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十五 文獻通考
卷二百十六 經籍考四十三
卷二百十七 

小說家编辑

※《傳奇》三卷

鼂氏曰:唐裴鉶撰。《唐志》稱鉶高駢客。故其書所記皆神仙詭譎事。駢之惑呂用之,未必非鉶輩導諛所致。
陳氏曰:尹師魯初見范文正《岳陽樓記》曰:「傳奇體耳。」然文體隨時,理勝為貴,文正豈可與傳奇同日語哉!蓋一時戲笑之談耳。《唐志》三卷,今六卷,皆後人以其卷帙多而分之也。

※《摭言》十五卷

鼂氏曰:唐王定保撰。分六十三門。記唐朝進士應舉登科雜事。
陳氏曰:定保,光化三年進士,為吳融子華婿。喪亂後入湖南,棄其妻弗顧,士論不齒。

※《金華子》三卷

鼂氏曰:唐劉崇遠撰。金華子其自號,蓋慕皇初平為人也。錄唐大中後事。一本題曰《劉氏雜編》。
陳氏曰:崇遠,五代時人。仕至大理司直。

※《北夢瑣言》二十卷

鼂氏曰:荊南孫光憲撰。光憲,蜀人,從陽玭、元證遊,多聞唐世賢哲言行,因纂輯之,且附以五代、十國事。取《傳》「田於江南之夢」,自以為高氏從事,在荊江之北,故命編云。
陳氏曰:光憲仕荊南高從誨,為黃州刺史,三世在幕府。後隨繼沖入朝,有薦於太祖者,將用為學士,未及而卒。光憲自號葆光子。

※《皮氏見聞錄》五卷

鼂氏曰:五代皮光業撰。唐末為餘杭從事,記當時詭異見聞,自唐乾符四年,迄晉天福二年。自號鹿門子。

※《耳目記》一卷

陳氏曰:無名氏。《邯鄲書目》云劉氏撰,未詳其言。記唐末以後事。

※《紀聞談》三卷

陳氏曰:蜀潘遠撰。《館閣書目》按李淑作潘遺。今考《邯鄲書目》亦作潘遠,其曰遺者,本誤也。所記隋、唐遺事。

※《鑒誡錄》十卷

鼂氏曰:後蜀何光遠撰。字輝夫,東海人。唐證中,纂輯唐以來君臣事跡可為世鑒者。前有劉曦度序。李獻臣云「不知何時人」。考之不誤也。

※《葆光錄》三卷

陳氏曰:陳纂撰。自號襲明子。所載多吳越事,當是國初人。

※《後史補》三卷

陳氏曰:前進士高欲拙撰。

※《野人閑話》五卷

陳氏曰:成都景煥撰。記孟蜀時事。乾德三年序。

※《續野人閑話》二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

※《稽神錄》六卷

鼂氏曰:南唐徐鉉撰。記怪神之事。序稱「自乙未歲至乙卯,凡二十年,僅得百五十事」。楊大年云:「江東布衣蒯亮好大言誇誕,鉉喜之,館於門下。《稽神錄》中事,多亮所言。」
陳氏曰:元本十卷。今無卷第,總作一卷,當自是他書中錄出者。

※《賈氏談錄》一卷

鼂氏曰:南唐張洎奉使來朝,錄賈黃中所談三十餘事,歸獻其主。

※《燈下閑談》二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

※《啟顏錄》八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雜記恢諧調笑事。《唐志》有侯白《啟顏錄》十卷,未必是此書,然亦多有侯白語,但訛謬極多。

※《開顏集》三卷

陳氏曰:校書郎周文規撰。未知何時人。以《古笑林》多猥俗,乃於書史中鈔出可資談笑者為此篇。

※《唐摭言》十五卷

陳氏曰:鄉貢進士何晦撰。其序言太歲癸酉下第於金陵鳳臺旅舍。癸酉者,開寶六年也。時江南獨未下,晦蓋其國人歟?

※《洛陽搢紳舊聞記》十卷

陳氏曰:丞相曹國張齊賢師亮撰。所錄張全義治洛事甚詳。

※《太平廣記》五百卷

鼂氏曰:皇朝太平興國初,詔李昉等取古今小說編纂成書,同《太平御覽》上之。賜名《廣記》。

夾漈鄭氏曰:《太平廣記》乃《太平御覽》中別出。《廣記》一書,專記異事。

※《鹿革事類》三十卷,《鹿革文類》三十卷

鼂氏曰:節《太平廣記》事實成一編,曰《事類》;詩文成一編,曰《文類》。蔡蕃晉如所撰。晉如博學,通書音律,能屬文,與十父相友善。

※《洛中記異》十卷

鼂氏曰:皇朝秦再思記五代及國初讖應雜事。

※《洞微志》十卷

鼂氏曰:皇朝錢希白述。記唐以來詭譎事。

※《清異錄》二卷

陳氏曰:稱翰林學士陶穀撰。凡天文、地理、花木、飲食、器物,每事皆制為異名新說。其為書殆似《雲仙散錄》,而語不類國初人,蓋假托也。

※《乘異記》三卷

鼂氏曰:皇朝張君房撰。其序謂「乘者,載記之名;異者,非常之事」。蓋志鬼神變怪之書。凡十一門,七十五事。
陳氏曰:咸平癸卯序,取「晉之《乘》之義也。君房又有《脞說》,家偶無之。鼂公武《讀書志》以《脞說》為張唐英君房撰。又言君房著《名臣傳》、《蜀檮杌》、《雲笈七籤》行於世。按君房,祥符、天禧以前人,楊大年《改閑忙令》所謂「紫微失却張君房」者,即其人也。嘗為御史,屬坐鞫獄貶秩,因編脩《七籤》,得著作佐郎。《七籤》序自言君房蓋其名,非字也。唐英,字次功,熙、豐閒人,丞相商英天覺之兄,作《名臣傳》、《蜀檮杌》者,與君房了不相涉,不知鼂何以合為一人也?其誤明矣。

※《括異記》十卷

鼂氏曰:皇朝張師正撰。師正擢甲科,得太常博士。後遊宦四十年,不得志,於是推變怪之理,參見聞之異,得二百五十篇。魏泰為之敘。

※《祖異志》十卷

鼂氏曰:皇朝聶田撰。田,天禧中進士,不中第,至元祐初,因記近時詭聞異見一百餘事。天禧至元祐七十餘年,田且百歲矣。康定元年序。

※《楊文公談苑》八卷

鼂氏曰:皇朝宋庠編。初,楊公億里人黃鑒裒撰平生異聞為一編,庠取而刪類之,分為二十一門。
陳氏曰:鑒書初名《南陽談藪》,宋公刪其重復,改曰《談苑》。

※《歸田錄》十卷

鼂氏曰:皇朝李畋撰。畋,蜀人,張詠客也,與范鎮友善。熙寧中致仕,歸,與門人賓客燕談忘倦,門人請編錄之。又名《該聞錄》書》錄解題《作十卷。又有雜詩十二篇,係於後。

※《江鄰幾雜志》三卷

鼂氏曰:皇朝江休復撰。休復,歐陽永叔之執友。其所紀精博,絕人遠甚。鄰幾,其字也。又名《嘉祐雜志》。

※《開談錄》兩卷

鼂氏曰:皇朝蘇耆撰。舜卿之父也。記五代以來雜事,下帙多載馮道行義。

※《文會談叢》一卷

陳氏曰:題華陽上官融撰。不知何人。天聖五年序。

※《國老閑談》二卷

陳氏曰:稱夷門君玉撰,不著姓。

※《東齋記》十卷

鼂氏曰:皇朝范鎮景仁撰。元豐中序,言「既謝事,日於東齋燕坐,追憶在朝時交游言語,與夫俚俗傳記,因纂集成一篇」,崇、觀間,以其及國朝故事,禁之。

※《春明退朝錄》三卷

鼂氏曰:皇朝宋敏求次道撰。多記國朝典故,其序云:「熙寧三年予奉朝請於春明里,因纂所聞也。」

※《南遷錄》二卷

鼂氏曰:皇朝張舜民芸叟撰。舜民元豐中從軍攻靈州,師還,謫授柳州監酒,即日之官,記塗中所歷並其詩文。

※《夢溪筆談》二十六卷

鼂氏曰:皇朝沈括存中撰。括好功名,城永樂不克,貶死。而實才高博學,多技能,音律星歷尤邃。自序云:「退處林下,深居絕過從,所與談者,惟筆硯而已。」故以名其書。凡十七目。

※《忘懷錄》三卷

鼂氏曰:皇朝元豐中夢溪丈人撰。所集皆飲食器用之式、種藝之方,可以資山居之樂者。或云沈括也。
陳氏曰:括坐永樂事閑廢。晚歲乃以光錄卿分司卜居京口之夢溪,有水竹山林之適。少有《懷山錄》,可資居山之樂者,輒記之。自謂今可忘於懷矣,故易名《忘懷錄》。

※《郡閣雅言》一卷

鼂氏曰:皇朝潘若同撰。太宗時守郡,與僚佐話及南唐野逸賢哲異事佳言,輒疏之於書,凡五十六條,以資雅言。或題曰《郡閣雅談》。《書錄解題》作《郡閣雜言》,題贊善大夫潘欲沖撰。

※《秘閣閑談》五卷

鼂氏曰:皇朝吳淑撰。記秘閣同僚燕談。淑仕南唐,後隨李煜降,丹陽人。

※《牧豎閑談》三卷

鼂氏曰:皇朝景漁纂十九事。景漁,蜀人也。

※《幕府燕閒錄》十卷

鼂氏曰:皇朝畢仲詢撰。仲詢元豐初嵐州推官,纂當代怪奇可喜之事,為二十門。

※《歸田錄》二卷

陳氏曰:歐陽修撰。或言公為此錄,未傳而序先出,裕陵索之,其中本載時事及所經歷見聞,不敢以進,旋為此本,而初本竟不復出,未知信否?公自為序,略曰:「《歸田錄》者,朝廷之遺事,史官之所不記,與夫士大夫笑談之餘而可錄者,錄之以備閑居之覽也。」又曰:「唐李肇《國史補》序云:『言報應、敘鬼神、述夢卜、近帷箔,悉去之;記事實、探物理、辨疑惑、示勸戒、採風俗、助談笑,則書之。』余之所錄,大抵以肇為法,而小異於肇者,不書人之過惡,以謂職非史官,而掩惡揚善,君子之志也。覽者詳之。」

※《歸田後錄》十卷

陳氏曰:朝請郎廬江朱定國興仲撰。熙、豐間人。竊取歐公舊錄之名,實不相關也。

※《清夜錄》一卷

陳氏曰:沈括撰。

※《續清夜錄》一卷

陳氏曰:王金至性之撰。

※《苔川子所記三事》一卷

陳氏曰:不知何人。三事者,勃窣姑、王立、林果毅,皆異事也。末有韓蟲兒一事,是歐陽公所記,偶錄附此。

※《補妬記》一卷

鼂氏曰:古有《妬記》,久而亡之,不知何人輯傳記中婦人嚴妬事以補亡。
陳氏曰:稱京兆王績編,不知何時人,古有宋虞通之《妬記》等,今不傳,故補之。自商、周而下,迄五代史傳,所有妬婦皆載之,末及神怪、雜說、文論等。最後有治妬二方,尤可笑也。

※《茅亭客話》十卷

鼂氏曰:皇朝黃休復撰。茅亭,其所居也。暇日,賓客話言及虛無變化、謠俗卜筮,雖異端而合道旨,屬懲勸者,皆錄之。
陳氏曰:其所記多蜀事。別有《成都名畫記》。蓋蜀人也。

※《褒善錄》一卷

鼂氏曰:皇朝王蕃撰。嘉祐中,巴縣簿黃靖國死而復蘇,道其冥中所見,廖生嘗傳之,蕃刪取其要,為此書。

※《吉兇影響錄》十卷

鼂氏曰:皇朝岑象求編。象求,熙寧末閒居江陵,披閱載籍,見善惡報應事,輒刪潤而記之。閒有聞見者,難乎備載,亦採摘著於篇。

※《勸善錄》六卷

鼂氏曰:皇朝周明寂元豐中纂道釋、神奇、禍福之效前人為傳記者,成一編,以戒世。

※《勸善錄拾遺》十五卷

鼂氏曰:不題撰人。疑亦明寂所纂,僅百事。

※《雞跖集》十卷

鼂氏曰:未詳撰人。所集書傳中瑣碎佳事,分門編次之。《淮南子》曰:「善學者,如齊王食雞,必食其跖。」名書之意殆以此。

※《二百家事類》六十卷

鼂氏曰:分門編古今稗官小說成一書,雖曰該博,但失於大略。不題撰人。

※《漁樵閑話》二卷

鼂氏曰:設漁樵問答及史傳雜事,不知何人所為。

※《青瑣高議》十八卷

鼂氏曰:不題撰人。載皇朝雜事及名士所撰記傳。然其所書,辭意頗鄙淺。

※《悅神集》一卷

鼂氏曰:不題撰人。記滑稽之說。唐有邯鄲淳《笑林》,此其類也。

※《廣卓異記》二十卷

陳氏曰:樂史子正撰。

※《王原叔談錄》一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南京王洙之子錄其父所言。

※《湘山野錄》三卷,《續》三卷

鼂氏曰:皇朝熙寧中吳僧文瑩撰。記國朝故事。

※《玉壺清話》十卷

鼂氏曰:皇朝僧文瑩元豐中撰。自序云:「瑩收國初至熙寧中文集數千卷,其閒神道、墓志、行狀、實錄、奏議之類,輯其事成一家言。」玉壺者,其隱居之潭也。

※《延漏錄》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其間稱伯父郇公,知其為章得象之侄也。後題此書,疑章望之作,然未敢必。望之者,字表民,用郇公蔭入官,歐陽公為作《字說》者也。以宰相嫌,遂不仕。《錄》中又記皇祐中與滕元發同試南廟,滕首冠而巳被黜。籍令非望之亦當時場屋有聲者。章氏雋才固多也。

※《紀聞》一卷

陳氏曰:集賢殿修撰李復圭審言撰。淑之子也。

※《東坡手澤》三卷

陳氏曰:今俗本《大全集》中所謂《志林》者也。

※《艾子》一卷

陳氏曰:相傳為東坡作,未必然也。

※《龍川略志》六卷,《龍川別志》四卷

鼂氏曰:皇朝蘇轍撰。轍元符二年夏,居循州,杜門閉目,追惟平昔,使其子遠書之於紙,凡四十事。其秋,復記四十七事。龍川,循州地名。

※《古今前定錄》二卷

鼂氏曰:皇朝尹國均輯經史子集古今之人興衰窮達、貴賤貧富、死生壽夭,與夫一動靜,一語默,一飲一啄,定於前而形於夢,兆於卜、見於相貌,應於讖記者,凡一門,以為不知命而躁競者之戒。至若裴度以陰德而致貴,孫亮以陰譴而減齡之類,又別為二門,使君子不以天廢人云。

※《澠水燕談》十卷

鼂氏曰:皇朝王闢紹聖間撰。澠水,其退居之地也。闢從仕四方,與賢士大夫燕談,有可取者輒記之,久而得三百六十餘事。
陳氏曰:澠,齊水名,《左傳》「有酒如澠」。闢之,治平四年進士。

※《逆旅集》

淮海秦觀撰。自序曰:「余閒居,有所聞輒書記之。既盈編軸,因次為若干卷,題曰《逆旅集》。蓋以其智愚好醜無所不存,彼皆隨至隨往,適相遇於一時,竟亦不能久其留也。或曰:『吾聞君子言欲純事,書欲純理,詳於志常而略於紀異。今子所集雖有先王之餘論,周、孔之遺言,而浮屠、老子、卜醫、夢幻、神仙、鬼物之說,猥雜於其間,是否莫之分也,信誕莫之質也,常者不加詳而異者不加略也,無乃與所謂君子之書言者異乎?』余笑之曰:『鳥棲不擇山林,惟其木而已;魚游不擇江河,惟其水而已。彼計事而處,簡物而言,切切然去彼取此者,縉紳先生之事也。僕野人也,擁腫是師,懈怠是習,仰不知雅言之可愛,俯不知俗論之可卑,偶有所聞則隨而記之耳,又安知其純與駁邪?然觀今世,謂其言是則矍然改容,謂其言信則適然以喜,而終身未嘗信也,則又安知彼之純不為駁而吾之駁不為純乎?且萬物歷歷,同歸一隙,眾言喧喧,同歸一源。吾方與之沉,與之游,欲有取舍而不可得,何暇是否信誕之擇哉?子往矣。』客去,遂以為序。」

※《傅公嘉話》一卷

鼂氏曰:皇朝傅堯俞之子孫記堯俞之言行,凡四十餘章。獻簡,堯俞諡也。

※《曾公南游記》一卷

鼂氏曰:曾公未詳何人,當是公亮之孫也。共十二章,記國朝雜事。

※《搢紳脞說》二十卷

鼂氏曰:皇朝張唐英君房撰。君房博學,通釋、老,善著書,如《名臣傳》、《蜀檮杌》、《雲笈七籤》行於世者,毋慮數百卷。此書亦詳實。

※《稗官志》一卷

鼂氏曰:皇朝呂大辨撰。雜記其所聞前言往行。

※《倦游雜錄》八卷

鼂氏曰:右皇朝元豐初張師正撰。序言「倦游」云者,仕不得志,聊書平生見聞,將以信於世也。自以非史官,雖書善惡而不敢褒貶。

※《東軒筆錄》十五卷,《續錄》一卷

鼂氏曰:右皇朝魏泰撰。襄陽人,曾布之婦弟,為人無行而有口,頗為鄉里患苦。元祐中,紀其少時公卿閒所聞,成此編。其所是非多不可信。心喜章惇,數稱其長,則大概已可見。又多妄誕,姑舉其一,如謂王沂公登甲科,劉子儀為翰林學士,嘗戲之。按沂公登科,雖在子儀後四年,其入翰林,沂公反在子儀前七年。沂公咸平五年登科,子儀天禧三年始除學士,蓋相去二十年,其謬至此。
王氏曰:魏泰者,場屋不得志,喜偽作他人著書,如《志怪集》、《括異志》、《倦游錄》,盡假名武人張師正。又不能自抑,出其姓名作《東軒筆錄》。皆用私喜怒誣衊前人。最後作《碧雲騢》,假作梅堯臣,毀及范仲淹,而天下駭然不服矣詳見《碧雲騢》條下
 卷二百十五 ↑返回頂部 卷二百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