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十七 文獻通考
卷二百十八 經籍考四十五
卷二百十九 

農家编辑

《漢·藝文志》曰: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播百穀,勸耕桑,以足衣食,故八政一曰食,二曰貨。孔子曰:「所重民食。」此其所長也。及鄙者為之,以為無所事聖王,欲使君臣並耕,誖上下之序。
《宋·三朝藝文志》:歲時者,本於敬授平秩之義。殖物寶貨著譜錄者,亦佐助衣食之源,故咸見於此。
陳氏曰:農家者流,勤耕桑以足衣食。神農之言,許行學之,漢世野老之書,不傳於後,而《唐志》著錄,雜以歲時月令及相牛馬諸書,是猶薄有關於農者。至於錢譜、相貝、鷹鶴之屬,於農何預焉?今既多從其類,而花果栽植之事,猶以農圃一體,附見於此,其實則浮末之病農者也。

《漢志》:九家,一百一十四部。

《隋志》:五部,一十九卷。

《唐志》:十九家,二十六部,二百三十五卷。

《宋三朝志》:三十二部,二百一十三卷。

《宋兩朝志》:十二部,四十七卷。

《宋四朝志》:一十九部,三十三卷。

《宋中興志》:六十四家,六十九部,一百四十八卷。

※《齊民要術》十卷

鼂氏曰:元魏賈思勰撰。記民俗、歲時、治生、種蒔之事,凡九十二篇。農家者,本出於神農氏之學。仲尼既稱「禮義信足以化民,焉用稼」,以誚樊須,而告曾參以「用天之道,分地之利,為庶人之孝」。言非不同,意者,以躬稼非治國之術,乃一身之任也。然則仕之倦游者,詎可不知乎?故今所取,皆種藝之書也。前世錄史部中有歲時,子部中有農事,兩類實不可分,今合之農家。又以錢譜寘其間,今以其不類,移附類書。
陳氏曰:起自耕農,終於醯醢,資生之業,靡不畢書。其曰:「治生之道,不仕則農。」蓋名言也。
巽岩李氏序《孫氏齊民要術音義解釋》曰:賈思勰著此書,專主民事,又旁摭異聞,多可觀,在農家最嶤然出其類,而近世學者忽焉。第奇字錯見,往往艱讀。今運使、秘丞孫公為之音義解釋,略備其正名辨物,蓋與楊雄、郭璞相上下,不但借助於思勰也。此書李淳風嘗演之。淳風書遽亡,韓諤又撮思勰所記,別著《四時纂要》五卷。本朝天禧四年,詔並刻二書以賜勸農使者,然其書與律令俱藏,眾弗得習,市人輒抄《要術》之淺近者,摹印相師,用才一二,此有志於民者所當惜也。今公幸以稽古餘力,悉發其隱,盍並刻焉,豈惟決疑糸斗繆,有益學者,抑使斯民日用知所本末,更被天禧遺澤,不亦可乎?

※《四時纂要》五卷

鼂氏曰:唐韓諤撰。諤遍閱農書,取《廣雅》、《爾雅》定土產,取《月令》、《家令》敘時宜,採汜勝種樹之書,掇崔實試穀之法,兼刪韋氏《目錄》《齊民要術》編成。
陳氏曰:雖時令之書,然皆為農事也。

※《山居要術》三卷

陳氏曰:稱王玟撰。《館閣書目》作王旻。皆莫知何時人也。

※《蠶書》二卷

陳氏曰:孫光憲撰。光憲事跡見小說類。

※《秦少游蠶書》

見少游《淮海集》第六卷。序略曰:予閒居,婦善蠶,從婦論蠶,作蠶書。考之《禹貢》,揚、梁、幽、雍不貢繭物,兗「篚織文」,徐「篚玄纖縞」,荊「篚玄纁璣組」,豫「篚纖纊」,青「篚檿絲」,皆繭物也。而桑土既蠶,獨言於兗,然則九州蠶事,兗為最乎?予游濟、河之間,見蠶者豫事時作,一婦不蠶,比屋詈之,故知兗人可為蠶師。今予所書,有與吳中蠶家不同者,皆得之兗人也。

※《禾譜》五卷

陳氏曰:宣德郎溫陵曾安止移忠撰。東坡所為賦《秧馬歌》也。謂《禾譜》文既溫雅,事亦詳實,惜其不譜農器,故以此歌附之。安止,熙寧進士,嘗為彭澤令。

※《農器譜》三卷,《續》二卷

陳氏曰:耒陽令曾之謹撰。安止之侄孫也。追述東坡作歌之意為此編。周益公為之序,陸務觀亦作詩題其後。
周平園序曰:紹聖初元,蘇文忠公軾南遷,過太和,邑人宣德郎致仕曾公安止獻所著《禾譜》,文忠美其溫雅詳實,為作《秧馬歌》,又惜不譜農器。時曾公已喪明,不暇為也。後百餘年,其侄孫耒陽令之謹始續成之。凡耒耜、耨鎛、車戽、蓑笠、銍刈、篠簣、杵臼、斗斛、釜甑、倉庾,厥類惟十,附以雜記,勒成三卷,皆考之經傳,參合今制,無不備者,是可補伯祖之書,成蘇公之志矣。其序牛犁,蓋一編之管轄,予嘗學稼,因演其說。《山海經》曰:「后稷之孫叔均,始作牛耕。」世以為起於三代,予謂不然。牛若常在畎畝,武王平定天下,胡不歸之三農,而放之桃林之野乎?故《周禮》祭牛之外,以享賓、駕車、犒師而已,未及耕也。不然,牽以蹊田,正使藉稻,何足為異,乃設「奪而罪之」之喻邪?在《詩》有云:「載芟載柞,其耕澤澤,千耦其耘,徂隰徂畛。」又曰:「有略其耜,俶載南畝。」以明竭作於春,皆人力也。至於「獲之積之,如墉如櫛」,然後「殺時犉牡,有手求其角」,以為社稷之報。若使之耕,曾不如迎貓迎虎,列於蠟祭乎?厥後王弼傳《易》,以為稼穡之資。宋景文公祁闢之曰:「古者牛惟服車,《書》『肇牽車牛』,《易》『服牛乘馬』,漢趙過始教牛耕。」蓋本賈思勰《齊民要術》。予謂輔嗣固失矣,賈氏及景文亦未為得也。按《論語》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弗用,山川其舍諸?」此聖人格言也。蓋犁田之牛,純雜牝牡皆可,祭牛則非純非牡不可,故曰「騂且角」也。注疏乃以犁為雜色,騂為赤純色,角為周正,近世諸儒並從此義。今觀《周禮·牧人》,時祀牲不用牷,牷,純色也;外祭毀事用尨,尨,雜色也,是則純雜之辨也。《封人》「設其楅衡」,《魯頌》「夏而楅衡,白牡騂剛」,是則言角之意也。竊疑犁起於春秋之間,故孔子有犁牛之言,而弟子冉耕亦字伯牛。彼《禮記》、《呂氏月令》,季冬出土牛示農耕早晚。賈誼《新書》、劉向《新序》俱載鄒穆公曰「百姓飽牛而耕,暴背而耘」。大率在秦、漢之際,何待趙過?過特教人耦犁共二牛,費省而功倍爾。《易傳》出於魏、晉,第見牛耕,不復考其初。而賈公彥《考工正義》,遂謂起於後漢,其失尤甚。

※《農書》三卷

陳氏曰:稱西山隱居全真子陳雱撰。未詳何人。其書曰田、曰牛、曰蠶。洪慶善為之後序。

※《耕桑治生要備》二卷

陳氏曰:宣教郎、通判橫州何先覺撰。紹興癸酉序。

※《耕織圖》一卷

陳氏曰:於潛令鄞樓璹玉撰。攻媿參政之伯父也。

※《竹譜》一卷

鼂氏曰:戴凱之撰。凱之字慶預,武昌人。裒輯竹事,四字一讀,有韻,類賦頌。李邯鄲云「未詳何代人」。

※《筍譜》二卷

鼂氏曰:皇朝僧惠崇撰。
陳氏曰:僧贊甯撰。

※《續酒譜》十卷

鼂氏曰:唐鄭遨雲叟撰。纂輯古今酒事,以續王績之書。

※《酒譜》一卷

陳氏曰:汶上竇蘋子野撰。其人即著《唐書音訓》者。

※《北山酒經》三卷

陳氏曰:不知撰人。

※《茶經》三卷

鼂氏曰:唐太子文學陸羽鴻漸撰。載產茶之地、造作器具、古今故事,分十門。
陳氏曰:羽自號竟陵子,又號桑苧翁。

※《顧渚山記》二卷

鼂氏曰:陸羽撰。羽與皎然、朱放輩論茶,以顧渚為第一。顧渚山在湖州,吳王夫差顧望,欲以為都,故以名山。

※《煎茶水記》一卷

鼂氏曰:唐張又新撰。其所嘗水凡二十種,因第其味之優劣。
陳氏曰:唐涪州刺史張又新撰。本刑部侍郎劉伯芻稱水之與茶,宜者凡七等。又新復言得李季卿所筆陸鴻漸《水品》凡二十。歐公《大明水記》嘗辨之,今亦載卷末。餘足跡所至不廣,於《水品》僅嘗三四,若惠山泉甘美,置之第二不忝,特未知康王谷水何如爾。其次,吳松第四橋水亦不惡,虎邱劍池殊未佳,而在第四,巳不可曉。至於雪水,清甘絕佳,而居其末,尤不可曉也。大抵水活而後宜茶,活而不清潔猶不宜,故浮泉石池漫流者為上,為其活且潔也。若夫天一生水,烝為雲雨,水之活且潔者,何以過此?余嘗用凈器承雨水,試以烹煎,不減雪水,故知又新之說妄也。

※《茶譜》一卷

鼂氏曰:偽蜀燕文錫撰。記茶故事。其後附以唐人詩文。

※《建安茶錄》三卷

鼂氏曰:皇朝丁謂撰。建州研膏茶起於南唐,太平興國中始進御。謂咸平中為閩漕,監督州吏,創造規模,精糸致嚴謹,錄其團焙之數,圖繪器具及敘採制入貢法式。盧仝譏陽羨貢茶有「安知百萬億蒼生,墜在顛崖受辛苦」之句,余於謂亦云。

※《北苑拾遺》一卷

鼂氏曰:皇朝劉異撰。北苑,建安地名,茶為天下最。異慶歷初在吳興,採新聞,附於丁謂《茶錄》之末。其書言滌磨調品之器甚備,以補謂之遺也。

※《補茶經》一卷,又一卷

鼂氏曰:皇朝周絳撰。絳,祥符初知建州,以陸羽《茶經》不載建安,故補之。又一本有陳龜注。丁謂以為茶佳不假水之助,絳則載諸名水云。

※《試茶錄》二卷

鼂氏曰:皇朝蔡襄君謨撰。襄,皇祐中修注,仁宗嘗面諭云:「昨卿所進龍茶甚精。」襄退而記其烹試之法,成書二卷,進御。世傳歐公聞君謨進小團茶,驚曰:「君謨士人,何故如此。」

※《東溪試茶錄》一卷

鼂氏曰:皇朝朱子安集拾丁、蔡之遺。東溪,亦建安地名。其序謂「七閩至國朝,草木之異,則產臘茶、荔子;人物之秀,則產狀頭、宰相,皆前代所未有。以時而顯,可謂美矣。然其草木厚味,難多食;其人物多智,難獨任,亦地氣之異」云。

※呂惠卿《建安茶記》一卷

鼂氏曰:皇朝呂惠卿撰。

※《聖宋茶論》一卷

鼂氏曰:右徽宗御製。

※《茶雜文》一卷

鼂氏曰:集古今詩文及茶者。

※《北苑總錄》十二卷

陳氏曰:興化軍判官曾伉錄《茶經》諸書,而益以詩歌二卷。

※《茶山節對》一卷

陳氏曰:攝衢州長史蔡宗顏撰。

※《宣和北苑貢茶錄》一卷

陳氏曰:建陽熊蕃叔茂撰。其子克義益寫其形制而傳之。

※《北苑別錄》一卷

陳氏曰:趙汝礪撰。

※《品茶要錄》一卷

陳氏曰:建安黃儒道父撰。元祐中,東坡嘗跋其後。

※《荔枝譜》一卷,《荔枝故事》一卷

鼂氏曰:皇朝蔡襄撰。記建安荔枝味之品第,凡三十餘種,古今故事。
陳氏曰:君謨為此書,且書而刻之,與《牡丹記》並行。閩無佳石,以板刊,歲久地又濕,皆蠹朽,至今猶藏其家,而字多不完,可惜也。

※《增城荔枝譜》一卷

陳氏曰:無名氏。其序言福唐人,熙寧九年承乏增城,多植荔枝,蓋非嶠南之「火山」,實類吾鄉之「晚熟」。搜境內所出,得百餘種,其初亦得閩中佳種植之,故為是譜。

※《四時栽接花果圖》一卷

陳氏曰:無名氏。

※《桐譜》一卷

陳氏曰:銅陵逸民陳翥撰。皇祐元年序。

※《何首烏傳》一卷

陳氏曰:初見唐《李翱集》,今後人增廣之耳。

※《海棠記》一卷

陳氏曰:吳人沈立撰。

※《橘錄》一卷

陳氏曰:知溫州延安韓彥直子溫撰。世宗長子也。

※《菊譜》一卷

陳氏曰:史正志志道撰。孝宗朝為發運使者也。

※《范村梅菊譜》二卷

陳氏曰:范成大至能撰。有園在居第之側,號范村。

※《糖霜譜》一卷

陳氏曰:遂寧王灼晦叔撰。言四方所產,遂寧為冠。灼自號頤堂。

※《蟹譜》二卷

陳氏曰:稱怪山傅肱子翼撰。嘉祐四年序。怪山者,越之飛來山也。

※《蟹略》四卷

陳氏曰:高似孫續古撰。

※《越中牡丹花》二卷

陳氏曰:僧仲林撰。其序言越之所好尚惟牡丹,其絕麗者三十二種,始乎郡齋,豪家名族,梵宇道宮,池臺水榭,植之無閒。來賞花者,不間親疏,謂之看花局。澤國此月多有輕雲微雨,謂之養花天。里語曰彈琴種花,陪酒陪歌。末稱丙戌歲八月十五日移花日序。丙戌者,當是雍熙三年也。越在國初繁富如此,殆不減洛中。今民貧至骨,種花之風遂絕。何今昔之異邪?其故有二:一者鏡湖為田,歲多不登;二者和買白著,數倍常賦,勢不得不貧也。

※《牡丹譜》一卷

鼂氏曰:歐陽修撰。初調洛陽從事,見其俗重牡丹,因著花品,凡三篇。
陳氏曰:蔡君謨書之,盛行於世。

※《冀王宮花品》一卷

陳氏曰:題景祐元年滄洲觀察使記。以五十種分為三等九品,而「潛溪緋」、「平頭紫」居正一品,「姚黃」反居其下,此不可曉也。

※《吳中花品》一卷

陳氏曰:慶歷乙酉趙郡李英述。皆出洛陽花品之外者。以今日吳中論之,雖曰植花,未能如承平之盛也。

※《花譜》二卷

陳氏曰:滎陽張峋子堅撰。以花有千葉多葉,黃紅紫白之別,類以為譜,幾千葉五十八品,多葉六十二品,又以芍藥附其末。峋與其弟崏子望同登進士弟。崏嘗從邵康節學。

※《牡丹芍藥花品》七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錄歐公及仲林等諸家《牡丹譜》、孔常甫《芍藥譜》共為一篇。

※《洛陽貴尚錄》一卷

陳氏曰:殿中丞新安邱濬道源撰。專為牡丹作也。其書援引該博而迂怪不經。濬天聖五年進士,通數知未來。壽八十一,及斂,衣空,人以為尸解。《新安志》云爾。

※《芍藥譜》一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清江劉攽貢甫撰。

※《芍藥圖序》一卷

陳氏曰:待制新淦孔武仲常甫撰。

※《芍藥譜》一卷

陳氏曰:知江都縣王觀通叟撰。三家皆述維揚所產花之盛。
 卷二百十七 ↑返回頂部 卷二百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