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夷門廣牘
作者:周履靖 
1597年

编辑

夷門廣牘敘编辑

嘉禾周履靖撰

古之立言以垂不朽者。丘索邈矣其上原本六籍次則石渠?載。及諸子百氏。皆列若眉目。用同菽帛。故赫蹏之編。泉布宇內。至諸稗官小說。非凡所見。寠腹 之士。一切厭棄如土苴瓦鑠。有 暗途委壁之陋。無谷風採菲之 意。不知理不必載於經而可窮 幽事不必證於史而可補闕者。 或未可盡捐也。僕誅芧多暇。性有索隱之癖。而家苦貧悴。不能 儲書。間從博雅諸公遊。多發枕 秘。好事者雅相慕。亦時時不遠 千里郵致焉。繇是日積月累。几 閣間緗帙恒滿。每晨露宵膏。披 襟解帶。未嘗不逌然自適也。因歎年巳及衰。懶慢日甚。不以時 刋定之。俾公同嗜。徒庋帳中飽 蠧魚腹耳。爰手次尋繹。除諸野 史叢譚。語涉譏毀。則寧舍旃。以 遵闕疑之志。其餘擷菁茹華。都 爲一百餘卷。歴周星而殺青始竣。題曰夷門廣牘。原夫染翰之 家。代擅經國。然巧拙具存。瑕瑜 相掩。自非力扶奥眇。鑑晰淳漓。 文轅既飾。司南曷指。况乎言籟 則漆園竝其于禺。譚嘯則蘇門 撤其淸響。是皆學海之遺珠。詞林之片玉也。輯萟苑牘。人生坐 甕牖中如醯雞耳。何暇步亥章 之廣輪而問俗。叩雷煥之博識 而辨名。手兹一編。以當九鼎。輯 博雅牘。嵇叔夜《養生論》詳矣。朝 露石火。刹那不留。詎必石羊化而詫爲仙蹤玄鶴歸而悲其塵 世服食養氣以致脩齡貴其身 以爲天下可不尚諸輯尊生牘 雨粟夜哭之說絶不經岐陽 嶧山之石蕪没滋久繄至太傅 長史代擅名家筆塜墨池風流斯往然范土爲金土在而金不 躍冶因䋲削枉䋲存而枉不遺 形遡古及今其揆則一輯書法 牘宋元君之史一盤礴見珍而 族工不能師其遺意題門而百 萬頓失攬圖而三都如掌不有師承其安及此輯畫藪牘昔稱 三世長者知被服五世長者知 飲食故有炊辨勞薪飲别渑水 仗節則山薇可飰憂時則水蒪 可羹者進於味矣矧乎書尚德 將詩稱眉壽一獻而勤百拜單醪而走三軍則徐𨗿之中聖奚 訾伯倫之解酲非妄如必列鼎 𣑱指刺齒肥梁以爲愉快可戒 而不可尚也輯食品牘五絃肇 於潙聖魯皷著於禮經要以陶 淑中和𠕏滛于樂歷世綿邈寖失其源而博奕馬戲彈丸迷藏 諸𠆸雜爼竝出然淝水繇之折 衝長門破其寂歷莫不妙析成 虧理通輸墨宣尼賢㔾之歎恒 必由斯輯娛志牘五德之運旣 開凡七之籌斯衍而時日有向背丘陵有牝牡從來遠矣下至 弓襡應占於虺夢物色兆啓乎 龍顔決若發覆㝠同司契術雖 纖細寔開吉㐫順逆之途又可 廢乎輯雜占牘孔子曰小子何 莫學夫詩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故風翔雨舞竝載於周經杜 若江蘺見咨于楚客至於譚偉 異則禽稱胎化辨名實則草號 蹲鴟莎雞圖之忨慨自非伯翳 孰悉厥名輯禽獸草木牘至夫害馬對于帝師楚鳯歌而傲聖 遁跡逃名隱身絶俗食必遺穂 居必墻東兼有榖城之老爲石 緱山之客驂皇俾夫式其廬而 驕色鉏乎腐鼠挹其貌而躁心 釋其飲水懷素棲託曷以尚兹輯招隱牘而終以别傳竊比自

叙少見所志焉耳大抵兹編也

非正經而理或翼經有出於六

合者不以奇貶眞也非信史而

事不悖史有跳於五例者不以

稗棄精也辟㤗嶽巗巗而抔土或能見寳滄溟𣵼渺而勺水可 以藏珠搜不厭僻寧以𤨏屑見 哂耳嗟嗟人生恒不满百而中 間榮瘁華落幻若朝雲五侯之 鯖千石之廪及夫𣫆瓶不蔽骭 之子虞淵旣薄同期於盡其立德立功以垂不朽者歷世代百 千萬人不一覯也功與德渺矣 又不及此身畱心觚翰以隨立 言之後而獨逡廵忨愒籝金厚 囷以貽所不知何人卒與草木 何異乎嘗見侯生以監門之賤高自隱匿辱公子車不爲㐾據 坐客右不爲怍卒舉士於屠沽 之間奪十萬衆若承蜩置兩國 安如置盂水庶幾隱君子之誼 不爲𠣻𤓰僕老不逮侯生而駑 緩緩殆過(辶艹處)廬夷門不復有俠丈夫梗概與古人爭道要以篝燈 斷簡混迹衣魚爲歲寒之盟耳 刻成有客過而疑之曰身旣隱 矣焉用文之應曰否否豐草長 林野人之所伊吾一編以自適 志令寠腹中如飽半菽則願且止如其不朽則吾豈敢 時

萬曆丁酉歲孟夏旣望

周逸之夷門廣牘序编辑

逸之盖今之擅代本歟扵諸藝 無不該且予所未嘗窺驟見之 不勝駭異昔聖人固云吾不試 故藝又多能也所謂藝者不過 六藝又云多能則其所能者又何耶今逸之盖藝且多能其殆 将聖之資天假之使𥪰扵一代 耶且誌名公俱已為之序其稱 之偹矣則可耀千載而垂光命 世幾聖又何以云哉予頗六好 古即所謂繪事則三代時已有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26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27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28封域也相去甚近則周君其為 越重六囙以吴重乎其書即将 傳之遠迩播之夷夏人謂我明 產寸若是之盛休哉

    沛國劉鳯撰

夷門廣牘叙编辑

隱君周逸之氏博雅好書。少時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1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2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3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4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5

夷門廣牘序编辑

長洲張獻翼㓜于撰


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7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8Page:明刻本夷門廣牘01.djvu/39盡發之扵詩語取畼心不由雕刻占惟信

口奚暇深湛昔稱陶謝已而稱陶韋令當

稱陶周𡗞夫釋氏嗜佛雖罹八難而念恒

在菩提郢人抱璞雖刖猶三獻以眀其

為寳是牘豈徒果扵自信而羣玉将為佋

焉庶幾資張華以武庫擬裴秀之輿圖咲

以空儒叙之末蕳

刻夷門廣牘序编辑

雲間何三畏士抑撰


不佞嘗從吳中藏書之家授其 目而讀之,自晨至暮,幾不可了, 輙投牘而嘆曰:嗟乎!試以儒生 所記覩而之乎,此不亦粒米之在太倉一毛之傳牛體也乎 乃不佞更有說焉且夫書有所 不傳者則所謂八索也九丘也 舍之可也書有所秘而不發者 則所謂緑笥冊筒也金板玉箱 也錦文緹帙也逸之可也書有

所不必知者則所謂怪牒神經

也鳥策篆素也以至齊之諧汲

之塚也置之可也書有所充汗

而不能備者則所謂經而十三

也史而二十一也諸子之家而

百也採之可也若乃稗官小乗片玉碎珠抽秘思而賦物情舒 天葩而緯人理韞之足以秘帳 中𤼵之足以驚座上者雖聖賢 所不道典墳所不編而亦天地 之間所不盡廢存之可也吾友 嘉禾梅墟周先生夷門廣牘之刻其殆此意也夫先生盖今之 儒而隱者而不為儒衣冠亦不 為隱衣冠日惟閉門兀坐專精 嗜書無間寒暑或分晷燃膏讀 之或捉紙提茟寫之或字有疑 誤必覓善本手自校讐之或徔人假貸,不惜百里千里致之,得 一書,喜曰:可以永日矣!既而得 一書,復喜曰:可以卒𡻕矣!既而 得一書,又復喜曰:可以娛老矣! 是庶幾乎,婆娑術秇之場,休息 萹藉之圃者,彼其車𩜙惠子架逼鄴侯軼北海而凌東平以有 斯牘非偶也而意亦慨慷骯髒 能摛文屬欹常若有自得者而 氣之所至卬首信眉立取立應 其傾囊售產而以其牘付之乎 殺青也亦未嘗不自為堅决而刻于是乎不歳而成且成廣牘矣藉令刻一牘懼生得失而二三終其身能卒業也耶故夫吳㑹之英少輕俊者不能不推先生之慱綜其名為敵國號為秘書者亦不能議先生之汎濫而間有好為雌黄者曰夫夫也厭梁肉而海珍野味之好也則何以明梁肉者之必為是也今先生之牘具在世當有知之者而以夷門命牘之義何居得非有慕侯生之為人也乎夫侯生老矣其侠烈若枉車騎薦屠者事載公子傳中而其文釆卒亡所概見先生春秋尚壮意氣不减侯生而文釆過之今而後猶能賈其餘力以通古今之學見天下之書如馬融劉向其人者將瑰異日新必且增所輯而益傳 之以備所未備則斯牘也吾猶 以為未廣也

萬曆戊戌𡻕孟秋朔日書于秀 州行舫中

目錄编辑

01 《文章緣起》 《釋名

02 《詩品》 《文錄》 《談藝錄

03 《騷壇秘語》 《詩源撮要

04 《籟紀》 《嘯旨》 《廣易千文

05 《異域志》 《溪蠻叢笑

06 《格古要論

07 《羣物奇制》 《墨經》 《胎息經》 《天隱子

08 《赤鳳髓

09 《煉形內旨》 《玉函秘典》 《金笥玄玄》 《逍遙子導引訣》 《唐宋衛生歌

10 《益齡單》 《怪疴單》 《法書通釋

11 《干祿字書》 《學古編

12 《畫評會海》 《天形道貌

13 《淇園肖影》 《羅浮幻質

14 《九畹遺容》 《春谷嚶翔》 《繪林題識

15 《山家清供

16 《茹草編

17 《茹草編

18 《水品全秩》 《茶品要錄》 《茶寮記》 《湯品

19 《易牙遺意

20 《北山酒經》 《士大夫食時五觀》 《綠綺新聲

21 《玉局鈎玄》 《投壺儀節

22 《馬戲圖譜》 《五木經》 《詩牌譜

23 《丸經》 《胟陣篇》 《黃帝授三子玄女經

24 《黃帝宅經》 《葬經》 《探春歷記》 《握奇經

25 《祿嗣奇談》 《靈笈寶章

26 《相法》十六篇 《四字經》 《土牛經》 《天文占驗》 《占驗錄

27 《黃石公望空四字數》 《質龜論》 《禽經》 《獸經》 《相鶴經》 《魚經》 《蠶書

28 《蘭譜奧法》 《梅品》 《菊譜》 《耒耜經》 《理生玉鏡稻品》 《芋經

29 《促織經》 《種樹書》 附《農桑撮要

30 《逸民傳

31 《香案牘》 《列仙傳》 《神仙傳》 《續神仙傳

32 《梅墟先生別錄

33 《梅塢貽瓊

34 《梅塢貽瓊

35 《五柳賡歌

36 《五柳賡歌

37 《中峯禪師梅花百詠》 《羣仙降乩語

38 《閒雲稿

39 《閒雲稿

40 《野人清嘯》 《燎松吟

41 《尋芳咏》 《千片雪》 附《詠梅舊稿

42 《鴛湖倡和

43 《山家語》 《泛泖吟

44 《毛公壇倡和詩》 《香奩詩草

45 《鶴月瑤笙

46 《青蓮觴詠

47 《香山酒頌

48 《唐宋元明酒詞》 《狂夫酒語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