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录

卷一·天文敘编辑

天之垂象,所以示乎人也。運行之度,循環無愆,清明之色,悠久不易,此其常也。而間有神變莫測,出乎常理之外者,斯則天心之仁愛,所以警惕夫人,而使之脩省也。《》曰:「天垂象,見吉兇。」又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洪範》言:「建極賜福,必參稽於庶徵。」周官保章氏志日月星辰之變動,以詔救政、訪敘事,蓋五氣順戾而休咎徵焉,上下所當交儆而無忽者也。故明王則之以慎德,賢臣鑒之以脩職,庶民效之以飭行,而天之反咎爲祥,其理固必然矣。稽之十日並照、罔累於放勳、雷電以風、彌昌乎姬籙、宋景善言、而熒惑退舍、子產毖具、而火不爲災,率是道也。嗚呼!順天休而答譴戒斯君子所以保泰於無疆者乎。

编辑

漢時天開此下紀天開之異编辑

漢惠帝二年,天開東北,廣十餘丈,長三十餘丈。[1]

晉時天裂裂即開也。各因出處而書之编辑

晉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南大裂。太安二年八月庚午,天中裂爲二,有聲如雷才三。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卯,天中裂,廣三四丈,有聲如雷,野雉皆鳴。[2]

梁時天裂编辑

梁武帝太清二年六月,天裂于西北,長十丈,廣二丈,光出如電,其聲如雷。十二月戊寅,天西北裂,有光如火。[3]

陳時天開编辑

陳後主至德元年,十二月戊午夜,天開自西北至東南,其內有青黃雜色,隆隆若雷聲。[3]

宋時天開编辑

宋羊襲吉,狀元之子。少時庭中乘凉,忽見天開,其內雲霞澒洞,樓閣參差,光明下照山岳。襲吉驚懼,逡巡乃閉。襲吉勤於書寫,仡仡不倦,今尚在,年逾八十矣。[4]

元時天裂编辑

元順帝至正己丑冬十一月,天裂于天漢之旁。己亥秋九月,晦日,天甫明,西南方天裂,紅光燭地,移時始復。己酉,冬十二月朔,天裂西南。[5]

宣德中天裂编辑

國朝宣德中,一日未申時,忽天裂于西南,視之若十餘丈。時晴碧無翳,内外際畔,了然可察。見其中蒼茫深昧,不可窮極,良久乃合。[6]

天順間天開编辑

天順間,陝西臨洮府蘭縣鄉民陳鸞,夜半獨起,仰見天門大開,上帝冕旒衮袍,端拱其中,儀衛鵠立者甚眾,宫殿欄楹,炫彩耀目。鸞疾呼家眾視之,雲倏合矣。[7]

弘治中天開编辑

弘治戊申二月二十六日,陝西軍民人等見天門忽開,人馬百萬,自下而入。[8]

正德間天開编辑

正德間,揚州江都縣有啞人鄭姓者,人稱爲鄭啞巴。一夕至南門,忽見空中紅光炳耀,仰視則天開眼也。隨拜隨喚人觀之,不覺聲出於口,自是不啞。揚州曹進士守真云:「啞者乃其父之相識。」事信有之。啞巴因天開一拜而遂有音聲,奇亦甚矣。[9]

晉時天鳴此下紀天鳴之異编辑

晉元帝太興二年八月戊戍,人忽聞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三年十月壬辰,天又鳴,至甲午方止。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六年九月戊子,天東南又鳴。天鳴每東南者,蓋晉興江外,故天隨之而鳴以示警也。[2]

梁時天鳴编辑

梁武帝中大通元年六月辛巳,竟天有聲,如風水相薄。[3]

陳時天鳴编辑

陳宣帝太建十三年九月癸未夜,天東南有聲,如風水相激,三夜乃止。十四年八月癸未,天有聲如風水相。九月辛亥夜,天東北有聲如飛蟲,漸移西北。後主至德元年九月丁巳,天東南有聲如飛蟲。[10]

隋時天鳴编辑

隋文帝開皇二十年四月乙亥,天有聲如瀉水,自南而北。[11]

唐時天鳴编辑

唐玄宗天寶十四載五月,天鳴聲若雷。《鴻範傳》曰:「天鳴有聲,至尊憂且驚,國亂所由生也。」《乾坤變異錄》曰:「天鳴有聲,天子及大臣有驚憂。」

德宗貞元二十一年八月,天鳴在西北。僖宗中和三年三月,浙西天鳴若轉磨,無雲而雨。[12][13]

宋時天鳴编辑

宋神宗熙寧元年七月戊子,丑之五刻,西南雲間有聲,鳴如風水相激,寖之四方。

六年七月丙寅,丑之四刻,西北方雲間有聲如磨物。

七年七月庚子,丑之三刻,西北天鳴,占主政虐民勞、兵革歲動。寧宗開禧元年六月壬寅,天鳴有聲。[14]

元時天鳴编辑

元順帝至正十八年三月,大同路黑氣蔽四方,有聲如雷,頃之東北方有雲如火,交射中天,遍地俱見火光。空中如有兵戈之聲。

二十七年春正月,絳朔天鼓鳴,其聲如空中戰鬥者。又處州遂昌縣,晝忽有大聲如鍾,自天而下,有聲無形。蓋鼓妖也。[5]

國朝天鳴编辑

洪武元年八月六日,建業天鳴,如河傾海注,乃肆赦。[15][16]

成化末,正旦日申時,中天有白氣如練,仰視之宛轉如一白蛇,漸升漸消,消且盡。忽有聲如雷,蓋天鼓也。[17]

弘治辛酉閏七月二十一日,午後陰雲密布,迷漫如欲雨者。俄聞空中轟然有聲,約二刻乃止,人皆謂之天鳴。是年有火篩入寇之變。[7]

天雨金此下紀天降異物、雨去聲,下同编辑

夏禹時,天雨金三日。古詩云:「安得天雨金,使金賤如土。」是也

周成王時,咸陽雨金,今咸陽有雨金原。[18]

顯王三年,雨金于櫟陽。追考

秦二世元年,宮中雨金,既而頃刻皆化爲石。[18]

漢惠帝二年,宮中雨黃金、黑錫。漢世翁仲儒家貧,力作居渭偺川一,且天雨金十斛於其家。[18]

唐垂拱三年,廣州雨金。[12]

天雨錫鐵编辑

河間有雨錫城,漢世天雨鉛、錫於此。[18]

元至治元年,中原板蕩玉案山有小赤犬群吠遍野之異,是年天雨鐵,民舍山石皆穿,人物值之多斃。謠俗號曰鐵雨。[19]

天隕異石编辑

魏武帝末年,鄴中雨五色石。[18]

元至正甲午乙未間,河北、山東多損石,大或如屋,䧟深入地丈餘。隕石自春秋紀載以來多有之,未有若此之異者也。[15]

國朝弘治庚戌歲二月,陝西慶陽縣隕石如雨,大者四五斤,小者二三斤,擊死人以萬數,一城之人皆竄他所。[20]

天雨水銀编辑

晉惠帝永興二十六年七月辛酉夜,天雨水銀,與《唐志》貞觀廣州雨金同,占金位正秋,爲刑爲兵,占曰:「人君多殺無辜,一年災于朝。」[2]

宋高宗紹興二十六年七月,雨水銀。[14]

天雨紙錢编辑

宋高宗建炎二年,杜充爲北京留守。一日天雨紙錢于營中,厚盈寸。明日與金虜戰城下,敗績。錢,金類,金兵象也。紙,白祥也。[14]

天雨螽编辑

春秋文公三年秋,雨螽于宋。《公羊傳》:「雨螽者何墜而死也?」[13]

天隕赤物编辑

陳後主至德二年十二月,有赤物隕于太極殿。初下,鍾皆鳴,俄而亡國。[3]

北齊主湛河清四年,有物隕於殿庭,色赤,形如漆赤鼓帶,大鈴眾星,隨者如小鈴。未幾,婁太后崩。[21]

天雨鹿编辑

漢成帝末年,天雨一蒼鹿於宮中。[18]

天雨肉编辑

漢桓帝建和三年秋七月,北地廉雨肉,似羊肋脅骨也,或大如手。時梁太后攝政,兄冀專權,枉殺李固、杜喬等,天下冤之。其後,梁氏誅滅。[1]

晉愍帝建興元年,河東地震,雨肉。[13]

劉𥈝時,平陽星墜爲肉,長三十步。[13]

天隕羝羊编辑

隋文帝開皇十年六月,繁昌楊銳見雲中二物如羝羊,黃色,大如新生犬。闘而墜,銳獲其一,數旬失所在。《洪範五行傳》曰:「君不明逆,火政之所致也。」狀如新生犬者,羔類也。雲掩蔽者,奸邪之象。羊與楊同音,國姓也。羔,羊子也。太子勇既升儲貳,晉王方陰毀之而廢黜,二羔闘,一羔墜之,應也。[11]

天隕雨编辑

漢成帝鴻嘉四年,隕魚於信都,長五寸以下。京房《易妖》曰:「魚去水,飛入道路,兵且作。」[1]

唐元和十四年二月,晝有魚,長尺餘,墜於鄆州,良久乃死。魚失水而墜于市,敗亡之象也。[12]

元至正丙午八月辛酉,上海縣浦東俞店橋南,牧羊兒三四聞頭上恰恰有聲,仰視之,流光中隕一魚于橋畔,其狀異常。自頭至尾僅盈尺,身闊而短。是日晴無陰雲,亦無鸇鸛之類,是可怪也。日晡時,縣市人鬧然,指流星自南投北,即此時也。榞下有一人取回家,欲烹食,其妻不從,鹽而藏之,聞者多就視焉。人有知其不祥者曰:「志有云:『天隕魚,人民失所之象。』」 [22]

天雨木编辑

唐貞元四年,雨木于陳留十里許,大如指,長寸餘,中空,所下立如植。占曰:「木生於下而自上隕者,上下易位之象。碎而中空者,小人象。如植者,自立象也。」[23]

宋紹熙五年十一月辛亥,行都兩木,與《唐志》貞元陳留兩木同占。越月,吏部侍郎彭龜年上疏,論知閣事韓侂胄奸萌,坐絀,後侂胄擅朝誤國。[14]

天雨果核编辑

周秦間,河南兩酸棗墜生野棗,今酸棗縣是也。

魏世河內,冬,雨棗。

魏文帝安陽殿前,天降朱李八枚,啖一枚數日不食。今李种有安陽李,大而又甘者,即其种也。[18]

元至正壬辰春,予自杭州避難居湖州,三月二十三日,黑氣亙天,雷聲以雨,有物若果核,與雨雜下,五色間錯,光瑩堅固。破其實,視之似松子仁,人皆曰娑婆樹子。閏月十二日,復雨如初,迨尋月過杭州,因知三月十八日亦雨如湖州郡,人初不以爲異,及九月十日,紅巾犯省治,雨核之地悉被兵火,無有處屋檯如故,余弗之信。九月二十六日,湖州䧟,儀鳳橋四向焚戮特甚,與杭同日,池州之禍尤慘也。果核之雨與空中墜桂子相類,皆理之不可曉者。[22]

天雨木子编辑

唐武后垂拱四年三月,雨桂子于台州,旬餘乃止。占曰:「天雨草木,人多死。」[23]

宋神宗元豐三年六月己未,饒州長山雨木子數畝,狀類山芋子,味香而辛,土人以爲木子,又曰菩提子,明道中嘗有之。是歲大稔。[24]

天雨五穀编辑

夏禹時,天雨稻,古詩云:「安得天雨稻,飼我天下民。」[18]

漢武帝時,廣陽縣雨麥。[18]

吳桓王時,金陵雨五穀。[18]

宋元豐二年六月,忠州雨豆。[25]

元祐三年六月,忠州臨江縣雨白黍又雨黑黍。[25]

大觀元年,廬州雨大豆。[25]

紹興十六年正月辛未,瀘州雨豆,占曰:「豆,生於地者也,自天而下,蓋草妖也。」[25]

至道二年,福州福清縣廨雨黃黑豆,又長樂、太平二鄉雨黑豆,是實異常,郡縣以爲瑞,上其事。[25]

元至正庚寅年冬溫,霹靂暴雨。時行、衢、饒處等州雨黑黍,大如小麥,色黑,咬破視其內,白如粉。辛卯歲十月,信州及邵武雨黍,饒州、建寧雨黑黍,子大如菽。衢州雨黍,民多取而食之。[5][15]

國朝成化元年,天雨黑黍于襄陽,掬之盈把,及星變地震,蓋兵兆也。時北方流民聚山中,几數十萬叛逆僭號。朝廷大發兵討之,搗其巢穴,湖湘始靖焉。[26]

弘治乙卯六月,黟歙雨豆。[26]

隆慶二年四月十四日,陝西凉州西寧衛地方天降黑豆,遍地無數,人食之則氣閉,巡按御史楊一桂具本奏聞。[27]

天雨草及藥编辑

漢元帝永光二年八月,天雨草,而葉相樛結,大如彈丸。[28]

平帝元始元年正月,天雨草,狀如永光時。京房《易傳》曰:「君吝於祿,任衰賢,去厥妖,天雨草。」[29]

宋明帝泰始四年春正月丙辰朔,天雨草於宮中。[3]

宋仁宗慶曆元年二月丙午,京師雨藥。[14]

天雨毛编辑

漢武帝天漢元年三月,天雨白毛。三年八月,天雨白毛。京房《易傳》曰:「前樂後憂,厥妖天雨羽。」又曰:「邪人進,賢人逃,天雨毛。」[28]

晉武帝泰始八年五月,蜀地雨白毛。時益州刺史伐汶山,胡從事何旅固諫,不從。牙門張弘等因眾之怨,誣其謀逆,害之。[2]

隋文帝開皇六年七月,京師雨毛發髪尾,長者三尺餘,短者六七寸。京房《易飛候》曰:「天雨毛,其國大饑。特關中旱,米粟湧貴。」[11]

唐中宗神龍二年,越州雨毛。李淳風《乾坤變異錄》云:「天雨毛,邪人進,貴人走,賢人逃。」[12]

宋神宗熙寧元年,荊襄間天雨毛。八年五月丁丑,雨黃毛。[14]

元順帝元統二年三月,天雨毛。二十五年夏五月,大都雨毛,長尺許。或曰龍鬚也,命拾而祀之。[5]

天雨土灰编辑

梁武帝大同元年,天雨土。二年,天雨灰。時帝自以爲聰明愽達、惡人勝己,又篤信佛法,捨身爲奴。雨土、雨灰,絕身蔽賢之罰也。[30]

唐貞觀七年三月、永徽三年三月、景龍元年六月、天寶十三載二月、大曆七年十二月、貞元二年四月、八年二月、開成元年七月、咸通十四年三月、中和二年五月、天復三年二月、天祐元年閏四月俱雨土。[12]

宋淳化三年正月、熙寧八年五月、元豐五年三月、六年四月、元祐七年正月、宣和元年三月俱雨土。占曰:「天雨塵土,主民勞苦。」[14]

天雨粉針编辑

元至正壬辰中,天雨粉針,湖廣民家門戶柱壁之間皆有粉痕,如針樣無數,不知何物,從何而生,亦甚異也。[15]

天隕泥丸编辑

國朝成化元年五月間,一日大風,蕭牆以西若雨雹聲,有在地者拾取視之,皆黄泥丸子,圓澤堅實如核桃大,破之,中有硫黄氣。劉学士在西住,拾數丸示予,非親見亦不信也。以此觀之,二氣變化何所不爲。[31]

天墮草船编辑

松江城西有董仲頫,素以敦厚稱。成化丙午八月二十一日,天宇澄霽,皎無纖云,眾見空中有小船從東而西,又轉而東,墮仲頫楼上,觀者塞道。細視之,乃茭草所縛者。時仲頫方患耳聵,亦不大驚,但曰:「此船来載我耳。」不久果卒。[6]

天降白物编辑

嘉靖四十一年六月三日,天日晴麗,忽空中降白物,大小如雪片,晶光映日,以手撲之,隨滅,自午至申而止。鄞與定海皆然。[32]

编辑

漢時日變编辑

漢靈帝中平四年三月丙申,日中有黑氣,大如瓜。五年正月,日色赤黃,中有黑氣如飛鵲,數日乃消。[33]

晉時日變编辑

晉惠帝元康九年正月,日中有若飛燕者,數日乃消。王隱以爲懷愍蒙塵之徵。

懷帝永嘉五年三月庚申,日散光如血下流,所照皆赤。日中有若飛燕者。

愍帝建興二年下月辛未申時,日隕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於西方而東行。五年正月庚子,三日並照,虹蜺彌天,日有重暈,左右兩珥。丁未,亦如其數。占曰:「白虹,兵氣也。」三日並出,不過三旬,諸侯爭爲帝。日重暈,天下有立王;暈而珥,天下有立侯。故陳卓曰:「當有大變,天下其三分乎。」三月而江東改年爲建武,劉聰、李雄亦跨曹劉疆宇,於是兵連累葉。

元帝泰興元年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三丈,中有赤青珥。四年年二月癸亥,日𨶜。三月癸未,日中有黑子。永昌元年十月辛卯,日中有黑子,時帝寵幸劉隗,擅威福,虧傷君道,王敦因之舉兵逼京都,禍及忠賢。

穆帝永和八年,張重華在梁州,日暴赤如火,中有三足烏,形見分明,五日乃止。十年二月庚辰,日中有黑子大如雞卵。十一年三月戊申,日中有黑子大如桃二枚,時天子幼弱,久不親國政。升平三年十月丙午,日中有黑子大如雞子,未幾帝晏駕。

帝奕太和六年三月辛未,白虹貫日,日暈五重。十一月,桓溫廢帝爲海西公,即簡文咸安元年也。[34]

梁時日變编辑

梁武帝太清三年正月庚申,白虹貫日三重。

元帝永聖元年十一月丙子,有兩日並出。[35]

陳時日變编辑

陳文帝天嘉七年二月庚午,日無光,烏見。四月甲子,日有交暈,白虹貫之。是月癸酉,帝晏駕。[35]

周時日變编辑

周武帝天和元年二月庚午,日𨶜,光遂散,日烏見。十月辛卯,黑雲貫日。

宣帝大象元年二月癸未,日將入時其中,並有烏色大如雞卵,四日乃滅。[36]

唐時日變编辑

唐太宗貞觀初,突厥有五日並照。

玄宗天寶三載,日暈五重,占曰:『是謂氣光,天下有兵。』

憲宗元和二年十月壬午,日旁有黑氣如人形,跪手捧盤向日,盤中氣如人頭。四年閏三月,日旁有物如日。十年正月辛卯,日外有物如烏。

文宗太和二年二月癸亥,日無光,白霧迷且昏。十二月癸亥,有黑祲与日𨶜。六年三月,有黑祲与日,如𨶜。庚戌,日中有黑子。四月乙丑,黑氣磨日。

僖宗乾符二年,日中有若飛燕者。六年十一月丙辰朔,兩日並出,而𨶜離而復合,三日乃不見。是月,黃巢陷潭州,逼江陵。守將劉漢宏作亂,巢遂渡江淮,陷東都,入長安,帝乃播遷巴蜀焉。

昭宗天祐元年二月壬寅,日中見北斗。二年正月甲申,日有黃白暈。乙酉,亦如之。暈中生白虹漸東,長百餘丈。二月己巳,日有黃白暈,暈如半環,有蒼黑雲夾日,長各六尺餘。既而雲變狀如人如馬,乃消。其占曰:『暈有紅者爲大戰。夾日者,賊臣制君之象。變而如人者,爲叛臣。如馬者,爲兵。』未幾,朱溫逼帝遷都,因爲弒逆,卒移唐祚焉。[37]

後周日變编辑

後周顯德七年正月癸卯,日既出,其下後有一日,黑光磨盪。久之,知星者苗訓指示親吏楚昭輔曰:『此天命也!』是日,檢點趙匡胤代周爲天子。[38]

宋時日變编辑

宋真宗景德元年十二月甲辰,日有影如三日狀,占在危宿幽州之野。時契丹舉兵壓境。

孝宗乾道二年六月甲子,日有㦸氣長斜,倚日旁。占戈㦸相傷之象。[38]

元時日變编辑

元順帝至正十六年三月,有兩日相盪。[39]十八年戊戌冬十月,有兩日相擊,黑光磨盪。[40]元朝於歲首例遣使祭岳瀆,至正己巳,翰林應奉李國鳳祀嵩、恆、醫無閭。抵汴,路閉,即城中望祭嵩岳,時閏正月下旬也。二月十三日,游相國寺,見群僧方仰面聚觀,李亦從之,仰視見日旁有一月一星,月如初弦者,共駭異焉。[41]

國朝日變编辑

嘉靖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以後,日旁常有黑塊往来衝日,早暮見之,凡五日方止。[42]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未申,時日光暗,有青黑紫色如日狀者數十,與日相盪,俄而數百千萬,彌天者半,逾時漸向西北散去。明年四月,倭寇四起,大掠邊徼。[43]

编辑

月暈七重编辑

漢高祖七年,月暈參畢七重,占曰:『畢昂間,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國也。昴爲匈奴,參爲趙,畢爲邊兵。』是歲,高皇帝自將兵擊匈奴,至平城,爲冒頓單于所圍,七日乃解。[44]

月暈五重编辑

光武建武八年三月庚子夜,月暈五重,紅紫青黃,似虹。又有黑氣如雲,月星不見,丙夜乃解。是歲閏四月,帝自將征隗囂,光祿勳郭憲諫曰:『東方初定,車駕未可遠征,乃當車拔佩刀以斷車靷。』帝不從,竟以王師之重遠入險阻,雖擊走囂,而潁川盜群起,寇沒屬縣,河東守兵亦叛,京師騷動。帝聞之曰:『吾悔不用郭子橫之言!』[44]

月暈畢昂编辑

宋徽宗時,月暈圍畢昂,任伯雨言:『天道雖遠,理可取必。按《漢志》曰:「畢昂,天街也,其北爲胡,其南爲漢,而參爲趙魏之交。」昔高帝七年,月暈圍參、畢、昂,遂有平城之圍,以此觀之,象不徒視,陛下當畏懼修省,先事爲備也。』帝不納,果金人入寇,帝有北轅之禍。[45]

月重輪编辑

高宗紹興三十二年五月十六日,五更初,洪邁以使事過臨淮境,瞻月,外有環暈五重,附近者紫、紅色,白者次之,青者又次之,黃者又次之,最外深紅,各相去一丈,分寸不差,忒其圖始規馬,上諦視起敬。時天文官荊大聲隨行,馳至旁附耳曰:『是謂月重輪。前史所記,未有如今。茲所見者,但太陰極盛,恐非太陽之利耳。』將曉,乃沒,未一月而高宗巽位。[46]

兩月竝出编辑

漢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戊午晨,漏未盡三刻,有兩月相承,見于東方。京房曰:『君弱而婦強,爲陰所乘,則月並出。』[44]

梁武帝太清二年五月,兩月相承如鉤,見於西方。占曰:『其國亂亡。』[47]

西魏文帝大統十四年正月朔,兩月並見。[48]

隋焬帝大業九年正月二十七日旦,兩月並見。[49]

宋真宗天禧四年四月乙酉,西南方兩月並見,占曰:『大臣廢黜』又曰:『有大水』是年秋,寇准貶,滑州河決,京師大雨,壞廬舍。[45]

三月竝出编辑

秦符生時,太史令康權言於生曰:『昨夜三月竝出,孛星入太微,連東井。自去月上旬,沉陰不雨,以至於今,將有下人謀上之禍。』生怒,以爲妖言,撲殺之。是月,符堅殺符生自立,稱大秦天王。[50]

唐貞觀初,突厥有三月竝出,是歲突厥亡。[46]

朔日月見编辑

晉安帝義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朔,月見東方,是謂之仄慝,仄慝則侯王其肅。是時劉裕輔政,威刑自已,仄慝之應也。[50]

唐高宗儀鳳二年正月甲子朔,月見西方,是謂之朓,朓則侯王其舒。劉向以爲:『朓者,疾也,君舒緩則臣嬌慢,故日行遲而月行疾也。』[51]

月光晝見编辑

梁簡文帝大寶元年正月丙寅,月晝光,見於東方,占曰:『月晝明,姦奸有謀,國亂君亡。』未幾,侯景篡弒。[47]

二十夜月圓编辑

宋慶元二年十月,二十夜三更後月初時,臨安、嘉興兩邦人未寢者皆見其團圓如望。夕,太史奏是爲上瑞,其地當十歲大稔。其冬不雪,明春無雨,民極以爲憂。下詔惻怚,懇祈中。夏雨足,歲果大稔。[52]

晦日月光编辑

趙清獻公抃,賜第在京師府司巷。長女適史氏,以暑月不寐,啟戶納凉。見月滿中庭如晝,方歎曰:『大好月色。』俄庭下漸暗,月痕稍稍縮小,斯須光滅。仰視星斗燦然,而是夕乃晦日,竟不曉爲何物光也。[52]

月墜桂子编辑

宋仁宗天聖中七月八月之望,秋色甚朗,有桂子從空降如雨,其大如豆,有黃、白、黑三色。食之,其味辛香,寺僧道式取以種之,得二十五本,皆成大木。其花白,其實丹,今西湖飛來峰支迴拱者,有曰月桂峰,下有亭曰月桂亭,皆因是得名也。

舟中帶甲杖矛编辑

晉人尹思正月十五日坐室中,遣兒視月中有異物否,兒曰:『今年當水,月中有人披簑帶鋤。』思出視之曰:『非水也,將有兵亂,月中人帶甲仗矛爾。』已而,兵變果作。[53]

月中人乘騎揚鞭编辑

宋吳曦未叛時,嘗歲校獵塞上。一日夜歸,笳鼓競奏,轉載雜襲。曦方垂鞭四視,時盛秋,天宇澄濟,仰見月中有一人焉,騎而垂鞭,與己惟肖,問左右,所見皆同,殊以爲駭。嘿自念曰:『我必當貴。月中人其我也。揚鞭而揖之,其人亦揚鞭』乃大喜逆謀,由是益決。夫妄心一萌,舉目形似,此正與投楮天池者均耳,月妖何尤?[54]

编辑

建元星變此下星變係國家休咎编辑

漢武帝建元二年四月,有星如日夜出,元光中天星盡搖。上問候星者,對曰:『星搖者,民勞也。』後伐四夷,百姓勞於兵革。[55]

枉矢流宮编辑

靈帝中平中,夏流星,赤如火,長三丈,起河鼓,入天市,抵觸宦者。星色白,長三丈,後尾如蛇行,屈曲有碎光迸出,食頃乃滅,占曰:『是謂枉矢流發其宮。射矢當直而枉者,邪枉之人也。』闕後,大將軍何進謀盡誅中官,中官覺之,於省中殺進,俱兩破滅,天下遂大壞亂。[56]

長星投營编辑

後主建興十三年,諸葛亮率大眾伐魏,屯於渭南,有長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占曰:『兩軍相當,有大流星來走軍上及墜軍中者,皆破敗之徵也。』九月,亮卒於軍,焚營而退,羣帥交怨,多誅殘。[57]

五星交互經天编辑

晉惠帝永寧元年,自正月至於閏三月,五星交互經天,縱橫無常。凡晝而星見於上者爲經天,其占爲不臣、爲更主。今五星經天,古所未有也,是後內而將相,外而諸王方伯互執兵權。懷愍爲劉氏所執,五胡爭起,分擾中國,亦古所未有也。[58]

永嘉星變编辑

懷帝永嘉元年九月辛卯,有大星如月,自西南流於東北。小者如斗相隨,天盡赤,聲如雷。

三年正月庚子,熒惑犯紫微,占曰:『當有野死之王,又爲火燒宮。』是時,太史令高堂沖奏:『乘輿宜遷幸,不然必無洛陽。』帝不聽。

五年六月,劉曜王彌入京都,焚燒宮廟,執帝歸平陽。[58]

天星散落如雪编辑

唐中宗景龍四年六月,韋后弒帝於神龍殿,臨淄王起兵討逆,與劉幽求入苑中。逮夜,天星散落如雪,幽求曰:『天意如此,時不可失。』王遂勒兵入玄武門,誅韋氏即位,以正大統。[59]

元和星變编辑

憲宗元和五年三月戊戌,日晡,天陰寒,有流星,大如一斛器,墜於兗州,聲聞數百里,野雉皆雊。所墜之上有赤氣,如立蛇,長丈餘,至夕乃滅。

九年正月,有大星如半席,自下而升。有光燭地,羣小星隨之。四月辛巳,有大流星,尾迹長五丈餘,光燭地,至右攝提西滅。

十二年九月己亥,甲夜有流星起中天,首如甕尾如二百斛船,長十餘丈,如羣鴨飛,明若火炬。過月下西流,須臾,有聲礱礱,墜地有大聲,如壞屋者三。[60]

星聲如雷编辑

周世宗顯德三年正月庚寅,有大星墜,其聲如雷,牛馬皆逸,京城以爲曉鼓,皆伐鼓應之。[61]

星光奪月编辑

宋太宗淳化元年九月辛巳,有星出羽林,色青。南行,光奪月,占曰:『禁兵出。』十一月壬午,流星出天關,如半月,南行至大角東北,墜於地,光芒四照,聲如隤牆,占曰:『秦燕分兵,疫、水、旱。』[62]

政和靖康星變编辑

徽宗政和七年十二月,有星如月,南行。

宣和七年十月戊子,星出王良北,如杯急流入紫微,垣上輔,北赤黃,有尾跡,照地明,主大兵將起,天下大亂。

欽宗靖康元年三月壬辰,星出紫微,垣內鉤陳,東南赤黃,有尾跡,照地明,主大兵。[62]

天狗星墜编辑

理宗端平乙未,天狗星墜淮安軍金棠縣境,其聲如雷,六州之人皆聞之。及相與觀看,皆爲碎石,其色紅赤,識者知爲干戈之兆。次年,蜀將曹友聞死,金兵大舉入蜀,蜀禍始此。[63]

星闘中天编辑

帝㬎德祐元年三月,有二星闘於中天,一星隕,其一星乃宋元之君,闘於中天乃爭衡之象,二星隕乃宋亡之兆也。[62]

星隕廣南编辑

端宗景炎三年八月,有星隕於廣南,初隕色紅,大如箕,中爆裂爲五,繼墜地殷如鳴鼓,一時頃止。是時,元兵強盛,宋失臨安,帝播越崖山,正值廣南之地而遇星變若此,未幾果舟覆於海,宋遂亡矣。[14]

至正星變编辑

元順帝至正十六年六月,有星入於北斗,大如月,震聲如雷,周氏曰:『斗有環域,天之三辰,綱紀星也。有星如月入之而星震如雷,天變極矣!』順帝以尋常視之,置而不顧,其玩忽天戒,孰甚焉![64]

至正甲午乙未間,河北、山東多隕石,大或如屋陷,深入地丈餘。星隕爲石者多矣,未有若此者也。

至正乙未,洛陽有大星隕地,滾行數十丈,草木皆焦,北抵山石,其土石皆融液而流,須臾復向西飛去,此又其特異者也。[5][15]

星墜賊亡编辑

國朝正統十四年,有廣州巨盜黄蕭養者,坐强盜在郡獄逾十年,所卧竹床忽生竹葉,同禁者以爲祥瑞,教爲不軌,遂破械越獄,入海作亂,眾至十餘萬,僭號稱王。至次年景泰改元之二月,都督董興等率兵討之。三月初旬,夜有大星墜於河南岸,天文生馬軾隨行,以所占告曰:「四旬内破賊必矣。」至是官軍至大洲頭,與賊遇,果大破之。蕭養中流矢,被擒伏誅,餘黨悉平。陳氏曰:「按枯竹生枝而兆蕭養之亂,大星夜墜而兆蕭養之亡。然則盜賊亦關天數,不偶然也。」[65]

天隕大星编辑

宋英宗治平元年,常州日黑時,天有大聲如雷,乃一大星幾如月,見於東南。少時而又震一聲移著西南,又一震而墜在宜興縣民許氏園中,遠近皆見火光,赫然照天,許氏藩蘺皆爲所焚。少時火熄,視地中有一竅,如柸大,極深。下視之,星在其中,熒熒然,良久漸暗,尚熱不可近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000292&by_title=%E5%8F%A4%E4%BB%8A%E5%A5%87%E8%81%9E%E9%A1%9E%E7%B4%80&page=53

星如粉漿编辑

國朝成化中,星隕於山東莒城縣馬長史家門中。初墮地,其光煜煜,而星體腐軟,特如粉漿焉。家人以杖抵之,没杖成冗,久而漸堅,乃成一石。[66]

天墜異星编辑

嘉靖四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暮,天西北當翼軫之度,忽隕物如升子。體圓而長,上銳下大,其色黄白,下有紫赤光挾持之,炎炎而墜,瞬息大如斗,如數石甕,精光四燭,明徹毫芒。將至地,作踴躍狀,光影起伏者再。後人来自淮陽,亦有自閩至者,所見皆同,蓋類。占書所謂『天狗』,但墜地不聞有聲耳。[67]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000292&by_title=%E5%8F%A4%E4%BB%8A%E5%A5%87%E8%81%9E%E9%A1%9E%E7%B4%80&page=55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漢書
  2. ^ 2.0 2.1 2.2 2.3 晉書
  3. ^ 3.0 3.1 3.2 3.3 3.4 南史
  4. 葆光錄
  5. ^ 5.0 5.1 5.2 5.3 5.4 元史
  6. ^ 6.0 6.1 志怪錄
  7. ^ 7.0 7.1 西樵野記
  8. 琅琊漫抄
  9. 七修類稿
  10. 陳書
  11. ^ 11.0 11.1 11.2 隋書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唐書
  13. ^ 13.0 13.1 13.2 13.3 文獻通考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宋史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草木子
  16. 餘錄
  17. 震澤長語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述異記
  19. 滇載記
  20. 寓圃雜記
  21. 北史
  22. ^ 22.0 22.1 輟耕錄
  23. ^ 23.0 23.1 唐五行志
  24. 宋丑行志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宋史•五行志
  26. ^ 26.0 26.1 雙槐歲抄
  27. 邸報
  28. ^ 28.0 28.1 漢五行志
  29. 漢志
  30. 存心錄
  31. 彭文憲公筆錄
  32. 定海志
  33. 漢志
  34. 《晉書•五行志》
  35. ^ 35.0 35.1 南史
  36. 北史
  37. 唐書
  38. ^ 38.0 38.1 宋史
  39. 元史
  40. 草木子
  41. 輟耕錄
  42. 七修類稿
  43. 定海志
  44. ^ 44.0 44.1 44.2 漢志
  45. ^ 45.0 45.1 宋史
  46. ^ 46.0 46.1 文獻通考
  47. ^ 47.0 47.1 南史
  48. 北史
  49. 隋書
  50. ^ 50.0 50.1 晉書
  51. 唐書
  52. ^ 52.0 52.1 夷堅志
  53. 真仙通鑑
  54. 桯史
  55. 漢書
  56. 後漢書
  57. 蜀志
  58. ^ 58.0 58.1 晉書
  59. 舊唐書
  60. 唐書
  61. 五代史
  62. ^ 62.0 62.1 62.2 宋史
  63. 夷堅續志
  64. 通鑑綱目
  65. 資治通紀
  66. 庚巳編
  67. 定海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