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宋大事記講義 (四庫全書本)

宋大事記講義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五
  宋大事記講義     史評類
  提要
  等謹案宋大事記講義二十三卷宋吕中撰中字時可晉江人淳祐中進士官國子監丞兼崇政殿説書徙肇慶教授其書卷一論三篇卷二卷三紀宋太祖事卷四卷五記太宗事而卷五今缺卷六至卷七記真宗事卷八至卷十二記仁宗事卷十三記英宗事卷十四至十七記神宗事卷十八至二十記哲宗事卷二十一至二十二記徽宗事卷二十三記欽宗事事以類敘間加論斷凡政事制度及百官賢否俱載於編論中所議選舉資格及茶鹽改制諸條頗切宋時稗政又所載銓選之罷常參任子之多裁汰三司之有二司税茶之易芻糧皆宋史各志及馬端臨文獻通考所未備者至朋黨諸人事實及議新法諸人辨論亦與宋史列傳多有異同並足資史學之參證前有興國軍教授劉實甫序謂水心以其師講貫之素發明我朝聖君賢相之心則是書乃中平日講論稿本葉適等為之編次云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宋大事記講義原序
  予頃遊膠庠有同舎示一編書曰此止齋水心之徒以其師講貫之素發明我朝聖君賢相之心所以措之事業垂億萬年無疆之休者其槩可見也是書年以記大事一朝之事類之隨朝分類隨事通釋考求源委顯微闡幽言近而指逺也大抵論朝廷必歸之君心論官僚必歸之宰輔論良法必歸於美意敵國外患必歸於自治其國食其實者審其根酌其流者滌其源也至於論治體之寛嚴謂建隆尚嚴也自李文靖焚四方利害之言所以積而為慶厯嘉祐之緩勢仁祖尚寛也自范文正公天章閣一疏不行所以激而為熙豐之急政且謂王荆公之變法即范文正公之遺意文正主於立國荆公主於利國使文正之説遍行則荆公之口可塞惟文正公之言不遍行於慶厯故荆公之學乃遍用於熙豐神宗鋭然有為之志不遇范仲淹而遇王安石此世道升降之㑹也至於祈天永命保民長世之基則以祖宗之仁意常在於紀綱整肅之中而紀綱不出於仁意流行之外故治體似寛柔而實凝制度似煩密而實正國勢似緩弱而實久雖中更新法之毒亂兵革之慿陵權奸之剝喪貪酷之奪攘敢於怨吏而不忍讐吾君敢於籲天而不忍叛吾國於是天心之仁愛亦睠睠而不忍釋實甫斂衣端誦纔竟藝祖皇帝一編已屢掩卷而三嘆也嗟夫厭亂之民思治玩治之民思亂排患難之膠轕者以安為危不期於質樸而自不能不淳也習太平之見聞者以危為安不期於奢麗而自不能不薄也思治而一於質樸者聖人出而萬物覩矣思亂而競於奢麗者雖聖人亦必百倍其功而後可挽也然則藝祖皇帝之闔闢造化所以使人人一心事事一寔者何其盛哉夫當世道之極變而通之惟卓然思所以更新者靡一事一物之可因仍也故世非承平不得以承平之事為比夸言慶厯元祐於非慶厯元祐之世者非愚則諛抑又嘗拜觀藝祖皇帝問趙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對曰道理最長此堯舜之問稷契之對也我朝所以理學昌明者其論已兆於此而國家延洪休所以超軼漢唐者徒恃有此義理耳舍義理而言治非知言者也此書之作其有本乎書肆請以刻梓且求序之因書於首編如此抑嵇叔夜有云野人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獻之至尊雖有區區之意亦已疎矣愚則不敢惟願與學者審其是而已淳祐丁未上元前一日廸功郎前興國軍軍學教授劉實甫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