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安帝紀 (王韶之)

晉安帝紀
作者:王韶之 劉宋

輯者:湯球 清

  (王)羲之風骨清舉也。【王韶之《晉紀》——《世說·賞譽》注】第435頁

  桓溫於枋頭奔敗,知民望之去也,乃屠袁真於壽陽。既而問郗超曰﹕「足以雪枋頭之恥乎?」超曰﹕「未厭有識之情也。公六十之年敗於大舉,不建高世之勛,未足以鎮厭民望。」因說溫以廢立之事。時溫夙有此謀,深納超言,遂廢海西公。【王韶之《晉紀》——《世說·言語第二》注】第435頁

  簡文晏駕,遺詔桓溫,依諸葛亮、王導故事。溫大怒,以為黜其權。謝安、王坦之所建也。入赴山陵,百官拜於道側,在位望者戰栗失色,或云自此欲殺王、謝。【王韶之《晉紀》——《世說·雅量》注】第435頁

  (桓)溫在姑孰,諷朝廷求九錫。謝安使吏部郎袁宏具其草以僕射王彪之。

  彪之作色曰﹕「丈夫豈可以此事語人邪!」安徐問其計,彪之曰﹕「聞其疾已篤,可緩其事。」安從之。【王韶之《晉紀》——《世說·言語》注】第436頁

  (王)國寶,平北將軍坦之第三子也。太傅謝安,國寶婦父也,惡而抑之不用。安薨,相王輔政,遷中書令,有妾數百。從弟緒幼蟲不於王,沈為其悅。國寶權動內外,王珣、王恭、殷仲堪為孝武所待,不為相王所眄。恭抗表討之,車胤又爭之。會稽王既不能拒諸侯兵,遂委罪國寶,付廷尉賜死。【王韶之《晉紀》——《世說·規箴》注】第436頁

  (王)緒為會稽王從事中郎,以佞邪親幸。王珣、王恭惡國寶與緒亂政,與殷仲堪克期同舉,內匡朝廷。及恭表至,乃斬緒以悅諸侯。【王韶之《晉紀》——《世說·規箴》注】第437頁

  (王)忱字元達,平北將軍坦之第四子也。甚得名於當世,與族子恭少相善,齊聲見稱。仕至荊州刺史。【王韶之《晉紀》——《世說·德行》注】第437頁

  (王)忱初作荊州刺史,后為建武將軍。【王韶之《晉紀》——《世說·方正》注】第437頁

  初,(王)忱與族者恭少相善,齊聲見稱。及並登朝,俱為主相所待。內外始有不咸之論,共獨深憂之,乃告忱曰﹕「悠悠之論,頗有異同,當由驃騎簡於朝覲故也。將毋從容切言之邪?若主相諧睦,吾徒得戮力明時,復何憂哉?」忱以為然,而慮弗見令,乃令袁悅具言之。悅每欲間恭,乃於王坐責讓恭曰﹕「卿何以妄生同異,疑誤朝野?」其言甚切厲。恭雖惋悵,謂忱為構己也。忱雖心不負恭,而無以自亮。於是情好大離,而怨隙成矣。【王韶之《晉紀》——《世說·賞譽》注】第437頁

  (王)忱少慕達,好酒。在荊州時專甚,一飲或至連日不醒,遂以此死。【王韶之《晉紀》——《世說·任誕》注】第438頁

  初,王恭赴山陵,欲斬國寶。王珣固諫之,乃止。既而恭謂珣曰﹕「此日視君,一似胡廣。」珣曰﹕「王陵廷爭,陳平從默,但問克終何如也。」【王韶之《晉紀》——《世說·仇隙》注】第438頁

  (殷)覬字伯道,陳郡人。由中書郎出為南蠻校尉。覬亦以率易才悟著稱,與從弟仲堪俱知名。【王韶之《晉紀》——《世說·德行》注】第439頁

  殷仲堪舉兵,覬弗與同,且以己居小任,唯當守局而已,晉陽之事非所宜豫也。仲堪每邀之,覬輒曰﹕「吾進不敢同,退不敢異。」遂以憂卒。【王韶之《晉紀》——《世說·規箴》注】第439頁

  (殷)仲堪,陳郡人,太常融孫也。車騎將軍謝玄請為長史,孝武悅之,俄為黃門侍郎。自殺袁悅之后,上深為晏駕后計,故先出王恭為北蕃。荊州刺史王忱死,乃中詔用仲堪代焉。【王韶之《晉紀》——《世說·德行》注】第439頁

  王忱死,會稽王欲以國寶代之。孝武中詔用仲堪,乃止。【王韶之《晉紀》——《世說·紕漏》注】第440頁

  孝武深為晏駕后計,擢仲堪代王慎為荊州。仲堪雖有美譽,議者未以方岳相許也。既受腹心之任,居上流之重,議者謂其殆矣。終為桓玄所敗。【王韶之《晉紀》——《世說·識鑒》注】第440頁

  仲堪有思理,能清言。【王韶之《晉紀》——《世說·文學》注】第440頁

  (殷)仲文有氣貌才思。【王韶之《晉紀》——《世說·品藻》注】第440頁

  桓玄敗,殷仲文歸京師,高祖以其衛從二后,且以人言宜令(原注﹕下有脫誤)引為鎮軍長史。自以名輩先達、位遇至重。而後來謝混之徒皆疇昔之所附也。今比肩同列,常怏然自失。后果徙信安。【王韶之《晉紀》——《世說·黜免》注】第440頁

  (殷)仲文后為東陽,愈憤怨,乃與桓胤謀反,遂伏誅。仲文嘗照鏡,不見其頭,俄而難及。【王韶之《晉紀》——《世說·黜免》注】第441頁

  (桓)玄文翰之美,高於一世。【王韶之《晉紀》——《世說·文學》注】第441頁

  (桓)哀樂過人,每歡戚之發,未嘗不至嗚咽。【王韶之《晉紀》——《世說·任誕》注】第441頁

  (桓)修少為玄所侮,言論常鄙之,修深憾焉,密有圖玄之意。修母曰﹕「靈寶視我如母,汝等何忍骨肉相圖?」修乃止。【王韶之《晉紀》——《世說·仇隙》注】第441頁

  (吳)隱之既有至性,加以廉潔,奉祿頒九族,冬月無被。桓玄欲革嶺南之弊,以為廣州刺史。去州二十里有貪泉,世日飲之者其心無厭。隱之乃至水上,酌而飲之,因賦詩曰﹕「石門有貪泉,一歃重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為盧循所攻,還京師。歷尚書、領軍將軍。【王韶之《晉紀》——《世說·德行》注】第441頁

  導彈逵字安道,譙過熱。少有清操,恬和通任,為劉真長所知。性甚快暢,泰於娛生。好鼓琴,善屬文,尤樂游燕,多與高門風流者游,談者許其「通隱」。屢辭征命,遂著高尚之稱。【王韶之《晉紀》——《世說·雅量》注】第442頁

  (江)豈文字仲凱,濟陽人。祖正,但其常侍。父虨,僕射。並以義正器素,知名當世。豈文歷位內外,簡退著稱,歷黃門侍郎、驃騎諮議。【王韶之《晉紀》——《世說·方正》注】第442頁

  (王)凝之事五斗米道。孫恩之攻會稽,凝之謂民吏曰﹕「不須備防,吾已請大道,許遣鬼兵相助,賊自破矣!」既不設備,遂為恩所害。【王韶之《晉紀》——《世說·言語》注】第443頁

  孫恩一名靈秀,瑯邪人。叔父泰事五斗米道,以謀反誅。恩逃逸於海上,聚眾十萬人,攻沒郡縣。后為臨淮太守辛昺斬首送之。【王韶之《晉紀》——《世說·德行》注】第443頁

  (孟)昶字彥達,平昌人。父馥,中護軍。昶矜嚴有志局,少為王恭所照。豫義旗之勛,丹陽尹。盧循既下,昶慮事不濟,仰藥而死。【王韶之《晉紀》——《世說·企羨》注】第444頁

  (謝)混字叔源,陳郡人,司空琰少子也。文學砥礪立名。累遷中書令、尚書左僕射。坐黨劉毅伏誅。【王韶之《晉紀》——《世說·言語》注】第444頁

  桓玄制龍頭角,或曰所謂亢龍角者也。【王韶之《晉紀》——《書鈔》121,《御覽》338引王韶之《晉紀》——《晉書·安帝紀》】第444頁

  桓玄敗走,經日不得食,左右進以粗粥,咽不能下。【王韶之《晉紀》——《書鈔》144,《御覽》859引「桓玄敗走,承石進以粗粥」,下同。「承石」當是「左右」之誤】第445頁

  桓玄至京都,警蹕不絕於音。【王韶之《晉紀》——《書鈔》130】第445頁

  瑯邪內史孫無終,貪橫草地虐。妓妾有忤意者,輒彈其面。【王韶之《晉紀》——《書鈔》124,《御覽》350引「殘」作「忍」】第445頁

  義熙二年七月,夜彩轟出西方,蔽月。【王韶之《晉紀》——《初學記》2引王韶之《晉安帝紀》,《御覽》14】

  司馬休之兄尚之,為桓玄所敗,休之奔淮、泗,頗得彼人之心。從者為之歌曰﹕「可憐司馬公,作性甚溫良。憶昔水邊戲,使無永不忘。」【王韶之《晉紀》——《初學記》19引《續安帝紀》】第445頁

  桓玄尤愛珍寶,常玩弄珠玉,不離於手。【王韶之《晉紀》——《類聚》83,《御覽》802】第446頁

  義熙二年六月,震太廟鴟尾,徹壁柱,若有文字。【王韶之《晉紀》——《御覽》13;188引作「四年」】第446頁

  義熙二年,有苦買菜生揚州,營莖高四尺六寸,廣二尺二寸。是后歲多征伐,人民積苦。苦買者,買苦也。【王韶之《晉紀》——《御覽》980引《晉書·安帝紀》】第446頁

  桓玄幼時,會於西堂,設伎樂,上施絳綾帳,鏤金以為飾。【王韶之《晉紀》——《御覽》816】

  桓玄游於水南。飄風飛其車兒蓋,后義兵起,遂敗。【王韶之《晉紀》——《御覽》702】第447頁

  桓玄問眾曰﹕「朕其敗乎?」曹靖之對曰﹕「神怒民怨,臣實憂懼。」玄曰﹕「民怨有之,神何為怒?」對曰﹕「移晉宗廟,所以怒也。」【王韶之《晉紀》——《御覽》483引王韶之《晉紀》】第447頁

  廣州刺史吳隱之,字處默。少有孝行,遭母憂哀毀過禮。太常韓康伯鄰居,康伯之母,揚州刺史殷浩之妹,聰明婦人也。隱之每哭,康母輒輟事流涕,悲不自勝。既而語康伯曰﹕「汝和若居銓衡,當用如此輩人。」及康伯為禮部尚書,進隱之,遂歷清顯。【王韶之《晉紀》——《御覽》487】第447頁

  吳隱之字處默,性廉潔。桓玄欲救嶺南之弊,以隱之為刺史。州界有一水,父老雲飲此水者,廉士皆貪。隱之始踐境,先至水所,酌而飲之,因賦詩以言志,清操愈厲。【王韶之《晉紀》——《御覽》70。《類聚》9引無「字處默」三字,「性廉」據下即云「為廣州刺史。」「有一水」下有「謂之貪泉」四字。「言志」下有若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十字】第447頁

  劉敬宣在鮮卑,夢碗土而服之。既而佔焉,或答曰﹕「此服土吞碗也。」既決而喜曰﹕「砩者,桓也。既吞矣,無復本土也。」旬日中,聞桓玄敗,得來歸。【《御覽》37、398。「鮮卑」作「齊」,「而服之」作「吞之」。下作「而於夢中,佔者答曰」。「既吞矣」作「桓為吞矣」。「我」下有「當」字。「本土」下無「也」字。「來」作「遂得歸」】第448頁

  豫州刺史司馬尚之,為桓玄將馮該所攻,倉儲稍竭。外白戰士多饑,悉未付食。是時蘆筍時也,尚之指筍曰﹕「且口敢此,足解三日。」將離心,遂敗。【王韶之《晉紀》——《御覽》963引《續安帝紀》】第448頁

  司馬休之奔廣固,慕容超有欲害心,而休之不知。常所乘騅馬於床前養飼,忽連鳴不食,注目視鞍,休之試被之而不動也。復還床坐,馬又驚逃。因試騎,視馬即鞭出,裁至門外,奔而馳之。行數里,休之顧望所住,已有收者至。乘馬南奔,殆而獲免。后還荊州,加騅馬「揚武」之號。【王韶之《晉紀》——《御覽》895引《續安帝紀》】第449頁

  劉裕大破孫恩於蒜山,恩以彭排自載,僅得還。【王韶之《晉紀》——《御覽》357引。案﹕《釋名》彭排,旁也,在旁排敵御攻也】第449頁

  益州刺史李邈,微時居漢川。與別駕姜顯餞送刺史。顯忽邈,邈曰﹕「大丈夫何至守偏地,為姜顯所陵!」即不復還家,乃附船下。自是十五年而鎮梁、漢。顯猶棲遲,即計謀為別駕。【王韶之《晉紀》——《御覽》263引《續安帝紀》】第449頁

  吳興王淡,父為鄰人竇度所殺。淡年十歲,陰有復仇之志。至年十八,密索利鍤刀,佯若耕耘。經一橋,下伺度船行還,伏於草中。淡於橋上以鍤斫之,而歸罪有司。太守孔岩義其孝勇,上請宥之。【王韶之《晉紀》——《御覽》764引《晉書·安帝紀》。又一條引﹕「劉伶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而隨之。謂曰﹕死便埋我。」案﹕劉伶是西晉時人,不得載於《安帝紀》,蓋韶之另有暨紀中語。又案﹕《御覽》482引《漢晉春秋》王談事與此同,疑此條「淡」字誤】

  朱齡石伐蜀,太尉與齡石書,署函曰﹕「至白帝乃發。」書曰﹕「眾悉從外水取成都,臧壽於中水出廣漢,使羸弱乘高艦十餘,由內水向黃虎。」【王韶之《晉紀》——《御覽》606】第450頁

  宋王圍慕容超,張綱巧思絕人,為攻具。城上火石、弓矢無所用之。超等震懾,城內知亡矣。【王韶之《晉紀》——《御覽》360引王韶之《晉紀》】第450頁

  王鎮惡亡經日,魏興太守郭宣之晝坐,忽見陳莊來,因敘舊事,相對悲泣,勸營功德。去后郡內悉聞香,狀如芳煙流散。【王韶之《晉紀》——《御覽》981引《續安帝紀》】第451頁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