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梅

雪月梅 清
鏡湖逸叟陳朗曉山編輯 介山居士孟汾月岩評釋 潁上散人邵松年鶴巢校定
1775年
又名《孝義雪月梅》丶《兒女濃情傳》丶《第一奇書》

自序编辑

  昔太史公遊厲名山大川,而胸次眼界豁開異境。《史記》一篇,疏蕩灑落,足以凌轢百代,乃知古人文章,皆從閱厲中出。予也自慚孤陋,見聞不廣,及長北厲燕齊。南踄閩粵,遊覽所經,悉入編記覺與未出井閈時少有差別。今已年過杖鄉,精力漸減。猶幸簏中敝裘,可以御寒﹔囤中脫粟。可以療飢。日常無事曳杖山鄉,與村童圃叟,或垂釣溪邊,或清談樹下,午間歸來,麥飯菜羹,與山妻稚子,欣然一飽,便覺愈於食祿千鐘者矣。惟念立言居不朽之一,生平才識短淺,未得窺古人堂奧。然秋虫春鳥。亦各應而鳴,予雖不剋如名賢著述。亦烏能尸居澄觀,噤不發一語乎!因欲手輯一書,作勸懲之道。以故風窗雨夕,與古人數輩作緣,心有所得,拈筆記之,陸續成篇,雖非角勝奇,亦自具一丘一壑。龍門之筆邈乎尚矣,茲不過與稗官野史,聊供把玩。良友過讀,復為校正,付之剞劂,以公同好。既以自娛,亦可以娛人云爾。

    乾隆乙未仲春花朝鏡湖逸叟自序於古鈞陽之松月山房

引子编辑

  《雪月梅》讀法

  太史公云:《詩》三百,大抵聖賢發憤之所作也。經傳且然,何況稗官野史?作此書者,想其胸中別有許多經濟,勃不可遏,定要發泄出來。

  凡小說,俱有習套。是書卻脫盡小說習套,又文雅,又雄渾,不可不知。

  凡作書者,必有緣故。《雪月梅》卻無緣故,細細看去,是他心閑無事,適遇筆精墨良,信手拈出古人一二事,綴成一部奇書,故絕無關係語。

  《雪月梅》是有緣故者:見人不信神佛,便說許多報應﹔見人不信鬼怪,便說許多奇異。真是一片救世婆心,不可不知。

  此書看他寫豪傑,是豪傑身份﹔寫道學,是道學身份﹔寫儒生,是儒生身份﹔寫強盜,是強盜身份:各極其妙。作書者胸中苟無成竹,順筆寫去,必無好文字出來。是書不知經幾籌畫而後成。讀者走馬看花讀去,便是罪過。

  作書者胸中要有成竹。若必要打算籌畫而後成,苦莫甚焉,又何樂乎為書?《雪月梅》卻是順筆寫去,而中間結構處,人自不可及。

  不通世務人做不得書。此書看他於大頭段、大關目處,純是閱歷中得來,真是第一通人!

  是書隨便送一禮、設一席,家常事務細微處,無不周到,純是細心。粗浮人何處著想?

  《雪月梅》有大學問:諸子百家、九流三教,無不供其驅使。

  《雪月梅》寫諸女子,無不各極其妙:雪姐純是溫柔,月娥便有大家風味,小梅純是一派仙氣,華秋英英雄,蘇玉馨嬌媚。有許多寫法,不知何處得來?

  岑秀是第一人物,文武全才,智勇兼備,如桂林一枝、荊山片玉,又樸實,又闊大,又忠厚,又儒雅。精靈細膩,真是絕世無雙。

  蔣士奇是第一人物,武勇絕倫,自不必說﹔親情友誼,尋不出一點破綻。

  劉電是第一人物,純是一片真心待人,又有大家氣像,子美詩:「將軍不好武」,便是他一幅好畫象。

  殷勇便是中上人物,作者亦是極力寫出。不知何故?看來總不如劉蔣諸公。

  華秋英是第一人物,歷觀諸書,有能詩賦者,有能武藝者,有絕色者,有膽智者,而華秋英則容貌、才華、膽量、武勇無不臻於絕頂,當是古今第一奇女子。

  有說《雪月梅》好者,有說《雪月梅》不好者,都不足與論。究竟他不知怎的是好、怎的是歹,不過在門外說瞎話耳!

  有一等真正天資高、學問足而評此書之好歹者,有兩種亦不必與論。何也?一是目空四海,他說好歹,是偏執己見、睥睨不屑之意﹔一是漫然閱過,卻摸不著當時作者苦心。此兩種人都不可令讀《雪月梅》。

  有一種假道學村學究,謂用精神於無用之地,何必作此等閑書?試看其制藝詩賦有不及《雪月梅》萬分之一者,真可付之一噱。

  《雪月梅》有實事在內,細細讀去,則知不是荒唐。

  《雪月梅》文法是別開生面,別有蹊徑。間有與前人同者,如造化生物,偶爾相似,不得為《雪月梅》病。

  《雪月梅》有莊生之逸放、史遷之鬱結、《離騷》之懮憤、《大玄》之奇詭,真是第一奇文。

    乾隆乙未仲春上浣,月岩氏謹識於許昌之松風草堂。

  雪月梅

  詩曰:
  紛紛明季亂離過,正見天心洽太和。
  盛世雍熙崇禮樂,萬方宁謐戢干戈。
  婦勤紡績桑麻遍,男習詩書孝友多。
  野老清閑無個事,拈毫編出太平歌。

  詞曰:
  世事渾如棋局,此中黑白紛爭。祇一著錯經營,便覺滿盤輸盡。
  禍福惟人自召,禍淫福善分明。勸君切莫使欺心,暗有鬼神鑒證。

目錄编辑

编辑

  人生天地,電光石火,瞬息間耳。此身既不能常存,即當思所以壽封而不朽者。顧其道居何?希聖希賢,接往古,開來學,此一道也﹔醫卜星相,各臻絕詣,指示迷途,又一道也﹔童婦歌謠,單詞片語,可作千秋佳話而留傳者,亦一道也。但古今事業我何由知之?以讀古人之書而後知之。若是乎等書之不可不作也。但作書亦甚難矣!聖賢經傳尚皆述古人成事,況稗官小說,憑空結撰,何能盡善?是雖不可以不作,又何可以竟作也。如一人讀之曰善,人人讀之而盡善,斯可以永世而不朽矣!文章之妙,實非一道,必如僧繇點睛,破壁飛去,虎頭畫水,夜半潮音,維摩說法,天女散花,彌衡操鼓,淵淵有金石聲,始可稱極妙矣!予嚮之論著書如此。

  乙未春,曉山陳子偶出是編以示予,予讀之而泠然、灑然,恍如列子御風,身在虛閣間。嘆曰:如陳子此傳真所謂破壁飛去時也,夜半潮音時也,可使天女散花,淵淵有金石聲也。技至此,技至矣﹔觀至此,觀止矣!《雪月梅》傳,曉山亦因之以並傳。是為跋。

    乾隆四十年歲次乙未,孟春望後一日,古定陽董寄綿謹跋。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