》,乃評品詩文各書,在文達公雖能另出手眼,判別涇渭,亦無關於宏旨。其《姑妄聽之》自序有云:「三十以前,講考證之學,所坐之處,典籍環繞如獺祭。三十以後,以文章與天下相馳驟,抽黃對白,恒徹夜構思。五十以後,領修秘籍,復折而講考證。」云云。據公自序,公亦非不留意於文字者,且研求二十年,不為不久,卒不能與文士爭短長。以公之高才博學,竟不能合考據、文章而為一,與之翼者兩其足。此乃天限,非人力所能強求也明矣。

論編輯不易编辑

鄢陵蘇菊村廣文源生編《中州文徵》,其師錢衎石給諫儀吉為之代閱櫟園、柳下、山蔚數家之作,廣文因此悟選文之旨,自記於《記過齋文稿》中。可見選詩文亦不易,未可率爾為之也。

◀上一卷 下一卷▶
萇楚齋隨筆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