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雪齋集

珂雪齋集
作者:袁中道 明

珂雪齋前集自序编辑

袁子曰:《六經》尚矣,文法秦、漢,古詩法漢、魏,近體法盛唐,此詞家三尺也。予敬佩焉,而終不學之;非不學也,不能學也。古之人,意至而法即至焉。吾先有成法據於胸中,勢必不能盡達吾意,達吾意而或不能盡合於古之法。合者留,不合者去,則吾之意其可達於言者有幾,而吾之言其可傳於世者又有幾?故吾以為斷然不能學也,姑抒吾意所欲言而已矣。抒吾意所欲言,即未敢盡遠於法,第欲以意役法,不以法役意。故合於古法者存,不合於古法者亦存。總之,意中勃鬱,不可復茹,其勢不得不吐,姑倒囷出之以自快,而不暇擇焉耳。豈誠謂我用我法,而可目無古人為也?

夫古之人豈易言哉!昔宋子京自謂五十後奉詔修《唐書》,細觀古人文字,回看五十年前所作,幾愧汗欲死。予自十七八歲即知修詞,幾三十年矣,每取舊作視之,四五行後,若荊棘列楮墨間,置之惟恐不速。益覺古人千不可及,萬不可及,其愧汗欲死,又不啻子京已也。

然吾所以不及古人者有故:少誌進取,專攻帖括;中年尚遭擯斥,竭一生精力,以營箋疏。避顰迎笑,至於夢腸嘔血。四十以後,始得卑卑一第。博古修詞,偷晷為之。本不仗習,何由工巧;浮涉淺嘗,安能入微。此其不及古人者一也。古人詩文,皆本之《六經》,以溯其源;參之子史百家,以衍其派。流溢發滿,中弘外肆。吾輩於本業外,惟取涉獵,一經不治,何論餘書。或如牖中窺日,或如顯處視月。此其不如古人者二也。古人研京十年,練都一紀,盡絕外緣,為深湛之思。今者雖有制作,率爾成章,如兔起鶻落,決河放溜,發揮有餘,淘煉無功。此其不及古人者三也。古人慶吊餞送之文,實情真境,不尚浮誇。作者不以為嫌,受者不以為過。近時獻諛進熟,不啻口出,少不稱揚,便同譏刺。自惟骨體靡弱,未能免俗,雖抒性靈,間雜酬應。此其不如古人者四也。少忝聞道,有誌出世,至於操觚,輒懷利刀切泥之歎。嘗欲息機韜穎,遁跡煙雲。故未仕前,大半居山,所作多偶爾寄興,模寫山容水態之語。而高文大冊,寂然無有。此其不如古人者五也。

夫豈惟古人,即本朝諸君子,各有所長,成一家言,敢自謂超乘而上之邪?每思此道,亦自無涯,甫涉其樊,而頭顱已不待矣。兼之頻歲移徙,中間散佚已多,所存什五,荒野固陋,常欲付之祖龍一炬。而名根未忘,不忍棄擲,謬謂千古詞人之於詞,亦猶慈父之於子也。子息托體於形氣,文章亦受孕於靈腑。才不才各言其子,則工不工亦各言其詞。慈父不以子之不皆才也而棄之,詞人又豈以辭之不皆工也而廢之哉?夫父或溺愛,而以不才為才;或苛責,而以才為不才。文章之道,己憎人愛,己愛人憎。箕畢殊好,未能自定。故賅而梓之,亦不敢有去取也。

嗟乎!吾向者無一事非任也,吾今者無一事非讓也。以出世言,已將超悟讓之人,退而修香光之業矣;以用世言,已將經濟讓之人,退而處仕隱之間矣。至於立言一事,向者雖不能窮其變化,而未常無此誌也。今且以經國垂世讓之人,不惟不強合古之法,而亦不肯奢用己之意矣。然則此之梓也,豈欲流通,妄冀有述,聊以結向者修詞之局,以存過雁之一唳,而使後來不復措意此道已爾。盡釋夫不能負不必負之擔,而嬉嬉焉為盛世百不思百不能之愚人,以終其天年,吾從此閑矣。吾計定矣,吾願畢矣!萬曆戊午五月午日,鳧隱居士袁中道書於新安郡校之臥雪齋中。


珂雪齋集選序编辑

予詩文若干卷,外集若干卷,刻於新安。後官太學博士,攜之而北。及改南儀曹,遂留京師。已付友人汪惟修南歸舟中,不意行至河西務,偶有火變,板遂毀。又一年,惟修與友人刻予所選詩若干卷,且成,問序於予。予曰:詩莫盛於唐,顧唐之所以稱盛者,正以異調同工,而究竟不害其為可傳耳。杜工部之沉著,李青蓮之俊快,兩者其勢若相反,而其實各從所入,以極其才,至於今光焰不磨。夫豈惟諸君子以正聲鳴,即任華、盧同、李賀、孟郊輩,皆相與角奇鬥巧,崢嶸一代。當時之詞人,亦未嘗以其偏枯而詆之,而廢之,此唐之所以盛也。大都天地間之景物,與人心中之情態,千變而未始有極,修詞者堂堂正正,奇奇怪怪,如搜璧采寶者然,以共扶造化未開之倪,以共鳴一代風雅之盛,不亦可乎!夫卮言俚語,信口而出,滔滔莽莽,無復檢括,是固無足道。若夫摭故詘新,喜同惡異,拘執格套,逼塞靈源,此其病,與偭背規矩者正等。予詩不敢望諸作者,而要之攄其意所欲言。譬之囿者,香色皆絕,固為奇觀,即有色而香減,有香而色減,皆宇宙之精華所寄,原不同於蔓草散木,或亦無害其為可傳者。予姑聽其流布焉,而並為之序。天啟二年重九日,鳧隱袁中道撰。

目錄编辑

  1. 卷一
  2. 卷二
  3. 卷三
  4. 卷四
  5. 卷五
  6. 卷六
  7. 卷七
  8. 卷八
  9. 卷九
  10. 卷十
  11. 卷十一
  12. 卷十二
  13. 卷十三
  14. 卷十四
  15. 卷十五
  16. 卷十六
  17. 卷十七
  18. 卷十八
  19. 卷十九
  20. 卷二十
  21. 卷二十一
  22. 卷二十二
  23. 卷二十三
  24. 卷二十四
  25. 卷二十五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