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卷一.天部一
天部二 

翰林學士承旨正奉大夫守工部尚書知制誥上柱國隴西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戶賜紫金魚袋李昉等奉勅纂

元氣编辑

三五曆記》曰:未有天地之時,混沌狀如雞子,溟涬始牙,濛莫孔切胡孔切滋萌,歲在攝提,元氣肇始。

又曰:清輕者上爲天,濁重者下爲地,冲和氣者爲人。故天地含精,萬物化生。

河圖》曰:元氣闓音開陽爲天。

又曰:元氣無形,洶洶蒙蒙,偃者爲地,伏者爲天也。

禮統》曰:天地者,元氣之所生,萬物之所自焉。

孝經左契》曰:元氣混沌,孝在其中。

漢書·律曆志》曰:黃鍾,黃者,中之色。鍾者種也。故陽氣施種於黃泉,孳萌萬物,爲六氣元也。故以黃色名元氣焉。

又曰:太極運三辰五星於上,元氣轉三統五行於下。

家語》曰:夫禮必本之太一,太一分爲天地,轉爲陰陽,變爲四時,列爲鬼神。太一,謂元氣也。

淮南子》曰:道始生虛霩,虛霩生宇宙,宇宙生元氣,無有涯垠。清陽者,薄音博音摩而爲天。

又曰:古未有天地之時,唯象無形,幽幽冥冥,茫茫昧昧,幕幕閔閔,鴻濛澒洞,莫知其門。有二神混沌生。高誘注曰:二神,經天營地之神。經天營地,孔深也乎莫知其終,滔乎莫知其所止息。於是乃別爲陰陽,離爲八極。剛柔相成,萬物乃形。

遁甲開山圖》曰:有巨靈者,偏得元神之道,故與元氣一時生混沌。

又曰:南溟之山,金堂玉室,上含元氣,滋神化。

又曰:麗山氏分布元氣,各以次序,產生山谷。

帝系譜》曰:天地初起,溟涬濛鴻,即生天皇,始萬八千歲,以木德王。

十洲記》曰:崑陵,崑崙山也。上有金臺玉闕,亦元氣之所合,天帝之居治處。

六韜》曰:天之爲天遠矣,地之爲地久矣。萬物在其間,各自利,何世莫之有乎?乃若溟涬濛鴻之時,故莫之能有。七十六聖發其趣使世俗皆能順其有,其所繫天下豈一日哉!

楊泉《物理論》曰:揚雄非渾天而作蓋天,圓其蓋左轉,日月星辰隨而東方。桓譚難之,雄不解。此蓋天者,誠難知也。元氣皓大,則稱皓天。皓天,元氣也,皓然而已,無他物焉。

揚雄《檄靈賦》曰:自今推古,至於元氣始化,古不覽今,名號迭毀,請以《》《春秋》言之。

又《解嘲》曰:《太玄》五千文,支葉扶疎,獨十餘萬言,深者入黃泉,高者出蒼天,大者含元氣,纖者入無間等也

班固《東都賦》曰:萬樂備,百禮曁,皇情浹,群臣醉,降煙煴,調元氣。

又《漢頌論功歌詩》曰:后土化育兮四時行,脩靈液養兮元氣復。冬同雲兮春霡霂,膏澤泠兮殖嘉穀。

張衡《玄圖》曰:玄者,包含道德,構掩乾坤,橐籥元氣,稟受無原。

陳思王《魏德論》曰:元氣否塞,玄黃相薄,星辰逆行,陰陽舛錯,國無完邑,陵無掩槨,四海鼎沸,蕭條沙漠。

又《七啓》曰:有形必朽,有端必窮,茫茫元氣,誰知其終。

孫楚《石人銘》曰:大象無形,元氣爲母,杳兮冥兮,陶冶衆有。

陸機《雲賦》曰:攄神景於八幽,合洪化於煙煴,充宇宙以播象,協元氣而齊勳。

潘岳《西征賦》曰:古往今來,邈矣悠哉,寥廓惚恍,化一氣而甄三才。

太易编辑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易乾鑿度》曰:夫有形者,生於無形;故有太易者,未見氣也。

帝王世紀》曰:天地未分,謂之太易。

列子》曰:夫有形者生於無形,則天地安從生?自然而生。故有太易、太初、太始、太素。此有物之始,自微至著,變化自相因襲太易者未見氣也易者,不窮滯之稱,凝寂於太虛之域,將何見乎?即如《易繫》之太極、老氏之混成。太初者氣之始也,陰陽未判。下句所謂渾淪。太始者形之始也,陰陽旣判,品物流形。太素者質之始也。質,性也。旣爲物矣。則方圓剛柔靜躁各有其性。氣質具而未相離,此直論氣之形質,不復說太易,爲三者宗本。下句別自明之。故曰渾淪。渾淪者,言萬物相渾淪而未相離也。雖渾然一氣不相離襲,而三才之道實潛兆乎其中。淪,語助也。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無形埒,老子曰:視之不見名曰希而曰易。易,簡之別稱也。太易之義如此而已,故能爲萬物宗,性真一而不變也。易變而爲一,所謂易者,窈冥忽恍,不可變也。一氣持之而化變,故寄名變也。一變而爲七,七變而爲九。九,變者之究也,究,窮也。一變而爲七九,不足以次數者全,舉陽數顧其都會也。乃復變而爲一。一者,形變之始。旣涉於有形之域,理數旣終,乃復反而爲一。反而爲一,歸形變之始也。此蓋明變化往復無極

太初编辑

易乾鑿度》曰:太初者,氣之始也。

帝王世紀》曰:元氣始萌,謂之太初。

詩推度灾》曰:陽本爲雄,陰本爲雌,物本爲魂。宋均注曰:本即原也,變陰陽爲雌雄魂也。亦言未有形也。皆無兆朕,故謂之氣。雄生八月仲節,號曰太初,行三節。節猶氣也。太初者,氣之始也。必知生八月仲者,據此時薺夌生以爲驗也。陽生物行三節者,須雌俱行物乃著也。

廣雅》曰:太初,氣之始也,清濁未分。

莊子》曰:太初有無,言太古之初,上下未形,所有者無。無有無名。旣無有形,人無有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一謂道也。物得以生,謂之德。

淮南子》曰:稽古太初,人生於無,當太初天地之始,人生於無形,無形生有形也。成形於有,有形而制於物。爲物所制。

揚雄《檄靈賦》曰:太易之始,太初之先,馮馮沉沉,奮轉無端。

王阜《老子聖母碑》曰:老子者,道也。乃生於無形之先,起於太初之前,行於太素之元,浮游六虛,出入幽冥,觀混合之未別,窺清濁之未分。

陳思王《魏德論》曰:在昔太初,玄黃混并,渾沌濛鴻,兆朕未形。

阮籍《孔子誄》曰:養徒三千,升堂七十,潜神演思,因使作書,考混元於無形,本造化於太初。

又《大人先生傳》曰:太初真人,惟太之根,專氣一志,萬物以存。

又曰:馳騖乎太初之中,休息乎無爲之宮。太初何始,無後無先。

太始编辑

易乾鑿度》曰:太始者,形之始也。

又曰:雌生戌仲,號曰太始,雄雌俱行三節。俱行,起自戌仲至亥。

帝王世紀》曰:氣,形之初,謂之太始。

楚辭·天問》曰:遂古之初,誰傳道之?王逸注曰:初,始也。太始之元,虛廓無形,神物未生,誰傳此道。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言天地未分,混沌無根,誰考述而知也。

張衡《玄圖》曰:玄者,無形之類,自然之根,作於太始,莫之與先。

阮籍《大人先生傳》曰:登乎太始之前,覽乎沕漠之初,慮周流於無外,志浩蕩而遂舒。

太素编辑

易乾鑿度》曰:太素者,質之始也。

又曰:雄含物魂,號曰太素。雌雄俱行,故能含物魂而生物也。獨言雄雌,主於陽故也。

帝王世紀》曰:形變有質,謂之太素。太素之前,幽清寂寞,不可爲象,惟虛惟無,蓋道之根。道根旣建,由無生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謂之龐洪,蓋道之幹。道幹旣育,萬物成體,於是剛柔始分,清濁位,天成於外,而體陽故圓以動,蓋道之實。

禮斗威儀》曰:二十九萬一千八百四十歲而反太素冥莖,蓋乃道之根也。

禮含文嘉》曰:推之以上元爲始,起十一月甲子朔旦,夜半冬至,日月五星俱起牽牛之初。鄭玄注:上元,太素已來至所求年。

廣雅》曰:太素,質之始也,已有素朴而未散也。

樂動聲儀》曰:作樂制禮時,有五音始於上元,戊辰夜半冬至,北方子。鄭玄注曰:戊辰土位,土爲宮,宮爲君,故作樂尚之以爲始也。夜半子,亦天時之始。禮稽命微起於太素,十一月閼逢之,曰歲在攝提格之紀,是云作樂制禮,蓋作樂則有禮,通其文耳。

張衡《靈憲注》曰:太素之前,幽清玄靜,寂寞冥默,不可爲象,厥中惟靈,如是者永久焉,斯謂冥莖,蓋乃道根,道根旣建,由無生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並體同色,坤屯不分。坤屯,音渾沌。

陳思王《髑髏說》曰:昔太素氏不仁,勞我以體,苦我以生,今也幸變而之死,是反吾真也。

又《魏德論》曰:不能貫道義之精英,窮混元於太素,亦以明矣。

又《魏文帝誄》曰:皓皓太素,兩儀始分,沖和產物,肇有人倫。

又《大暑賦》曰:壯皇居之瑰瑋兮,步八閎而爲宇。節四運之常氣兮,逾太素之儀矩。

阮籍《通老論》曰:聖人明於天人之理,達於自然之分,通於治化之體,審於大慎之訓,故君臣垂拱完太素之朴,百姓熙怡保性命之和。

又《》曰:焉得松喬,頤神太素,逍遙區外,登我年祚。

又《老子讃》曰:陰陽不測,變化無倫,飄颻太素,歸虛反真。

陸機《孫權誄》曰:皇聖膺期,有命太素,承亂下萌,清難天步。

又《浮雲賦》曰:集輕浮之衆采,廁五色之藻氣。貫元虛於太素,薄紫微而竦戾。

又《》曰:太素卜令宅,希微啟奧基。玄冲慕懿文,虛無承先師。

又《》曰:澄神玄漠流,棲心太素域。弭節欣高視,俟我大夢覺。

顧公直荅陸機》曰:恢恢太素,萬物初基。在昔哲人,觀衆濟時。

太極编辑

易·繫辭》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漢書·律曆志》曰:太極元氣,凾三爲一。

又曰:太極中央元氣,故爲黃鍾。

又曰:元以統始。易,太極之首也。

帝王世紀》曰:質形已具,謂之太極。

樂動聲儀》曰:神守於心,遊於目,窮於耳,徃乎萬里而至疾,故不得而不速。從胸臆之中而徹太極,援引無題,人神皆感,神明之應,音聲相和。

班固《典引》曰:太極之先,兩儀始分,烟烟煴煴,有沉而奧,有浮而清。

陳思王《七啓》曰:夫太極之初,混沌未分,萬物純純,與道俱運。

又《畫讃叙》曰:上形太極混元之前,卻列將來未萌之事。

阮籍《通老論》曰:道者法自然而爲化,侯王能守之,萬物將自化。《》謂之太極,《春秋》謂之元,《老子》謂之道。

陸機《雲賦》曰:覽太極之初化,判玄黃於乾坤,考天壤之靈變,莫稽美乎慶雲。

傅玄《風賦》曰:嘉太極之開元,美天地之定位。樂雷風之相薄,悅山澤之通氣。

張華《》曰:混沌無形氣,奚從生兩儀?元一是能分,太極焉得離?玄爲誰翁子,道是誰家兒?天行自西回,日月曷東馳?

陸士龍《荅士衡詩》曰:伊我世族,太極降精,昔在上代,軒虞篤生。

天部上编辑

釋名》曰:天,顯也,在上高顯也。天,坦也,坦然高而遠也。

》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

又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又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

又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又曰: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

又曰:天地之道,貞觀者也。

又曰:天道虧盈而益謙。

又曰: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

又曰:乾爲天。

又曰:時乘六龍以御天。

又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

又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

又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曰:高明柔克,沉潛剛克。高明,謂天也。

又曰:乃命羲和,欽若昊天。

又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又曰: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肅將天威。

》曰:敬天之威,不敢馳驅。

又曰: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又曰: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又曰:謂天蓋高,不敢不跼;謂地蓋厚,不敢不蹐。跼,曲也。蹐,累足也。《》云:跼蹐者,天高而有雷電,地厚而有淪陷,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怖之言。

》曰: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無窮也,日月星辰繫焉,萬物覆焉。

又曰:天則不言而信,天無私覆,是天道也。無爲而物成。

又曰:天秉陽,垂日星。秉,持也。

又曰:天不愛其道,故天降甘露。

又曰:天有四時,春夏秋冬,風雨霜露,無非教也。

又曰:著不息者,天也。聖人作樂以應天。

又曰:燔柴於泰壇,以祭天也。

又曰:孟冬之月,天氣上騰,地氣下降。

又曰:祭天於南郊,就陽之義也。祭天掃地,而祭於其質而已矣。

又曰:清明象天。

》曰:天有六氣,降生五味。六氣者,陰陽風雨晦明。

又曰:叔孫穆子夢天壓己,弗勝。

又曰:公孫歸父會楚子於宋,宋人告急於晉,晉侯欲殺之。伯宗曰:「不可。天方授楚,未可與爭,雖晉之強,能違天乎?」

又曰:晉侯賜畢萬魏。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

爾雅》曰:穹蒼,蒼天也。天形穹隆,其色蒼蒼,因以名云。春爲蒼天,萬物蒼蒼生也。夏爲昊天,言氣皓旰。秋爲旻天,旻猶愍也。愍萬物凋落也。冬爲上天。言時無事,在上臨下而已。

》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又曰:惟天爲大,惟堯則之。

又曰: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

易乾鑿度》曰:天動而施曰仁,地靜而理曰義。

又曰:輕清者上爲天,重濁者下爲地。

又曰:天有陰陽,地有柔剛,人有仁義,是謂三才。

京房《易傳》曰:地動陰有餘,天裂陽不足。此臣下盛強,害君上之變也。景帝三年,天東北有赤氣,廣長十餘丈,或曰天裂,其後七國兵起。

春秋說題辭》曰:天之爲言顛也,居高理下,爲人經也。白虎通》亦云。羣陽,精也。合爲太一,分爲殊名,故立字「一大」爲天。

禮統》曰:天地者,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也。天之爲言鎮也,神也,珍也。施生爲本,運轉精神,功效列陳,其道可珍重也。

尚書考靈耀》曰:中央鈞天,其星角亢;東方臯天,呂氏春秋》曰蒼天,《廣雅》曰上天。其星房心;東北變天,其星斗箕;北方玄天,其星須女;西北幽天,其星奎婁;西方成天,呂氏春秋》曰皓天。其星胃昴;西南朱天,其星參狼;南方赤天,呂氏春秋》《廣雅》皆曰炎天。其星輿鬼柳;東南陽天,其星張翼軫。呂氏春秋》曰:天有九野,東方曰蒼天,西方曰皓天,南方曰炎天,其餘悉同。

周書》曰:神農之時,天雨粟,神農耕而種之。

尚書中候》曰:天地開闢,甲子冬至。日月若懸璧,五星若編珠。

詩記曆樞》曰:箕爲天口,主出氣。

大戴禮》曰:放勛,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春秋感精符》曰:人主與日月同明,四時合信,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父天於圜丘之禮也。母地於方澤之祭也。兄日於東郊,姊月於西郊也。

春秋繁露》曰:天有十端:天爲一端,地爲一端,陽爲一端,陰爲一端,水爲一端,土爲一端,人爲一端,金爲一端,木爲一端,火爲一端,凡十端。天亦有喜怒之氣、哀樂之心,與人相副,以類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氣故生,秋怒氣故殺,夏樂氣故養,冬哀氣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

春秋內事》曰:天有十二分次,日月之所躔也。

春秋元命包》曰:天不足西北,陽極於九,故周天九九八十一萬里。

孝經援神契》曰:周天七衡六間者,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裡三分裡之一,合十一萬九千里。從內衡以至中衡,從中衡以至外衡,名五萬九千五百里。

史記》曰:叔虞母夢天謂武王曰:「余今命汝生子,名虞,余與之唐。」及生子,有文在手,曰虞,遂因命之。

漢書·東方朔荅難》曰:以管窺天,以蠡測海,豈能考其文理哉?

又曰:漢惠帝二年,天眼開北,廣十餘丈。

後漢書》曰:和熹鄧皇后嘗夢捫天,天體蕩蕩正青,滑如磄,有若鍾乳狀,乃仰嗽飲之。以訊占夢,言堯夢攀天而上,湯夢及天而舐之。此皆聖王之前占,吉不言也。

蜀志》曰:吳使張溫來聘,秦密在諸葛亮座。溫曰:「何人?」亮曰:「學者。」溫問曰:「天有頭乎?」密曰:「有。《》曰:『乃眷西顧』。天若無頭,何以顧之?」又曰:「有耳乎?」曰:「有。《》云:『鶴鳴于九皐,聲聞於天』。無耳,何以聞之天?」「有足乎?」曰:「有。《》云:『天步艱難』。若無足,何以步?」「天有姓乎?」曰:「有。」曰:「何姓?」曰:「姓劉。」「何以知之?」曰:「其子姓劉,故以知之。」溫大敬之。

晉書》曰:世祖登祚,探策得一,羣臣失色。吏部郎中裴楷進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甯,王侯得一爲天下貞。」上大悅。

又曰:惠帝末,天裂爲二,無雲,有聲如雷。

晉中興書·徵祥說》曰:大興二年,天鳴東南,有聲,如水相薄。三年,又鳴。後哀帝廢。

後魏書》曰:聖武田於野,見輜軿自天而下,至則見美女,曰:「天使我偶君。」遂寢宿,旦乃還。期周年復會於此。旣而以所生男授帝,曰:「善養之,世爲帝王。」子即始祖也。

齊書》曰:王摛史學博聞,永明中,天忽黃色照地,衆莫能解。摛云:「是榮光。」世祖大悅,用爲永陽郡守。

陳書》曰:高祖夢天開數丈,有一人朱衣捧日,令帝張口納之。及覺,猶熱,後二百日爲帝。

  ↑返回頂部 天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