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直齋書錄解題
◀上一卷 卷七 傳記類 法令類 下一卷▶


  ●直齋書錄解題卷七   

傳記類   编辑

  漢護都水使者光祿大夫劉向子政撰。成帝時,趙氏姊弟起微賤,逾禮制。向以為王教由內及外,故采取詩、書所載賢妃貞婦,興國顯家可法則及嬖孽亂亡者,序次為八篇,以戒天子。其七篇,篇十五人,為一百五人。第八篇為頌義。《》、《唐志》及《崇文總目》皆十五卷,蓋以七篇分為上下,並頌為十五卷,而自陳嬰母以下十六人附入其中,或與向同時,或在向後者,皆好事者所益也。王回、曾鞏二序辨訂詳矣。鞏之言曰:「後世自學問之士多徇於外物,而不安其守,其室家既不見可法,故競於邪侈,豈獨無相成之道哉!士之茍於自恣,顧利冒恥而不知反己者,往往以家自累故也。故曰身不行道,不行於妻子。況於南鄉天下之主哉!」愚嘗三復其言而志之。向書傳於世鮮矣,惟此書獨全。其稱《詩·芣苡》《柏舟》《大車》之類,與今說《》者乖異,蓋齊、魯、韓之學,固不盡與毛氏同也。   

  漢謁者僕射劉珍、校書郎劉騊駼等撰。初,班固在顯宗朝嘗撰《世祖本紀》、《功臣列傳》、《載記》二十八篇。至永初中,珍、騊駼等著作東觀,撰集《漢紀》。其後,盧植、蔡邕、馬日磾等皆嘗補續。《唐藝文志》一百二十七卷。今所存惟吳漢、賈復、耿弇、寇恂、馮異、祭遵及景丹、蓋延九人列傳而已。其卷第凡十二,而闕第七、八二卷,未知果當時之遺否也?  

  晉征士安定皇甫謐士安撰。序稱自堯至魏咸熙,二千四百餘載,得九十餘人。今自被衣至管寧惟八十七人。   

  序雲篯鏗遊衡山得之石室,劉向校中秘書傳於世,誕妄不經,方士輩所託也。   

  稱漢河東都尉伶玄子於撰。自言與揚雄同時,而史無所見。或云偽書也。然通德擁髻等事,文士多用之;而禍水滅火一語,司馬公載之《通鑒》矣。   

  晉句漏令丹陽葛洪稚川撰。其卷末言洪家有劉子駿書百卷,先父傳之。歆欲撰漢書,雜錄漢事,未及而亡。試以此記考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劉書,少有異同耳。固所不取不過二萬餘言,今鈔出為二卷,以裨《[[漢書]]》之闕。所謂先父者,歆之於向也。而《館閣書目》以為洪父傳之,非是。《唐藝文志》亦只二卷,今六卷者,後人分之也。按洪博聞深學,江左絕倫,所著書幾五百卷,本傳具載其目,不聞有此書。而向、歆父子亦不聞其嘗作史傳於世,使班固有所因述,亦不應全沒不著也。殆有可疑者,豈惟非向、歆所傳,亦未必洪之作也。   

  晉榮陽太守襄陽習鑿齒彥威撰。   

  北齊秘書省正字北平陽玠松撰。事綜南北,時更八代。隋開皇中所述也。   

  唐張說撰。案《館閣書目》稱梁載言纂。《唐志》作盧詵,注雲一作梁載言。《邯鄲書目》雲載言得之臨淄田通,又云別本題張說,或為盧詵。今按此書卷末所雲田通事跡,信然,而首題張說,不可曉也。其所記多誕妄,而四公名姓尤怪異無稽,不足深辨。載言,上元二年進士也。   

  唐修文館學士武甄平一撰。中宗初置學士以後館中雜事,及諸學士應制、倡和篇什雜文之屬。亦頗記中宗君臣宴褻無度,以及暴崩。其後三卷,為諸學士傳。今闕二卷。平一,以字行。  

  唐海州刺史江都李邕泰和撰。   

  唐大理司直郭湜撰。   

  唐宰相趙憬撰。貞元四年,咸安公主下降回紇,憬副關播為冊禮使,作此書紀行。   

  唐戶部尚書扶風馬總會元撰。記唐以來雜事,分為七門,末卷為雜錄。舊有一本略甚,復得程文簡本傳之,始為全書。   

  唐宗正丞李(缺)撰。光化元年序。   

  不著名氏。記長孫無忌歷官本末及家世子孫。按《唐志》馮宇《鳳池錄》五十卷,李淑《書目》惟存五卷。記宰相名次事跡,非此書。   

  唐亳州刺史京兆李繁撰。繁,宰相泌之子。坐事下獄,知且死,恐先人功業泯滅,從吏求廢紙拙筆為傳。按《中興書目》有柳玭後序,今無之。繁嘗為通州,韓退之《送諸葛覺》詩所謂「鄴侯家多書,插架三萬軸」者也,其曰「行年余五十,出守數已六;屢為丞相言,雖懇不見錄」則韓公於繁亦拳拳矣。《新舊史》本傳稱繁無行,漏言裴延齡以誤陽城,師事梁肅而烝其室,殆非人類。然則韓公無乃溢美,而所述其父事,庸可盡信乎!   

  唐劉軻撰。牛,指僧孺;羊,謂虞卿漢公也,是不遜甚矣。   

  唐宰相李德裕文饒撰。太和中鎮蜀所作。內州縣、城鎮、兵食之數,大略具矣。   

  李德裕撰。會昌二年,嗢沒斯內附。德裕奉詔采秦、漢以來由絕域歸中國,以名節自著、功業始終者,凡三十人,為之傳。   

  唐安南宣慰使樊綽撰。記南詔事。咸通五年奏之。   

  唐崇文館校書郎黃璞所記人物,自薛令之而下,凡五十四人。   

  不著名氏。殘缺無始末。未有跋尾,不知何人,言此書出宋敏求家。考訂年月及所載人名姓甚詳。蓋廣明元年崔沆為相,非其子弟即其門人為之。字畫清麗,而其所記不過蒱飲、交通、評議,有以見唐末風俗之弊雲。   

  五代太子少保天水王仁裕德輦撰。所記一百五十九條。   

  王仁裕撰。仁裕仕前蜀。國亡入洛記行。   

  偽唐給事中尉遲偓撰。載唐末雜事。   

  有序稱天成四年沙州傳舍集,而不著名氏,蓋當時奉使者。敘張義潮本末及彼土風物甚詳。涼武昭王時有劉昞者,著《燉煌實錄》二十卷,故此號《新錄》。   

  題常山閻自若撰。記五代及諸僭偽事。其序自言乾德中得於先人及舅氏聞見。且曰:「傳者難驗,見者易憑,考之史策,不若詢之耆舊也。」然所記亦時有不同者,如李濤納命事,本謂張彥澤,今乃雲謁周高祖。未詳孰是。   

  直史館臨川樂史子正撰。   

  後周太子校書郎余知古撰。載荊楚事,自鬻熊至唐末。本十卷,今止晉代,闕後五卷。   

  前應靈縣令平陽句延慶昌裔撰。開寶三年,秘書丞劉蔚知榮州得此傳。其詞蕪穢,請延慶修之,改曰《成都理亂記》。天成之後,別加編次,起咸通九載,迄乾德四年,百餘年蜀事,大略具矣。《續傳》蜀人張緒所撰,起乾德乙丑,迄祥符己酉。自平蜀之後,朝廷命令、官僚姓名及政事因革,以至李順、王均、劉旴作亂之跡,皆略載之。知新繁縣太常博士張約為之序。   

  左藏庫副使康延澤撰。平蜀之役,延澤以內染院使為鳳州路馬軍都監。王全斌等既得罪,延澤亦貶唐州團練使。按本傳載蜀軍二萬七千人,諸將慮其為全師雄內應,欲盡殺之。延澤請簡老弱疾病七千人釋之,余以兵衛浮江而下,諸將不能用。此書敘述甚詳。《邯鄲書目》雲不知作者。《館閣書目》亦然。考王元之所撰延澤墓志,知其所為也。   

  樞密使吳越錢惟演希聖撰。記其父俶貢獻及錫賚之物。   

  錢惟演撰。記其父遺事二十二事上之,以送史院。   

  婺州刺史錢儼撰。記其兄俶事跡。俶以戊申正月嗣位。   

  錢惟演撰。其載祥符八年四月榮王宮火,一日二夜所焚屋宇二千餘間。左藏、內藏、香藥諸庫及秘閣、史館,香聞數十里。三館圖籍一時俱盡,大風或飄至汴水之南。惟演獻禮賢宅以處諸王。以此觀之,唐末、五代書籍之僅存者,又厄於此火,可為太息也!   

  翰林學士錢易希白撰。倧之子也。所記多唐遺事。   

  丞相鄱陽洪適景伯編集。按《唐藝文志》有崔氏《顯慶登科記》五卷,姚康《科第錄》十六卷,李奕《登科記》二卷。崔氏書有趙儋序,而失崔名。所載至周顯德,固非崔氏本書。而李奕書亦不存。洪忠宣得姚康書五卷於北方,而丞相又得別本起武德終太和於毗陵錢氏,乃以三本輯為一書,而用姚氏為正。三書皆有序。姚字汝諧,南仲孫也,元和十五年進士。本書錄武德至長慶為十一卷。其曰十六卷者,亦後人所續。   

  不著名氏。前所謂崔氏書至周顯德止者,殆即此耶?館中有此書。洪丞相以國初卿相多在其中,故並傳之。   

  洪適編,始,吳興郡學有鋟板,不分卷第,止述進士一科。適始放姚康錄制舉詞科,自建隆庚申迄紹興庚辰,二萬三千六百人有奇,為二十一卷。自後皆續書之。   

  通判徽州江都李椿撰。新安舊有《登料記》,但逐榜全錄姓名而已。椿家藏《小錄》,自建炎戊申至嘉熙戊戌,節取名字鄉貫及三代諱刊之後,以韻類其姓,凡一萬五千八百人有奇。太守吳興倪祖常子武刻之,以備前記之闕文。   

  知制誥祁陽路振子發撰。祥符中使契丹,歸進此錄。   

  丞相河南富弼彥國撰。慶歷使契丹,歸為語錄以進,機宜事節則具於此錄。又一本有兩朝往來書附於末。   

  直昭文館保塞劉渙仲章撰。按康定二年,朝廷議遣使通河西唃氏。渙以屯田郎知晉州,請行。以十月十九日出界,慶歷元年三月十日回秦州。此其行紀也。唃氏自此與中國通,而元昊始病於牽制矣。渙後擢刺史,歷典數州至留後,以工部尚書致仕。   

  不著名氏。載契丹初講和本末。末有慶歷增幣後北國誓書。   

  余靖慶歷三年使遼所記。   

  天章閣待制竇卞熙寧八年使遼所記。   

  集賢校理沈季長熙寧九年接伴送遼使耶律運所記。   

  尚書膳部郎中李罕撰。   

  宣德郎王雲撰。崇寧元年,雲以書狀從劉逵、吳栻使高麗,歸而為此書以進。自元豐創通高麗以後事實,皆詳載之。   

  太常少卿安陸連南夫鵬舉吊祭阿骨打奉使所記。時宣和六年。   

  紹興十二年,何鑄使金所錄禮物、名銜、表章之屬。   

  無名氏。紹興二十四年。   

  左奉議郎雍希稷堯佐撰。隆興二年,編修官胡昉、閤門祇侯楊由義使金人軍前,審議海、泗、唐、鄧等事,不屈而歸。希稷,其禮物官也。所記抗辯應對之語,多出由義。   

  參政吳郡范成大至能乾道六年使金所記聞見。   

  參政四明樓鑰大防,乾道己丑,待次溫州教授,以書狀官從其舅汪大猷仲嘉使金紀行。   

  參政諸暨姚憲令則乾道壬辰使金日記。   

  進士鄭儼撰。淳熙己酉中書舍人莆田鄭僑惠叔使金賀正,會其主雍病篤,欲令於閤門進國書,僑不可。已而雍殂,遂回。   

  尚書戶部郎龍遊余嶸景瞻撰。嘉定辛未,嶸使金賀生辰,會有韃寇,行至涿州定興縣而回。   

  翰林學士饒陽李宗諤昌武撰。記其父昉之言,凡三十七事。   

  不知何人作。   

  序言庚午銜命宋都,聞於補闕賈黃中,凡二十六條,而不著其名。別本題清輝殿學士張洎。蓋洎自江南奉使也。庚午實開寶三年。黃中,晉開運中以七歲為童子關頭,十六歲進士及第第三人。   

  丞相沂公青社王曾孝先撰。記開國以來雜事,凡三十六條。   

  天章閣待制王皡子融撰。沂公之弟也。前有葉清臣序文,後有晏殊、杜杞答書。   

  端明殿學士王素仲儀記其父旦言行遺事。   

  不知何人作。   

  虞部員外郎成都李畋撰。述張忠定公詠治蜀政事及言行。   

  雜錄胡瑗翼之事及告祠、志、表、祭文等。其間有《賢惠錄》、《孝行錄》,蓋其父訥所為也。《孝行錄》別見,《賢惠錄》記婦人之賢者。   

  知石州曹偃撰。武惠曾孫也。   

  不著名氏。當是其家所傳也。   

  群牧判官錢塘強至幾聖撰。至,魏公之客也。   

  與《別錄》小異而實同。《別錄》分四卷,此總為一編。先後次第亦不同,而末一則《別錄》所無,姑並存之。   

  樞密大名王巖叟彥霖撰。亦魏公客。   

  不知何人作。   

  記至和請建儲及元豐褒賞事。   

  無名氏。所記唐介子方事也。   

  秘書丞韓宗武文若撰。記其父丞相縝玉汝事。末亦雜記他事。宗武,即少年遇洋客者也,年八十二乃卒。此編亦載其詩,雲熙寧間得異疾,與神物遇。   

  不著姓名,其家所錄也。   

  翰林學士範衝元長記其父事。   

  不知何人作。記傅堯俞所談。   

  雷澤杜師益等錄其父務滋之言。王廣淵作序。   

  不知作者。記鄒浩志完語。   

  給事中章貢李樸先之撰。記豐稷相之事,朱熹為之後序。   

  不著名氏。錄留守開封宗澤汝霖事。亦其家子孫所為也。   

  記建炎丞相呂頤浩元直事。孫昭問刻之廣德軍。   

  邵伯溫撰。錄其父誥命、謚議、行狀、墓志之屬。《辨惑》述傳授源流,辨鄭夬之妄。   

  侍講呂希哲原明撰。   

  吏部尚書潁川韓元吉無咎撰。記其家世舊事,以京師第門有桐木故云。元吉,門下侍郎維之四世孫也。   

  丞相王安石撰。本朝禍亂萌於此書,陳瓘所謂尊私史而壓宗廟者。其強愎堅辯,足以熒惑主聽,鉗制人言。當其垂死,欲秉畀炎火,豈非其心亦有所愧悔歟!既不克焚,流毒遺禍至今為梗,悲夫!書本有八十卷,今止有其半。   

  司馬光熙寧在朝所記。凡朝廷政事、臣僚差除及前後奏對、上所宣諭之語,以及聞見雜事皆記之。起熙寧元年正月,至三年十月出知永興軍而止。   

  參政睢陽趙叔平所記治平乙巳、丙午間在政府事。   

  丞相東平劉摯莘老撰。   

  丞相南豐曾布子宣撰。記在政府奏對施行及宮禁朝廷。   

  主客郎中南京龐元英懋賢撰。官制初行,元英為郎,在省四年,記一時見聞及古今典故可觀覽。元英,丞相莊敏公籍之子。   

  宗正丞三槐王鞏定國撰。   

  韓忠彥記其父嘉祐末命事與文、富諸公辨。   

  宣教郎秦湛處度撰。記呂好問圍城中事。好問除右丞,誥詞有「回天之力」語,故以名錄。後有好問謝其祖公著復官表及遺表。   

  修職郎穆伯芻撰。記張孝純在偽齊時所上本朝書。   

  吳敏元忠撰。記靖康初元事。  

  飛之孫珂撰。   

  成忠郎李珙撰。誅曦之功,楊巨源為多,安丙忌而殺之。珙為作傳上之於朝,以昭其功,而伸其冤。   

  新安胡仔元任撰。其父待制舜陟命仔采摭經傳為之。   

  侍講張栻撰。以陳壽作史私且陋,裒集他傳及裴松之所注為此傳,而削去管樂自許一則。朱晦翁以為不然,又為後論,以達其意。謂其體正大而學未至,使得遊洙泗之門,所就不止此。  

  新安張敦頤撰。頗疏略。其最誤者,序言擒吳元濟、出牛元翼為一事,此大謬也。為裴度行軍司馬,在憲宗元和時;奉使鎮州王庭湊,在穆宗長慶時。   

  呂祖謙編。蓋因觀《歐陽公集》,考其歷仕歲月、同官同朝之人,略著其事跡。而集中詩文亦隨時附見,非獨歐公本末,而時事、時賢之本末,亦大略可觀矣。故以入傳記類。   

  殿中丞馮炳撰。記儂智高事。   

  學士睢陽滕甫元發撰。言平南之功,皆本孫沔元規,狄青之至,莫能出其右者。余靖歸美於青,非實也。甫時通判潮州。   

  不著作者。   

  閤門通事舍人雄州趙珣撰。珣父振,博州防禦使,久在西邊。珣訪得五路僥外山川道里,康定二年為此書。韓魏公經略言於朝,詔取其書,召見。執政呂許公、宋莒公言用兵以來,策士之言以千數,無如珣者。擢涇原都監,定川之敗死焉。珣勁特好學,恂恂類儒者,人皆惜之。   

  金部員外郎知鳳翔府家安國撰。記乞弟、韓存寶事。   

  直龍圖閣京兆遊師雄景叔撰。元祐初,議棄西邊四寨,執政召師雄問之,對曰:「先帝棄之可也,主上棄之則不可。且示弱夷狄,反益邊患。」爭之甚力,不聽,卒棄之。四寨者:葭蘆、米脂、浮屠、安疆也。夏人以事出望外,萌侵侮之心,連年犯順,皆如師雄所料。此書前三卷記當時論辨本末,後一卷行實,不知何人作也。是歲,師雄被命行邊,請以便宜行事。夏人與鬼章謀寇熙河。師雄說劉舜卿出師,種誼遂破洮州,擒鬼章以獻,其功偉矣。元祐諸老固欲休兵息民,師雄言既不行,功復不賞,殆以專反熙、豐,失於偏滯,終成紹述之禍,亦有以也。師雄,治平二年進士。   

  右班殿直李遠撰。元符中取邈川、青唐,己而皆棄之。遠,紹聖武舉人,官鎮洮,奉檄軍前,記其經歷見聞之實,燦然可觀。   

  知新州趙勰撰。   

  不著名氏。   

  不著名氏。   

  右迪功郎錢塘周邦撰。其祖穜為集賢修撰知桂州時,歸明人黃璘招來大理國入貢,詔穜考究其真偽。穜言偽妄不可憑,乞依熙寧故事支馬價發還。璘至京師,力主其事,穜落職奉祠。久而覺其詐,乃改正。復職知廣州。   

  紹興二十五年李天祚進貢,自靖康二年以後,至是始通也。   

  承議郎河東陳伯疆撰。載胡世將承公宣撫川陜事。   

  郡丞東平劉荀子卿編次。建炎初,高密陳規元則守德安禦群盜事跡功狀。規,後守順昌與劉锜共成卻敵之功者也,以樞密直學士知廬州而卒。   

  不著名氏。記紹興十年金人敗盟,淮西諸帥守禦事。   

  不著名氏。記劉锜信叔守禦戰勝本末。   

  不著名氏。睢陽滕膺子勤為臺州戶曹,方臘之亂,仙層人呂師囊應之,攻城甚急。膺佐太守備禦,卒全一城,郡人德之,至今廟食。行狀事實,聚見此編。膺後至直秘閣京西漕而終。  

  楊堯弼、楊載紹興八年所與達賚、烏珠書。時偽齊初廢也。末有探報金事數十條。   

  楊堯弼等撰。二楊事跡當考。前錄題銜稱宣義郎、迪功郎,並為大總管府官屬。此傳堯弼為右從事郎,載為右迪功郎。   

  吏部員外郎許忻撰。許公翰字崧老,襄邑人,為尚書右丞。忻其弟也。   

  通判洪州李綸撰。其兄丞相綱伯紀事狀。葉適正則所作謚議附於後。   

  翟耆年伯壽述其父汝文公巽事實。忠惠者,私謚也。耆年實邢恕外孫。   

  莆田林成季述其季父工部侍郎光朝謙之事實。   

  莆田鄭翁歸述其父樵漁仲事跡。樵死時,翁歸年八歲,安貧不競,頃佐莆郡時猶識之。   

  閣學廬陵楊萬里廷秀撰。丞相莆田葉颙子昂乾道丁亥冬雷罷相,至建寧而薨。   

  昭武謝師稷務本奉使閩部,有惠愛,沒而民祠之。《行狀》,里人黃適景聲撰,《墓志》,永嘉陳謙益之撰。其廟曰昭應。   

  奉議郎三山黃幹直卿撰。其高第弟子且子壻也。   

  朱侍講門人通判辰州昭武李方子公晦撰。   

  丞相趙汝愚子直編其父善應彥遠事狀,而羅願、朱熹所撰行狀、墓銘及諸賢哀詞,題跋之屬,萃為一編。「篤行」者,陳福公題其墓云爾。呂太史跋語有云︰「處者易持,出者難工。」朱侍講取其意以為銘,所以勉其子之意深矣。   

  知靜江府趙崇憲履常編集。忠定長子也。其一時諸賢祭文、輓歌與嘉定更化之後昭雪誣枉、改正史牒本末,皆見《附錄》。   

  知光州鄱陽柴中行與之撰。其《謚議》劉允濟全之、楊方子直所為也。   

  戶部郎中倪祖常子武輯其父尚書遺事。《行狀》,錫山蔣重珍良貴撰;《碑銘》,臨邛魏了翁華甫撰。   

  文林郎趙山李燔敬子撰。忠定之子,吏部崇憲履常也。   

  侍講朱熹撰。以近代文集及傳記所載本朝名臣言行,掇取其要,輯為此錄。前五朝五十五人,後三朝四十二人。   

  龔頤正撰。自建炎至紹興辛巳,上自李若水、劉韐貴臣、名士,下及一婦人、卒伍之微,皆錄之。   

  太學博士新喻謝諤昌國撰集。曰君紀五、後德一、宗表五、臣傳三十五、文類二、夷附一。諤後至御史中丞,淳熙名臣,樂易君子也。   

  京兆胡訥撰。始得此書,不知訥何人也。所記多國初人,已而知其為安定先生翼之之父,仕為寧海節度推官。   

  廬陵王紹珪唐卿撰。   

  成都費樞伯樞撰。自春秋至唐,凡百十有四人。宣和乙巳為序。   

  題南陽王襄元祐癸酉歲序。所記鄧州人物自百里奚、直不疑而下至唐範傳正、韓翃,凡一百六十人。   

  苕溪吳宏編。凡五十二門,大略於《言行錄》中鈔出。   

  題百煉真隱李元綱國紀編。沈濬道原為作序。   

  從政郎鄱陽董煟編進。煟,紹熙五年進士,嘗知瑞安縣。   

  秀州司戶會稽丁銳集。   

  承直郎開封鄭克武子撰。初,五代宰相和凝有《疑獄集》,其子水部郎和濛續為三卷,六十七條。克因和氏之書分為二十門推廣之,凡二百七十六條,三百九十五事。起鄭子產,迄於本朝。   

  丁銳為鄂州司理,又集此書。   

  秀水婁伯高元龍編報應之事,為十門。   

  奉化丞山陰諸葛興編。凡十門,皆本朝諸賢事實也。   

  知興化軍永嘉林纮文伯撰。以圖志不敘人物,故特為是編。莆壤地褊小,而人物特盛。   

  呂祖謙撰。晚歲病廢臥家,取史傳所載古今人境勝處錄之,而以宗少文臥遊之語,寘諸卷首。   

  光州助教呂榮義撰。雜記京師太學故事。   

  三山周士貴撰。記中興太學事,頗疏略。   

  知池州趙彥博富文編。昭明廟食於池,頗著靈響。元祐始賜額曰「文孝」。   

  詹仁澤、曾樵編輯廣德橫山神張王事跡。   

  永嘉貢士陸維則撰。太守韓彥直子溫為之序。初,元祐中太守直龍圖閣範峋夢海神曰:「吾唐李德裕也。」郡城東北隅,海仙壇之上有廟,初不知其為何代人。峋明日往謁,其像即夢中所見。自是多響應。然封爵訓詞惟曰「海神」而已。   

  岳珂撰。   

法令類   编辑

  自魏李悝、漢蕭何以來,更三國、六朝、隋、唐,因革損益備矣。本朝天聖中,孫奭等始撰《音義》,自名例至斷獄,歷代異名皆著之。   

  唐開元中宋璟、蘇颋、盧從願等所刪定。考《藝文志》卷數同,更同光、天福校定,至本朝淳化中右贊善大夫潘憲、著作郎王泗校勘其篇目、條例,頗與今見行令式有不同者。   

  判大理寺燕山竇儀可象詳定。初,範質既相周,建議律條繁廣,輕重無據,特詔詳定,號《大周刑統》,凡二十一卷。至是重加詳定,建隆四年頒行。   

  開寶以來累朝訂正與《刑統》並行者。   

  三司使梁國張方平安道等修定。前一卷為條貫敕,後二卷為則例令。官吏、幫支、驛券、衛官、傔從之類,皆據此也。   

  丞相豫章京鏜仲遠等慶元四年表上。國朝自建隆以來,世有編敕,每更修定,號為「新書」。中興至此,凡三修矣。其有續降指揮,謂之「後敕」,以待他時修入雲。   

  丞相万俟等紹興二十六年表上。   

  宰相秦檜等紹興十三年表上。   

  宰相天臺謝深甫子肅等嘉泰二年表上。初,吏部七司有《條法總類》,《淳熙新書》既成,孝宗詔仿七司體分門修纂,別為一書,以「事類」為名,至是以《慶元新書》修定頒降。此書便於檢閱引用,惜乎不並及《刑統》也。   

  嘉定中,以開禧重修《七司法》並《慶元海行法》、《在京通用法》、《大宗正司法》參定,凡改正四百六十餘條。視淳熙《總類》增多十卷,七年二月頒行。   

  提舉編修宰相京鏜等慶元六年上。自紹興十七年正月以後,至慶元五年七月以前,為五十五門,又八十二小門,門為一卷外,為參詳目錄等。卷雖多而文甚少。其書於州縣差役,極便於引用。   

  不著名氏。以《刑統》、《敕令》總為一書,惜有未備也。   

  將作少監李誡編修。初,熙寧中,始詔修定,至元祐六年成書。紹聖四年命誡重修,元符三年上,崇寧二年頒印。前二卷為《總釋》,其後曰《制度》、曰《功限》、曰《料例》、曰《圖樣》,而壕寨石作,大小木雕鏃鋸作,泥瓦、彩畫刷飾,又名分類,匠事備矣。   

  判軍器監沈括、知監丞呂和卿等所修敵樓馬面團敵式樣,並申明條約。熙寧八年上。   

  宣和所修。   

  不著名氏。   

  末載《申明》,至紹興、淳熙以後。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