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北盟會編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
三朝北盟會編
輯者:徐夢莘 南宋
1194年
〔宋〕徐夢莘撰。夢莘,字商老,臨江人,紹興二十四年進士,爲南安軍教授,改知湘陰縣,官至知賓州,以議鹽法不合罷歸,事蹟具《宋史·儒林傳》。夢莘嗜學博聞,生平多所著述,史稱其「恬於榮進,每念生靖康之亂……思究見顚末,乃網羅舊聞,薈萃同異,爲《三朝北盟會編》,自政和七年海上之盟,迄紹興三十一年,上下四十五年。凡敕制、誥詔、國書、書疏、奏議、記序、碑志。登載靡遺,帝聞而嘉之,擢直祕省」云云。今其書鈔本尚存,凡分上、中、下三帙 —— 上爲政宣二十五卷 ;中爲靖康七十五卷 ;下爲炎興一百五十卷。其起訖年月,與史所言合,所引書一百二種,雜考私書八十四種,金國諸錄十種,共一百九十六種,而文集之類,尚不數焉,史所言者,殊未盡也。凡宋金通和用兵之事,悉爲詮次本末,年經月緯,案日臚載,惟靖康中帙之末,有諸錄雜記五卷,則以無年月可繫者,別加編次,附之於末。其徵引皆全錄原文,無所去取,亦無所論斷,蓋是非並見,同異互存,以備史家之採擇,故以《會編》爲名。然自汴都喪敗,及南渡立國之始,其治亂得失,循文考證,比事推求,已皆可具其所以然,非徒餖飣瑣碎已也。雖其時說部糅雜,所記金人事蹟,往往傳聞失實,不盡可憑,又當日臣僚劄奏,亦多夸張無據之詞,夢莘概錄全文,均未能持擇,要其博贍淹通,南宋諸野史中,自李心傳《繫年要錄》以外,未有能過之者,固不以繁蕪病矣。考夢莘成書後,又以前載不盡者五家,續編次於中、下二帙,以補其闕,靖康、炎興,各爲二十五卷,名曰《北盟集補》,今此本無之,殆當時二本各行,故久而亡佚歟?

 

嗚呼!靖康之禍,古未有也。夷狄爲中國患久矣。昔在虞周,猶不免有苗玁狁之征,删「夷狄」至此二十一字。漢唐以來,如冒頓之圍平城、佛狸之臨瓜步、頡利之盟渭上,此其盛改作「甚」。者。又其盛改作「甚」。則屠各陷改作「入」。洛,耶律入汴而已,是皆乘草昧凌遲之時,未聞以全治盛際遭删此字,改作「顚覆如」。此其易且酷删此二字。也。揆厥造端誤國,首惡罪有在矣,迨至臨難,無不恨焉。當其兩河長驅而來,使有以死捍敵,青城變議之日,使有以死拒命,尚可挫其凶删此字。焰,折其姦删此字。鋒。惜乎仗節死義之士,僅有一二,而媮生𣉟利之徒,雖近臣名士,俯首承順,惟恐其後,文吏武將,望風降走,比比皆是,使彼公肆凌籍,知删「使彼」至此七字。無人焉,故也尚忍言之哉?縉紳草茅傷時感事,忠憤所激,據所聞見,筆而爲記錄者,無慮數百家,然各有所同異,事有疑信。深懼日月寖久,是非混淆,臣子大節,邪正莫辨,一介忠款,湮沒不傳。於是取諸家所說,及詔敕、制誥、書疏、奏議、記傳、行實、碑誌、文集、雜著,事涉北盟者,悉取銓次,起政和七年登州航海通虜之初,終紹興三十二年逆亮犯淮改作「海陵淮上」。敗盟之日,繫以日月,以政宣爲上帙,靖康爲中帙,建炎紹興爲下帙,總名曰《三朝北盟會編》,盡四十有六年,分二百五十卷。其辭則因元本之舊,其事則集諸家之說,不敢私爲去取,不敢妄立襃貶,參考折衷,其實自見,使忠臣義士、亂臣賊子,善惡之迹,萬世之下不得而淹沒也。自成一家之書,以補史官之闕,此《會編》之本志也。若夫事不主此,皆在所畧,嗣有所得,續繫於後,如洪內翰邁《國史》、李侍郎燾《長編》幷四《繫錄》,已上太史氏,茲不重錄云。閼逢攝提格紹熙五年十二月嘉平日,朝散大夫、充荊湖北路安撫司參議官、賜緋魚袋臣徐夢莘謹序。

書目

政宣上帙

靖康中帙

炎興下帙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