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153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十三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一百五十三卷目錄

 勳爵部彙考二十五

  周十一

  楚四

官常典第一百五十三卷

勳爵部彙考二十五编辑

周十一编辑

楚四编辑

景王十七年夏,楚簡上國之兵于宗丘。秋八月,楚子 殺𩰚成然滅養氏之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昭公十四年夏,楚子使然丹 簡上國之兵于宗丘,且撫其民,分貧振窮,長孤幼,養 老疾,收介特,救災患,宥孤寡,赦罪戾,詰姦慝,舉淹滯, 禮新敘舊,祿勳合親,任良物官,使屈罷簡東國之兵 於召陵,亦如之,好於邊疆息,民五年,而後用師,禮也。 秋,楚令尹子旗有德於王,不知度與養氏比,而求無 厭,王患之,九月,甲午,楚子殺𩰚成然而滅養氏之族, 使𩰚辛居鄖,以無忘舊勳。 景王十八年夏,蔡朝吳出奔鄭。

按《春秋》昭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楚費無極 害朝吳之在蔡也。欲去之,乃謂之曰:王唯信子,故處 子於蔡,子亦長矣,而在下位,辱,必求之,吾助子請,又 謂其上之人曰:王唯信吳,故處諸蔡,二三子莫之如 也。而在其上,不亦難乎,弗圖,必及於難,夏,蔡人逐朝 吳,朝吳出奔鄭,王怒曰:余唯信吳,故寘諸蔡,且微吳, 吾不及此,女何故去之,無極對曰:臣豈不欲吳,然而 前知其為人之異也。吳在蔡,蔡必速飛,去吳,所以剪 其翼也。

景王二十年,冬,楚人及吳戰于長岸。

按《春秋》昭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冬,吳伐楚,陽 丐為令尹,卜戰不吉,司馬子魚曰:我得上流,何故不 吉,且楚故,司馬令龜,我請改卜,令曰:魴也。以其屬死 之,楚師繼之,尚大克之,吉,戰于長岸,子魚先死,楚師 繼之,大敗吳師,獲其乘舟餘皇,使隨人與後至者守 之,環而塹之,及泉,盈其隧炭,陳以待命,吳公子光請 於其眾曰:喪先王之乘舟,豈唯光之罪,眾亦有焉。請 藉取之,以救死,眾許之,使長鬣者三人,潛伏於舟側。 曰:我呼餘皇則對,師夜從之,三呼皆迭對,楚人從而 殺之,楚師亂,吳人大敗之,取餘皇以歸。

景王二十二年,春,楚遷陰于下陰,楚夫人嬴氏自秦 歸,楚命太子建居城父,秋,楚人城州來。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昭公十九年,春,楚工尹赤遷 陰于下陰,令尹子瑕城郟,叔孫昭子曰:楚不在諸侯 矣,其僅自完也。以持其世而已。楚子之在蔡也。郥陽 封人之女奔之,生太子建,及即位,使伍奢為之師,費 無極為少師,無寵焉。欲譖諸王。曰:建可室矣,王為之 聘於秦,無極與逆,勸王取之,正月,楚夫人嬴氏至自 秦。夏,楚子為舟師以伐濮,費無極言於楚子曰:晉之 伯也。邇於諸夏,而楚辟陋,故弗能與爭,若大城城父, 而寘太子焉。以通北方,王收南方,是得天下也。王說, 從之,故太子建居於城父,令尹子瑕聘於秦,拜夫人 也。秋,楚人城州來,沈尹戍曰:楚人必敗,昔吳滅州來, 子旗請伐之,王曰:吾未撫吾民,今亦如之,而城州來, 以挑吳,能無敗乎,侍者曰:王施舍不倦,息民五年,可 謂撫之矣,戍曰:吾聞撫民者,節用於內,而樹德於外, 民樂其性,而無寇讎,今宮室無量,民人日駭,勞罷死 轉,忘寢與食,非撫之也。令尹子瑕言蹶由於楚子曰: 彼何罪,諺所謂室於怒,巿於色者,楚之謂矣,舍前之 忿,可也。乃歸蹶由。

景王二十三年,楚太子建奔宋,楚子殺其傅伍奢。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昭公二十年,春,費無極言於 楚子曰: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叛,自以為猶宋鄭 也。齊晉又交輔之,將以害楚,其事集矣,王信之,問伍 奢,伍奢對曰:君一過多矣,何信於讒,王執伍奢,使城 父司馬奮揚殺太子,未至而使遣之,三月,太子建奔 宋,王召奮揚,奮揚使城父人執己以至,王曰:言出於 余口,入於爾耳,誰告建也。對曰:臣告之,君王命臣曰: 事建如事余,臣不佞,不能苟貳,奉初以還,不忍後命, 故遣之,既而悔之,亦無及,已,王曰:而敢來,何也。對曰: 使而失命,召而不來,是再奸也。逃無所入王曰:歸,從 政如他日,無極曰奢之子材,若在吳必憂楚國,盍以 免其父召之,彼仁必來,不然將為患,王使召之。曰:來, 吾免而父,棠君尚謂其弟員曰:爾適吳,我將歸死,吾 知不逮,我能死,爾能報,聞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 也。親戚為戮,不可以莫之報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 而行,仁也。擇任而往,智也。知死不辟,勇也。父不可棄,名不可廢,爾其勉之,相從為愈,伍尚歸,奢聞員不來。 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人皆殺之,員如吳,言伐楚 之利於州于,公子光曰:是宗為戮,而欲反其讎,不可 從也。員曰:彼將有他志,余姑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 乃見鱄設諸焉。而耕於鄙。

景王二十五年春,宋華亥,向寧,華定,自宋南里出奔 楚。

按《春秋》昭公二十二年。按《左傳》:二十二年春,楚薳 越使告於宋曰:寡君聞君有不令之臣,為君憂,無寧 以為宗羞,寡君請受而戮之,對曰:孤不佞不能媚於 父兄,以為君憂,拜命之辱,抑君臣日戰,君曰:余必臣 是助,亦唯命,人有言曰:唯亂門之無過,君若惠保敝 邑,無亢不衷,以獎亂人,孤之望也。唯君圖之,楚人患 之,諸侯之戍謀曰:若華氏知困而致死,楚恥無功而 疾戰,非吾利也。不如出之,以為楚功,其亦無能為也。 已,救宋而除其害,又何求,乃固請出之,宋人從之,己 巳,宋華亥,向寧,華定,華貙,華登,皇奄傷,省臧,士平,出 奔楚,宋公使公孫忌為大司馬,邊卬為大司徒,樂祁 為司城,仲幾為左師,樂大心為右師,樂輓為大司寇, 以靖國人。

敬王元年,秋,七月,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 胡子髡,沈子逞,滅獲陳夏齧。

按《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按《左傳》:二十三年,秋,七月, 吳人伐州來,楚薳越帥師,及諸侯之師,奔命救州來, 吳人禦諸鍾離,子瑕卒,楚師熸,吳公子光曰:諸侯從 於楚者眾,而皆小國也。畏楚而不獲已,是以來,吾聞 之曰:作事威克其愛,雖小必濟,胡沈之君幼而狂,陳 大夫齧壯而頑,頓與許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師熸, 帥賤多寵,政令不壹,七國同役而不同心,帥賤而不 能整,無大威命,楚可敗也。若分師先以犯胡沈與陳, 必先奔,三國敗,諸侯之師乃搖心矣,諸侯乖亂,楚必 大奔,請先者去備薄威,後者敦陳整旅,吳子從之,戊 辰,晦,戰于雞父,吳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與陳,三 國爭之,吳為三軍以繫於後,中軍從王,光帥右,掩餘 帥左,吳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國亂,吳師擊之,三國敗, 獲胡沈之君,及陳大夫,舍胡沈之囚,使奔許與蔡頓。 曰:吾君死矣,師譟而從之,三國奔,楚師大奔,書曰:胡 子髡,沈子逞,滅,獲陳夏齧,君臣之辭也。不言戰,楚未 陳也。楚太子建之母在郥,召吳人而啟之,冬,十月,甲 申,吳太子諸樊入郥,取楚夫人,與其寶器以歸,楚司 馬薳越追之,不及,將死,眾曰:請遂伐吳以徼之,薳越 曰:再敗君師,死且有罪,亡君夫人,不可以莫之死也。 乃縊於薳澨。楚囊瓦為令尹,城郢,沈尹戌曰:子常必 亡郢,苟不能衛,城無益也。古者天子守在四夷,天子 卑,守在諸侯,諸侯守在四鄰,諸侯卑,守在四竟,慎其 四竟,結其四援,民狎其野,三務成功,民無內憂,而又 無外懼,國焉用城,今吳是懼,而城於郢,守已小矣,卑 之不獲,能無亡乎,昔梁伯溝其公宮而民潰,民棄其 上,不亡何待。夫正其疆埸,修其土田,險其走集,親其 民人,明其伍候,信其鄰國,慎其官守,守其交禮,不僭 不貪,不懦不耆,完其守備,以待不虞,又何畏矣,詩曰: 無念爾祖,聿修厥德,無亦監乎,若敖蚡冒,至於武文, 土不過同,慎其四竟,猶不城郢,今土數圻而郢是城, 不亦難乎。

敬王二年冬,吳滅巢。

按《春秋》昭公二十四年。按《左傳》:二十四年,冬,楚子 為舟師,以略吳疆,沈尹戍曰:此行也。楚必亡邑,不撫 民而勞之,吳不動而速之,吳踵楚,而疆場無備,邑能 無亡乎,越大夫胥犴勞王於豫章之汭,越公子倉歸 王乘舟,倉及壽夢帥師從王,王及圉陽而還,吳人踵 楚,而邊人不備,遂滅巢及鍾離而還,沈尹戍曰:亡郢 之始,於此在矣,王壹動而亡二姓之帥,幾如是而不 及郢,詩曰: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其王之謂乎。

按《吳越春秋》:九年,吳使光伐楚,拔居巢、鍾離。吳所以 相攻者,初,楚之邊邑脾梁之女與吳邊邑處女蠶,爭 界上之桑,二家初攻,吳國不勝,遂更相伐,滅吳之邊 邑。吳怒,故伐楚,取二邑而去。

敬王三年冬,楚城州屈,丘皇,郭巢郭卷。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冬,楚子使薳 射城州屈,復茄人焉。城丘皇,遷訾人焉。使熊相禖郭 巢,季然郭卷,子太叔聞之。曰:楚王將死矣,使民不安 其土,民必憂,憂將及王,弗能久矣。

敬王五年夏四月,楚殺其大夫郤宛。

按《春秋》昭公二十七年。按《左傳》:二十七年春,郤宛 直而和,國人說之,鄢將師為右領,與費無極比而惡 之,令尹子常賄而信讒,無極譖郤宛焉。謂子常曰:子 惡欲飲子酒,又謂子惡,令尹欲飲酒於子氏,子惡曰: 我賤人也。不足以辱令尹,令尹將必來辱,為惠已甚, 吾無以酬之,若何,無極曰:令尹好甲兵,子出之,吾擇 焉。取五甲五兵。曰:寘諸門,令尹至,必觀之,而從以酬 之,及饗曰,帷諸門左,無極謂令尹曰:吾幾禍子,子惡將為子不利,甲在門矣,子必無往,且此役也。吳可以 得志,子惡取賂焉而還,又誤群帥,使退其師。曰:乘亂 不祥,吳乘我喪,我乘其亂,不亦可乎,令尹使視郤氏, 則有甲焉。不往,召鄢將師而告之,將師退,遂令攻郤 氏,且爇之,子惡聞之,遂自殺也。國人弗爇,令曰:不爇 郤氏,與之同罪,或取一編菅焉。或取一秉秆焉。國人 投之,遂弗爇也。令尹炮之,盡滅郤氏之族黨,殺陽令 終,與其弟完,及佗,與晉,陳,及其子弟,晉陳之族,呼於 國曰:鄢氏費氏,自以為王,專禍楚國,弱寡王室,蒙王 與令尹,以自利也。令尹盡信之矣,國將如何,令尹病 之。秋,楚郤宛之難,國言未已,進胙者莫不謗令尹,沈 尹戌言於子常曰:夫左尹與中廐尹,莫知其罪,而子 殺之,以興謗讟,至於今不已,戌也惑之,仁者殺人以 掩謗,猶弗為也。今吾子殺人以興謗,而弗圖,不亦異 乎。夫無極,楚之讒人也。民莫不知,去朝吳,出蔡侯朱, 喪太子建,殺連尹奢,屏王之耳目,使不聰明,不然,平 王之溫惠共儉,有過成莊,無不及焉。所以不獲諸侯, 邇無極也。今又殺三不辜,以興大謗,幾及子矣,子而 不圖,將焉用之。夫鄢將師矯子之命,以滅三族,國之 良也。而不愆位,吳新有君,疆埸日駭,楚國若有大事, 子其危哉,知者除讒以自安也。今子愛讒以自危也。 甚矣其惑也。子常曰:是瓦之罪,敢不良圖,九月,己未, 子常殺費無極與鄢將師,盡滅其族,以說於國,謗言 乃止。

敬王八年冬十二月,吳滅徐,徐子章羽奔楚。

按《春秋》昭公三十年。按《左傳》:三十年秋,吳子使徐 人執掩餘,使鍾吾人執燭庸,二公子奔楚,楚子大封 而定其徙,使監馬尹大心逆吳公子,使居養,莠尹然, 左司馬沈尹,戌城之,取於城父與胡田以與之,將以 害吳也。子西諫曰:吳光新得國而親其民,視民如子, 辛苦同之,將用之也。若好吳邊疆,使柔服焉。猶懼其 至,吾又彊其讎,以重怒之,無乃不可乎,吳,周之胄裔 也。而棄在海濱,不與姬通,今而始大,比於諸華,光又 甚文,將自同於先王,不知天將以為虐乎,使剪喪吳 國,而封大異姓乎,其抑亦將卒以祚吳乎,其終不遠 矣,我盍姑億吾鬼神,而寧吾族姓,以待其歸,將焉用 自播揚焉。王弗聽,吳子怒,冬,十二月,吳子執鍾吾子, 遂伐徐,防山以水之,己卯,滅徐,徐子章禹斷其髮,攜 其夫人,以逆吳子,吳子唁而送之,使其邇臣從之,遂 奔楚,楚沈尹戌帥師救徐,弗及,遂城夷,使徐子處之, 吳子問於伍員曰:初而言伐楚,余知其可也。而恐其 使余往也。又惡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將自有之矣, 伐楚何如,對曰:楚執政眾而乖,莫適任患,若為三師 以肄焉。一師至,彼必皆出,彼出則歸,彼歸則出,楚必 道敝,亟肄以罷之,多方以誤之,既罷而後以三軍繼 之,必大克之,闔廬從之,楚於是乎始病。徐子章《禹經》作章羽。 敬王九年秋,吳人侵楚。

按《春秋》昭公三十一年。按《左傳》:三十一年秋,吳人 侵楚,伐夷,侵潛六,楚沈尹戌帥師救潛,吳師還,楚師 遷潛於南岡而還,吳師圍弦,左司馬戌,右司馬稽,帥 師救弦,及豫章,吳師還,始用子胥之謀也。冬,邾黑肱 以濫來奔,十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是夜也。趙簡子 夢童子臝而轉以歌,旦占諸史墨曰:吾夢如是,今而 日食,何也。對曰:六年,及此月也。吳其入郢乎,終亦弗 克,入郢必以庚辰,日月在長尾,庚午之日,日始有謫, 火勝金,故弗克。

敬王十二年秋,楚人伐吳。

按《春秋》定公二年。按《左傳》:二年,夏,四月,桐叛楚,吳 子使舒鳩氏誘楚人曰:以師臨我,我伐桐,為我使之 無忌。秋,楚囊瓦伐吳師於豫章,吳人見舟於豫章,而 潛師於巢,冬,十月,吳軍楚師於豫章,敗之,遂圍巢,克 之,獲楚公子繁。

敬王十三年冬,蔡侯如楚。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定公三年,蔡昭侯為兩佩與 兩裘以如楚,獻一佩一裘於昭王,昭王服之,以享蔡 侯,蔡侯亦服其一,子常欲之,弗與,三年止之,唐成公 如楚,有兩肅爽馬,子常欲之,弗與,亦三年止之,唐人 或相與謀,請代先從者,許之,飲先從者酒,醉之,竊馬 而獻之子常,子常歸唐侯,自拘於司敗。曰:君以弄馬 之故,隱君身,棄國家,群臣請相。夫人以償馬,必如之, 唐侯曰:寡人之過也。二三子無辱,皆賞之,蔡人聞之, 固請而獻佩於子常,子常朝見蔡侯之徒,命有司曰: 蔡君之久也。官不共也。明日禮不畢,將死,蔡侯歸及 漢,執玉而沈曰:余所有濟漢而南者,有若大川,蔡侯 如晉,以其子元,與其大夫之子為質焉。而請伐楚。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劉子,晉侯,宋公,魯侯,蔡侯,衛侯, 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齊國夏,會于召陵,侵楚。夏,四月,庚辰,蔡 公孫姓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五月,諸侯盟于 皋鼬。秋,楚人圍蔡。晉士鞅衛孔圉帥師伐鮮虞。冬,十 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伯舉,楚師敗績,楚囊瓦出奔鄭,庚辰,吳入郢。

按《春秋》定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三月,劉文公合 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晉荀寅求貨於蔡侯,弗得,言 於范獻子曰:國家方危,諸侯方貳,將以襲敵,不亦難 乎,水潦方降,疾瘧方起,中山不服,棄盟取怨,無損於 楚,而失中山,不如辭蔡侯,吾自方城以來,楚未可以 得志,祗取勤焉。乃辭蔡侯,晉人假羽旄於鄭,鄭人與 之,明日或斾以會,晉於是乎失諸侯,將會,衛子行敬 子言於靈公曰:會同難,嘖有煩言,莫之治也。其使祝 佗從,公曰善,乃使子魚,子魚辭曰:臣展四體,以率舊 職,猶懼不給,而煩刑書,若又共二,徼大罪也。且夫祝, 社稷之常隸也。社稷不動,祝不出竟,官之制也。君以 軍行,祓社釁鼓,祝奉以從,於是乎出竟,若嘉好之事, 君行師從,卿行旅從,臣無事焉。公曰行也。及皋鼬,將 長蔡於衛,衛侯使祝佗私於萇弘曰:聞諸道路,不知 信否,若聞蔡將先衛,信乎,萇弘曰:信,蔡叔,康叔之兄 也。先衛,不亦可乎,子魚曰:以先王觀之,則尚德也。昔 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選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公相 王室以尹天下,於周為睦,分魯公以大路大旂,夏后 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條氏,徐氏,蕭氏,索氏, 長勺氏,尾勺氏,使帥其宗氏,輯其分族,將其類醜,以 法則周公,用即命於周,是使之職事於魯,以昭周公 之明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備物典策,官司彝 器,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於少皞之虛,分康叔 以大路,少帛,綪茷,旃旌,大呂,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繫 氏,錡氏,樊氏,饑氏,終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 圃田之北竟,取於有閻之土,以共王職,取於相土之 東都,以會王之東蒐,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康誥, 而封於殷虛,皆啟以商政,疆以周索,分唐叔以大路 密須之鼓,闕鞏沽洗,懷姓九宗,職官五正,命以唐誥, 而封於夏虛,啟以夏政,疆以戎索,三者皆叔也。而有 令德,故昭之以分物,不然,文武成康之伯猶多,而不 獲是分也。唯不尚年也。管蔡啟商,惎間王室,王於是 乎殺管叔而蔡蔡叔,以車七乘,徒七十人,其子蔡仲, 改行帥德,周公舉之,以為己卿士,見諸王,而命之以 蔡,其命書云,王曰:胡,無若爾考之違王命也。若之何 其使蔡先衛也。武王之母弟八人,周公為太宰,康叔 為司寇,聃季為司空,五叔無官,豈尚年哉,曹,文之昭 也。晉,武之穆也。曹為伯甸,非尚年也。今將尚之,是反 先王也。晉文公為踐土之盟,衛成公不在,夷叔,其母 弟也。猶先蔡,其載書云,王若曰:晉重,魯申,衛武,蔡甲 午,鄭捷,齊潘,宋王臣,莒期,藏在周府,可覆視也。吾子 欲復文武之略,而不正其德,將如之何,萇弘說,告劉 子,與范獻子謀之,乃長衛侯於盟,反自召陵,鄭子太 叔未至而卒,晉趙簡子為之臨甚哀。曰:黃父之會。夫 子語我九言曰:無始亂,無怙富,無恃寵,無違同,無敖 禮,無驕能,無復怒,無謀非德,無犯非義。沈人不會于 召陵,晉人使蔡伐之,夏,蔡滅沈,秋楚為沈故圍蔡,伍 員為吳行人以謀楚,楚之殺郤宛也。伯氏之族出,伯 州犁之孫嚭,為吳太宰以謀楚,楚自昭王即位,無歲 不有吳師,蔡侯因之,以其子乾與其大夫之子為質 於吳,冬,蔡侯,吳子,唐侯,伐楚,舍舟于淮汭,自豫章與 楚夾漢,左司馬戌謂子常曰:子沿漢而與之上下,我 悉方城外以毀其舟,還塞大隧,直轅,冥扼,子濟漢而 伐之,我自後擊之,必大敗之,既謀而行,武城黑謂子 常曰:吳用木也。我用革也。不可久也。不如速戰,史皇 謂子常,楚人惡子而好司馬,若司馬毀吳舟于淮,塞 城口而入,是獨克吳也。子必速戰,不然不免,乃濟漢 而陳,自小別至于大別,三戰,子常知不可,欲奔,史皇 曰:安求其事,難而逃之,將何所入,子必死之,初罪必 盡說,十一月,庚午,二師陳于柏舉,闔廬之弟夫概王, 晨請於闔廬曰:楚瓦不仁,其臣莫有死志,先伐之,其 卒必奔,而後大師繼之,必克,弗許。夫概王曰:所謂臣 義而行,不待命者,其此之謂也。今日我死,楚可入也。 以其屬五千,先擊子常之卒,子常之卒奔,楚師亂,吳 師大敗之,子常奔鄭,史皇以其乘廣死,吳從楚師,及 清發,將擊之。夫概王曰:困獸猶鬥,況人乎,若知不免, 而致死,必敗我,若使先濟者知免,後者慕之,蔑有鬥 心矣,半濟而後可擊也。從之,又敗之,楚人為食,吳人 及之,奔食而從之,敗諸雍澨,五戰及郢,己卯,楚子取 其妹季芊,畀我,以出,涉睢,鍼尹固與王同舟,王使執 燧象以奔吳師,庚辰,吳入郢,以班處宮,子山處令尹 之宮。夫概王欲攻之,懼而去之。夫概王入之,左司馬 戍及息而還,敗吳師于雍澨,傷,初,司馬臣闔廬,故恥 為禽焉。謂其臣曰:誰能免吾首,吳句卑曰臣賤可乎, 司馬曰:我實失子,可哉,三戰皆傷。曰:吾不可用也已, 句卑布裳,剄而裹之,藏其身而以其首免,楚子涉睢 濟江,入于雲中,王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由于以 背受之,中肩,王奔鄖,鍾建負季芊以從,由于徐蘇而 從,鄖公辛之弟懷,將弒王曰:平王殺吾父,我殺其子, 不亦可乎,辛曰:君討臣,誰敢讎之,君命天也。若死天命,將誰讎,詩曰:柔亦不茹,剛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 強禦,唯仁者能之,違強陵弱,非勇也。乘人之約,非仁 也。滅宗廢祀,非孝也。動無令名,非知也。必犯是,余將 殺女,鬥辛與其弟巢,以王奔隨,吳人從之,謂隨人曰: 周之子孫,在漢川者,楚實盡之,天誘其衷,致罰於楚, 而君又竄之,周室何罪,君若顧報周室,施及寡人,以 獎天衷,君之惠也。漢陽之田,君實有之,楚子在公宮 之北,吳人在其南,子期似王,逃王,而已為王。曰:以我 與之,王必免,隨人卜與之,不吉,乃辭吳曰:以隨之辟 小,而密邇於楚,楚實存之,世有盟誓,至於今未改,若 難而棄之,何以事君,執事之患,不唯一人,若鳩楚竟, 敢不聽命,吳人乃退,鑪金初官於子期氏,實與隨人 要言,王使見辭曰:不敢以約為利,王割子期之心,以 與隨人盟,初,伍員與申包胥友,其亡也。謂申包胥曰: 我必復楚國,申包胥曰:勉之,子能復之,我必能興之, 及昭王在隨,申包胥如秦乞師。曰:吳為封豕長蛇,以 荐食上國,虐始於楚,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使下 臣告急曰:夷德無厭,若鄰於君,疆場之患也。逮吳之 未定,君其取分焉。若楚之遂亡,君之土也。若以君靈, 撫之,世以事君,秦伯使辭焉。曰:寡人聞命矣,子姑就 館,將圖而告,對曰:寡君越在草莽,未獲所伏,下臣何 敢即安,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口, 七日,秦哀公為之賦無衣,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按《公羊傳》:伍子胥父誅乎楚,挾弓而去楚,以干闔廬, 闔廬曰:士之甚,

士,賢士。

勇之甚,將為之興師而復讎於楚,伍子胥復曰:諸侯 不為匹夫興師,且臣聞之,事君猶事父也。虧君之義, 復父之讎,臣不為也。於是止,蔡昭公朝乎楚,有美裘 焉。囊瓦求之,昭公不與,為是拘昭公於南郢,數年,然 後歸之,於其歸焉。用事乎河。曰:天下諸侯苟有能伐 楚者,寡人請為之前列,楚人聞之,怒,為是興師,使囊 瓦將而伐蔡,蔡請救於吳,伍子胥復曰:蔡非有罪也。 楚人為無道,君如有憂中國之心,則若時可矣,於是 興師而救蔡。曰:事君猶事父也。此其為可以復讎奈 何。曰:父不受誅,子復讎可也。父受誅,子復讎,推刃之 道也。復讎不除害,朋友相衛,而不相迿,古之道也。 敬王十五年夏六月,申包胥以秦師救楚,楚子入於 郢。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定公五年夏,申包胥以秦師 至,秦子蒲,子虎,帥車五百乘以救楚,子蒲曰:吾未知 吳道,使楚人先與吳人戰,而自稷會之,大敗夫概王 於沂,吳人獲薳射於柏舉,其子帥奔徒以從,子西敗 吳師於軍祥,秋,七月,子期,子蒲,滅唐,九月。夫概王歸, 自立也。以與王戰而敗,奔楚為堂谿氏,吳師敗楚師 於雍澨,秦師又敗吳師,吳師居麇,子期將焚之,子西 曰:父兄親暴骨焉。不能收,又焚之,不可,子期曰:國亡 矣,死者若有知也。可以歆舊祀,豈憚焚之,焚之而又 戰,吳師敗,又戰於公婿之谿,吳師大敗,吳子乃歸,囚 闉輿罷,闉輿罷請先,遂逃歸,葉公諸梁之弟后臧,從 其母於吳,不待而歸,葉公終不正視。冬,楚子入於郢, 初,鬥辛聞吳人之爭宮也。曰:吾聞之,不讓則不和,不 和不可以遠征,吳爭於楚,必有亂,有亂則必歸,焉能 定楚,王之奔隨也。將涉於成臼,藍尹亹涉其帑,不與 王舟,及寧,王欲殺之,子西曰:子常唯思舊怨以敗,君 何效焉。王曰:善,使復其所,吾以志前惡,王賞鬥辛,王 孫由于,王孫圉,鍾建,鬥巢,申包胥,王孫賈,宋木,鬥懷, 子西曰:請舍懷也。王曰:大德滅小怨,道也。申包胥曰: 吾為君也。非為身也。君既定矣,又何求,且吾尤子旗, 其又為諸,遂逃賞,王將嫁季芊,季芊辭曰:所以為女 子,遠丈夫也。鍾建負我矣,以妻鍾建,以為樂尹,王之 在隨也。子西為王輿服,以保路,國於脾洩,聞王所在, 而後從王,王使由于城麇,復命子西問高厚焉。弗知, 子西曰:不能如辭,城不知高厚小大,何知,對曰:固辭 不能,子使余也。人各有能有不能,王遇盜於雲中,余 受其戈,其所猶在,袒而示之背。曰:此余所能也。脾洩 之事,余亦弗能也。

敬王二十四年,春,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 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

按《春秋》定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頓子牂欲 事晉,背楚而絕陳好,二月,楚滅頓。

敬王二十五年,春,二月,辛丑,楚子滅胡,以胡子豹歸。 按《春秋》定公十五年。按《左傳》:吳之入楚也。胡子盡 俘楚邑之近胡者,禁既定,胡子豹又不事楚。曰:存亡 有命,事楚何為,多取費焉。十五年春二月,楚滅胡。 敬王二十六年,春,正月,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按《春秋》哀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楚子圍蔡,報柏 舉也。里而栽,廣丈,高倍。夫屯,晝夜九日,如子西之素, 蔡人男女以辨,使疆於江汝之間,而還,蔡於是乎請 遷於吳。

敬王二十九年夏,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按《春秋》哀公四年。按《左傳》:四年夏,楚人既克夷虎, 乃謀北方,左司馬眅,申公壽餘,葉公諸梁,致蔡於負 函,致方城之外於繒關。曰:吳將泝江入郢,將奔命焉。 為一昔之期,襲梁及霍,單浮餘圍蠻氏,蠻氏潰,蠻子 赤奔晉陰地,司馬起豐析與狄戎,以臨上雒,左師軍 於菟和,右師軍於倉野,使謂陰地之命大夫士蔑曰: 晉楚有盟,好惡同之,若將不廢,寡君之願也。不然,將 通於少,習以聽命,士蔑請諸趙孟,趙孟曰:晉國未寧, 安能惡於楚,必速與之,士蔑乃致九州之戎,將裂田 以與蠻子而城之,且將為之卜,蠻子聽卜,遂執之,與 其五大夫,以畀楚師於三戶,司馬致邑立宗焉。以誘 其遺民,而盡俘以歸。

敬王三十一年春,吳伐陳,楚子救陳。秋,七月,庚寅,楚 子軫薨,子章立。

按《春秋》哀公六年救陳,不書。按《左傳》:六年,春,吳伐 陳,復修舊怨也。楚子曰:吾先君與陳有盟,不可不救, 乃救陳,師於城父。秋,七月,楚子在城父,將救陳,卜戰 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則死也。再敗楚師,不如死,棄 盟逃讎,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讎乎,命公子申為王, 不可,則命公子結,亦不可,則命公子啟,五辭而後許, 將戰,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卒於城父,子閭退曰: 君王舍其子而讓,群臣敢忘君乎,從君之命,順也。立 君之子,亦順也。二順不可失也。與子西,子期,謀潛師 閉塗,逆越女之子章立之,而後還,是歲也。有雲如眾, 赤鳥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諸周太史,周太史曰: 其當王身乎,若禜之,可移於令尹,司馬王曰:除腹心 之疾,而寘諸股肱何益,不穀不有大過,天其夭諸,有 罪受罰,又焉移之,遂弗禜,初,昭王有疾,卜曰:河為祟, 王弗祭,大夫請祭諸郊,王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 漢睢漳,楚之望也。禍福之至,不是過也。不穀雖不德, 河非所獲罪也。遂弗祭,孔子曰:楚昭王知大道矣,其 不失國也宜哉,夏書曰:惟彼陶唐,帥彼天常,有此冀 方,今失其行,亂其紀綱,乃滅而亡,又曰:允出茲在茲, 由已率常可矣。

敬王三十五年冬,楚公子結帥師伐陳。吳救陳。 按《春秋》哀公十年。按《左傳》:十年冬,楚子期伐陳,吳 延州來季子救陳,謂子期曰:二君不務德,而力爭諸 侯,民何罪焉。我請退,以為子名務德而安,民乃還。 敬王四十年夏,楚伐吳。

按《魯史》不書。按《左傳》:哀公十五年,夏,楚子西,子期, 伐吳,及桐汭,陳侯使公孫貞子弔焉。及良而卒,將以 尸入,吳子使太宰嚭勞,且辭曰:以水潦之不時,無乃 廩然隕大夫之尸,以重寡君之憂,寡君敢辭上介,芋 尹蓋對曰:寡君聞楚為不道,荐伐吳國,滅厥民人,寡 君使蓋備使,弔君之下吏,無祿,使人逢天之慼,大命 隕墜,絕世於良,廢日共積,一日遷次,今君命逆使人 曰:無以尸造於門,是我寡君之命委於草莽也。且臣 聞之。曰事死如事生,禮也。於是乎有朝聘而終,以尸 將事之禮,又有朝聘而遭喪之禮,若不以尸將命,是 遭喪而還也。無乃不可乎,以禮防民,猶或踰之,今大 夫曰:死而棄之,是棄禮也。其何以為諸侯主,先民有 言曰:無穢虐士,備使奉尸將命,苟我寡君之命,達於 君所,雖隕於深淵,則天命也。非君與涉人之過也。吳 人內之。

敬王四十一年,楚公孫勝殺令尹,公子申司馬,公子 結,執楚子寘于高府,陳人侵楚,沈諸梁討勝誅之,楚 子復位。

按《魯史》不書。按《左傳》:楚太子建之遇讒也。自城父 奔宋,又辟華氏之亂於鄭,鄭人甚善之,又適晉,與晉 人謀襲鄭,乃求復焉。鄭人復之如初,晉人使諜於子 木,請行而期焉。子木暴虐於其私邑,邑人訴之,鄭人 省之,得晉諜焉。遂殺子木,其子曰勝,在吳,子西欲召 之,葉公曰:吾聞勝也。詐而亂,無乃害乎,子西曰:吾聞 勝也。信而勇,不為不利,舍諸邊竟,使衛藩焉。葉公曰: 周仁之謂信,率義之謂勇,吾聞勝也。好復言,而求死 士,殆有私乎,復言非信也。期死非勇也。子必悔之,弗 從,召之使處吳竟,為白公,哀公十六年夏,請伐鄭,子 西曰:楚未節也。不然,吾不忘也。他日又請,許之,未起 師,晉人伐鄭,楚救之,與之盟,勝怒曰:鄭人在此,讎不 遠矣,勝自厲劍,子期之子平見之。曰:王孫何自厲也。 曰:勝以直聞,不告女,庸為直乎,將以殺爾父,平以告 子西,子西曰:勝如卵,余翼而長之,楚國第,我死,令尹 司馬,非勝而誰,勝聞之曰:令尹之狂也。得死乃非我, 子西不悛,勝謂石乞。曰王與二卿士,皆五百人當之, 則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 可以當五百人矣,乃從白公而見之,與之言,說,告之 故,辭,承之以劍,不動,勝曰:不為利諂,不為威惕,不洩 人言,以求媚者,去之,吳人伐慎,白公敗之,請以戰備 獻,許之,遂作亂,秋,七月,殺子西,子期,於朝,而劫惠王, 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 以弗終,抉豫章以殺人,而後死,石乞曰:焚庫弒王,不然不濟,白公曰:不可,殺王不祥,焚庫無聚,將何以守 矣,乞曰:有楚國而治其民,以敬事神,可以得祥,且有 聚矣,何患弗從,葉公在蔡,方城之外皆曰:可以入矣, 子高曰:吾聞之,以險僥幸者,其求無饜,偏重必離,聞 其殺齊管修也。而後入,白公欲以子閭為王,子閭不 可,遂劫以兵,子閭曰:王孫若安靖楚國,匡正王室,而 後庇焉。啟之願也。敢不聽從,若將專利,以傾王室,不 顧楚國,有死不能,遂殺之,而以王如高府,石乞尹門, 圉公陽穴宮,負王以如昭夫人之宮,葉公亦至,及北 門,或遇之曰:君胡不冑,國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盜 賊之矢若傷君,是絕民望也。若之何不冑,乃胄而進, 又遇一人曰:君胡冑,國人望君,如望歲焉。日日以幾, 若見君面,是得艾也。民知不死,其亦夫有奮心,猶將 旌君以徇於國,而又掩面以絕民望,不亦甚乎,乃免 冑而進,遇箴尹固,帥其屬將與白公,子高曰:微二子 者,楚不國矣,棄德從賊,其可保乎,乃從葉公,使與國 人以攻白公,白公奔山而縊,其徒微之生拘石乞,而 問白公之死焉。對曰:余知其死所,而長者使余勿言。 曰:不言將烹,乞曰:此事克則為卿,不克則烹,固其所 也。何害,乃烹石乞,王孫燕奔{{?}}黃氏,諸梁兼二事,國 寧,乃使寧為令尹,使寬為司馬,而老於葉。

敬王四十二年秋七月,楚滅陳。

按《左傳》:哀公十六年,楚白公之亂,陳人恃其聚而侵 楚,楚既寧,十七年夏,將取陳麥,楚子問帥於太師子 穀,與葉公諸梁,子穀曰:右領差車,與左史老,皆相令 尹司馬以伐陳,其可使也。子高曰:率賤,民慢之,懼不 用命焉。子穀曰:觀丁父,鄀俘也。武王以為軍率,是以 克州蓼,服隨唐,大啟群蠻,彭仲爽,申俘也。文王以為 令尹,實縣申息,朝陳蔡,封畛於汝,唯其任也。何賤之 有,子高曰:天命不諂,令尹有憾於陳,天若亡之,其必 令尹之子是與,君盍舍焉。臣懼右領與左史,有二俘 之賤,而無其令德也。王卜之,武城尹吉,使帥師取陳 麥,陳人御之,敗,遂圍陳,秋,七月,己卯,楚公孫朝帥師 滅陳,王與葉公枚卜子良,以為令尹,沈尹朱曰:言,過 於其志,葉公曰:王子而相國,過將何為,他日改卜子 國,而使為令尹。

敬王四十三年春,巴人伐楚,楚敗巴師于鄾。

按《左傳》:哀公十八年春,巴人伐楚,圍鄾,初,右司馬子 國之卜也。觀瞻曰:如志,故命之,及巴師至,將卜帥,王 曰:寧如志,何卜焉。使帥師而行,請承,王曰:寢尹工尹, 勤先君者也。三月,楚公孫寧,吳由于,薳固,敗巴師于 鄾,故封子國于析。

敬王四十四年春,越人侵楚。秋,楚伐東夷。

按《左傳》:哀公十九年,春,越人侵楚,以誤吳也。夏,楚公 子慶,公孫寬,追越師,至冥,不及,乃還。秋,楚沈諸梁伐 東夷,三夷男女,及楚師盟于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