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文库:版權討論

版权信息 版權討論(可能侵犯版权的頁面) 删除讨论
捷径
WS:CV
下面列出的文章可能不符CC-by-sa-3.0和GFDL而侵犯版權。在討論期間文章内容將被清空。本頁請以理服人,言之有理,不是一定少數服從多數的以力服人,所以IP用戶可發言,不是投票,不應用Wikisource:投票#各式投票資格。内容可以通過修訂歷史查看。請使用{{copyvio|url=}}來報告可能侵犯的網址。貢獻用戶能解釋為何沒有侵權,但在討論期間請勿強行回退。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文章没有侵權,就會在一定時間後刪除。所有這些刪除都會記錄在Wikisource:侵犯版权/存档。如果你认為文章不是因為版權問題而需要刪除,請把它列在Wikisource:删除讨论。参看:Category:怀疑侵犯版权文章

版權所有者若欲將作品發佈到維基文庫,請參看w:维基百科:捐赠版权材料/发送授权信的方式。


1927年或更早發表的作品,在美國屬公有領域,但通常因爲作者尚未逝世超過50年,所以大中華地區仍有版權限制時,請使用{{copyvio|url=}}{{PD-1923}}提議转交多语言舊维基文库代收。一旦兩岸四地確定版權許可時,再行收回。

維基別庫已倒站,所以不能再移交文本。兩岸四地屬公有領域,但通常因爲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所以美國足以有URAA版權爭議時,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為了盡量避免版權妄想以及不傷害新手,此地可能使用{{Not-PD-US-old}}或者{{Not-PD-US-anon}}有條件消極容忍,改由維基媒體基金會收到可信的版權投訴時,被動處理。維基別庫2018年1月大量排除不捐款的管理員,因而不再有中文管理員時,转交作品甚難,改成被動,敬請見諒。

恢復請求

說明:想要請求恢復被刪除頁面,請在删除讨论§恢復請求提出。歡迎每年12月下旬提出版權不久在新年失效者,但請管理員在西十二區踏入新年,再行恢復,就是2022-01-01T00:00-12:00 = 2022-01-01T07:00-05:00 = 2022-01-01T12:00Z = 2022-01-01T20:00+08:00,避免太早恢復不利時區偏西用戶。

维基文库项目
维基文库是什么
维基文库与维基教科书
写字间
投票
版权信息
版权讨论
删除讨论
移动请求
请求管理员帮助

2022年编辑

12月编辑

  •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贯彻落实防控“新十条”主要做法上海市优化医疗服务流程引导患者有序就医主要做法,不應認為非中國政府作品獲得中國政府機構「轉發」就自動喪失版權。--Zhxy 519留言) 2022年12月21日 (三) 19:04 (UTC)
    关于转发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贯彻落实防控“新十条”主要做法的函关于转发上海市优化医疗服务流程引导患者有序就医主要做法的函:转发这两份文件的函中也带有前述被提删全文,应一并讨论。如被转发的文件被删除,只留转发函的几行文字意义也不大。我支持均(×)删除。(第二篇被转发文章是政府机构履行职责的文件,具有行政性质,不应删除)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03:44 (UTC),修改于2022年12月23日 (五) 07:54 (UTC)
    不同意,根据黄建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政府作品即使使用了有版权的作品,仍然属于公有领域。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04:14 (UTC)
    (!)意見,这个裁定书涉及的是部分参考形成新的作品的情况而非全文直接引用转发,我不赞同能推广到全文直接引用转发的情况。至于国家机关部分参考形成新的作品这一点更是与讨论无涉,文库收录国家机关的新的作品本就无疑义,而文库因为版权原因不会去收录原被参考的作品(除非有别的理由如过期)。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05:08 (UTC),修改于2022年12月22日 (四) 05:22 (UTC)
    裁定书中认定的过程引用的著作权法律依据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并未涉及部分参考或全文直接引用转发的判断(独创性)。所以根据裁定书只能认为只要是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的文件就属于公有领域,而不论其是否具备独创性。而且在独创性这方面上,部分使用和全文直接引用转发都属于不具有独创性,因此没有区别。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08:21 (UTC)
    本案从海淀区人民法院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再到北京高院的一审((2016)京0108民初34083号不予受理民事裁定)、二审驳回再审申请裁定均是对是否受理这一问题的判断,起诉人以民事纠纷起诉,法院认为案涉《通知》属于第五条第一项所列举的作品类别而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加之起诉人所举《信访条例》并非调整平等主体关系,因而认为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因此不予受理,本案从未进入到实体审理阶段,作出的始终是裁定而非判决。未进入实体审理阶段是法院没有判断独创性的根本原因。
    【所以根据裁定书只能认为只要是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的文件就属于公有领域】:但是,本次提删的文章本身不属于《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国务院下属小组用“函”的形式对全文进行转发,真正属于第五条第一项的范围只有“函”本身,被提删文章是被转发的内容。这与阁下所举案例的情况存在显著区别。亦即满足第五条第一项的文件只是“函”本身。
    再题外话一句,观之以实体,本案起诉人认为《通知》的第1、6、7点的主旨思想与其两篇文章接近(参见此新闻)。但从著作权法不保护思想这一点,即使本案进入到实体审理阶段,起诉人的诉求也不能得到支持。对于独创性这一方面,《通知》根本都不算是“部分使用”
    中国不是判例法国家,况且这个案例与中共中央文件的案例进入了《刑事审判参考》不同,这个案例不是典型案例也不是指导案例,本身就只有个案的约束力(就算进入了也只是作为参考)。窃以为,从谨慎的视角而言,我支持以案例进行提删、将其作为正面论据时扩大案例的效力并推广到类似情况;但以一个案例作为反面论据反对提删时,不应随意扩大案例中的情况到其他类似情况。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09:31 (UTC)
    @Zhxy 519, Midleading, Teetrition:先不谈第一篇,第二篇诸位到底在争议什么?原文末明确有“上海市卫生健康委”的字样,难道上海市卫健委不是政府部门吗?应紧急把这一项先剥离讨论。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2月23日 (五) 07:27 (UTC)
    第二篇没有注意到最后一段(不是落款不太明显),确实是疏忽了,支持剥离讨论。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3日 (五) 07:47 (UTC)
    已移除第二篇。第一篇繼續請求討論。--Zhxy 519留言) 2022年12月27日 (二) 17:07 (UTC)

2023年编辑

1月编辑

  已刪除Zhxy 519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21:18 (UTC)

  已刪除Midleading留言) 2023年1月21日 (六) 10:59 (UTC)

  • 中国体育彩票兑奖须知,根据文章内容可推断此文由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人员撰写。然而此文只是体育彩票的兑奖须知,没有行政、立法或者司法方面的用途,{{PD-PRC-exempt}}自然完全不适用。另外据中国体育彩票条目的描述,体育彩票自1994年开始全国开售,可推断此文必然在1994年或之后出版,也必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人作品於出版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的规定(1994+50>=2044)。廣九直通車留言) 2023年1月9日 (一) 08:23 (UTC)
  已刪除Zhxy 519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21:18 (UTC)

  • /因已有明确证据证明政府公报受著作权法保护,而导致有必要提出版权讨论的文献。如左所述,现已有明确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网站法律声明)证明政府公报不属于公有领域(讨论见:Wikisource:写字间#废除或修改模板: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及相关共识),有必要对这部分仅因为收录进政府公报而被认为属于公有领域的文献做删除处理,考虑到量会比较大,单独开一个附页。我一个人的力量,仅能找出一小部分,欢迎各位对该列表予以补充。——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15:30 (UTC)更名。——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15:45 (UTC)
    如議案內既已述明之,牽提案前後個案及標識被誤導因素,兼辨識立論之不當適用擴大,該案被擴大及繼續不被約束下,已非個案問題,而是本地自治公正與否等問題,應當依據其他更適切之程序進一步分拆和判明當中牽涉之諸要件和利害關係鏈條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1:32 (UTC)
    邓小平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第3号)江泽民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第3号)这两个文件应当属于公有领域。两个治丧委员会应当是视为党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为办理丧事成立的临时机关,这两个文件应当属于“国家机关”的具有行政性质的文件。--Ceba robot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02:30 (UTC)
    • 回复@Ceba robot阁下,首先我不否认这两个“治丧委员会”的委员均由当时的全部党和国家领导人担任,但将这两个治丧委员会视同国家机关,似乎应提供更加充分的证据。——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08:28 (UTC)
      第2号公告是否能有一定佐证作用?如果委员会不具有一定的权力,想必不能要求下半旗、停止娱乐活动、默哀鸣笛。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09:19 (UTC)
      同Teetrition的意见。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五条第四款规定:“依照本条规定下半旗的日期和场所,由国家成立的治丧机构或者国务院决定。”上述两个治丧委员会分别发布的第2号公告应当是根据国旗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决定下半旗的日期和场所的,那么这两个治丧委员会应当属于第四款所说的“国家成立的治丧机构”,应该视为国家机关。--Ceba robot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09:30 (UTC)
      在理,赞同Teetrition阁下和Ceba robot阁下的意见,先等几天看看有没有不同意见,没有的话就移除讨论。——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4日 (二) 10:22 (UTC)
      抱歉@Ceba robot和@Teetrition二位阁下,我似乎要重新提出对这两个文件的提删。之前的讨论光想着“国家机关”的问题了,把这茬给忘了:第3号公告虽能通过第2号公告证明“治丧委员会”可以视同国家机关,但第3号公告的主要内容仅为“致谢”,难以判断其行政性。——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2:50 (UTC)
      所以國際諸政府首腦、機關或代理人等間公務通訊往來,若蓋之意致謝道賀為題,全數莫不是為單獨智力創作行為?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3:19 (UTC)
      我这里所谓“行政性”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中的行政,别的国家怎么样不在本讨论的范围之内。而且我说的是“主要内容仅为‘致谢’”,而非“蓋之意致謝道賀為題”,请您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3:40 (UTC)
      首先,“公告”本身是《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中列出的公文类型之一,“适用于向国内外宣布重要事项或者法定事项”,其体裁本身就具有行政性;其次,致谢本身就是该国家机关的行政行为,属于其代表党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办理丧事的一个环节,没有道理认为其不具有行政性。--Ceba robot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5:40 (UTC)
      同意你的观点1,我撤回删除请求。但关于阁下所言“致谢本身就是该国家机关的行政行为”,我持保留意见。——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2日 (四) 11:26 (UTC)
      回复@Ceba robot不对,我还是有疑问。首先这两个公告肯定不是法定事项,但即使是重要事项,它就具有行政性了吗?——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6:43 (UTC)

--曾晋哲留言) 2023年1月25日 (三) 01:58 (UTC)

  已刪除Midleading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04:56 (UTC)

  • 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的声明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词,毛泽东个人作品。——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6日 (四) 12:47 (UTC)
    我認為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毫無疑問非公有領域的。其它的繼續看看各位意見。 瓜皮仔Canton 2023年1月30日 (一) 03:53 (UTC)
    請勿捆綁推行大幅刪除計劃,同時繼續質疑有關同期大批量提刪之活躍行為,也認為在相關個案內疑似違反中立原則之活動。
    所有被針對之提案要求必須分拆討論案,並延長審查期限起碼一年以上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09:53 (UTC)
      • 回复@Longway22:延长不延长又不是你说了算,你既不是管理员也无法代表维基文库社群意见。据我所知,自阁下提出所谓“違反中立原則”之类的观点以来已有两个星期左右,并无一人表态支持阁下观点。当然我也不是说反对您这么做,就像我之前说过,不反对、不阻止您提出的“公正及程序問題”,但您也别干扰别人呀。——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2:50 (UTC)
        閣下之批量活動既已是擦邊干預之問題,勿自言其是。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3:16 (UTC)
        这样吧,关于上方的大批量删除提案,我把名字改成<因已有明确证据证明政府公报受著作权法保护,而导致有必要提出版权讨论的文献>,阁下意下如何?该名称并不涉及您提出的“公正及程序問題”。——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3:26 (UTC)
        是以閣下觀點及相關論述而言之,即不應以管理員或代理人等之立足提起閣下之目的,所要提案應以閣下自行代言之論述為先導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04:54 (UTC)
    五二〇声明我从前提过,但是当时约克客提出了一个我难以看懂的论证,认为五二〇声明有行政性质。Fire Ice 2023年2月3日 (五) 06:16 (UTC)
    请问阁下:有相关链接吗? 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11:31 (UTC)
    在存档里搜索即可,Wikisource:版權討論/存檔/2022年Fire Ice 2023年2月3日 (五) 18:28 (UTC)
    搜到了,当时那段论证是Longway22阁下讲的,他的话确实难以理解,我也看不懂。重新在这里继续请求讨论以上文献。——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0:44 (UTC)
    上述個案之提起既已指明有關作品並非個人創作,是涉及公務機關之創成,且可經公務表徵直接證明為以行政等非牟利目的,故而個案之提起並不適切。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3:56 (UTC)
    Longway22阁下可以自行去搜索引擎查询“毛泽东选集 版权费”关键词,事实证明毛选是收了版权费的,毛选的创作不就是非盈利目的吗?此例足以反驳阁下观点。——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4:52 (UTC)

  已刪除瓜皮仔Canton 2023年1月30日 (一) 03:53 (UTC)

  • 中国驻乌克兰大使范先荣致全体在乌中国同胞的信,个人作品,难以判断行政性。——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31日 (二) 10:45 (UTC)添加内容。——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11:46 (UTC)
    反對上述判讀。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09:54 (UTC)
    • 回复@Longway22:阁下有权反对,但理应表明原因,须知讨论并不是投票。——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2:50 (UTC)
      閣下之提起措辭既已語焉不詳,何以討論?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3:15 (UTC)
      行,那我再说的清楚一点。该文件的性质类似于XX领导在XX会议上的讲话,应认定为个人作品,但由于其职位,似乎使其具有了行政性。但本着法律中“疑罪从无”的原则,本案中即:有利于版权方的理念,不应认为该文件属于公有领域。——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14:36 (UTC)
      閣下如此詭辯歪曲法理,難以接納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1日 (三) 23:57 (UTC)
      关于本条提删,你回复了3次,每次只有“反對”“語焉不詳”“詭辯歪曲法理”这样的单纯反对而无有效观点,你若继续如此,后续你的留言我将视为个人攻击并不予回复。——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2日 (四) 11:09 (UTC)
      所以閣下沒有確鑿論述之要件下提起該案,自行釋法之,認為該案亦並非適切可商榷之個案,適宜關閉凍結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04:56 (UTC)
  • 继续请求讨论。——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0:44 (UTC)

2月编辑

  • 中央首长接见获释的“联动”分子时的讲话,明显侵犯版权。——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15:24 (UTC)
    如何理解讲话记录的版权?这个东西来源不好讲,我认为是(已倒闭的)文革研究网编入其资料的,或者是宋永毅编入文革文库的。这两种无论哪一种,都应该是取自红卫兵小报。红卫兵小报又应该是来自在场人员的记录稿,当时是不讲版权这一套的。 Fire Ice 2023年2月3日 (五) 18:38 (UTC)
    这个文献无论来源自哪里都是侵犯版权。——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0:44 (UTC)
    为何?如果讲话稿文字的版权属于讲话人,那么其文字将依次成为公有领域,当然现在不是。如果讲话稿的版权属于记录人或者红卫兵小报,那可以视同匿名作品或机构作品处理,适用消极容忍。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1:04 (UTC)
    目前录入该文献的用户并没有明确来源,应按照有利于版权人的原则处理。目前这个文献里的讲话人陈伯达、江青、康生、周恩来,均没有过五十年期限。——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2:25 (UTC)
    所以你认为“陈伯达、江青、康生、周恩来”是讲话记录的版权人?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2:34 (UTC)
    所以你认为“陈伯达、江青、康生、周恩来”无法向该文献主张版权权利?——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3:02 (UTC)
    四个死人如何能够主张版权权利?事实上,以他们的高风亮节,不会主张任何版权权利。您能否明确回答,在现行法律下,他们对于讲话记录,是有版权,还是无版权?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3:34 (UTC)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著作权属于自然人的,自然人死亡后,其本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在本法规定的保护期内,依法转移。第六十六条:本法规定的著作权人和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在本法施行之日尚未超过本法规定的保护期的,依照本法予以保护。——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4:24 (UTC)
    引用法条,能当回答?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5:33 (UTC)
    阁下您都快要把我整无语了,只要接受过义务教育,学过语文的人都能看懂上面的回答。——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6:43 (UTC)
    不能明确回答就算了。 Fire Ice 2023年2月5日 (日) 00:31 (UTC)
    所以該提起案也難以認為具適切度,應當無視之。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3:52 (UTC)
    对于著作权法都看不懂的人,讲话确实应该无视。——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4:36 (UTC)
    閣下這種是代權立法釋法之偉人,社羣根本無法高攀。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7:16 (UTC)

  •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四年新年贺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五年新年贺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六年新年贺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七年新年贺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一八年新年贺词国家主席江泽民发表二〇〇三年新年贺词,个人作品,难以判断行政性。——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3日 (五) 15:24 (UTC)
    我倾向于认为这里的“国家主席”意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一种国家机构。 Fire Ice 2023年2月3日 (五) 18:43 (UTC)
    问题不在于作者是不是党政领导人。“新年快乐”这种话题,要是也能解释为行政,那党政领导人讲的所有话都能认为是行政了。——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0:44 (UTC)
    他作为国家主席这一国家机构说话,无关乎他个人是否党政领导人。下面一段话是在滑坡,每年新年贺词总结一年成就,放眼未来道路,政治性很强。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1:04 (UTC)
    “他作为国家主席这一国家机构说话”这仅仅是阁下的推测。阁下若持此观点请拿出相应证据。“新年快乐”有没有行政性我先保留意见吧,看看其他用户是什么意见。——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2:25 (UTC)
    这并非没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党政活动,习近平被报道时一般冠以title“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党内活动,习近平被报道时一般冠以title“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活动,习近平被报道时则被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家主席”,如[1],此例亦然。显然,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活动使用的title是严肃的。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2:38 (UTC)
    所以呢?“习近平活动使用的title是严肃的”能证明啥?丝毫没有看出来阁下所列出的“根据”能够证明“他是作为国家主席这一国家机构说话”。倒不如说习近平在被冠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时,国家主席这个称呼被夹在“中共中央总书记”(党内职位)和“中央军委主席”(党内职位和国家公职)之间,“国家主席”更应理解成是国家公职而非国家机关。——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3:02 (UTC)
    若无权威机关的明确声明,想要严格证明某文件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是困难的,PD-PRC-CPC下的各文件也可以“丝毫没有看出来”有“根据”“能够证明”是“公文”。所以我也只是“倾向于认为”而已。发表新年贺词是1990年代以来国家主席每年的惯例,习近平是惯例的延续者。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3:29 (UTC)
    若无权威机关的明确声明,想要严格证明某文件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是困难的阁下讲的这句话我非常赞同,证明困难基本可以视作无法证明,既然都无法证明了,那么该文件理所应当属于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习近平是惯例的延续者。”所以呢?您又想证明啥?因为这是惯例所以就版权公有?《著作权法》可没有规定过这种规矩。——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4:24 (UTC)
    2021年已被提过而我2022年又提过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等等文件(见Wikisource:版權討論/存檔/2021年Wikisource:版權討論/存檔/2022年),版权状况比国家主席新年贺词还要不行,所以它们就被删了吗?只能希望您多多推动它们“理所应当不属于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 Fire Ice 2023年2月4日 (六) 15:31 (UTC)
    阁下提出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我认为具有显而易见的行政属性。当然、该文件不是本条的讨论范围,这里不做赘述。别的文献版权状况如何并不影响这里讲的文献的提删,各个文献的版权状况应当依据各个文献的内容等做出相应的判断。至于您说“多多推动它们‘理所应当不属于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放心,我会这么做。正好看到您当时提出的几个文献我也认为有侵犯版权可能性,在下面提出了,欢迎您参与讨论。——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4日 (六) 16:43 (UTC)
    您在上面说“证明困难基本可以视作无法证明,既然都无法证明了,那么该文件理所应当不属于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照此逻辑办理,如果无法证明《决议说明》“具有行政属性”,“那么该文件理所应当不属于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 Fire Ice 2023年2月5日 (日) 00:33 (UTC)
    阁下讲话怎么跟小孩子撒娇一样,“我提删的文献都没删,凭什么你提删的文献就要删?”上面我讲过了,既然阁下没看见我再讲一遍:别的文献版权状况如何并不影响这里讲的文献的提删,各个文献的版权状况应当依据各个文献的内容等做出相应的判断。版权问题即法律问题,而法律讲的是证据,不是撒娇。另外有关于阁下讲的《决议说明》,本条讨论并非《决议说明》的提删,就不在这里讲了。若阁下依旧认为该文件应该删除,您可以在下方继续提删,我会表明观点。——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4:36 (UTC)
    “我提删的文献都没删,凭什么你提删的文献就要删?”是你对我评论的看法,然而我只是支持你贯彻你的原则而已。为文库当版权警察并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我没必要多次重复提删。 Fire Ice 2023年2月5日 (日) 05:07 (UTC)
    不过多人提出四种观点,均未足以说明《决议说明》适用于PD-PRC-CPC。如果您有高论,我很愿意为您开一个提删。 Fire Ice 2023年2月5日 (日) 05:20 (UTC)
    您現在一大輪地猛推自說自話且不斷自圓其說,如何保證每個維基文庫參與者都有公平機會逐項檢視個案及回應相應說法?閣下之提起以如此一來二去,根本無法保障運作機制之適切公允,還請(包括其他參與人等)三思。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4:02 (UTC)
    那烦请@Longway22阁下解释一下领导人为什么要收稿费退休领导人的稿费都去哪儿了?--新闻报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红渡厨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5:41 (UTC)
    閣下不如先回答,司法轄區提及之出版審查權力(最後一段),是不是和閣下所謂版權法(或普世認知之版權定理)一致? Longway22留言) 2023年2月5日 (日) 07:20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